霜兒又動了一下,突然感到身上有什麼東西纏著。急忙拿下來一看,原來是數根藤條。這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在下落的過程中連續幾次被長在崖壁上的山藤給墜住,藤條雖然斷了,自身並沒有受到太大傷害。唯一的輕微內傷還是在自身下墜時,被藤條勒傷的。最後落在水面上又被水流衝到岸邊。

想到這一點,霜兒是大喜過望。自己可以不死,那風三哥哥同樣也不會死,頂多比自己受些較重的內傷而已。只是這時間過去兩個月了,風三哥哥還會在這裡嗎?

霜兒調息了一會兒,傷勢恢復了大半,就急急的沿著水流一路找尋了過去。果然如霜兒所料,並沒有發現人的屍身,反而讓霜兒在一些岩石上面看到一灘灘已經發黑的血跡,還有一些破碎的衣衫碎片。

這更加的堅定了霜兒的猜測。

深淵的底部全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植物,並沒有猛獸之類的,這更讓霜兒放心了。

也不知走了有多遠,眼前突然變得開闊起,眼前也突然亮了起來,前面出現了日光。霜兒加快腳步跑了過去。

「好美!」

霜兒眼前出現了一片藍天白雲,白雲下面是一片清澈的湖水,足有數十里之廣的湖面上波光粼粼,將周圍的青山綠樹倒映過來,猶如海市蜃樓一般。湖邊有著數十隻丹頂鶴正歡快的啄食著湖中鮮美的魚蝦和貝類,時不時的發出一聲聲優美的的歡叫聲。對於霜兒這個外來的不速之客,理都不理。只是在岸邊低頭吃著鮮美水草的梅花鹿,卻被霜兒的突然到來,給驚嚇的四散而逃,其間還加雜著數只雪白可愛的兔子,一蹦一跳像袋鼠一樣飛奔著,瞬間消失在遠處。

不過,霜兒卻是沒有多餘的心情去欣賞眼前的美景。這一路尋來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心急如焚的霜兒目光在周圍急速的掃視著,希望看到風三哥哥的影子。

這個地方如此優美,簡直是人間仙境!


霜兒一邊走著,一邊大聲的呼喊著風三哥哥,希望她的風三哥哥會突然出現自己的眼前。

遊走了半日,霜兒發現這個所謂的人間仙境也就是一個山谷。和以前自己居住多年的輪迴谷差不多,四面環山。由上面傾瀉而下的流水在谷底低洼地帶積聚成了眼前這片數十里的湖泊。雖然這個山谷是四面環山,但是在山谷東面的崖壁上面卻赫然裂開了一道貫通上下的巨大裂痕,湖泊中的湖水順著這道裂痕緩緩的流了出去。只是水流的兩側光滑如鏡,除了順水漂流可以出去以外,並無他法!

霜兒痿鈍的坐在一處崖壁之下,眼中含著淚,喃喃自語的叫著:「風三哥哥,你到底在不在這裡啊……」

霜兒有些絕望了,找了這麼久一點兒線索都沒有,霜兒隨手撿起身邊的一塊石頭就要扔。

「咦?這麼輕……」

再一看,手中拿著的哪裡是什麼石頭,根本就是一個桃核!再細細一看身下不遠處竟然還有著不少桃核堆在一起。

霜兒頓時大喜,走過去撿起幾個認真觀察了一會兒。霜兒的嘴邊終於露出一絲微笑來。

這周圍有不少野生的果樹,其中就有桃樹,桃樹上有不少猴子在活蹦亂跳的嬉鬧著。所以猴子不可能從樹上摘下桃子在來到離著果樹這麼遠的大石頭上來吃桃子。因此,這些桃核是人類吃剩下的才對!

這裡人跡罕至,除了風三哥哥和那個跟他一起跳入激流中的女子以外,就沒有別人了。而且二人身受重傷,也不可能離開此地。那就是說,自己的風三哥哥一定還活著。只是此地太過廣闊,自己還沒有找到他們兩人的療傷之地。

想到這,霜兒立刻就站起身來,運足功力大聲的呼喊起來:「風三哥哥,你們聽到我的聲音了嗎?我是霜兒……」

「我是霜兒,霜兒……」

霜兒的聲音在山谷中來回回蕩著,經久不衰。

喊了半天,依然還是不見迴音。

「難道他們已經順著河流出谷了?還是已經餓死了?」

霜兒暗自思考著:「不對,風三哥哥身懷辟穀神功,雖然沒有我這樣可以常年不吃五穀,但是有著這些果子在,一兩月的時間還是應該無事的。只是那個女的可就慘了……」

霜兒正想著,忽然隱隱約約的聽到一絲微弱的呼叫聲,從遠處傳來。

霜兒急忙功運雙耳,靜神凝聽。

「霜兒……」

聲音時斷時續,發出聲音的人是一個男子,只是從聲音的強弱來看卻是虛弱到了極點,大有馬上死掉的危險。

「啊!是風三哥哥……」

霜兒順著聲音的來源之處,縱身一躍,在空中劃出一道白色的人影,電射而去。

很快,霜兒就來到一處茂密的樹叢處,再往前就是光滑的石壁。細若遊絲的聲音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只是現在聲音已經無法聽到了。

霜兒單手一揮,一股力道發出,山崖底部的樹叢,頓時被連根拔起倒向一旁。一個一人來高的洞穴赫然出現!

霜兒閃身進洞被眼前的一幕嚇呆了。

只見一條一人粗的巨蟒,龐大的身軀緊緊的糾纏著,旁邊還有一個身形消瘦,面色白的女子雙眼禁閉,已然昏迷過去。

「呃、呃……」

忽然在巨蟒緊纏著的身軀裡面傳來一聲男子痛苦的聲音,同時一個頭顱奮力從巨蟒纏繞的縫隙中探出來半邊臉來,不過很快又被巨蟒的身軀給擠了回去。

「風三哥哥……」

雖然這是瞬間的功夫,不過霜兒一見這人的臉,立刻就認出,被巨蟒困住的就是自己找了許久的風三哥哥。

當下,霜兒驚叫一聲,飛身撲向巨蟒,一掌擊向巨蟒的腦袋。

巨蟒雖然厲害,可是也架不住霜兒這個仙人一般高手的一擊。再加上它只顧得對付被自己好不容易才纏住的人類,根本就沒有想到有人攻擊自己。這下它悲劇了!

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巨蟒的頭顱應聲而碎!巨蟒龐大的身軀,猛地一松,癱軟在地而死。

「風三哥哥!」

霜兒也不顧的擦去手上的鮮血,一把就把被巨蟒纏住的羽風拽了出來。

「霜、霜兒……」

羽風兩眼閃了一下,險些暈過去。

「快、快救如夢,她的內傷太嚴重了……」羽風緩了幾口氣,對霜兒說道。

霜兒急道:「那你呢?」

羽風費力的笑了笑:「我沒事,就是被這條蟒蛇纏的渾身肉疼罷了。可是如夢中了刺狐國四大高手中的白蛇和獵豹各一掌,傷勢奇怪無比,無論如何也不見好轉。你身負奇功,也許可以救她,快……」

霜兒看了花如夢一眼,說道:「鳳兒姐姐知道你又在外面有了女人,會不高興的,我不救她!」

「你……咳咳……」羽風一著急,一口獻血噴了出來。

「霜兒,你……他可是為了我才受的傷,在落下山澗之時,我沒有被山藤纏住,徑直往下落去,幸虧如夢及時拉住了我。我沒事了,她卻被纏在腰上的山藤一墜,勒傷了內臟。她本就有極重的內傷,結果……」

「風三哥哥,你別說了,霜兒這就去救她!」霜兒放下羽風,來到花如夢的身邊,探手一摸花如夢的脖頸,頓時一驚。

「毒牙手、豹魔爪!」

「四大高手?霹靂堂!」

霜兒徹底的震驚了!自己師門的世仇竟然也出現了!師父的道侶死前說的那個他,會不會就是霹靂堂的堂主?要是這樣,麻煩了!

霜兒對於師門世仇的功夫還是很了解的。之前,師父在時也經常給自己講世仇門派的功夫特點。因此霜兒對於花如夢身上的傷勢還是可以解救的。

羽風一直沒有問霜兒所煉的是何神功,霜兒也沒有說。其實,霜兒所煉的功夫和霹靂堂的功法是互相克制的,就看誰練得更加精純,誰就可以佔得上風。因此,花如夢的傷勢,在霜兒運功治療下,只消一個時辰的功夫就把毒牙手和豹魔爪所留在花如夢體內的怪異真氣給消除了!

畢竟霜兒的功力在當世還是鮮有敵手的。龍蛇狼豹四大高手在她的面前簡直就不堪一擊!

花如夢體內的怪異真氣是消除了,可是很依然還是性命垂危。霜兒一時間搞不明白了。 這時,羽風終於恢復了一些體力,從地上站了起來,過來扶著花如夢浮弱的身軀,對霜兒說道:「霜兒,她這是餓得。自從她受了傷之後,就一直很少吃東西!」


霜兒恍然大悟!

當下二話不說,馬上出得洞來,飛身行落在湖邊,一記劈空掌下去,湖面頓時轟然一聲揚起一丈來高的波浪。等浪花平息下來,數十條一尺來長的鯉魚漂了上來。

霜兒一招蜻蜓點水來到湖面,手一探,就抓住了其中四條大魚,借著腳點水面上的浮萍,再次回到岸邊。

洞內篝火燃起,幾條被烤熟的魚兒散發出沁人心扉的香味兒。

羽風看了看霜兒,心說還是自己來吧。於是,羽風就把烤熟的魚肉嚼碎了餵給依然還是昏迷不醒的花如夢咽下去。


霜兒雖然長久的呆在輪迴谷,對男女之事不太懂,不過這幾個月從鳳兒那裡學到了許多人情世故,漸漸的懂了不少。此時見羽風竟然嘴對著嘴的喂花如夢吃東西,不由得開始往那方面想了一下。

霜兒臉一紅,急忙扭過臉去,裝作沒看見。

羽風足足喂花如夢服下將近半條魚,又餵了些水給花如夢喝了下去,這才放心。

「好極了霜兒,她終於不吐了!」羽風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等了一會兒卻不見霜兒回話,羽風扭頭一瞧,這才發現霜兒的兩腮菲紅一片,對自己剛才的話置若罔聞。

羽風愣了一下,馬上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這個小妮子,恐怕是在鳳兒那裡學的在男女之間的事情上開了竅了!」

羽風心裏面想著,不過這也是好事,這樣自己也就放心了。

突然羽風心裡一驚,一個巨大的問號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霜兒怎麼會來到這裡,這個山谷除了東面懸崖裂縫,可是沒有其他出口的。難道霜兒是從上面跳下來的?

羽風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來。

此處山谷比輪迴谷還要深,還要險的多,霜兒為了找尋自己竟然從上面跳了下來,這得冒著多大的風險呀?羽風頓時被霜兒給感動了。

過了一會兒,羽風一問霜兒,果然如他所猜測的一樣。

羽風激動的說道:「霜兒,你這樣做太危險了,如果你有什麼危險,將來我怎麼向你的師父交代?」

霜兒紅著臉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覺得你要是死了,我會很難受,很難受的,跳下去找到你我才可以安生,所以,我,我就跳下來了。」

這話說的,太天真了,天真之中又包含著若干說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情愫在裡面。語言表達能力不是很好的霜兒,用她獨特的表達方式,向羽風傳遞了自己的心思。

羽風多聰明啊,哪裡還聽不出其中的含義。不過,羽風在心裡還是把她當做小妹妹,情什麼竇,初什麼開的小妹妹。

羽風不準備現在接受霜兒,畢竟她現在才十五六歲,跟三公主玉嫣然一般年紀。思想一直又比較單純,所不定什麼時候又看著別的男人好了。所以還是等她在年長几歲,真正的懂得人情之後,有了獨立的思維,那時如果她還是對自己一往如故,再挑明接受她不遲!

羽風好就好在這,他雖然好什麼色,可是並不壞,更不會趁著霜兒什麼都是茫然不懂的機會去佔有她。

趁著花如夢還在昏睡,羽風問了霜兒這些日子以來,外面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

當他得知自己和花如夢遇刺以來,南方十國竟然出乎意料的團結了起來,和閉月落雁國結為聯盟,共同對抗刺狐國的欺凌之時,羽風一樂。

心說刺狐國這真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更重要的是,自己和花如夢並沒有死,這仇,羽風是非報不可。

有仇不報非君子,這句話羽風記得很清楚,只是報仇得等機會。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魯愚荊你等著,再讓我抓到你,有你好受的!

羽風暗自咬牙!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鳳兒到底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在那封信中的背面寫下讓自己速回的四個字?霜兒也不甚清楚。人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霜兒看不懂,更不會說,羽風只得作罷。

羽風只等著花如夢傷勢恢復,立刻就返回閉月落雁國!

霜兒終於知道了二人為什麼會和巨蟒相遇。

原來,羽風和花如夢落入深淵澗底之後,就來到這個世外桃源。一開始的時候,花如夢還可以吃些東西,後來,漸漸的一天不如一天,傷勢更加的嚴重了。花如夢也曾運功療傷,可是花如夢一運體內真氣,就氣血翻湧,不但沒有起到療傷的作用,反而使傷勢越發的沉重。此時,花如夢才發現自己體內多了兩股不同的真氣,這兩股不同的真氣在平時也感覺不出來,只是一旦運用自身真氣的時候,這兩股真氣就起兵造反,和自身攜帶的真氣相對抗。致使花如夢的傷勢不但好不了,反而更加嚴重。連吃東西都越來越困難。

後來,羽風找到這個洞穴,裡面挺寬敞,就暫時居住了下來。每天都要給花如夢體內輸入真氣三次,以延長她的生命。也就是從三天前,花如夢突然在一次沉睡之後,就一直陷入昏迷不醒的狀態。羽風真的急了!就在這時,一條蟒蛇突然闖了進來,直撲二人。羽風急忙閃開,可是巨蟒見羽風躲開,也不去追趕,直接就張開巨口要把花如夢吞入體內。羽風大驚,顧不得撿起地上的九陽罰惡劍,一頭撲在巨蟒的要害七寸處,雙手緊緊的掐住巨蟒的脖子。

只可惜,羽風體內的真氣大多都輸給花如夢延長生命了,已經所剩無幾。哪裡還有那麼大的力氣止住巨蟒。因此,巨蟒雖然要害被羽風掐住,卻因為力道不足,反被巨蟒掙脫,接著巨大的身軀就把羽風給纏繞了起來。也就是這個時候,霜兒的呼喚聲傳了進來,羽風拼盡所有的力氣呼叫了幾聲,就被巨蟒連頭帶腳全部纏了進去。

也幸虧霜兒功力高強,羽風無力的呼救聲勉強的被她聽到,不然,羽風和花如夢肯定必會成為巨蟒的食物。

花如夢由於不再嘔吐,有了食物的滋養,身體漸漸的恢復了起來。三天之後,花如夢終於可以自己起身盤膝打坐、運功調息療傷了。羽風和霜兒終於徹底的放下心來。

花如夢對羽風的這個小妹妹也是極為震驚。自己的傷勢有多嚴重,自己是一清二楚。除了等死,還是等死!可是這個小姑娘一來,就將白蛇和獵豹打入自己體內的兩股異種真氣給驅除了個乾乾淨淨,救了自己。花如夢怎能不震驚!

這還是次要的,霜兒這個小傢伙竟然會為了風三毫不猶豫的從萬丈高的地方跳將下來,可見羽風在她的心中份量有多麼的重!這個小妮子怕是對風三情意深重啊!

霜兒一來就救了自己和風三兩人,她人又天真可愛,讓花如夢也喜歡的了不得!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