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閃離開之後,莫凡反而將速度慢了下來,現在到不是需要着急的時候,已經離開大家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到也是不差這幾天。

魔劍山內部劍風依舊很犀利,莫凡知道,這是這片空間已經習慣的以前那樣纔會如此的,現在真神的傳承已經消失了,連雷域都是消失不見,這山上的劍風自然也是去掉了。

但是上萬年來,這裏的空氣已經習慣了這些氣流的變化,即使真神不在操控了,可是劍風依舊。

莫凡就在這樣的環境下走着,然而這時,莫凡看到了一個人,頓時瞳孔一陣收縮。 “魔天!”莫凡看到的正是魔天。

魔天的身旁沒有別的人,一個人在魔劍山間行走着,彷彿在探查着什麼,因爲傳承消失的緣故,這魔劍山也出現了變故,比如這劍風便是開始紊亂起來,現在看來沒有一絲的規律,這裏已經是真正殺人之地,不過威力也是減少了不少。

現在的劍風對於魔天已經沒有任何的威脅,莫凡估計這也就是魔天敢於前來的原因,上次的戰鬥打的很艱辛,最後時莫凡輸了。

那個宇宙爆炸真的太強了,那已經是真的宇宙演變過程了,甚至都產生了一絲混沌之力,不過現在的莫凡不一樣了,雖說還沒有應對那招的本事,但是莫凡相信,魔天現在應該還沒有能力再次釋放了。

那可是禁招,禁招的施展可是需要極其苛求的條件的,要是魔天能夠頻繁的使用這招,那他就是魔皇了。

看到魔天后,莫凡沒有產生大的鬥志,現在的魔天確實沒有和莫凡一戰的本事,莫凡看到魔天后,轉身離開,他渴望的是最強戰力的魔天。

但是當莫凡注意到魔天的時候,魔天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莫凡,看到莫凡還活着,魔天顯然很是驚訝,但是當看到莫凡想要離開之時,魔天動了。

唰……

瞬間,魔天就出現在莫凡的面前,他隱隱的感覺到莫凡不一樣了,可是這不是他退卻的理由,他要繼續那未結束的戰鬥。

“你叫什麼名字?在我那招大爆炸下活下來,你的實力很強!”魔天看着莫凡說道。

莫凡知道,這是認同對手的做法,先前戰鬥之前,魔天作爲魔界第二高手,自然對莫凡不不屑一顧的,在戰鬥中也是不容分心,所以現在都不知道莫凡的名字。

“在下莫凡!”莫凡淡淡的說道,現在的魔天已經不放在他的眼中,但是魔天也確實是值得重視的一個高手。

“莫凡,好,沒想到我魔界竟然出了這樣的高手,繼續進行那未結束的戰鬥吧!”說完魔天渾身氣勢大盛,那高昂的鬥志比之之前還要強盛三分。

“現在的你不是我的對手,等你恢復到最強時再來一戰吧!”莫凡看到魔天高昂的鬥志,依舊很平淡,自己的實力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要知道之前自己可是聖域級別,但是現在,莫凡已經達到了神人境,再加上在雷池得到的雷電之力,還有更加強大的體質和靈魂,莫凡還是有資格說這句話的。

但是魔天卻不這樣認識啊,他們分別不過十來天的時間,這麼短的時間你進步再大又能強到什麼程度?

“咒印,風動咒!”魔天手指連連的活動,頓時一個透明的咒印出現在魔天的胸前。

當那咒印出現之後,一股巨大的旋風驟然出現,這裏可是魔劍山,劍風的強橫可是相當出名的,隨說現在出現了變故,但是這裏的劍風卻是依舊強橫,當這個小小的旋風出現之時,頓時彷彿出現了蝴蝶效應一般,魔劍山受到了影響,一股巨大的風暴出現在魔天的面前。

那颶風還在變化,現在的魔劍山已經沒有了真神的控制,一系列連鎖的反應頓時產生了巨大的響應。

颶風在不斷的變大,那劍風也是越發的凌厲,估計要是一般人,僅僅在颶風的外圍就會化爲飛灰。

在莫凡知道了天地之力之後,莫凡對視咒印師的強大更是有了深刻的印象,別看這小小的一個咒印,但是他引動額竟然就是天地之力,只不過比較微弱罷了。

但是天地之力就是天地之力,僅僅這小小的咒印形成的天地之力,卻能在特殊的環境引發巨大的能量,比如現在。

一個小小的風動咒印,要是在之前根本就不能對他產生任何威脅,但是現在,在這樣的環境下,颶風相當的強大。

但是,雖說這攻擊的威力確實不俗,但是莫凡卻是一點都在意,要是其他的攻擊,莫凡可能還會重視一點,畢竟這個威力已經相當的強橫了,想魔人那樣的貨色過來,面對這一招只能隕落,沒有其他的選擇。

但是莫凡可是經過了劍風的洗禮,甚至只要他微微動一個念頭,自己的周身就會出現劍風,這是意念磨練的結果。

強大的颶風粉碎了周圍的山石,但是莫凡站在那裏卻是一動不動,絲毫沒有一點動容的意思。

魔天看見莫凡如此託大,隨較掛起了笑容,他承認,這個攻擊確實奈何不了對方,但是也能夠給他一些麻煩,他現在這般託大,說不得要吃點小虧。

魔天心中這樣想到,確實,要是莫凡還是先前的實力的話,這種強度的颶風確實能夠給莫凡造成一點傷害,可是,現在的莫凡可是經歷了真神製造的強大劍風,那裏的威力可是比現在這個強大的多,現在莫凡的身體即使那種颶風都是傷害不得,現在魔天的攻擊又怎麼可能奈何得了莫凡。

於風在魔劍山內尋找劍心,魔劍山出現了變故,於風和魔天當時待在一起,自然也是得到了,當知道魔劍山出現了變故之後,魔天他們三個第一時間進入了魔劍山麼人對於於風的監視自然也是結束,於風因此也能夠獨自進入魔劍山。

就在於風徘徊在魔劍山,想要碰些運氣之時,突然颶風席捲天地,那強大的威力令人爲之色變,於風看到那颶風也是不禁頭皮發麻,太恐怖了,要是魔劍山內還有這種強度的劍風存在,那麼自己就必須小心一些,要是遇到了自己也是不好對付。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於風感覺到了一股氣息,那是魔天的氣息,那種強大的氣息讓於風有種拔腿就跑的念頭,可是頓時他感覺到不對勁,因爲魔天現在竟然戰意強盛,顯然是在於風戰鬥,奇就奇在這裏了,他於風好歹也是一個魔帥級別的強者,但是竟然沒有感覺到對方的氣息,難道是那神祕的劍心?這颶風就是劍風製造出來的?

於是懷着這種疑惑和僥倖的心理,於風小心的朝着魔天這個煞星走去,越走越近,於風感覺那劍風的強度還在加強,甚至現在已經達到了能夠滅殺自己的程度,不由的想要退卻,這種程度的顫抖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疇。

就在他想要離開之時,突然在那颶風內看到了一個人影,那個人影凌風而立,那強大的颶風就好像一股微風一般。

颶風很強大,即使是空氣都是出現了微微的波動,而附近的山石更是被擊打的粉碎,但是那人影卻在這樣的颶風中淡然而立,這是何等的瘋子,這人的實力又該是何等的強大。

一時間於風被莫凡凌風而立的風姿所吸引,他感覺莫凡強大到不可思議,現在想想當時竟然想要拉攏這人和自己一同進入魔劍山就感覺好笑。

“難怪他當時沒有和我聯合的意思,實力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即使是那魔天也不是他的對手吧,恐怖能夠戰勝他的也只有魔皇了!”於風呆滯的說道。

戰鬥中,魔天看到莫凡站在颶風中竟然沒有受到一點傷害,心中也是極其的震驚,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就提升了這麼多,這是何等的天賦。

對於遠處的於風,莫凡早早的就感覺到了,但是來人對自己又沒什麼威脅,更是沒有什麼惡意,自己當然沒有必要理會那人,而魔天吃驚於莫凡的強大,一時間竟然竟然沒有注意於風的接近。

颶風消逝,而莫凡的身影頓時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化,在莫凡的四周,即使是地面都是深陷了幾尺深,而周圍的山石也是變成了粉碎,四周相當的光滑,就好像刀削一般,但是就莫凡的周身還保持着原樣,沒有一點變化。

“等你創造出更強的招式,或者你的那個宇宙大爆炸能夠再次動用,那個時候我們在來一戰吧!”莫凡淡淡的說道。

看着呆滯的魔天,莫凡知道這個打擊對於魔天確實是不小,但是莫凡只是微微一笑,現在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全新的高度,其實他是沒必要說這些的,但是他有兩個理由不得不這樣做。

一是確實想要再次對戰魔天,想要再次觀看那宇宙的演變,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大機源,上次自己的靈魂就得到了莫大的好處,莫凡現在當然很在意這些。

第二就是莫凡離開魔界的計劃了,按照莫凡的估計是想要和平的走出魔界,可是怎麼和平的出去,於是就想到了魔羅的經歷。

魔羅是個相當的強勢的傢伙,當時就是當着魔皇的面展示了強大的實力,即使是得罪了魔皇,但是還是受到了魔皇的重用。

而且在自後人界的通道大開之時,魔羅更是強橫的直接衝殺了出去,這樣魔皇都沒有說什麼,只是和魔羅做了一個協定。

莫凡做的就是得到魔皇的重視,這樣順理成章的走出魔界,而和魔天的再次一戰就是這次的關鍵。 當莫凡走過好久之後,於風還怔怔的處在那裏,不由的,背心冷汗連連,一股微風出來,身上傳來一陣涼意,於風驀然驚醒,這時看向場內的魔天,於風不由的搖了搖頭。

魔天是個天才,超級天才,要知道魔天崛起的時間並不長,相比魔皇稱霸魔界上千年的威名,魔天那流行般的崛起速度更是讓人津津樂道。

魔天很強,遠遠的超過了一般的魔帥,有人傳說他已經超過了魔皇,這當然是不可信的,但是魔天也是最接近魔皇的一個人。

這幾十年來又無數人挑戰魔天,但是無一不是被魔天一招大打敗,可以說相差天地,這樣一個驕傲的人物卻輸了,而且是未戰就認輸,輸的是那樣的徹底。

這樣的打擊對於魔天確實很大,因爲這個叫莫凡的傢伙崛起的更快,而且看其年紀,那可是相當的年輕。

雖說強者的外貌大多都比較年輕,但是他們可是有能力辨別對手是不是真的年輕,而剛剛那人很強請,而且是年輕的有些過分。


想到這裏,於風不禁升起一陣感嘆,反覆自己老了,是真的已經老了,自己的時代似乎已經過去了。

能夠成爲魔帥級別的人物,在他們年輕的時候誰人不識一代天驕,傲視同輩之人,只是到後來自己退隱了,但是那並不是自己退出了爭鬥,只是想要更進一步,想要達到更高的層次。

僅僅八百年的時間,魔天奇蹟般的崛起了,就連魔地和魔人也是突然冒了出來,他不知道以前的朋友都到了哪裏?

尋求突破時死了,亦或者還在隱匿自己的蹤跡,總之,現在的世界給他很不真實,很陌生的感覺,好像自己已經脫離了這個世界。

剛開始有這種感覺的時候,於風僅僅是覺得是自己長時間不出世的一種自然感受,但是現在,他是真的徹悟了。

一代新人換舊人,顯然他已經過時了,一個老一輩的天才,現在終於是被人忘記了,當長時間困在一個層次的時候,在天才的人物也會慢慢的淡出人們的視野,然後變成平常人。

他於風在看到那年輕的過分的年輕人的時候,這種感覺更重了,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世界了,現在,於風是真的有歸隱的念頭了。

什麼名利,什麼爭端,還有着什麼劍心,所有的所有都不重要了,是到了真正隱居的時候了。


шшш ☢тt kǎn ☢C○

在想到剛剛那個年輕人的時候,於風的乃還卻是浮現了另一個人影,也是一個年輕的過分的年輕人,更其的是,自己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年紀。

他的命輪很奇怪,好像被什麼干擾了一般,看不到終點,也看不到他的軌跡,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那個人很年輕,那人說她叫天亂。

幽界時隔特殊的地方,要是以幽界的方式計算,天亂確實年輕的很過分,就好像龍族的幼年期一般,往往幾千上萬歲的巨龍還僅僅是幼生的龍族,天亂也是一樣的道理。

於風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他只知道,那人很強,對於劍得理解更是超乎尋常,而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接近了魔帥級別。

那是自己剛剛走出隱居之地的時候,那時自己感覺這個世界變化並不大,還是自己的那個世界,然後遇到了那個人。

自己第一次見到那麼年輕的強者,從他身上氣息他感覺到,這人竟然是神人境的強者,而且身上的神通也是相當的奇特。

在他行走的時候,周身不斷的有氣流在運轉,然後形成了一個個的劍刃,就好像魔劍山的劍風一樣。

看到這個情況,於風頓時對那人產生了興趣,他這次出世的目的地正是魔劍山,再次遇到這麼一個奇特的人自然讓他感覺到了興趣。

於風認爲, 仙子請自重 ,這人絕對出自魔劍山。

於是於風走上前去這樣問道,他想那人親自確定自己的猜想,但是於風卻是沒想到,自己這樣太孟浪了。

於是那人發動了攻擊,一道強大的劍芒斬向了自己,那個年輕人的實力很不錯,剛剛發出這道劍芒就讓自己感覺到意外,因爲他竟然相當的強大。

但是自己僅僅是微微一笑,衆人是很強,但是比起自己還差的遠,自己在百年前就已經是魔帥級別了,現在百年之後,自己雖說沒有突破,但是進步也是相當的大的。

於是自己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對方的招式,接着自己微笑的看着那少年,因爲看到了那人臉上的震驚之色,想來時沒見過自己這樣的高手,於風很欣慰,這下自己能夠說話了吧?

男神總裁小萌妻:總裁別逃婚 ,立刻升上天空,而後這時候,於風感覺自己周身的氣流出現了變化,好像每一處都是形成了劍風,相當的強大。

接着就看到那人就好像劍皇一般漂浮在空中,在他的手中有一把透明的劍影,但是於風感覺到,那劍竟然是實質化的,而且顯然是爲了此人精心打造的。

接着於風的耳邊響起了幾個字,“天闕三斬,山河斬!”

當那人的聲音落下之後,於風頓時感覺自己的上空出現了巨大的震動,然後一股能夠斬斷山河的巨大劍芒斬了下來。

那劍芒戰過之後,山石瞬間變成了粉碎,而且空氣明顯出現了短暫的停止,這片空間的氣流被那劍芒引動,竟然增大了劍芒的威力。

於風雖然有些吃驚,但是這點程度還不足以威脅到自己,於是自己一伸手,單手將那劍芒擋了下來。

他想,這應該是那人的最強招式了吧?這招都被自己這般輕易的當下了,應該是沒有什麼抵抗之心了,而且看他的年輕,能夠發出這樣的攻擊已經相當的不簡單了,真是都快超越了當初了自己。

可是接着,於風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聽那道聲音再次傳來。

“天闕三斬,天地斬!”

譁……

頓時,一道巨大的壕溝出現了天空上,空中氣流的流轉更加的迅速,一個個的小的劍芒竟然形成了大的劍芒,就這樣,一道彷彿能夠斬破天空的劍芒斬了下來。

但是劍芒的發展還沒有結束,不大一會兒,一股天威出現在頭頂上,而地面也是開始了晃動,當那劍芒接近之時,於風明顯的感覺自己,自己上空的空間已經出現了不穩定,而地面開始出現了龜裂。

很強大的招式,但是這不是於風驚訝的地方,而是他細細的品味了一番那年輕人說的話,天闕三斬,是的,剛剛那人就是這樣說的,也就是說這招式還有第三斬,而且一斬比一斬的威力要更加的強大。

現在這招已經天開地裂了啊,那麼接下來的第三斬又該是如何的強大?這個時候,於風已經完全的確定了,衆人已經超越了當年得自己,在他心裏也只有一個妖孽可以和他相提並論。

當自己當下這第二斬之後,接着那第三斬就斬了下來,而於風駭然的聽到,他的第三斬竟然是虛空斬。

“天闕三斬,虛空斬!”

光是聽着名字,於風就感覺到了這招的強大,虛空,這可不是自己看到的天空,虛空那是一種特殊的存在,只有一些強者才能夠斬破空間,然後看到虛空。

但是現在,這人的招式竟然是虛空斬?

山河斬斬破山河,天地斬使得天開地裂,那麼這虛空斬應該就是斬破虛空了吧?

果然,不一會兒,於風感覺自己身邊的空間竟然穩定了的下來,但是這樣的穩定就好像暴風雨前得平靜一般。

接着,一個巨大的裂痕出現在天空上,而於風更是看到了虛空,不過讓於風欣慰的是,這虛空斬並不是斬破了虛空,而僅僅是利用虛空形成了劍芒。

一個漆黑的劍芒斬向了自己,那是虛空之力,雖說這一斬沒有斬破虛空,但是利用了虛空之力,自己還是不敢正面抵擋的,或者說於風根本不相信有人敢正面抵抗,於是於風輕易的閃了過去。

這時自己終於說上話了,於是自己提出了自己的猜測,但是讓於風驚詫的是,那人竟然就不知道魔劍山,而是他的攻擊手段?

但是自己沒有機會再說話了,那人顯然對自己很有防備之心,趁着自己驚詫的瞬間逃走了,自己本來想邀請他一塊兒來魔劍山的,沒有見過劍風就修煉出了這樣強大的武技,要是經歷了劍風,那實力應該會更上一層樓,那時應該就是魔帥級別的人物了吧?也應該可以幫的上自己的忙。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