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與感知,不斷的昇華,那是讓修煉者無比嚮往且美好的事情。

‘呼、呼’

“終於….突破了!”此時的周陽因爲精神力的突破,那十二層狂風帶來的傷害,亦然變的微不足道,一瞬間的事情,周陽興奮不已,大口喘氣的喃喃說道。

“十三層?”周陽搖搖頭,雖然現在的自己已然突破至魔法鏡後期,可是他還是忘不了剛纔那精神力帶來的劇痛。

“明天再說吧。”做什麼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周陽當然知道,此時的自己,雖然精神力恢復至滿,可是體力也跟不上。

沒有多想,周陽離開了第十二層,當然,腕帶上也再次傳來‘滴’的一聲。顯然是因爲周陽闖過幻靈塔第十二層,獲得的積分,400積分。

“咦,空氣之中這些魔法元素,竟然越來越明顯了。而且人的身體裏的也一樣,他是水,那個是風,那個是火,魔法鏡初期,中期,竟然能全部窺探。”因爲精神力的再次提升,以及感知也更加的清新,周陽發現魔法鏡後期帶來的強大的能力。“咦,這個只能感覺到很模糊的魔法元素,不過境界看不出來。想來,應該比我自己的境界要高。”

其實周陽並不知道的是,這種能力從修煉的人到達魔法鏡之後就會感知得到。不過因爲周陽一直忙碌着,所以對其他事沒有太在意。

如果不是因爲自己的精神力再次突破,這種感知變得尤爲明顯,周陽還是不會知道。

而理所當然的,比自己境界高的,那是無法探查的。只能感知一些,那人身體裏的魔法元素。倘若,那人的境界更高,可以對自身收發自如,周陽這類魔法境界的人,也是無法窺探的。

“李老師,您怎麼在這?”隨即,周陽便發現不遠處的李昌盛,笑呵呵道。

李昌盛自然也注意到周陽從幻靈塔出來,而且他其實就是在這等待周陽出來的。怔怔一看,李昌盛再次被周陽所驚訝了。

“你這是又突破了,到達魔法鏡後期了?”李昌盛自然能感覺到周陽的變化,不過話語中帶着許多的不可思議。

“略有突破,也沒啥啦。對了李老師,您在這是?”

周陽微微一笑道。

“嗯。我專門來找你的,林校長說找你有事,讓我來通知你。”至此,李昌盛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好走吧。”

周陽率先邁開步子,超前走去。

不遠處。

“那是……..那是王晴啊,才女啊,真漂亮!”一個人看到王晴後,連說話都結巴了。

“是王晴,不是王晴是誰。終於見到幻靈塔排名第一的人了,而且是個女人,技壓所有男人一頭的王晴。”

“我滴個乖乖,找這個婆娘做老婆,可真不得了了。你看着細胳膊細腿的,那叫一個妖嬈啊,快看快看,我滴個娘哎,笑了,跟仙女兒似的。”

“你喲,想的美嘞,你知道不,人家可是影衛內定的人選了。據聽說,她現在都達到玄妙鏡初期了。可比哪一年參加影衛的人的境界都要高。”

“乖乖,這個美嬌娘不得了啊。”說罷,這人還舔舔嘴脣。

衆多人,衆說紛紜。只不過,這些人都知道,眼前這個美人王晴的厲害。那可是排名幻境塔第一的存在,力壓所有現在陣師營的人。

年方十八的王晴,生的當真是閉月羞花,玉立婷婷。

而巧與不巧的事是,周陽和王晴兩人是相對而走,逐漸的,周陽也聽到了衆人的議論紛紛。心中自然不免出現了一些好奇,要知道這位可是力壓所有人,排在幻境塔第一的人,而且是位女人。

王晴自然是認識李昌盛的,而王晴聽說李昌盛來找周陽,所以王晴自然在第一時間就分辨出來,李昌盛身邊的人,自然就是周陽。

“周陽?”王晴因爲身份,又因爲實力的存在,自然有些心高氣傲,高高在上。說話間,是那種冷冰冰以及不屑的口吻。

“嗯?”周陽正看着朝自己而來的王晴,感嘆着她的魅力,甚至有一點和方安然對比的想法,卻被王晴打斷了。

當然,周陽沒想到王晴是來找自己的。

“我想買你的積分,開個價吧。”王晴一幅冰冷的模樣,甚至是帶着命令的口吻。

“你要買積分?”周陽有些不屑。一個買自己東西的人,還拽個跟二五八萬一樣。

“不賣!”周陽自然是不會賣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夠不夠用,要知道誰也不能確定兌換館那邊還有沒有什麼高級貨。再者說,他的積分也能給方安然以及洛林,購置一些不錯的修煉資源。所以,他從來就沒想過販賣掉自己的積分。自然,也沒有賣過一個積分。

因爲挑戰的事情,周陽的積分很高,學校裏也有很多人找他買積分。而買積分,就是通過學校裏的老辦法,挑戰的漏洞。

“嗯?”聽到周陽不假思索的拒絕了自己,王晴的額頭皺了皺眉。隨即,用更冷的聲音說道:“我告訴你,我是李剛的表姐。你和我表弟有仇,本想着你賣我點積分,我也就勸他和你解除仇敵關係,甚至成爲朋友。你倒好,敬酒不吃吃罰酒。”

周陽聽到王晴的這句話,心中更是憤怒,要知道,他從來就不怕威脅,頓時沉聲道:“少羅嗦,不賣就是不賣。怎的?還威脅我!我是嚇大的?不說李剛還好,說了李剛我更不能賣。”

“你?”王晴頓時被周陽的話氣的臉色漲紅。

“你什麼你,讓開。你記住了,我就不賣你。”周陽心中也是一頓火,喝道。

看着周陽揚長而去,王晴頓時覺得臉面無存,憤怒的呵斥道:“周陽你給我等着,有你好看的!” “這周陽太給力了。”

“給力個P,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實力非常雄厚的女人。我看吶,這周陽恐怕沒有好日子過了,最毒婦人心,唉。”

“就是,你們沒聽說,這王晴可是影衛內定的人選,影衛是什麼?多強大的羣體?”

“你還別說,周陽這小子就喜歡出出風頭。他也不怕把自己玩死了,王晴什麼境界,玄妙初期,可着實比李剛強悍的多了。雖然周陽厲害,甚至戰勝了李剛。可他也和李剛差不多的時間昏倒了。”

“作孽啊,找死啊。除非周陽和李昌盛一樣一輩子不出軍校,不然得罪李剛,又得罪王晴,只怕自己活的時間不長了。當然,除非周陽超過他們。”

是個正常人都不會認爲周陽會有好果子吃。

另一邊。

“多好的心情,都被王晴這女人給搞臭了!”


邊走,周陽邊默默的想着。

“對了,李老師你能告訴我,這影衛是什麼嗎?我剛纔聽那些人都在說什麼,王晴是影衛內定的人選。這影衛,究竟是什麼?”

周陽轉頭向着李昌盛問道。

“嗯?”李昌盛一怔,隨即心中想到:“這個小子,竟然不爲自己因爲惹怒王晴的事情而擔憂。此時竟然是想着影衛的事,奇葩,果真是奇葩啊。”

“哦,影衛其實也是一種考覈。怎麼說呢,在咱們軍校還有一個內島,也就是學校的最深處,那裏是考覈影衛的。考覈影衛,其實就是給一些城主,將軍之類的官職比較大的人,當貼身侍衛,形影不離,故稱影衛。而且,如果你想要做將軍,也必須要經過影衛的考覈,才能繼續前進。”

“總之而言,影衛是軍校內的精英們的存在,也叫精英營。”李昌盛淡淡道。

“哦,那有什麼樣的要求?是不是每個人必須要考覈?”周陽疑惑問道。

“不是每個人都必須要考覈的,就像參軍一樣,全是個人自願。不過的,最低的要求是造化境後期才能去考覈,那裏是真的要死人的。當然,還有一種辦法,就是高級別的老師推薦。猶如你,林校長推薦的話,你如果願意,肯定也能參加影衛的考覈。”

“只不過,想要考覈影衛,又沒人推薦,那就必須等到造化境後期了。”李昌盛淡淡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周陽明白的點點頭。

邊走邊聊,周陽來到了林龍天日常製作魔法卷軸的房間。

來過數次,周陽自然是輕駕就熟,只不過,此時的林龍天已經在房間內等候多時。

“老師。”周陽恭敬道。

正在繪製魔法卷軸的林龍天聽到周陽的話語,輕輕點點頭,當擡頭看到周陽時,一瞬間,臉上頗爲驚喜,笑道:“好小子,這才幾天,又突破了!你可是我在軍校內,多年來見到過的第二個奇葩!”

“第二個?”周陽心中暗想,隨即問道:“老師,您找我來是?”

“你先坐下,稍等一會,這個魔法卷軸我也快要製作完成了。”林龍天對周陽招招手說道。

周陽坐下後,看着林龍天的繪製,突然覺得這陣法圖紙那麼眼熟,隨後問道:“這不是一元破嘛。”從當日答應把自己的魔法卷軸繪製捐獻給學校,也是第一次看到別人在製作。

林龍天並未說話,緊皺的眉頭,緊盯着魔法陣,一絲不苟的繪畫着。

良久。

“呼。”

林龍天大大的喘出一口氣,說道:“不簡單,太不簡單了。”

隨即轉頭對周陽說道:“小子,你可賺大發了。”

“嗯?”周陽被林龍天搞得莫名其妙。

“嗨,你知道嗎?你的魔法卷軸,常人根本沒法辦法使用。”林龍天擺了一下手,繼續道:“也不是沒辦法用。怎麼說呢,我簡單的來講。你的魔法卷軸陣法,雖然很強大,只不過太複雜。我和你楊老師,也就是楊洪校長,找了很多人來繪製。你不知道,造化境以下的人,根本繪製不了你的一元破。”

“稍有能力且在造化境的人雖然可以繪製,卻是不如你製作的行雲流水,威力也是大減。就是說,正常繪製你所擁有的一元破,最起碼,得是玄妙鏡的人才可以繪製,而且還得小心翼翼,不敢有一絲分神。。”

“就連我和楊洪,繪製時,也要小心。那你說,一個玄妙鏡的人,繪製這元素境界的一元破,即使成功了,這威力根本不夠戰鬥的,有何用?”林龍天搖頭無奈道。

聽着林龍天的話,周陽明白了,當然,心中也就更加的放心了。周陽當然害怕自己的魔法卷軸,會是鋪天蓋地的盜版,那是他極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我說,你的魔法卷軸應該都是爲你量身定做的。而現在,我覺得你說是你自己製作的,是真的。”

聽到林龍天一直都沒相信自己說的話,周陽心裏不禁爲之心虛。

“那老師……..”

周陽話語還未說完,林龍天繼續道:“當然,這個事情呢,也就是給你說說。對於學校嘛,能用是最好,不能用也別無他法是麼?我今天找你來,最主要的事情,其實就是這第二件。”

“您說。”周陽道。



“你應該聽李昌盛給你說過,幻靈塔的爭奪賽,每年都有一次。當然,這些年咱們陣師營的孩子們,都還是非常爭氣的,一直讓這幻靈塔在咱們陣師營放了好幾個年頭。。幻靈塔和聚能塔相比,幻靈塔尤爲重要的多。這你應該明白的。”林龍天平淡道。

周陽點點頭。

“今年的這一次幻靈塔的挑戰賽也要快開始了,時間是十天後,月底。只不過,今年的名額裏,我安排你也參加了。我想,再一次把幻靈塔繼續留在陣師營。”

“我去?不行吧,王晴不是第一嗎?排行榜上,可是進入了第十五層了。”周陽搖頭苦笑,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記着,剛纔自己在十二層的模樣。十三層都無法進入,怎能和十五層的王晴相比。

聽到周陽的話,林龍天微笑道:“那是你有所不知。其實我剛纔所講,這些年來,你是我第二個見到的提升實力很快的人。而第一個人,其實就是王晴。”

“這三年來,王晴也自然都非常爭氣,把幻靈塔給留在陣師營三年。可是,你不知道的是,每一個人只能參加三次幻靈塔的保衛賽。取意思,四不過三。當然,這是上面的命令。”


“再者,你也不能妄自菲薄。魔法境界中期就能戰勝李剛的人。而且繪製出來的魔法卷軸,讓玄妙鏡的人都得小心翼翼,所以,你是很有實力的。”林龍天緊緊的盯着周陽道。

聽着林龍天的話,周陽覺得,如果自己不去,那一定會被林龍天說成十惡不赦的大罪人一般,當然,對於幻靈塔的考覈,不管怎樣也還多了一次修煉的機會,周陽覺得,自己有必要去。

“好吧,我去。”周陽無奈的答應了下來。 “錯了,錯了,我之前是完全理解錯了!”身在幻境塔的十三層之中的周陽,開心的笑着。“之前還一直認爲,自己的精神力達到了造化境後期。蠢,我真是蠢。如果精神力達到了的話,我早就應該可以翻看無名典籍,查看下一張魔法卷軸的製作。其實都不是,都不是啊。”

“確切的講,我是魔法境,擁有常人造化境界那麼多的精神力。或者說,我現在的這個精神力,纔是自己的魔法境境界。”

因爲精神力,緩緩的增長。周陽渾然忘記了那比十二層還要強上十數倍難度的刮骨風,削神聲。

反而讓他高興不已。

對於周陽所想,看似有些矛盾。其實一點不矛盾。舉個例子,雖然轎車都一樣是轎車,而它還分爲中高低檔,雖然轎車都是轎車,可是車的性能也還不一樣。

就像周陽,對於他人而言,周陽擁有的是造化境後期的精神力,當然那是突破之前。而對他自己來講,那就是實實在在魔法鏡境界的精神力。

一個道理。

“之前,我還以爲自己以後的精神力要先到達頂點,不在增長了,那麼自己肯定也就不會有什麼優勢了,而現在,竟然是這個道理。”其實周陽的精神線條,就是比常人粗大而已。只不過,周陽此時才發現自己的現狀。

想到這些,容不得周陽不高興。

“孃的,這麼疼,真的頂不住了。”周陽在這近十天裏,也試過堅持,只不過根本不行。而因爲第一次的堅持,周陽甚至感覺自己的精神上受傷,精神力跟着反而縮小,受到了反彈。所以,周陽再也不敢強硬的堅持了。

隨即,周陽離開了幻靈塔第十三層。當然,這些天來,周陽也並不是沒有收穫。第一天,周陽在第十三層僅僅待了三分鐘,第二天就增加三分鐘,第三天增加了近十分鐘。每一天都有增長。直到現在,周陽在第十三層幻靈塔,毅然可以堅持一個半小時左右了。

離開幻靈塔,周陽一般會去找方安然和林洛。在晚上,三個人通常會一起吃飯,聊聊修煉的心得。如果林洛不來,周陽就和方安然親親我我,談情說愛。


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