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突然衝出來的的清澤,秦鍾玩味的一笑,而後放下手中的兩人,天邪、亥犽腫着往外滲血的眼睛,滿嘴的苦澀。

這小子……

“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秦鍾用腳撥了撥腳下的兩人,戲謔道:“你們古神的後輩們,如今都是這麼不長腦子嗎,是該說他勇敢還是愚蠢呢,沒了星空的資源,連腦子都發育不了嗎?”

“放了他們,我知道我打不過你,但是,我的身份能換他們好幾個,你拿我向我族交換,一定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殺人很簡單,一揮手就什麼都完了,如果不發揮點價值的話,就太可惜了,”清澤竟然沒去拼命,而試圖誘惑。

秦鍾臉上的橫肉一顫,看着清澤臉上的金色神紋:“小傢伙,你的身份我看出來了,差點都被你說的心動了。”

“好,我用自己來交換他們,”清澤臉上一喜。

秦鍾卻是伸出食指在面前搖了搖:“不不不,我抓了你不就什麼都有了,爲何要換呢?而且,我不喜歡做生意,我喜歡,一勞永逸。”

秦鍾說道最後,嘴角露出一絲殘忍之意,清澤臉色頓時一陣蒼白,弱者,根本沒有談判的權利。

“不行,”一旁的滄媚一咬牙直接起身,蘇言猛的對着她脖頸一下,直接將其昏迷了過去,然後緩緩放下她。

“你出去又能幹什麼,無非是多一具屍體,人家根本沒想着放過我們,”蘇言一陣無奈。

沒援兵,那麼就只能自救了,清澤這小子,你以爲繞到另一個磁石後,他就發現不了我們了嗎,你蠢,人家不蠢啊。

“我的一千萬魂星啊,希望能嚇住他,要不然,就真的死翹翹了,”蘇言不斷祈禱。

“小子,準備好受死了嗎?你這細皮嫩肉的,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的,”秦鍾扭着咔咔作響的脖子,滿臉的戲謔。

可就在下一刻,突然,在隕石帶頭頂上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虛洞,一股鋪天蓋地的血腥氣撲面而來,秦鍾臉色猛的一變。

轟!

一尊龐大的血色蝙蝠直接從中降了下來,而後張開血色的雙翼,散發着龐大的威壓,對着秦鍾長長的嘶吼起來。

“魔靈厄蒼,是魔靈厄蒼,哈哈,有救了,魔靈來救我們了——”清澤很快就想起了自己在畫像中所見到的厄蒼圖像,和這個一模一樣,此刻激動的滿臉潮紅。

本以爲到絕境了,沒想到會有魔靈來救他們,這是哪兩位爺爺在操控,從來沒聽說過啊。

秦鍾在當年是見過厄蒼的,非常的難纏,事實上,每一個魔靈都是極其恐怖的,只是它當年不是被暗月的那位天帝打成了粉碎嗎,什麼時候重組的?

總裁的罪妻 當初的羅天和血河就在搖光真界遇見了它,但是沒人相信,沒想到,它竟然真的復活了。

這個時候的秦鍾哪還有繼續留下來的道理,魔靈可不是一個仙皇所能對付得了,而且自己已經連續奮戰好些日子了,身體已經出現星空排斥了。

二話不說,秦鍾轉身就逃。

而此刻蘇言操控的魔靈見到秦鍾如此的樣子,還是追了上去,做戲要做全套的,雖說是紙老虎,只能發揮出日輪境的修爲,但是,魔靈出現不進攻,會讓他生疑,萬一折返回來的話怎麼辦?

厄蒼再度嘶吼一聲,張開巨大的血翼就是追了上去,但卻遠遠吊着,不敢真追上,而仙皇秦鍾見到魔靈追了上來,臉色大變,連忙施展祕術加快速度。

每一個魔靈體內可都是有着古神一族的神皇至少兩位操控,他一個初期的仙皇,萬一被追上的話,可就生不如死了,畢竟現在的他連着天界都沒了,沒人會爲他撐腰的。

蘇言只追了三息就停在了原地,在秦鍾眼裏,它似乎猶豫着什麼,最後折返回去,他舒了一口氣,蘇言也舒了一口氣。

厄蒼不能久出現,否則古神一族感應到就完了,在魔靈桑相還未徹底轉化時,修復好的厄蒼還是自己的保命之物。

“天邪、亥犽,你們看見了嗎,是魔靈,魔靈來救我們了——”清澤連忙跑過去興奮的喊着,這是他長這麼大第二次見到魔靈,上一次還是跟着雷吉爺爺見得鬥嗒,沒想到又能見到厄蒼。

魔靈一出,仙皇都嚇得屁股尿流而逃,這就是他們古神一族的力量,只可惜兩人本就身受重傷,見到魔靈而來,終於是放下心來,徹底的暈厥過去。

“滄媚姐,快出來,沒事了,救人了——”清澤大聲喊着,連忙將天邪和亥犽兩人扶住,不斷將自身的神力輸入兩人的體內。

斗羅之我千尋疾不能死 匆匆趕回來的蘇言顧不得歇息,連忙去叫醒滄媚:“喂,醒醒,快醒醒,我們得救了。”

滄媚長長的睫毛輕輕顫了顫,緩緩睜開眼睛…… 滄媚剛一睜開眼,就看到了蘇言的一張大臉,猛的坐起,然後後頸傳來陣陣劇痛,連忙一臉戒備:“你,你要幹什麼,清澤,清澤……”

她又很快想起來什麼,猛的轉身向外跑去,這纔看到,清澤沒事,還攙扶着天邪、亥犽兩人,而那位可惡的仙皇已經不見了。

她一臉懵圈:“這是怎麼回事?”

見到滄媚出來,清澤還是一臉的興奮,他感覺自己像個真正的戰士,克服了不怕死的心理,說不定還落在了那兩位神皇爺爺的眼裏,彷彿一場蛻變,他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快過來幫我一下啊,”清澤看着發呆的滄媚喊道。

滄媚連忙趕過去,扶着亥犽往剛纔幾人藏身之地而去:“不是,發生什麼了?他,放過咱們了?”滄媚疑惑問道。

這下輪到清澤愣了,那麼大的魔靈你沒看見嗎,你剛纔做什麼來着?

“魔靈厄蒼,是魔靈厄蒼啊,它來救我們了,直接將那個仙皇嚇得屁滾尿流,說不定現在已經抓到他,把他碎屍萬段了,”在提到魔靈時,清澤總是激動的語無倫次。

“魔靈厄蒼?我,我還沒見過,你……”滄媚猛的轉過頭看向身後站着的蘇言,蘇言一臉的尷尬:“對不起啊,我也是爲你的安全着想,我也沒想到魔靈會來。”

清澤猛的站起,而後緊張的看向滄媚,一指蘇言:“他剛纔對你做什麼了?”

滄媚見他樣子一陣無語:“沒什麼,還是快救他們吧。”

清澤看向蘇言,蘇言不好意思道:“你的英勇行爲感動了她,她要跟着你出來一起送死,我只好敲暈了她。”

清澤聽聞又看了看正在救治天邪和亥犽的滄媚,快步來到蘇言面前,一拍肩膀:“你做的很對,謝謝你。”

“趕緊的,”滄媚喊道。

天邪、亥犽兩人傷的很重,畢竟是一位敵方下死手的仙皇,滄媚在診斷一番後,看向兩人:“他們的神魂受到灼燒,五臟全部移位,身體內部還有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不斷破壞。”

“那怎麼辦,要不我們等等魔靈體內的兩位爺爺吧,”清澤一臉擔憂道。

滄媚點點頭:“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等個屁啊!

蘇言暗自腹誹。

“那個,要不你送他們回族內吧,或者發信號,讓家裏人,萬一那頭魔靈不回來了咋整,無論什麼事,我們都要做好雙向準備的,”蘇言猶豫了一下道。

這下輪到清澤解答了:“這裏回族內太遠了,而且要經過入口,他們會死的,還有信號,當初往出走的時候,沒有給我們有信號的準備,因爲有他們就行了。”

“就沒有其他辦法了?”蘇言沒想到古神的年輕人出來歷練這麼幹脆,不做點保底手段,也是,兩個神王,合力能短暫與仙皇抗衡,又是星空深處,自家地盤,應該沒什麼的。

只是沒想到,會碰到一個沒有底線的而瘋狂報復的仙皇,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滄媚皺着眉頭,很快眼睛一亮:“還有一個辦法,最起碼能讓他們甦醒,然後自己療傷,或許他們儲物袋內有療傷聖藥也說不定,我們打不開他們設置的禁制。”

“什麼辦法?”清澤連忙問道。

滄媚則取出蘇言之前給她的四代古神精血,不捨的攥着,然後不好意思看向蘇言。

得,這一頓飯結識的,一千萬魂星,兩滴四代精血,罷了罷了,本來一滴就準備送給清澤的,沒想到他死鴨子嘴硬不要。

蘇言只好取出一瓶,遞給滄媚。

“謝謝!”滄媚真心感謝,連着之前蘇言敲暈她都不計較了,本來人家就是爲了自己好,只是可惜,她沒見到魔靈是怎樣大發神威的。

掰開兩人的嘴脣,各自倒入一滴月藍色的精血,便開始慢慢等候倆人甦醒了,而清澤則一直盯着前方,他在等魔靈歸來。

蘇言也盤膝而坐,等他們安全後,實在不行就離開,自己一個人行動也方便些,本來晉升下一個境界就需要海量的魂星,精血提煉出三滴還沒給增加,兩滴沒了,連着本身一千萬魂星都給招呼出去。

這買賣做得虧了,可真的應了那句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話了。

時間在慢慢而過,天邪和亥犽兩人身上開始了結痂,連着若有若無的氣息也慢慢開始變得均勻了許多,這是個很好的現象,沒想到古神精血對於古神一族有這麼大的作用啊。

怪不得當年十大真界會聯合起來,將他們的妖靈師給暗殺得幾乎絕跡,一滴四代的精血就能讓兩位神王重傷減輕,這要是兩代一代乃至無垢之血,神皇神帝都能快速恢復,這跟穿着復活甲有什麼兩樣。

仙族辛辛苦苦,付出了巨大代價重傷一神族,人家一滴精血下去,再次生龍活虎,打都打的沒心情了。

清澤盯的眼睛手痠了,最後一臉失望的坐下來,唉聲嘆氣:“靠不住啊靠不住——”

“行了,或許魔靈還有其他事呢,能救咱們就不錯了,多虧了蘇言哥哥,否則,我們還真傻傻的等下去了。”滄媚看向蘇言笑着,蘇言只好睜開眼輕輕頷首。

轉過頭來,他在思索,九黎真界外現在有許多古神在那裏等着厄蒼,剛纔自己再次的召喚,他們會不會察覺,然後慢慢趕來這裏,如此一來,下次自己回九黎的入口就算打開了。

蘇言如此思索着,一擡頭,就看到了遠處有一個人影正在從隕石帶旁邊慢悠悠走着。

蘇言心裏一驚,他這是無意看到的,根本沒有任何察覺,而且最關鍵的是,這個人滿頭的灰髮,衣衫襤褸,甚至露出下面古銅色的皮膚,連着五官都蒙着一層蠟黃,目光呆滯而昏黃。

恐怖的是,他腹部有一把黑色的長劍貫穿而過,他卻彷彿什麼都沒察覺到一般,跟着植物大戰殭屍裏的鐵桶殭屍一般,耷拉着手臂,踉蹌走着。

“你們兩個快看,有人——”蘇言一指那奇怪之人。

“哪裏哪裏?”清澤和滄媚連忙四處查看起來,還以爲有救援來了,但是空蕩蕩的星空,什麼也沒有。

“蘇言哥哥,騙人可不好啊,”滄媚打趣道。

“不是,你們看不見嗎,就在右邊,那個人身上還插着一把黑色的長劍呢,”蘇言給奇怪了,給她們指着看。

滄媚和清澤原本嬉笑的臉在聽聞蘇言的話後,猛的變得一片雪白,滄媚更是立馬拉下蘇言指着的胳膊。

“別指他,閉眼閉眼,快裝作看不見,”滄媚說話的時候,聲音都開始顫抖起來。

蘇言也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覺來,嚥了一口唾沫:“他好像看見我指他,過來了——”

“自求多福吧,”清澤手一翻,一個板磚就出現,對着自己腦袋一下就暈厥了過去。 “不是,你們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們這樣讓我很害怕啊。”蘇言真的有些感覺瘮人了,尤其是清澤,之前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敢獨身以身犯險和仙皇拼命,如今,連看到沒看見,就這麼幹脆利落的把自己先幹暈。

此刻的滄媚臉色煞白,緊閉着眼,嘴裏不斷祈禱,就在這時,一聲輕哼聲響起,卻是不知是天邪還是亥犽終於有了一絲動靜,醒了過來。

“我打!”滄媚猛的睜開眼,撿起清澤手裏的板磚,對着天邪腦袋就是一板磚,原本剛剛動了一下的天邪直接腦袋一偏,就再次暈了過去。

爲了以防萬一,滄媚又對着亥犽的腦門一下,然後再次趕緊緊緊閉起眼來。

蘇言這下是真的害怕了。

“我說小姐姐,你透個信唄——”

“閉眼,千萬別看他眼睛,還有,假裝根本沒看見他的樣子,無論如何別睜眼,”滄媚趕緊說了這句話就閉嘴不答應了。

蘇言被兩人給弄得神經兮兮,大哥大姐,我只是看見了一個人指給你們看而已,想着或許是你們古神一族的援兵也不一定,畢竟我又不認識你們家人。

我犯什麼錯了,要這麼突然的折磨我?

蘇言也不敢大意,只後悔自己手賤嘴賤,連忙閉眼,心臟砰砰跳着。

億萬爹地超給力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蘇言便感到有人來了,彷彿是一類塵埃,慢慢落在了他們面前,蘇言不敢睜眼,也不敢用神識查探,就彷彿打坐一般,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咕咕~~

蘇言很快就聽到了彷彿一口濃痰卡在咽喉上下蠕動的不舒服聲音,並伴隨着濃濃的屍臭,不光蘇言聞到和聽到了,滄媚也是。

他就這麼在幾人周圍轉圈,沉重的腳步每次落下,兩人的心都會劇烈跟着跳動一下,一直持續了十幾息後,腳步聲音才慢慢離去。

但兩人還是不敢睜眼,一直又等了一個時辰,蘇言才從眼裏露出一條縫隙四處看了看,而後大口喘着氣。

滄媚額頭都被汗水打溼了,然後拍着胸部:“嚇死了嚇死了——”

“能告訴我,他是誰嗎?我本來不嚇的,”蘇言扭了扭身子,因爲他感覺後背的內衣被汗水給粘住了。

滄媚則是踢了兩腳昏迷過去的清澤,這傢伙才哎呦哎呦捂着額頭上的大包慢慢醒過來,而後第一時間就看向四周:“他走了嗎?”

看着一臉心有餘悸的清澤,蘇言感覺好難受,誰能解釋一下。

“他是幽靈,是死人,是瘋子,是古神一族的最強守護者,你,不知道嗎?”滄媚看向蘇言,有些後怕的問道。

蘇言搖搖頭:“從未聽說過。”

不過看得出來,他們似乎把自己錯認成古神一族了,不過這樣也好,正好可以打探一點情況。

“既然是我神族的人,爲什麼你們要害怕?”蘇言這次把自己落在了古神一族的位置問道。

清澤一咕嚕爬起,好奇的看着蘇言:“你從哪個村子裏冒出來的,連老瘋子都不知道,算了算了,我和滄媚其實也不是很清楚,總之,他很可怕,以後遇見了就像這樣的,你也算倒黴,竟然能看見他,和我當初一樣。”

一談到當初,清澤的臉就一陣蒼白:“我當時可是在家裏的,看見他在天上溜達,就喊着雷吉爺爺過來看,雷吉爺爺差點給嚇死,族裏七名神皇啊,連忙閉眼,大氣都不敢喘一下,聽說,他一直遊蕩在星空,在找尋什麼東西,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蘇言看向滄媚,滄媚點點頭:“確實,只是族裏的人告訴我們,見到他要閉眼,別與他對視,否則,他會將你拉入到他的世界中,永生永世出不來,而且,他好像是十幾萬年前的人物了,早就死了,如今只成了一副軀殼漫無目的遊蕩着,敵我不分。”

蘇言給嚇了一大跳,那豈不是說,自己剛纔從鬼門關走了一遭,怪不得有屍臭之氣,原來早就死了,七名神皇都不敢與之爭鋒,很可怕的一個存在啊。

“那是誰殺得他,我看見他腹部有一柄長劍的,”蘇言好奇道。

兩人齊齊搖頭:“這個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族內禁忌,一般沒人提起的,不說了,趕緊看看天邪和亥犽他們怎麼樣了?”

“呀,他們頭上怎麼多了一個大包?”清澤尖叫起來。

滄媚的臉頓時一紅。

過來一會兒後,天邪、亥犽兩人才慢悠悠睜開眼睛,然後就是劇烈的咳嗽,見着清澤和滄媚都沒事,才長長舒了一口氣,連忙喂水,兩人稍微恢復了一下,勉強打開自身儲物袋,取出丹藥,開始了恢復,這讓三人都是舒了一口氣。

“這次的試煉提前技結束,我已通知了族內,想必很快會有人來接我們的,短時間內,我們可能無法恢復,這次,是傷了根本了。”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1 天邪道。

清澤一臉的遺憾,滄媚還想在外多玩玩,但也知道不行了,她看向蘇言。

“蘇言哥哥,你打算去哪兒?”

“我啊,我打算在外再闖闖,努力努力提高自己的提煉之術,等想回去的時候,自會回去。”

“真是好羨慕,要不你帶着我吧,我熟悉環境,”滄媚眼睛一亮,連忙道。

“不行——”清澤還沒搭話,天邪、亥犽兩人齊聲道,然後一同咳嗽起來,蘇言是古神一族是沒錯,他們兩人昏迷也未對聖子聖女做什麼,應該是同一戰線的,但是族內將他們交給他們兄弟倆,就不能脫離他們的視線。

蘇言聳了聳肩,既然古神一族要來接他們回家,蘇言也只好準備離開,萬一來個大佬,發現厄蒼咋辦。

“他們沒事,我就先走了,感謝你們的盛情款待,日後有緣再見!”蘇言準備告辭,桑相已經在這些日子轉化了百分之五十了,蘇言準備再往深處走一點,一鼓作氣徹底轉化,他就可以趕往九黎去接小夏了。

“啊,你現在就要走啊,我們欠你的人情還沒還呢,”滄媚有些不捨得。

“沒事,下次見面,有可能的話,我再送你一滴四代精血,還有你,”蘇言看向清澤,這個冒冒失失的男孩,還是很勇敢的。

“真的嗎,那就說定了,到時候就來靈食齋,隨便一打聽就能找到,很出名的,”滄媚連忙道。

“好的,一定來!”蘇言和四人告別後,緊了緊衣衫,再次往星空深處而去…… 在古神一族看來,自己是他們的族人,分辨不清楚,還有之前那位叫秦鐘的搖光仙皇,一眼則看出了自己不是古神一族。

這直接成了雙面間諜了,換做以前絕對不會,否則,妍妃以及那些來接她的法王,早就認爲自己是同族之人了。

一切,都在踏入到第三步後,有些不一樣了,這點讓蘇言着實沒想到,更多的則是對系統更加的好奇起來。

不過這樣他反倒沒後顧之憂了,反正兩邊都不得罪,安安心心的打野發育,也是蠻不錯的。

只是,接下來該去哪兒呀?

看了看手中僅剩的一滴四代精血,想要突破到日輪境中期,遠遠不夠的,還是先找個地方吞服了,在慢慢做打算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