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楉樰和葉素素的對話,讓一旁聽著的林浩峰一頭霧水,有些不明白她們在說什麼。

「楉樰,你說什麼病?素素生病了嗎?什麼病,嚴不嚴重?」

因為著急,林浩峰直接對著韓楉樰問了出來,到底是自己的表妹,雖然做了錯事,可是知道她生了病,還是很擔心的。

但是林浩峰一連串的問題,卻讓一旁的葉素素漲紅了臉,支支吾吾的不好開口,還是一旁的韓楉樰看見了她的窘態,替她解了尷尬。

「林大哥,這是我們女孩子之間的事,你就不要多問了,難道有我在,你還不放心啊,小貝前兩天還在念叨著你呢,你先去書房找他玩一下吧。」

聽了這話,林浩峰就知道自己不適合在留在這裡了,於是順著韓楉樰的話起身,打算去找韓小貝,雖然還是有些擔心,但是他相信她的能力。

見林浩峰已經走遠了,韓楉樰才看向還站在一旁,有些局促的葉素素。

「葉姑娘,請坐吧。」

被韓楉樰的話喊得回過神的葉素素,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然後才走到自己剛剛的位置上坐下來。

看事情都解決了,韓楉樰決定不再浪費時間,直接進入正題。

「請葉姑娘把手伸出來吧,我先為你把把脈。」

雖然已經看出了葉素素的病症和病因,但是具體的情況還是要在把一下脈才能了解的更清楚一些。

葉素素見韓楉樰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的就要為她治病,也很順從的伸出一隻手來,將袖子往上拉了一下,露出潔白纖細的手腕,遞到她的面前。

「有勞韓大夫了。」

看著眼前細白的手腕,韓楉樰眼裡沒有一絲波瀾,直接將它放在桌上,然後手指搭上去,開始仔細的為葉素素診脈。

隨著時間的推移,葉素素心裡越來越緊張,尤其是看到韓楉樰微微蹙起的眉頭的時候,更是心裡一緊,但是卻不敢出聲,怕打擾到她。

過了好一會兒,韓楉樰才收回了為葉素素把脈的手,然後輕輕的呼出一口氣。

這次與你一步之遙 這時葉素素才帶著些緊張忐忑的,連放在桌上的手都忘了收回來,壓低了聲音問著韓楉樰:「韓大夫,我的病嚴重嗎,還有得治吧。」

見葉素素一臉的擔心,韓楉樰也不繞彎子的直接將結果告訴了她。

「放心吧,雖然有些麻煩,但是還在我能治好的範圍內,也是你走運,現在碰到了我,若是在遲上個一兩年,就算是真正的神醫也治不好了。」

韓楉樰的話,讓葉素素在高興之餘,也有些震驚。

「啊!這麼嚴重啊!,韓大夫那要是治不好了,會怎麼樣,會死嗎?」

「死倒是不會,不過每次通起來都會生不如死,而且這也會影響你的身體,以後都不會有生育的可能了,不過現在治療還不遲。」

葉素素因為韓楉樰的話,被嚇得呆住了,她以為只是每次來葵水的時候比一般人要痛苦些罷了,沒想到會這麼嚴重,連生孩子都不可能了。

如果一個女人不能生孩子,那她還有什麼幸福可言,想到這裡,葉素素也覺得自己真是幸運,現在還不遲,碰到了能治好她的韓楉樰。

「韓大夫,我的病要怎麼治,你說吧,無論有多苦,要多長時間,我都可以忍受的,只要能夠治好這個病,只要是你說的,我都一定照做。」

回過神的葉素素,現在簡直把韓楉樰當作自己的救世主一樣,只要她一句話,不管是什麼她都會願意去做的。

「你這個病我需要先為你針灸,然後加上喝葯,先穩定下來,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 三天後。

一晃,三天已經是過去了。方逸天與銀狐、幽靈刺客兩個美麗妖嬈的女人在夏威夷享受著度蜜月一般的快活日子。

饒是如此,方逸天與她們也沒有完全的輕鬆下來,這些天都在通過安東尼奧所在的國際殺手聯盟組織的情報機構不斷的收集著黑十字組織的最新動態以及一切的資料。

安東尼奧那邊一旦有著最新進展的資料,那麼都會通過電腦亦或是電話的方式第一時間傳遞過來,讓方逸天獲悉。

從這幾天來看,國際殺手聯盟組織與黑十字組織之間衝突不斷,互有傷亡,看來安東尼奧已經是成功的將聯盟長被殺身亡栽贓在了黑十字組織的身上,因此,國際殺手聯盟中一些對聯盟長極為忠心的殺手便是自發的前去找黑十字組織的成員,開始了一番永無休止的戰鬥。

不過方逸天關注的並非是這種層次的打打鬧鬧,從目前截獲的消息面來看,黑十字組織中並沒有一個重量級的人物出場,更沒有一種組織性、紀律性的對國際殺手組織採取一連串堪稱是瘋狂的報復。

這在方逸天看來是極為不對勁的,要知道,黑十字組織是一個極為瘋狂而又極端的暴力組織,這個組織中的成員屢屢被國際殺手聯盟的殺手暗殺,按照這個組織的行事風格,不應該如此的風平浪靜才對。

參照以往國際殺手聯盟與黑十字組織的明爭暗鬥情況來看,以往國際殺手聯盟一旦與黑十字組織發生了衝突,那麼黑十字組織都會進行一輪接一輪的瘋狂報復,而且那還是一種極端形式的報復,瘋狂、血腥,讓人為之心悸。

但這一次,無論是從規模還是程度來看,國際殺手聯盟中的殺手與黑十字組織的成員衝突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劇烈,但是黑十字組織方面卻是表現出了讓人詭異之極的平靜,這不免讓方逸天感覺到有點奇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黑十字組織過於平靜的態度讓方逸天隱約有種不祥的感覺起來。

哥哥,不可以 「戰狼,在想著什麼呢?」這時,幽靈刺客從浴室中走了出來,她剛洗過澡,手中拿著一條幹燥的毛巾擦拭著一頭棕色的秀髮,美艷誘人的臉上光滑細嫩,沐浴過後更是顯得嬌嫩不已。

銀狐正坐在方逸天的身邊,與著方逸天一起在看著安東尼奧那邊發過來的信息資料,聽到幽靈刺客的說話,她便是開口說道:「正在與戰狼看著安東尼奧發過來的關於黑十字組織的最新動態。」

「嗯,有什麼實質性的消息嗎?」幽靈刺客走了過來,豐盈肥美的翹臀坐在了方逸天的身邊,開口問道。

方逸天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沒有,這一次黑十字組織顯得極為平靜,平靜得讓人不安。目前來看,所有截獲的消息都是殺手聯盟中的殺手與黑十字組織成員之間的小打小鬧,並沒有任何值得去注意的消息層面。」

「我也是覺得奇怪,此前殺手聯盟與黑十字組織也是有過衝突,可是每一次都會換來黑十字組織的瘋狂報復,然而這一次黑十字組織卻是顯得極為平靜,讓人覺得奇怪。」銀狐也是沉吟說道。

「黑十字組織中的黑暗散播者是一個算計極深的對手,自身的實力深不可測,且老謀深算,黑十字組織如此的平靜,我擔心是不是在醞釀著什麼陰謀。」方逸天目光一沉,說道。

「難道說黑暗散播者知道我們要對他?所以刻意的保持著表面的平靜,不想攪出大的動靜以免我們查出他的行蹤?」幽靈刺客皺了皺眉,開口問道。

方逸天深吸口氣,說道:「如果我是暗黑散播者,對於聯盟長被刺殺之事該如何想?他明知道聯盟長之死與黑十字組織之間不存在任何的關係,他該如何想?他首先想著的就是究竟是誰殺死聯盟長吧!那麼,當今世上,能夠殺死聯盟長的人屈指可數,單憑一個人絕對不可能,此外還要獲悉聯盟長的藏身之地,等等。也就是說——」

想到這,方逸天目光一沉,說道:「黑暗散播者肯定會聯想到聯盟長之死肯定是有著殺手聯盟的高層作為內部接應,想通了這一點,再想刺殺聯盟長中究竟有那些人參與了行動,而能夠在這次行動中殺死聯盟長身邊的修羅王以及五大供奉高手,最後還迫使金剛讓步……」

「也就是說,黑暗散播者已經是想到刺殺聯盟長的行動中肯定有你的存在?」銀狐看向了方逸天,開口問道。

「有這個可能!暗黑世界中都知道我與金剛之間的一戰不可避免。能夠迫使金剛做出讓步,還擊殺了聯盟長身邊的五大供奉高手,他第一個懷疑的目標肯定是我!」方逸天開口說著,而後接著繼續說道,「黑十字組織曾派人來擊殺我,不過並未成功,從這點上,黑暗散播者也心知黑十字組織與我已經是不死不休,結下了仇恨。黑暗散播者只怕已經是猜出了我們的下一步行動,那就是對付整個黑十字組織!」

「如果黑暗散播者推測出了這一切,下一步黑暗散播者必定是先下手為強,要查找出你的行蹤,而後採取雷霆一擊,如此說來,黑十字組織目前表面上的風平浪靜也就合情合理了。在沒有查找出你的行蹤之前,黑十字組織不會有太大的動靜。」幽靈刺客介面說道。

「查找我我的行蹤?」方逸天皺了皺眉,猛的,他眼中閃過了一絲尖銳的寒芒,說道,「黑暗散播者要想把我找出來也並非只有準確的找到我的行蹤這個辦法,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逼得我不得不現身。」

「逼得你不得不現身?」銀狐一怔。

方逸天目光閃動,第一時間便是聯想到了身處在天海市的藍雪她們,他深吸口氣,正想說什麼,這時,前面放著的筆記本電腦上一聲輕響,提示有新接收到的郵件信息。

郵件信息是從國際殺手聯盟的情報機構中心直接發過來,方逸天目光一沉,說道:「打開郵件看看,是什麼消息。」

銀狐點了點頭,滑鼠一點,便是將新接收的這條郵件信息打開。 「你也不要太過擔心,只是花的時間長一些罷了,你的病還是很容易治好的,只是以前你找的那些大夫,不懂這些婦科方面的事情,所以給耽誤了。」

韓楉樰說的輕鬆,希望葉素素不要有太大的心裡壓力,而且她的病也確實不是很難。

果然,葉素素見韓楉樰這樣一副自信的樣子,心裡也變得平靜下來,不再有剛剛那麼大的情緒起伏,這對施針來說是再好不過的。

帶著葉素素到了一間準備好的乾淨的客房,韓楉樰讓她把身上的衣物都脫下,只留一件肚兜,然後躺在床上,準備為她施針。

雖然有些害羞,但是葉素素還是按照韓楉樰的話,一步步的照做了。

「葉姑娘,我要開始為你施針了,這個施針的時間有些長,而且過程中有些痛苦,你一定不能亂動,知道嗎?」

葉素素堅定的看著韓楉樰,然後向她點頭保證。

「放心吧,韓大夫,我一定會忍著不會亂動的。」

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葉素素覺得現在的一些苦痛是完全可以忍受的。

見葉素素已經準備好了,韓楉樰從懷裡拿出自己貼身帶著的用布料包裹起來的銀針,

將一根細細長長的銀針,慢慢的準確的扎到葉素素的穴位上,不一會兒,韓楉樰就停手了,等著發揮效果。

「葉姑娘,感覺怎麼樣?」

時不時的,韓楉樰會詢問一下周身扎著銀針的葉素素,剛開始的時候她還能平靜的回答她的話:「感覺還好,韓大夫。」

只是到後來,慢慢的那如同針刺的痛感就爬了上來,讓葉素素緊緊地咬著唇,臉色發白,汗水滴落,連話也說不了了。

只是也素素覺得這樣的痛對於每次來葵水的時候,那種恨不得給自己幾刀的痛比起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

而且她一直謹記這韓楉樰的話,就算再痛,也沒有動一下。

看著眼前這個年紀的不大的女孩子,忍受著痛苦,一聲不吭的樣子,韓楉樰對她也是刮目相看,果然是在磨難中活下來的人,很堅強。

到了差不多的時間的時候,韓楉樰上前把葉素素身上的銀針一根根的去了下來,放到一旁的盒子里,等著消毒過後,在放到身上。

「葉姑娘,你還好吧?」

看到就像在水裡洗過似的,身上一層黏黏糊糊的汗的葉素素,韓楉樰忍不住關心了一下她。

躺在床上的葉素素,蒼白著一張臉,勉強露出一個笑容,對著韓楉樰笑了一下。

「你先躺一會兒,恢復一下力氣,我去讓人來帶你下去洗個澡,換身衣服。」

韓楉樰讓葉素素也休息這,然後自己走了出去,讓車大娘燒一桶水去給她洗個澡,然後到藥房拿了適合她的葯到廚房親自給她熬藥去了。

只是在熬藥的過程中,韓楉樰把自己空間里的靈泉水加入到了藥材裡面,這樣會讓葉素素的病好的更快一些。

本來韓楉樰一開始是沒有打算用靈泉水的,畢竟她只是一個和林浩峰有些關係的陌生人,還不值得自己用那樣珍貴的東西。

但是看到她的表現之後,韓楉樰覺得這個堅強的女孩子值得自己對她好些。

「掌柜的,葉姑娘已經洗完澡,收拾好了。」

就在韓楉樰剛剛把葯熬好裝到碗里的時候,車大娘進來告訴她葉素素已經好了,而且也有力氣下床了,然後她就端著葯去找她了。

「葉姑娘,你好些了嗎?這是給你熬的葯,趁熱喝了吧。」

韓楉樰端著葯進來的時候,葉素素也正好從梳妝台前,做回到桌邊的凳子上。

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她,發現她的臉色已經有些紅潤,不像剛剛那樣慘白,韓楉樰放心了一些,然後直接將葯碗放到了她的面前。

「多謝韓大夫了。」

向韓楉樰道了一聲謝,葉素素摸了一下藥碗,發現溫度剛剛好,在心裡更加感謝她的體貼,也不多說什麼,直接端起來喝了下去。

才喝沒多久,葉素素就覺得下腹有一團熱氣,緩緩的延伸向全身,暖暖的,很舒服。

「韓大夫,你這是什麼葯啊?好神奇,我覺得才剛剛喝下,就全身都舒服了的感覺,而且也有力氣了,精神好像也恢復不少!」

葉素素睜著一雙大眼睛,一臉驚喜的看著韓楉樰。

「那是因為剛剛我給你扎了銀針,疏通了你體內的筋脈,在加上藥物的作用,所以才表現得這麼明顯。」

韓楉樰知道,這是靈泉水發揮了作用,所以藥效才表現得這麼快。

「原來是這樣啊,韓大夫,你真不愧是神醫,那我的病是這樣就好了嗎?」

雖然不是很懂韓楉樰說的那些,不過一點也不妨礙葉素素對她的敬佩。

「還沒有,這只是第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天,只要今天成功了,那你的病就等於好了一大半,以後只要隔個兩天來讓我給你施一回針,然後每天堅持吃我給你開的葯就好了。」

聽到自己的病已經好了一大半,葉素素恨不得跳起來,抱著韓楉樰轉一圈,可是考慮到不能再自己的恩人面前這麼粗魯,只好忍住了,但還是一臉傻笑的看著韓楉樰。

「放心吧,韓大夫,我記得,我記得。」

「楉樰,你們好了嗎?」

這在葉素素還想再說些什麼,以表達自己對韓楉樰的崇拜也感激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林浩峰的聲音。

韓楉樰看了已經恢復精神的葉素素一眼,然後領著她出去見林浩峰。

「林大哥,你放心吧,我可不會把你的寶貝表妹怎麼樣的!」

韓楉樰一句打趣的話,讓兩個當事人都不好意思的紅了臉,葉素素只是低著頭,不說話,也不敢看人,而林浩峰則是有些不自在的呵斥了一下她。

「楉樰,你別這樣說,素素她只是我的表妹而已。」

葉素素聽到林浩峰的話,紅著的臉一瞬間白了一下,她知道這是表哥不想讓韓楉樰誤會。

韓楉樰看了葉素素一眼,不想讓大家尷尬,不再提這件事,轉移了話題。

「林大哥,我剛剛已經給葉姑娘施了針,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你記得兩天後再讓她到我這裡來施針。」

說起正事,林浩峰也正了臉色,認真的聽著韓楉樰的話,然後點頭表示知道了。

「就只是施針嗎?還有什麼其他要注意的地方嗎?」

「我等下寫張藥方給你,你拿到前面去交給李管事,他會把要抓好的,你每天煎兩次給葉姑娘喝了,然後這段時間不要讓她碰冷的東西。」

對於韓楉樰的話,林浩峰一一記在了心裡,然後帶著葉素素向她道謝。

「楉樰,多謝你了,我替我表妹向你道謝,同時也為她的過錯向你道歉!」

因為韓楉樰的話,葉素素每隔兩天就往益生堂里跑,來的勤了,漸漸的發現韓楉樰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人。

一點也沒有葉芷芳告訴她的那些惡毒和妖媚的東西,也就很想和她交個朋友,所以即使施完針,她也會時不時的就往這裡跑。

有時會和韓小貝一起玩耍,雖然剛開始韓小貝不待見她但是後來也慢慢的接受了,有時也會幫著小敏,車大娘在廚房做些東西。

幾天後,她這個月的葵水就來了,這次雖然還是有些隱隱的不舒服,但是比起以前的痛不欲生,這簡直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似的。

「楉樰姐姐,我真的好了,我、我我簡直太開心了,真是謝謝你!」

因為熟悉了之後,葉素素對於韓楉樰的稱呼也變了,為了表示親近,直接喊她姐姐。

這天,葉芷芳到了郁林鎮,主要是想來看看葉素素的陷害有沒有成功,可是打聽了一圈,發現沒有一個人如她預想中的那樣,說著韓楉樰不堪的壞話。

「難道是葉素素失敗了,真是個不中用的蠢貨!」

葉芷芳低低的咒罵了一句葉素素,然後準備去找她問問情況,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素素這天剛好沒有去益生堂,本來想去烤魚攤幫林浩峰的忙,可是被他強行留在家裡休息,理由就是她的身體還沒有好全。

葉芷芳來敲門的時候,葉素素正喝了最後的一副葯,準備去休息一下,可是聽到有人敲門,也就放棄了這個打算。

等打開門,看到門口站著的葉芷芳的時候,葉素素原本帶著禮貌笑意的臉,一下就變了。

「你來做什麼?」

葉芷芳好像沒有看到葉素素眼中那一閃而過的不悅,反而露出一抹友好的笑容。

「素素,你怎麼了,看到我來不高興嗎?怎麼不請我進去坐坐?」

葉芷芳一邊說的時候,好一邊透過門縫,往屋子裡看了一圈,果然,鎮上的宅子就是好。

「你走開,你這種人沒資格到家裡去。」

葉芷芳的話,和她臉上的笑容,讓葉素素覺得虛偽無比,伸手推了她一把,然後反身把門給關上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