頓時,滔天光芒閃耀而起,磅礴能量洶湧而出,落向谷中。

「呃啊!混蛋!春族!本天魔與你們不死不休!」天恆魔主那憤怒的咆哮從谷中響起,回蕩於天際,久久不散。 葉昭昱小心的沿著漆黑的通道,朝著內部緩緩前進。隨著他不斷的深入,通道越來越寬,幾十丈之後,通道已經足以讓十幾個人同時通行。

當他進入了通道深處時,竟然有著一絲暖和的黃光亮起。憑藉著這縷微弱的黃光,葉昭昱發現整個底下山洞,空間極為宏大,至少有著上百丈的大小。

山洞中央,有著一個數丈大小,向下凹陷的坑洞,一株明黃色的靈花在搖曳著。

雖然他還處於數十丈之外,但是還是有著一抹奇妙的幽香撲鼻而來。

這一縷幽香若有若無、玄妙無比,只聞一口就令他整個人都覺得心曠神怡,整個人都感覺舒暢無比,似乎身心都被洗滌了一般。

「這是坤元花?」葉昭昱頓時沉不住氣了,驚喜的道。

坤元花乃是一種能夠淬鍊肉身經脈,增加肉身潛能的天材地寶,其珍貴程度不言而喻,也難怪會有著地龍獸在此守護。

對於地龍獸這等妖獸來說,它們乃是以肉身修鍊為主。因此,這等能夠增加肉身潛力的天材地寶自然不會錯過。

但是對於葉昭昱來說,這卻是他築基的希望所在。

上次服用築基丹雖然沒能夠成功的築基,但是他體內的法力也變得更加的精純了不少。因此築基三難中,法力之難對他來說不成問題。

他上次築基就是因為無法在築基丹失去效用時將法力納入丹田,導致狂暴的法力不斷的衝擊經脈,疼痛難忍導致失敗。

而只要獲得了這株坤元花,他就能夠將肉身經脈淬鍊一遍,那他就能夠忍受住痛楚,將法力液化,成功築基。

想到這,葉昭昱也放棄了想要趁著地龍獸和築基男子在戰鬥時逃走的想法。

畢竟,這株坤元花還需要一個多月才能夠成熟。這可是他再次築基的希望,他絕不可能放棄。

雖然說他這次在岩漿湖中找到了不少一二階礦石,甚至還有著一塊三階的赤焰礦,已經足以購買一枚築基丹了。

可築基丹有價無市,他就算有靈石也不知道從哪購買。因此,這坤元花他志在必得。

想到這,他立馬放出青靈鷹,給它喂上各種靈丹,幫助它恢復狀態,他自己也打坐煉化靈丹、靈石。

準備趁著那築基男子同地龍獸兩敗俱傷后,將其斬殺。

……

地表上,築基男子和地龍獸已經戰鬥了半個多時辰。

只見地龍獸腳踏大地,就如同戰神般。不斷的有著土刺在它的操控下,朝著築基男子攻去,築基男子被逼得狼狽不已。

「該死,這地龍獸的防禦力也太強了吧!」不斷的躲避的同時,男子也在不斷的御使著飛劍進攻著。

不過他的攻擊似乎並沒有什麼效果,飛劍擊打在它的鱗甲之上,丁零噹啷不斷響起,冒出陣陣火花,彷彿是擊打在岩石之上。

地龍獸也在不斷的發出嘶鳴聲,好似在嘲笑著築基男子,頓時將他氣個半死。

感受著體內已經只剩過半的法力,他知道不能夠再遲疑了,必須將其早點斬殺。否則繼續拖延下去,他的法力耗盡后,只能灰溜溜的逃離了,更別說想要繼續追殺葉昭昱了。

只見他手在腰間儲物袋一抹,一枚赤紅色符籙出現,隨著他輸入法力,符籙上的光芒大動,一團熾熱的火焰升騰而起,直接朝著地龍獸砸去。

然後他手中法訣一掐,青光劍一分為二,二分為四,隨後分成數百道青光,而後凝聚成一道巨大的青色光劍。

緊緊的跟隨在熾熱的火焰後方,朝著地龍獸斬去。

極致的火焰朝著地龍獸飛來,還未近身,陣陣熱浪就撲面而來。

地龍獸也知道這道攻擊不能夠接下,但他身軀巨大,根本無法躲開。

只見,他重重的跺腳,一道數丈厚的土牆拔地而起,擋在了前方。

不過,這乃是二階中品的烈焰符發出的攻擊,這道土牆根本無法抵擋,不斷的被烈焰融化,化作熔岩流淌。

不過燒化了土牆后,烈焰符的威力也沒剩下多少,直接被地龍獸厚厚的鱗甲擋下。

可這時,巨大的青色光劍眨眼而至,重重的斬在了地龍獸身上,直接將他的鱗甲撕裂開來,留下一道巨大的口子。

「吼!」

地龍獸痛苦的吼叫一聲,青色光劍上的力量太大,他的鱗甲都被斬開了,鮮血從傷口處流出,疼的他一陣呲牙咧嘴。

不過這還沒完,只見築基男子身形一閃,飄到地龍獸面前,手中再次出現一張符籙。

渾身氣勢一震,法力瘋狂的湧入這張符籙中。

霎時間,符籙上金光大盛,一柄鋒銳異常的金色長劍凝聚而出。這威勢看起來比起剛才的巨大的青色光劍還要凌厲。

「去!」

只見築基男子手一點,金色光劍裹挾著巨大的威勢,朝著地龍獸腹部的傷口再次攻擊而去。

感受到了此劍的凌厲,受了傷的地龍獸不敢大意,尾部一拍,頓時將身軀調轉,將傷口保護著。

同時,他頭身上黃光一閃,化出一道黃色光幕將自己護住,同時向著金色光劍撞去。

哐當!金鐵交擊之聲響起,金色光劍在地龍獸的護身罡罩下竟被撞碎,化作點點金光消散。

同樣的,地龍獸的護身罡罩也暗淡無比。

就在這時,一旁被地龍獸拍飛在地的青光劍嗡鳴一聲。

在築基男子的操控下,向著地龍獸刺去。

刺啦!青光劍透體而過,大量鮮血噴涌而出。

不過眨眼之間,地龍獸就被重創,鮮血直流。感受著體內緩緩流逝的生命力,地龍獸狂怒,想要趁著死前將築基男子擊殺,可惜卻沒有得逞。

轟隆隆!

伴隨著地龍獸倒地的聲音響起,築基男子也終於送了口氣。

不過就在這時,遠處地面上,葉昭昱的身影浮現而出。他一拍御獸袋,青靈鷹的出現,雙翅瘋狂煽動,凌冽的罡風朝著耗盡法力的築基男子颳去。

倉促之間,築基男子祭出盾牌擋在身前。僅僅支持了幾息時間就被刮飛,不過有了這片刻的時機,他取出了一枚恢復法力的丹藥服下,激發出自身法力護盾。

不過他低估了這一擊的威力。只見,一枚黑色的圓球隨著罡風刮到了他的面前。

只聽見「轟」的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衝擊波向四周擴散,大地震動,塵土飛揚,土石亂飛。築基男子被衝擊波擊飛出去,渾身焦黑。

眼見築基男子被天雷子擊中,生死不知,葉昭昱頓時送了口氣。雖然對天雷子的威力有了解,也確認他喪失了戰鬥力,不過葉昭昱還是沒有過去。

而是再次讓青靈鷹朝著躺在地上的築基男子攻擊而去,頓時將他切成幾塊。

葉昭昱的謹慎救了了他一命。眼見葉昭昱沒有近身,築基男子只能在臨死前,將手中激發的最後一張火焰符朝著葉昭昱打去。

不過好在他沒有放鬆警惕,築基男子臨死前的一擊最終還是被他擋下了。

葉昭昱渾身是傷、虛脫的躺在地上,臉上露出了笑容。

()

紫筆文學 慕等等有自己的鋼琴房,在別墅的後院那邊,慕斯爵先把慕等等帶到琴房,然後讓宋九月就在院子里遠觀,不準打擾慕等等彈琴。

「站這麼遠,我怎麼看兒子彈琴?」

「和我無關,我只是答應讓你看,距離我定。你要是敢走進打擾,我就讓人把你扔出去。」

丟下這句赤果果的警告,男人轉身離開。

看著男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宋九月小心翼翼的朝鋼琴房靠近。

宋九月站在窗戶門口,看到慕等等進去以後,徑直走到了自己的專屬鋼琴前面。

「你這個孩子,沒看見我嗎?都多久了?不知道叫人?」

一個短髮女人,不滿的看著慕等等開口。

宋九月微微皺眉,這裡可是慕家,這個鋼琴老師,會不會火氣太大了點?難道她不知道等等,有語言障礙?

慕等等面無表情的看著鋼琴,正眼都不帶看她的。

「我和你說話呢,聾子。真的是沒教養,我都教你半年了,也不知道叫人。我之前吩咐你練習,你練習好沒有,你這個月底,就要考級了你知道嗎?」

短髮女人生氣的低吼道。

小傢伙跟完全聽不到一樣,打開了鋼琴,小手就放在上面起舞。

「慕等等!我讓你彈了嗎?你是老師還是我是老師,我讓你彈,你才可以……」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到「砰」的一聲,鋼琴房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短髮女人頓時慌張的看向門口,發現是一個陌生女人,微微皺眉。

「請問你是誰呢?」

溫柔的聲音,從短髮女人嘴裡冒了出來,要不是宋九月一直在窗戶那裡聽牆角,她都懷疑這個女人有精神分裂了。

「我是等等的媽咪!」

宋九月理直氣壯的回道。

聽到宋九月這聲媽咪,慕等等的視線,總算有了波動,朝門口的宋九月看了過去。

「不是吧,等等的媽咪?我可是認識宋小姐的。你這個人,說謊還不打草稿?是想嫁給慕少想瘋了嗎?」

短髮女人滿臉鄙夷的笑了起來。

真是嚇她一跳,還以為是慕家人來了,沒想到,竟然是個想要攀上枝頭變鳳凰的女人。

「信不信隨你。我問你,你剛才對等等為什麼這麼凶?你不知道,等等情況有點特殊嗎?」

宋九月生氣的走到了短髮女人面前。

她的兒子她自己都捨不得凶,沒想到一個鋼琴老師,對等等的態度竟然如此囂張。

剛才明明她遠處看的時候,那個鋼琴老師對著慕斯爵可是點頭哈腰,臉都要笑爛了。

結果慕斯爵一走,她還兩幅面孔!

「關你什麼事情。我告訴你,等等學鋼琴,可是不能有閑雜人等的。識趣的,就快滾。不然一會兒我可就叫人過來收拾你。」

短髮女人仗勢欺人的樣子,真的把宋九月給逗笑了。

「你既然知道等等學鋼琴很重要,那你態度不能好一點。和小孩子說話,能不能有點耐心?」

「耐心?他就是一個啞巴,我……」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宋九月的巴掌,已經使勁兒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短髮女人的臉上,出現了一個五指印。

三秒以後,短髮女人猛地尖叫起來!「武魂殿?!」

風正豪和火雲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兩人神情嚴肅的看着站在對面的千仞雪和佘龍,如果不是佘龍沒有釋放出敵意的話,他們可能就要有過激反應了!

「你為什麼要變裝成太子殿下!」

火雲看着千仞雪,眼神中帶有一絲遲疑。

因為,通過剛才的接觸,火雲驚駭的發現,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一七六章其實吧,加入武魂殿挺好的!(3/5) 眾人屏氣凝神,一個個都盯著慕雪看。冷言也定定地盯著慕雪,他雖然沒見過慕雪彈鋼琴,但是他知道,他老婆是個天才,就算不怎麼訓練,只要她學過,她就不會彈得比別人差。

歐陽驚鴻一家子,則是緊張地盯著慕雪看,生怕她彈不好,被別人看了笑話,他們倒是不怕丟臉,就是怕別人取笑慕雪,慕雪可是他們家的寶貝,他們怎麼能受得了慕雪被別人取笑呢?

歐陽驚鴻等人,都不約而同地瞪了歐陽輕煙一眼,心裡把她罵了個狗血淋頭,到得這一刻,終於知道她安的什麼心,這分明就是想看慕雪出醜啊。

而慕雪的婆婆姚楠,跟別人一點不一樣,她悠哉悠哉地坐在那裡,看著慕雪的眼神,那叫一個崇拜,好像在說,我兒媳婦就是棒,什麼都會。

坐在她旁邊的朱錦嫻,看到姚楠這嘚瑟的樣子,不禁小聲問道:「弟妹,小雪鋼琴彈得很好?」

姚楠點頭:「當然啦,我見過她小時候彈鋼琴,她彈得可好了。」

「小時候?」

「對啊,那會兒她才五歲,五歲就已經彈得很好了,她現在都那麼大了,肯定彈得更好了呀。」

「可是我聽說她十八歲就大學畢業了,那她肯定很忙吧?畢業后又管理公司,有時間練琴嗎?」

「哪裡需要練?我媳婦是個天才,就算不練,也比剛才那個半桶水強。」

朱錦嫻:……

你到底哪裡來的自信?

就在大家都用一副好奇的眼神看著慕雪的時候,她的手指開始動了。

當第一個音符響起的時候,現場頓時陷入靜默,一開始曲調平平,眾人沒覺得驚艷,正想吐槽,只是,下一刻,眾人的表情都變了,一個個的,伴著音樂,似乎被帶入了一種幻境中。

在那音樂聲中,他們彷彿看到了一個小女孩,她在陽光明媚、開滿鮮花的花園裡歡快漫步,那樣的快樂,似乎能浸透人心,只是,人們還沒從剛才的歡樂中走出來,曲調又變了,像是到了雷雨交加的雨夜,女孩聲嘶力竭的嘶吼,穿透雨夜,讓人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沉悶而窒息。

就在大家沉浸在那樣的悲傷中,久久不能釋懷時,突然,雲收雨歇,撥雲見日,曲調恢復了平靜,那累累的傷痕,似乎在一寸寸被撫平,那沉悶的窒息感,不知不覺就消失了,細細的暖流,在人們心間緩緩流淌。

當琴聲停止的時候,人們還沒有回過神來,他們一個個都獃獃地看著慕雪,像是不敢相信,剛剛那曲子,是從這個清冷的女子手上彈奏出來的。

那是他們從未聽過的曲目,那樣的優美,又那樣的牽動人心,也不知道是哪個大師做出來的曲子。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