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謹遇,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不用我再教你吧?”蘇慕林推出兩個行李箱,裏面都是裝的衣物和洗漱用品。

顧謹遇看着行李箱,想起蘇慕許是睡不慣酒店的,每次都是提前安排房車,換上她喜歡的乾淨柔軟的牀品。

這一次來的急,蘇家也安排了房車,可她非要跟着他住酒店。

爲了整他,對自己夠狠的,這習慣都能改。

拉着行李箱回房間,顧謹遇看到蘇慕許露出溼漉漉的腦袋:“幫我把牀單被罩拿出來換上,等下吃完早飯好好補個覺。”

她說完便縮回腦袋繼續洗澡,留下顧謹遇一個人呆站在原地。

過了一會兒,顧謹遇認命的打開行李箱,取出粉色的牀品,熟練的換好。

應驗了一句話,再鐵骨錚錚的硬漢,回了家也得睡媳婦的粉被窩。

想到某種場景,顧謹遇神差鬼使的脫掉拖鞋,鑽進了被窩。

鼻尖有淡淡的香味兒,應該是洗衣液殘留的味道,很好聞,符合她少女年紀該喜歡的。

大約過了十分鐘,蘇慕許從衛生間出來,手裏拿着吹風機。

“顧……”一個字剛發出聲,她看到牀上躺着一個人,立即噤聲。

輕手輕腳的靠近窗邊,蘇慕許試探着問:“睡着了?”

顧謹遇一動不動,呼吸均勻,假裝睡着。

蘇慕許看了看手裏的吹風機,再靜音也是有聲音的,輕輕放到了牀頭櫃,坐在牀邊用毛巾擦頭髮。

擦了半天也不幹,太陽又沒出來,她糾結了一會兒,回衛生間去吹頭髮。

再回來時,掩脣偷笑,悄咪咪爬上牀,鑽到了被窩裏,一下一下的往顧謹遇身邊挪,然後慢慢的將他抱住。 將臉貼在顧謹遇溫熱的背上,蘇慕許心跳加快,感覺又刺激又踏實,超滿足。

第一次這麼做,還挺緊張的,會不會捱打?

顧謹遇努力的裝睡,終是在她抱住自己的那一剎那,破功了。

她太狠了!

不惜出賣色相!

“嗯……”他低哼一聲,伸了個懶腰,順勢翻個身,將她抱在懷裏,像是抱了個枕頭似的,臉還往她頭頂蹭了蹭。

她整個人都傻了,別說大氣不敢出一口,直接不敢呼吸。

他要是發現她鑽他被窩,會不會直接把她丟出去?

抱了一會兒,蘇慕許才放鬆了一點,試着調整舒適一點的姿勢,也儘可能貼顧謹遇更近。

在他的懷裏,被他當成娃娃抱着,真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他的胸膛真寬厚!

他的懷抱真溫暖!

他身上的味道真好聞!

怎麼上一世沒發現呢?

一定是老天爺看不下去她有眼無珠,特意給她重生的機會,讓她好好彌補這個好男人的!

“顧謹遇……”蘇慕許的心跳砰砰的,不管顧謹遇是不是睡着,只管把心裏的話給說出來,“以前是我不好,以後我會好好對你的,一定。謝謝你,拯救了我。你是我的良人,我……”

“你話怎麼那麼多?”顧謹遇突然睜開了眼睛,鬆開了蘇慕許,一下坐了起來,偏着臉俯視着她。

她僵硬的側躺着,睜大眼睛望着她,忘記了呼吸,連心跳都像暫時停止了一樣。

許久,她慢慢爬起來,羞惱的問:“你裝睡?”

他目光閃爍,不作回答。

這種事能承認嗎?他可故意翻身將她抱了個滿懷的。


如果她老老實實睡覺,他也會安心抱着她睡一覺,可她非要說那些有的沒的,聽得他心裏亂糟糟的。

怎麼就拯救了她?

他做什麼了?

她突然的轉變,該不是誤會了什麼吧?

如果是,一旦她知道真相,他和她的關係只會比以前更差!

蘇慕許氣不打一處來,像是被人耍了一樣,特想扇顧謹遇一個耳光。

他肯定是裝睡!

她剛纔說話聲音那麼小!

五指伸直,她擡手就要打他臉,卻在手掌接近他臉頰的那一瞬間意識到一個重點。

他抱她了!

趁機佔她便宜,肯定是喜歡她!

又突然坐起來,肯定是對她的表白害羞了!

及時停頓,強行將打臉的動作改爲輕撫,蘇慕許臉上的羞惱憤恨也隨之變成了燦爛的笑。

顧謹遇看傻了眼。

他絕對不會看錯,她是要扇他耳光的!

知道她演技不錯,沒曾想變臉如此神速!無縫轉換!

“你手有點涼。”他突然開口,拉開她的手,將她往被窩裏一按,只露出個腦袋。


蘇慕許:“……”

什麼鬼?

這反應,都不知道怎麼往下表白了好嗎?

門鈴忽然響起,顧謹遇趕緊下牀,慌的不行。

蘇慕許沒給他逃的機會,被子一掀,整個人撲到他的背上,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雙腿纏住他的腰,像個八爪魚一樣,纏的結結實實。

顧謹遇坐在牀邊,被點穴了似的,無法動彈,也無法思考。

見過厚顏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賴的!

他表現的不夠冷漠嗎?!

蘇慕許吧唧照顧謹遇耳朵上親一口,趕緊鬆開他,爬下牀,邊跑邊喊:“你快躺好,有什麼事我來解決!”

顧謹遇:“……”

“快呀,快。”

眸光微轉,呼吸停滯,顧謹遇在蘇慕許的催促下躺回被窩,背對着門口大睡。

有些後悔定了單人間!

一進門就能看見牀!

蘇慕許光着腳去開了門,看到蘇慕林和許鐸都帶着早餐站在門外,雙手伸出去,跟搶一樣。

“謝謝!我要調時差,醒了再去玩!”

蘇慕林和許鐸見她要關門,趕緊將腳伸進去擋住門,趁機往門裏擠。

蘇慕許也不攔着,將早餐往地上一放,雙手放到了領口,一副不要臉的架勢,望着兩位哥哥。

她一言不發,只做出解睡衣鈕釦的動作,讓他們自己體會。

蘇慕林趕緊背過身去,許鐸也擡手捂住眼睛。

“你幹什麼?!”許鐸氣得快要吐血。

這種下三濫的招數都用上了,她到底想要怎樣?

蘇慕許將他們推出房門,“我本來沒怎樣,但你們要是總來查房,會引起我的叛逆心理。實不相瞞,你們是看着我長大的,我並不介意當着你們的面**顧謹遇。”

“你敢!”許鐸直跺腳。

蘇慕許啪的關上門,拍拍手心,雙手叉腰,下巴一擡,哼了一聲:“跟我鬥!也不看看我是誰!”

顧謹遇:“……”

“親愛的,吃早飯啦!”蘇慕許彎腰提起兩份早餐,喜滋滋的擺到小圓桌上。

顧謹遇吞嚥口水,擡手擦額頭上的汗,看着窗外的光亮,有種不真切的感覺。

做夢一樣。

“要我餵你嗎?”蘇慕許捏着一隻水晶蝦仁小籠包,蹲在了牀邊,眨巴着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天真的望着顧謹遇。

顧謹遇:“……”

“啊……”

顧謹遇像被控制了似的,張開了嘴。

蘇慕許忍着笑,快速將小籠包塞到了自己的嘴裏,接着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想什麼呢?刷了牙再吃。”

顧謹遇側躺着,眨眨眼,咽口水,半晌才道:“在飛機上刷過的。”

蘇慕許咀嚼着,含糊不清的說:“是嗎?”

顧謹遇慢慢坐起身:“有必要騙你嗎?”


蘇慕許快速吞嚥,在顧謹遇坐到牀邊要起身時,直接撲過去,送上了一吻。

顧謹遇:“!!!”

蘇慕許得意傻笑:“嘿嘿,早安吻,香嗎?”


顧謹遇像見鬼了似的看着蘇慕許,擡手按住自己的嘴。

真是瘋了!

再這樣下去,管她懂不懂事,要幹什麼,他都會把持不住自己,想要跟她一起發瘋!

“快吃飯了,吃完休息一下,我問過房佑了,他說你下午要開會。”蘇慕許沒事兒人一樣,舔了舔嘴脣,一蹦一跳的去吃早餐。

顧謹遇待了許久才站起來,邁着沉重的步子,頭都擡不起來。

早餐是中式的,一看就是她帶來的廚師去廚房親自做的,很好吃。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