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昇在即,將洞府裏的一切就留下給你了,很遺憾,不知你長得是啥模樣,哈哈,哈哈。希望你能認真鑽研、不斷實踐,青出於藍,不枉老夫的這番苦心!

老夫名叫張楚之,在這個世上活了四百餘載,也算是浪得虛名,世人都尊稱我爲丹道第一人。可他們並不清楚,其實老夫在靈草種植上,才真正算得是第一人!

我資質平庸,進入宗門後,從來就被人瞧不起,只能靠種植靈草生存,就這樣默默無聞地種了二百八十多年的靈草,煉了一百餘載的丹藥。

資質平庸沒關係,只要不言放棄,用心去鑽研,做任何事都同樣能夠達到非凡的地步。二百年來,老夫跑遍了四個大陸。不是誇口,能找到的靈草種籽,我幾乎都收集到了,也試着逐一去種植、去研究,分析它們的特性。後來再着手煉丹,熟知了這些靈草的特性,煉製起丹藥來,還會何難處?真是易如反掌,哈哈,哈哈!

通過種植靈草、煉丹,總結出了一套提高神識的方法,將它歸納起來,留給你這個有緣的後人,就是想證明一個道理:‘資質看似平庸,只要肯努力鑽研之人,同樣能夠成一番大業!’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你能看到我的虛影,說明我們有緣,也說明你在種植靈草、修煉《百草潤陽訣》上,頗下了一番苦功,不然我們絕不會相見,哈哈,哈哈。這個不可複製的修煉玉簡,四個大陸,我不過也只留下了五十枚而已!

萬事有了開頭,就不要輕言放棄,持之以恆、用心地去鑽研,總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切記這一點。期望你能從我的經歷中悟出點什麼,或許有一天,我們真能在仙界相見!

陪伴我近四百年的洞府,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留下了我太多的記憶,真的有些不捨,就留下給你了。設置了一個小小的疑陣,就是讓那些無緣之人,沒法在裏面安身,哈哈,哈哈!

原本是打算將種植靈草、煉丹所得的財富,分遣給天下的修真後輩,後來又改變了想法,不靠自身努力,就算得到了這些財富又有何用?反而會讓他的道心受損,所以就沒那麼做,全留下給你了!

既然你能修煉到這個地步,想來也不會被餓死。就算擁有老夫留給你的財富,也不過是一日三餐,三尺臥榻而已。憑種植靈草、煉製丹藥,同樣可以生存!


人界四百餘年,回想起來,恍若過隙之駒,未完之事還留下太多,… 珍惜時光,早日修煉有成,若有緣,他日定能在仙界相會,哈哈,哈哈!”


隨着他的笑聲,清虛師尊的身影逐漸淡去,最後徹底地消失。他留下的教誨,卻深深地印在了林楓的腦海之中。 “師尊,林楓一定謹遵您的教誨,刻苦努力,總有一天,能在仙界與您相見,…”林楓跪在房間的蒲團上,對着那扇牆壁發誓,重重地磕了九個響頭。待他行禮完畢,擡起頭來,欲站立起來時,沒想到牆上又出現了師傅的身影。

“哈哈,哈哈,你真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爲師就送你一點東西,助你一臂之力!”話音剛落,一道星光從他手上發出,沒入了林楓的大腦之中,這道星光是好是壞,根本就沒時間去阻擋。

愣了一會兒,仔細體會之後,也沒發覺沒入的這道星芒是啥東西,對身體、對修爲有啥益處,“現在沒法體會,師傅既然這樣做,總是有他深意!”


“師傅,我進入宗門就想拜一個師傅,能教導我,我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向他請教,如同親人一般,可是誰也不願意收我爲徒。

現在,您可是親口答應了,認我這個徒弟,您可別反悔哦,我真的太開心了啊。師傅,我一定遵循您的教誨,刻苦努力地鑽研,踏跳實實做人、做事,決不辜負您的期望!”林楓又跪在了蒲團上,虔誠的拜了師。

“現在,我拜了師,繼承了師傅留下的一切,我就是洞府真正的主人!”林楓拿起桌上一個最顯眼的玉簡,看了起來。

“哦,原來是洞府的機關佈置圖!”有了這枚玉簡,對整個洞府自然就瞭如指掌,成了真正的主人。關掉了疑陣,翻閱起桌上師傅留下的玉簡來。

“主人,他就是當年修真界,人人敬仰的丹道第一人,被尊稱爲丹道鼻祖的‘清虛散人’。主人得到他留下的各種修煉物品,今後,肯定也能飛昇仙界,哈哈,哈哈。我問天跟的主人,全都是頂天立地、能飛昇仙界的大能!”

“不錯,他將洞府、他的財富留給了我,更是將他奮鬥的經驗傳給了我,財富我不稀罕,他幾百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勤奮鑽研的精神,才真正能幫助我,纔是我的好師傅。

我最初跪拜他,不是因爲他留下的財富,是爲他的精神所感動。擁有再好的修煉條件,修真之路還是得靠自己去努力、自己去走!”

清虛師傅,真算得上是有心人,芥子空間內的任何房間,全都要憑《百草潤陽訣》的法訣,才能打得開。一個房間貯藏一個大陸的靈草,分門別類,有種籽也有成品,如此仔細地分類、貯藏,的確不愧是種植第一人。櫃子裏的玉簡,對每個品種的靈草栽種特性,種植條件,它的藥效,全都做了詳盡的記載,花費了無數的心血。

來到煉丹房,又是各種玉簡,整齊地放在櫃子之中,諾大的丹房,堆放的各種靈草就佔去一大半。

“哇,主人,消失了上千年、鼎鼎大名的煉丹神器‘九龍鼎’居然就在這裏啊!”看到丹房內,一個土裏土氣的鐵罐,問天驚喜地大聲說道。

“這有啥好奇怪,師傅的丹房都保持着原樣,有這個煉丹鼎,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說實話,若不是正在外界歷練,我真想靜下心來,好好研究靈草、煉製丹藥了!”

“據說這‘九龍鼎’,是拘押了九條龍的龍魂作器靈,嘖嘖,真是難以想象啊!”

“哦,真有這事?那有了時間,可得要試試!”

回到書房,開啓最後一個房間後,林楓是完全驚呆了,站在那裏是一動不動,幾排貨架上,全是一箱箱的極品晶石,就算每箱一萬枚,這房間裏起碼也有上百箱。

僅是晶石溢出來的靈力,讓見多識廣的問天,也瘋狂了起來:“我的天啊,之前我以爲,我的前幾任主人,就已算得上富可敵國,與這裏相比較,真是窮啊!”

“嘿嘿,晶石能當飯吃嗎?哦,你可以,我可不行,守着粗茶淡飯,餓不死,守着這堆晶石,我就會餓死!”

除了晶石,套房裏間,還有大量的修煉物,大致瀏覽了一遍,回到書房,按動機關,將紅松樹林後面的那片草坡地,重又變回成靈草園的格局,足足多達五十幾畝,“師傅既然種植了二百多年的靈草,我也要種它二百年,將師傅留下來的靈草種子,全都種植、研究一遍,不辜負師傅的期望!”

“林師弟,洞府發生了何事?”紅松林後面的變化,自然驚動了戴師兄,帶着滿臉的驚訝,來向林楓彙報。

“戴師兄,我知道了洞府的機關,將疑陣撤了,就再不會感覺有人在盯着你了。紅松林後面,我將它改造成靈草園。今後,我們就在那裏種植靈草!”

“我就想這樣做,現在經你這樣調整,完全是現成的土地。沒了疑陣,心情一下就平復下來了,哈哈,哈哈,你忙,我做事去了!”周師兄釋懷地說道,走了出去。

“林師弟,離懷遠城外四百里外山中有個叫‘老鷹嘴’的峽谷,近段時間,每到夜晚崖下就有紅光出現,聽說寶物出現,就在這兩天了。白天在城裏,見到了許多同道之人,都朝那個方向去了,大家也想去見識一番!”

在洞府芥子空間呆了很長時間,來到縣城同她們匯合時,已是下午四、五點鐘了,幾位師兄聽說有寶物出現,都是躍躍欲試、想去碰運氣。

“吳師兄,你是帶頭人,想怎樣安排我們都聽你的。我們出來,反正以歷練爲主,想去就去,見識一番,憑運氣得到寶物,哈哈,哈哈!”

“同劉師妹商量過了,在城邊吃過晚飯,我們連夜趕往‘老鷹嘴’。是否留下來尋寶,視情況再定,反正也是憑運氣之事,就算見識一下也行。我發傳音給了宗門,長老也同意這個意見,說真有寶物出現,就發傳音給他們!”

‘老鷹嘴’所在的黃土山脈位於懷遠縣東南方向,與他們要去目的地,呈三角形。“還好,沒再回永泰縣,倚天宗若是發現姓賀之人消失,正四處搜尋,現在回去,那豈不是自投落網!”知道行進方向後,放下心來。

“龔師姐,你也有心去尋寶?”落在後面御劍飛行,林楓和她閒聊。

“我纔不想去奪尋什麼寶呢,大家都要去,我總不能獨自一人呆在城裏吧!”

“那麼多道友都擠在一處尋寶,真若是出現寶物,哪會輪得到我們?無非遠遠的見識一下罷了。我猜想,真若誰得到了寶物,可能也走不出那個峽谷,哈哈,哈哈!”

半夜時分,按照地圖,六人降落在深山之中,翻過這座山樑就是大峽谷。所謂的‘老鷹嘴’就是突出山崖的一塊巨石,老遠就能看到。隔着山樑,就能見到半空中出現的紅光,更是撩撥人心。

“不要急,先摸清情況再走,前面那片樹林中有些詭異,不太對勁!”在樹林的空曠處降落之後,林楓提醒地道。用神識掃過,有好幾撥人埋伏在林中。

“哪有那麼怕事,好機緣可能早就被別人得到了,縮手縮腳呆在這裏,再有寶物出世,也輪不到我們的頭上!”隔着山樑,不時有紅光乍現,奪寶心切的江師兄,到了此地早已按捺不住,很是激動,見就這樣躲在林中,不願前行,嘟囔着說了一句。

“山那邊有無數的寶物,想去儘管去,沒誰攔你,我想在這喘口氣,呆一會兒!”

“林師弟說得對,先弄清楚情況再走也不遲!”吳師兄也贊同地說了一句,當然不敢輕率地行進。來了無數的同道之人,弄不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說話中,又有四個修爲不算低的人降落在他們來到的那片空地。落地之後急匆匆沿小道向山頂前行,想法同江師兄一樣,趕去奪寶。

進入前面林中,才一會兒功夫,就傳來了這幾人的慘叫聲,在他們注視下,三人倒地,落在最後的一人受傷後,跌跌撞撞地回頭朝原路跑來。

“快走,別讓人追蹤!”林楓說了一句,將劉師姐、龔師姐二人召回洞府,轉身朝森林深處橫着跑去。‘五毒追魂針筒’握在了手中,根本沒管他們三人怎樣做,“歷練就是經歷風險,不聽招呼,死活就是你自家的事情,誰也幫不了!”前腳剛纔離開,後腳聽到那人‘啊!’的短呼聲後,再沒了聲響。

森林中前行對林楓來講,那是再熟悉不過的事情,沒過多久,就繞到了崖頂。看到了峽谷中的崖洞,紅光就是從那個巨大的崖洞中時不時的傳出。

“林師弟,我們怎麼辦,還是在一起嗎?若大家在一起,…”

“要麼不進去,大家仍在一起歷練。進入崖洞,就沒法在一起了。尋寶之事只能各憑機緣,能得到當然歸自己所有,一件寶物也不可能分成六份。自己多加小心,出來後再聯絡。還是那句話,寶物再珍貴,得有命去享受!”

“我不想單獨行動,也不想要寶物,就在你們洞府中修煉!”龔師姐首先表態。


“劉師妹,那我們分成兩組,我們三人在一起,進去查看一番,出了洞府就聯絡你們!”身爲領隊的吳師兄做了決定。

“行,遇到緊急情況,就發宗門的求救信號,林楓,我們走!”劉師姐將龔師姐送進洞府後,同林楓先行進入崖洞。 深入山腹的巖洞小路曲折蜿蜒,很是陡峭地向下行,身旁是潺潺的泉水,除了藉助閃爍的紅光,完全是漆黑一片。一路上,都是夜明珠的繁星點點。

“師姐,來的人真是多啊,要不你先進入洞府,我獨自前行,這裏面實在是太危險了!”林楓悄然說道。

“你可要小心哦!”劉雨瑤說完,閃身進了洞府。

走過滿是鐘乳石的溶洞後,前面的道路分成了七道,林楓找了一條極少人走的山洞,又走了幾裏後,來到一個巨大溶洞,終於知道紅光閃爍的原因了,萬丈深淵的峽谷裂縫,熔岩翻騰,紅光沖天,透過熔岩的光芒,裂縫周圍聚集了近千的同道之人,急切地期待寶物從裂縫中噴射出來。

伴隨着間歇性洶涌、噴射而出的熔岩,許多無比耀眼、如星光般的物體繽紛飛出,如絢麗的焰花,在半空中炸開,濺落到周圍的開闊地、巖壁,每次濺落,就有大羣人在哄搶,展開激烈的爭奪,時不時爆發出激戰。雖說絕大多數人爲煉氣期修爲,也有不少修爲看不透的築基期、甚至凝丹期修爲的人摻雜在裏面。

林楓沒一出來就只顧着去爭奪寶物,而是首先查看了退路。他剛纔選擇的路線算是最好的了,只要穿過幾十丈長的山洞,就是一片大森林。七條道路儘管全通向這道裂縫,卻相互並不相連,除非跨過這道幾十丈寬的裂縫。

“那些是什麼東西?”

“火晶,蘊含了火之精華,只有熔岩纔會孕育出的好東西!”問天答道。

“拿來有何用處呢?”

“純火屬性的物質,煉丹時加上一絲它的火屬性,可以大大提高丹藥的功效!”

“哦,那可真是好東西啊!”劉師姐、龔師姐出來後,三人遠遠地觀看這些人在爭奪那些耀眼的火晶。

“哇,仙器中品!”

過了一會兒,熔岩中一柄長劍,帶着強橫的氣勢,躍向上空。隨着這柄長劍的飛出,十數條人影從裂縫七個方向閃出,躍向了半空,拉開了激烈的爭奪。

深不見底的裂縫,炙熱岩漿上空的爭奪,純屬是在搏命、生死就在一線,儘管出擊之人修爲多爲築基期之人,已能夠憑修爲在空中呆上一段時間,但畢竟不可能長,若有人進行干擾,錯過飛回崖邊的時間,那就找死,可惜了十數載的苦修。看得三人是驚心動魄,不眨眼地看着這場奪寶爭奪戰。

兩個築基期修爲之人,長劍在手,與其餘衝上來的人相拼,掩護另一名師兄奪寶,那真叫是快如閃電,相互配合也是可圈可點、天衣無縫。在一片範圍內,長劍不斷地刺出,威脅其他欲靠近的對手,那位道友,身手也是不凡,尾隨沖天而起的長劍,一把將其抓,贏得崖邊的衆人的喝彩,更是將奪寶現場的氣氛推向了**。

長劍是抓在了手裏,想返回卻非易事,兩邊崖下早有無數的人,做好了殺人奪寶的準備,就待他踏上山崖、真力不濟時,給予致命一擊。

電光石火般的冒險奪劍,瞬間就轉換成集體布控、搶寶之勢。衝在半空中的人,也並非人人幸運,寶物沒爭到,十數條生命在慘叫聲中跌入到熔岩之中。

搶到長劍那人明顯力竭,被迫回到崖邊。完全沒料到,兩個凝丹期修爲的人,此刻卻應聲而出,發出強烈的氣勢,將他欲落地的地點清場,那些修爲低下的人,這下就慘了,在兩人強大的氣勢下,僅有少部分人倖免、抱頭鼠竄逃離了現場,崖邊絕大部分人,活生生被趕到了熔岩中,鬼哭狼嚎般地送了性命。

得到長劍的那人同樣未能倖免,在衆目睽睽之下,遭到二人聯手打劫,被推下了懸崖。長劍得手,兩位凝丹期修爲之人,一聲呼嘯,就從林楓他們的頭上掠過,朝森林飛去。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倆剛纔穿過山洞,到達森林,就傳來一道毀天滅地般的強橫氣勢,將那片森林籠罩,空中的二人如斷線風箏,跌落下來。

“哼,我的弟子就是這樣好欺負,可以任你們殺人奪寶?”一道渾厚的聲音,迴盪在森林。

“太殘酷了,這哪是在憑運氣奪寶,純屬憑修爲在搶劫,不想看了,我要回洞府中修煉!”見到如此慘烈的奪寶場面,劉雨瑤憤憤地說了一句。兩位師姐都不願意再看了,回到了洞府中。

“主人,帶着避火珠,以防萬一!”在芥子空間的貯藏晶石的珍寶室內,一大堆修真物品中,它是見到過的。有它的提醒,林楓神識一動,一枚不起眼的珠子就握在了手中,送到了識海中。

方圓達到二十里之闊的識海空間,拿取物品比從儲物戒指中更爲快捷,他早就不用儲物戒指,將物品就直接放到裏面。將‘避火珠’放到這裏,也等若是隨身攜帶,可以發揮避火作用了。

每隔大約半個時辰,就會有一件寶物出現,要麼是器械,要麼是丹藥,爭奪戰是異常的慘烈,隨着一件物品的出現,總會有貪婪之人爲此喪命。裂縫完全稱得上、名符其實的‘斷魂谷’、‘貪婪終結谷’。修爲低的人,見識過了這種陣仗,哪還再敢去爭奪寶物,退到崖邊,憑運氣在爭搶‘火晶’。

黎明來臨,熔岩的噴涌也歇了下來,寶物肯定是沒希望再出現,只能等待夜晚的來臨。另一場廝殺,卻在崖邊這些修真者之間展開。因爲對方的干擾、因爲得到了‘火晶’、因爲別人擁有的財寶,從不相識、毫無利害關係的人之間,也會乘着在這個遠離塵囂的深谷,致對方於死地。

谷中寶物的出現,讓人性的貪婪,在此背景下徹底地爆發、無限地膨脹。弱肉強食,毫無規則可言,只憑各自的修爲高低、擁有能致對方於死地的器械,展開了**裸的殺戮。

“快…,快…,快來救命!”

遠離人羣的林楓,在裂縫邊經受下面傳來的炙熱氣流考驗。完全不知裂縫、森林在已變成了殘酷的角鬥、屠宰場。三位師兄可就沒那麼幸運,麻煩纏身,被六、七個修爲和他們相當的人盯上了,就爲了二枚‘火晶’,將他們圍在了崖邊處的空地。

見事不妙,蔣師兄發出了求救信號。待林楓聞訊趕到時,三人已在殊死搏鬥,傷痕累累,眼看就要成爲刀下鬼。

“哈哈,哈哈,前來救駕的人修爲居然比他們還低,交出身上物品,否則也是死!”一個七層修爲的領頭之人,並未出手加入戰團,站在一旁督戰。見到林楓空着手,朝他們飛奔而來,滿是不屑地大聲說道。從高處飛身向他撲來,對付一個四層修爲的半大小子,哪會想過會失手,“又是一名送菜的弟子,出劍就能制住他!”

事情遠沒他想象得那麼簡單,相距幾丈,又是居高臨下、一柄長劍才遞出,沒想到看似毫無抵抗力的對手,竟然以完全意料不到的角度,輕鬆一轉,就避開了他刺出的長劍,手中多出一把長劍,反手就直接指到了他的胸膛。

“叫你的人住手,扔掉長劍,否則就殺了你!”救人要緊,沒時間與他囉嗦,手中的長劍,毫不留情地就刺入了他的皮膚。長劍刺入胸膛,要命的疼楚讓他根本不敢抵抗,只得按他的話照辦。

“全趴下,扔掉長劍,交出身上的物品!”見到他們的領頭師兄被人劍指要害,投鼠忌器之下只得照辦,根本不敢再違抗。

三位師兄脫險後,林楓毫不客氣地攝取他的真元、收繳他的儲物戒指,手法非常地熟練,從鬼門關才走了一遭的三人,見那個領頭之人癱軟在地,以爲林楓已動手,手中的長劍再沒留情,痛下殺手,讓林楓是後悔不疊,“當着衆人的面殺人越貨,就不怕招來麻煩?”

“走!”一劍刺出,結束了那人性命後,林楓一聲呼嘯,率先向森林中飛奔。他們的舉動,自然招來一羣人奪寶殺紅了眼之人,隨即就緊緊地追趕他們。

黎明時的森林仍是十分黑暗,奔逃中,林楓將他們三人收入洞府,圍着十棵大樹轉圈,將後面緊跟的十幾個煉氣期修爲之,圈進了陣盤,大陣發動後,在黯淡、無人的森林中,根本就不容易發現。

大陣中的林楓,自然是爲了攝取了這些貪婪之人的真元,攝取之後,一劍斃命扔進洞府,收回陣盤,潛行數裏,回到了洞府,神不知鬼不覺。

“戴師兄,待他們化爲灰燼後,幫我將他們的衣袍燒掉,我還得到另一個洞府,安撫其他三位師兄!”林楓將收繳的儲物戒指、儲物布袋交給了他。

“知道,你去吧,等會兒記着回來吃飯!”

“林楓,你擺脫他們的追擊了?”見他進來,大家圍着他,劉師姐滿是關切地問道。

“這些人真是難纏啊,追了我十多里路,終於擺脫了。你們怎會招惹到那羣人?”

“哪是我們想去招惹,這個溶洞充滿了詭異,誰的心中都充滿了嗜血的渴望,難道你沒有感覺?周圍的人全都在廝殺,相互搶奪對方的財物!” “會有這事?”

“千真萬確,在這溶洞之中,連我心中也充滿了邪惡、貪婪的情緒。崖邊、森林中全都在展開激戰,真是太恐怖了!”

吳師兄雖說修爲最高,經不住兩個修爲與他相當之人的夾擊,傷得最重,肩上、手臂上幾道深深的劍傷,深可見骨,血染衣袍,好在他有三品的丹藥,大半個時辰後,傷口幾乎癒合,只是流了太多的血,顯得有些萎靡不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