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舒雅感激的盯着他,臉色緋紅的嗯了聲,抱着衣物跑去了浴室。

鬼物的鬼毒並非什麼棘手的猛毒,她自己就能將鬼毒逼出。

「前輩,我知道您是大隱於市的前輩,求求您饒了我吧。」

鬼物聲聲哀求。

陳禪不答。

走到怨魂厲鬼結成鬼牢前,伸手把匕首拿了出來。

那些冤魂厲鬼猶如碰見了此生最為驚恐的事情,隨着陳禪的右手伸進鬼牢,一個個躲避哀嚎。

可惜鬼牢本就是『畫地為牢』,他們又能躲到哪裏去呢?

「如此眾多的冤魂厲鬼你是從何處得到的?」

陳禪把玩着法器匕首,詢問。

鬼物些許猶豫。

「難道是你殺人煉化的嗎?」他問。

鬼物難掩心中恐懼,拚命辯解:「不是的,不是的前輩!!這些冤魂厲鬼全是我辛苦收集來的。」

「他們遊盪在荒山野嶺,如果不慢慢消亡,碰見活人,一定不顧一切的害人。」

「為了不使百姓受苦,我多辛苦了一些,跋涉千山萬水才艱辛收集到的!」

聽鬼物破綻百出的辯白,陳禪忍俊不禁問道:「那為何這些冤魂厲鬼對你有如此大的仇恨?其中有些尚存絲絲神智的怨魂,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鬼物嚇的一哆嗦,又狡辯道:「前輩,這我哪知道啊!!興許是他們不願意被我煉化成鬼牢,或許他們有深深的害人之心,我束縛他們的自由了,因此才恨得我牙痒痒!」

陳禪徹底失笑。

妖魔鬼怪少有不狡詐陰險的,這頭鬼物更是當中經典例子。

明明做了一堆禍事,反倒把自己摘取出來,瘋狂洗白。

乾脆他再施展一個小術,令鬼物心如死灰的死——

鼓動真氣。

陳禪又布下一個陣法。

那些冤魂厲鬼中保存點點的靈智的,紛紛脫困出鬼牢,至陳禪的陣法中,恢復為生前的樣子。

「就是他!就是此惡賊殺我全家,把我折磨的生不如死!每日活在無限悲憤和痛苦中!」

「是你先奸后殺了我!可憐我一個清白女孩子,不僅受你侮辱,還被你煉化成冤魂厲鬼,時時刻刻困在死前的記憶,掙脫不得!!」

「狼心狗肺的東西,你上門說自己是乞丐,我心生憐憫請你吃頓飽飯,誰成想你吃飽喝足后,把我一家四口趕盡殺絕?!!」

「我恨不得把你身上每一塊肉都撕下來塞進嘴中慢慢享受!!!」

「殺了你!無論如何也要殺了你!不殺你,我的冤屈無處訴說!!!」

「……」

陳禪嘆氣:「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鬼物瞠目結舌。

陳禪所施展的手段,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些冤魂厲鬼縱然剩下丁點的靈智,也不可能恢復理智,控告自己犯下的每一筆罪過!

最不可思議的事,卻就實實在在發生了。

也不知年輕人用了何等泣鬼神的妙法,愣是讓他煉化的冤魂厲鬼開口,細數他的種種不可饒恕的罪過!

鬼物心知今日難逃一死,也不裝模作樣了,撕下喬裝的恭敬,厲聲喊道:「沒錯,這群冤魂厲鬼就是我一手造成的又如何?!有本事來殺了我啊!嘿嘿,殺了我,你再不會知道我藏起來的那人在哪裏啦!」

「我與你說,那人的肉身真的是妙極,與我命格相同,體質亦是萬分的好。」

「只要我竊據他的肉身,我所修鍊的功法必定推着我破掉眼下的境界關隘!!」

「哈哈……可惜啊可惜,一著不慎,落進你的圈套中!!」

「我認!反正也死過一次了,再死一次又如何?!」

陳禪點點頭,不再多說。

體內真氣如同大江大海洶湧而出。

他低聲念誦超度法門。

鬼物的手段做的極絕,早就斷掉了冤魂厲鬼轉世輪迴的可能。

而今他只能以真修手段,讓他們無痛無苦的安詳上路。

至於是魂飛魄散,或者僥倖逃過天地碾壓留下一絲神魂,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鬼牢在真氣反覆沖刷下寸寸瓦解。

怨魂厲鬼受到超度法門的安撫,頓時有了一絲清醒,他們俱都成了生前的樣子,陸續朝陳禪跪拜,感謝他真正解救了他們。

耀如春華的光彩奪去了房間內其餘所有的顏色。

只看那些匯聚成小溪般的魂魄。

浮現一張張解脫的面孔。

不知他們在輕聲念叨着什麼。

或許是在向這兒充斥苦難的世界告別吧。 他們一直在茶園玩到吃了玩法才離開,秦簡還是老規矩,不和孩子坐一輛車,如此才好分別。

秦簡是看著他們離開的,沈熙的茶園並不在人煙稀少的郊外,也不在所謂的富人區,而是和京都最著名的某景點一條馬路之隔,周圍一片繁華,但只要進了那茶園的大門,一切就與世隔絕了。

這條人行道特長特寬,路邊全是茂盛的富貴竹,感覺裡面藏頭猛獸都不會讓人發現的種。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家裝修奢華的私菜館或者咖啡廳,甜品屋,茶館,等等,每家的門口是一個小院子,院子風格各異,但都有個相同之處,就是有很漂亮的休閑桌椅,每家院子都爆滿。

甜美麗,甜品屋也在這裡有各門店,看門頭裝修比秦簡在海城看到的那幾家高大上,感覺是個新店,面積也夠大,全景的玻璃櫥窗就,裡面看的清清楚楚,因為面積大,所以有一大片是用餐區,小孩玩耍的區域,還有專門開生日party的區域。

秦簡走了進去,買了一個小蛋糕,一杯咖啡,坐在院子的一個位置較好的地方。一邊休息一遍刷手機,大多時候都是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發獃。

忽然,一輛低調的豪車停在甜品屋門前的人行道下面,車門打開,下來的人是江東平,他一身深色衣服,身材勾勒的很完美,大長腿又是八米汽車的帥哥,引得女士們頻頻朝他拋媚眼。

而江東平目不斜視的進了店鋪,前後幾分鐘的時間就擰著個大蛋糕出來,身後跟著幾個店裡的工作人員,都拿著東西,幫他放在車上,看著他上車,關上車門,才離開。

車子啟動后,後車窗開了一條縫隙,貌似裡面的人需要透氣,秦簡看的清清楚楚,車裡坐的余秀麗和盛家老頭子。

這,回到京都不到幾天就見到了他們三人兩次,正常嗎?

有這麼巧合的事兒?

不過,秦簡覺得江東平此次回來,她貌似就匆忙見過他一次,也沒說上幾句話,就再也沒見過面了,而余秀麗,自從幾個月前介紹王琦給她后,也沒再見過她。

原來,她最近一直在京都?

余秀麗這是打算進駐京都了嗎?

沈熙他們到家后,沈熙就拍了視頻,發給秦簡,且連發了好幾天微信簡訊。

沈熙:秦簡,我們到家來,大寶二寶很好,洗漱了就自己玩你今天送的玩具了,倒是,甜妞,哭哭啼啼,要了一路的媽咪。

秦簡全程姨母笑,看完了視頻和沈熙的留言,還有一張甜妞回家后哭著要媽咪的照片。

秦簡和沈熙聊了幾句孩子后,依舊是感謝她照顧孩子,說一些她辛苦了的話,其實,她是想說,看到他家老爺子和江東平了,但又覺著這些話似乎跟沈熙說,不太對勁。

沈熙連盛鎮霆的公事都不過問,又怎麼會管老公公的事情?

也就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江東平本就是盛家老爺子和盛懷錦兩個人的奴才,他跟著誰不是給盛家幹活,她管那麼多做什麼?

陸寫意和周妍在她們三人群里問,秦簡什麼時候回來。

秦簡,說沒想好,還沒買機票,重點是不想回來,還想和孩子玩兒。

三人聊著聊著,周妍就不見了,過很久,來說一句,哄娃睡覺去了,屁娃今晚哼哼著不願意奶奶哄。

周妍又抱怨了一番人生無常,年輕時候太傻,犯下的苦果跪著都要吃,等等,最後,繼續勸說陸寫意,一定要把眼睛用棍子撐著找男人,實在找不到好的男人,寧可單身一輩子都不要在垃圾桶里撿個垃圾男人苦死自己。

陸寫意:姐姐拜託,我不討厭兩性關係唉,您別勸了,趕緊睡覺去,早睡早起,你家倆娃好著呢!

秦簡:你別嚇唬寫意,她還沒談過一場正經戀愛呢!

三人群,秦簡把天給聊死了。

倆人又去私聊了。

陸寫意:秦簡,我見到我男神了唉!

秦簡看到這句,躺平的她層的坐了起來,語音:江東平?在哪兒?啥時候看到的?

陸寫意:昨天,就在工作室附近的一家餐廳,他還主動和我打招呼了,當時好緊張哦!嘻嘻!配兩個害羞的表情包。

昨天?

秦簡是周五見他和盛老爺子,余秀麗一起吃飯,今天周一,他又在京都,昨天,周末,他在海城?

這倒不奇怪,他們那些大企大佬可不都是空中飛人么!

秦簡:那既然偶遇了,有沒有拼個桌?

陸寫意:遺憾死了,我吃完了準備在走了,他才來,好氣哦!

秦簡:哈哈哈!那你就該機靈點,假裝也才來,再吃點啊!撩男神的攻略白看了嗎?

陸寫意:唉!紙上得來終覺淺,現實里根本用不上啊!看來所謂的撩男神博主都是騙子。

秦簡:哈哈哈!不過,我也看到你男神了,就今晚,就剛剛,幾個小時前,只是,他沒看見我,也沒打招呼。

天,陸寫意的好奇心全被打開了,只是,聽了秦簡的描述后,又蔫了。

陸寫意:算了,洗洗睡吧!看來男神身邊都是大佬,我沒戲,一點戲都沒有,算了,睡覺。你趕緊儘快回來哈!

……

秦簡還是沒有見到盛懷錦的影子,她在機場的時候還在低頭想,可能真的和盛懷錦沒有緣分呢!

這偌大個京都,她竟然兩次碰到了江東平,可怎麼就沒有跟盛懷錦偶遇過一次呢!

盛鎮霆和沈熙的保密工作做的也是夠好,盛懷錦果真是半點都不知道她回京都的事情。

秦簡還是習慣走V通道,迎面就被一個人跟擋住了,她收起手機,抬頭,竟然是駱東城,身邊跟這個美女。

「東哥?!你這是?」秦簡道。

「和你一路。」駱東城道。

駱東城把身邊的女孩子推到秦簡面前,「給你介紹個人,杜青雲,去穀雨酒莊上班的員工。」

「你好,我就不介紹我自己了吧?」秦簡道。

杜青雲抿著唇笑,倆酒窩能把人給溺死在裡面,低聲說:「我知道是你呀!」

這一路上,因為有杜青雲,秦簡倒也不那麼鬱悶了,杜青雲一路上都跟秦簡談,她曾今如何做他的粉絲歷程。 看看身邊的公孫老爺子,抿抿唇,伸出手指頭,戳戳他。

公孫老爺子瞪着他問:「又幹嘛?比賽不看了?」

彭家老祖宗突然說道:「我家明朗和建明這次都是執行任務。」

公孫老爺子說:「早上建明那小子不是在這巡邏,還有,我家的那小子也…」

說到最後,聲音越來越低,兩個老爺子互相瞪着,心裏的猜測幾乎已經成了實錘。

看來,這一次的比賽,他們這一邊應該準備許多,兩個老人的目光輕易不定,應該是和20年前,那些拐賣案子有關,這可是大行動,在這樣的比賽中,又牽涉到了暗部的異能者,難道,那個組織也不是個單純的,由普通人組成的。

有天照那樣厲害的異能者,應該會還有其他的,畢竟,那個組織已經存在了有20年之久。

那這一次,他們的對手,可真是厲害。

不過,他們十分慶幸,有若若丫頭在他們這邊,這丫頭,如今也在暗部,是他們這邊的一大助力。

兩個老爺子在心中打鼓,自己家裏,又都有出色的晚輩參與,這一次的行動,不由得都在替他們擔心。

在兩個老爺子的不安中,時間走的飛快,第二天的比賽,最終以天照的出局進入尾聲。

彭若若剛回到自己房間的門口,李香竹和陸秀珠兩位女評委聯袂而來,手上依舊拎了好幾樣菜,笑眯眯的看着她。

彭若若抽抽嘴角,很是無奈,確實真的沒辦法將他們趕走,只得將人迎進自己的房間。

看見房間里,都是彭若若熟且信得過的親人,陸秀珠將她拉到旁邊,對她說:「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你一定不要發火行嗎?」

彭若若疑惑的看着她們倆問:「怎麼回事?你們儘管說,我不會無緣無故被人發火的。」

兩個評委互相看了一眼,都覺得這事情不說也不行,於是還是陸秀珠評委道:「今天在比賽的時候,有個人找我們就是負責後勤的吳主任,他對我們說,要我們給你打高分,照顧一下你,讓你們拿個名次,即便是最後一名也行。」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