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曳摘下:「你小心些往後站一點。」見她乖乖站好才往下扔。

『啪』一個圓溜溜淺綠色的大番石榴被一雙縴手接住,離渦不由眉眼彎彎仰頭看他。

他被看得心軟乎乎,俊臉上的笑不自覺寵溺,逗她:「趕緊塞口袋裡,別讓他們搶了,這可是我給你的定情信物。」

她笑著一咬粉唇,小手一縮一塞,還真乖乖塞外套口袋裡。

「什麼?定情信物?」

「一個番石榴?還是偷的?」

「剛剛看沒看到那個石榴的樣子?待會合夥搶。」

「什麼來著,圓溜溜的?不太綠的?」

樹上攀著的人越講越激烈,誰知底下傳來『咔嚓』『咔嚓』。

所有人一頓,往下一看,離渦一手拿著一瓶小小的蒸餾水、一手捧著『定情信物』啃咬了幾口,眸帶笑意的無辜看著他們。

所有人:「……」

樹上的騰曳瞬間大笑,目光灼灼凝視著離渦。

「嫂子,你這麼可愛,阿曳知道嗎?」不知誰憋了好久好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總裁的小俏妞 離渦聽了奶白臉頰淡粉,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小口啃咬。

「滾,不許逗她,逗她是我一個人的權利。」騰曳折下根樹枝沒好氣往那邊扔,霸道警告。

眾人:切!

肖文恬微微轉頭看向淺笑的離渦,安靜垂眸像是在發獃、又像是在思索。

離渦抿嘴笑道:「好了,給人家留一些吧,我們夠吃就好了。」

男人們停手,無辜往下看她:「已經摘沒了。」把手裡的最後一個扔給下方的幾個女人。

「……」三棵樹的番石榴啊,都摘沒了?

離渦這才往地上看,居然已經摘了一大堆。

「還有一個,下面接好了。」騰曳在樹上喊道,摘了就往下扔,他也不指望離渦能接了,人還吃著『定情信物』呢。

男人們堪堪下樹,一群人分工把石榴搬上車。

走在最後一個的景加躍轉身時不經意間看到肖文恬好像往外套里放了個石榴。

他身形定了下,沒記錯的話阿曳摘的最後一個石榴接的人正是…肖文恬?他斂下心底的怪異。

一群人站在車旁看著下面光溜溜的三顆石榴樹,面面相覷。

「要不,我們放些錢在這邊?」一個提議。

「可以,那放誰的?」

異口同聲:「阿曳的。」一副『趕緊拿錢出來』的眼神掃向牽著手的騰曳兩人。

傲嬌冷少別逼婚 「憑什麼,你們也有份摘的。」騰曳豎眉,提防地瞪著他們。

再次異口同聲:「就憑你最有錢。」

他沒得商量:「不行,不爽讓你們『傍大款』,我這大款可是只能讓醉離渦一個人傍。」

離渦好笑看他,明明他說過要當小白臉,兩人之間到底誰是『大款』?

肖文恬雙手塞進外套口袋,面上笑容淺淡。

男人鄙視的眼神看騰曳,女人羨慕的眼神看離渦。

大家都『摳門』,最後只好合夥湊錢,可誰知!

「誒我這有十塊。」

「十塊你喊什麼,我還有二十塊呢。」

「那我這五塊的是不是有點寒酸啊?」

「搞什麼,我明明放了很多散錢在車裡的,怎麼剩下這麼點?」

開著超跑、穿著名牌、身邊的女伴也是名模般的規格,可是…現下一群公子哥們吵吵鬧鬧地站在路邊頭頂頭湊著幾十塊錢。

呃,現金還真沒有,現在出門誰還帶現金啊?他們卡倒是一堆、移動支付也在手機。

最後,幾近把十二輛超跑倒過來翻了,才勉強湊出一百八十一塊錢。

找了個又大又甜的番石榴放在樹下壓著這一百八十一塊錢,灰溜溜趕緊啟程走。

某天,某土地主喜滋滋來到樹下時,見三棵番石榴樹光禿禿只剩樹杈差點氣暈過去,喘著粗氣對著地上的一百八十一塊錢破口大罵。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這一百八十一塊錢偷了他的石榴被他抓到,正在教訓。

……

到了R市溫泉館,一伙人換了衣服就往溫泉池走去。

仙君重生 肖文恬也在其中,因為大夥好客愛玩地讓她留下一起玩,直到他們離開。反正他們也不過留個兩三天就得撤了,她微笑答應。

不知是不是因為還沒到晚上的原因,人很少,大部分都是空池。

坐進溫泉池裡,不知消停為何物的公子哥們又提倡要玩遊戲。每人說一件事,有做過或者答案是肯定的就可以親吻自己帶來的女伴一口。

所有人同意后,薛未宇急吼吼要第一個說:「摳鼻孔。」

「……」

所有人不動,也就他一個能親,可偏偏他沒帶女伴,肖文恬當然不算他女伴。

所以,『啵』薛未宇親了口他旁邊的景加躍的臉頰。

景加躍差點跳了起來:「我去,認識你這麼多年,我現在才知道你是個gay,你找死?」

薛未宇無辜看他:「女伴我沒帶,你暫時先當著。」

「當你妹!」景加躍嫌棄地擦著臉。

眾人大笑捶著水面。

薛未宇義憤填膺指著他們:「你們這些虛假人類,我就不信都沒摳過鼻孔。」指著騰曳:「阿曳,你明明就猴急,居然不趁機對我嫂子揩油?」

在他看來,阿曳應該什麼都承認自己做過,好有機會光明正大「輕薄」嫂子。

騰曳摟著離渦,輕蔑看他:「在醉離渦面前我能承認這種既不帥氣還噁心的行為?再猴急也得忍。」

眾人笑抽,離渦似笑非笑看他。

肖文恬面帶微笑坐在池裡。

「到我到我,那啥。」一個公子哥擠眉弄眼說道。

在場都知道他說啥,所以,『啵』合起來的聲音就壯觀了,在場的都有過所以這算是給男人們謀福利。

女人們不知是熱的還是羞的,臉微紅。

「你滾,你敢再親我試試。」景加躍警告地指著委屈的薛未宇。

錢東一邪笑:「各位,我們最純潔的曳少爺童子身存在與否已正式揭秘。」說完自己大笑。

眾人長長地『哦』了一聲,語氣除了曖昧就是不懷好意。

「是她,」騰曳告狀似的指著醉離渦,「是這個女人奪走的,不是我方定力不足,而是對方火力太強。」

離渦小臉瞬間漲紅,狠狠推了他一把,想往旁邊挪自己坐。他等著,回去就把他的小烏龜衝進廁所。

騰曳死死鉗住她軟軟腰肢,纏人地抱了上去。

所有人爆笑攤在溫泉池裡,這膽子真正長毛,回去得跪榴槤吧?

景加躍笑著不著痕迹瞥了對面一眼,肖文恬臉上的微笑已經不見了,失神盯著池裡的藥包,一動不動。

「到我,」騰曳得意掃了圈眾人,「我的女人叫醉離渦。」

然後,『吧唧吧唧吧唧』狠狠響亮的多聲親親落到離渦臉上,她木然地被某人桎梏在懷裡,臉上被親個不停。

所有人不動,面無表情地看著對面撒狗糧的某人。

他欠削!

眾人嬉嬉笑笑泡了很久才起身,晚飯過後,一伙人說要不出去兜一下喝一杯。

女人們都識相表示不去,男人的聚會女人干涉太多就顯得黏膩了。

離渦也不想去,泡完溫泉整個人綿軟軟舒服極了,只想睡。而且昨晚的運動實在讓她不太有精神。

這種聚會現在的騰曳可不喜歡了,陪醉離渦看電視都比這個來得有趣。

可也知道,從他生日到現在一伙人確實沒怎麼聚了,難得出來玩一趟也不好掃興。

這時肖文恬剛好出來,就看到他們一群男人說說笑笑往外走,一副要出去的樣子。

頭一轉,目光緩緩落在離渦的房間門,靜靜地站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張碩再次潛入大唐帝國內,二次來到了長安城中,上次是真的準備在這裡動手的,不過人算不如天算,結果搞出了個二次覺醒異能,讓張碩有了底氣將唐軍趕出原大秦帝國境內。

不過唐軍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至少大唐帝國和大漢帝國不一樣,大漢帝國在被張碩的大軍一直攔在邊境之外后,還被張碩攻破了一次,讓他們沒有了那麼大的底氣。

但大唐帝國的大軍一直都扎住在原大秦帝國境內的3個郡府中,這給了大唐帝國很大的底氣,哪怕現在被張碩的大軍趕出了原大秦帝國境內,此刻肯定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所以張碩要打疼他們。

這一次,張碩在長安城內大肆的或買或憑租下了一棟一棟房子,這些房子分佈的範圍都很廣,至少是輻射了整個長安城,也花費了不少的財力。

而張碩的舉動也並未引起什麼人的注意,畢竟張碩買的都不是什麼大府邸,只是一間間普通的民房而已。

在這些民房中,張碩放下了大量的藥劑,將這些民房中的空間堆積起來,同樣是消耗了張碩不少的財力。

「能花錢弄死你們,也算是值得了。」張碩將一切都準備完畢之後露出了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

從爆發點的位置,張碩返回到了末日世界,騎上冰雪靈狼前往到了蝗族的領地中。

這一次張碩自然是有所準備,挑了一塊好地方,然後直接開啟了位面之門,讓位面之門穩定著,接著變身成人形火麒麟,一把將一桶引蝗藥劑在蝗族領地邊緣砸了,而後一桶直接丟向了蝗族領地之中。

這一情況,當即引起了無數蝗蟲暴動,紛紛爭搶著這灑落的引蝗藥劑,讓張碩看得是頭皮發麻。

這一隻只體型不小於自行車的蝗蟲,對引蝗藥劑的瘋狂,真的是有些喪失理智了一般,這一情況也讓張碩不得不佩服什麼叫專業人士,趙昆的專業能力,對於昆蟲類進化生物,真的是拿捏到了好處。

那桶被張碩丟出去的引蝗藥劑哪裡夠龐大數量的蝗蟲爭搶,不到一會就被搶得乾乾淨淨,但是就算是搶乾淨了,引蝗藥劑留下的濃鬱氣味都還在空氣中彌散著,讓無數蝗蟲為之瘋狂。

而當一隻蝗蟲發現了遠處有濃郁的引蝗藥劑釋放出來的氣味時,馬上朝著那處方向飛了過來。

一隻行動起來,其他的蝗蟲也都紛紛行動了起來,大規模的蝗蟲朝著張碩所在的位置飛了過來。

張碩一拳將這桶放在位面之門邊上的引蝗藥劑打碎,看著那些蜂擁而來的大量蝗蟲,張碩一個閃身沖入了位面之門中。

長安城中被張碩布置的民房裡,所有的引蝗藥劑全部都是開了蓋的,在這種情況下釋放出來的引蝗藥劑氣息根本就是不可能瞞得住任何蝗蟲的。

當然,這樣的氣味是經過趙昆處理過的,能夠極大的吸引蝗蟲的同時,還讓人類的嗅覺無法發現,不然張碩在長安城內布置了這麼多,輻射了整個長安城,怎麼可能不被人發現?

當無數蝗蟲在位面之門邊上將這些引蝗藥劑爭搶得乾乾淨淨后,馬上就有蝗蟲通過位面之門進入到了長安城中。

張碩此刻就已經躲了起來,因為位面之門開啟著,張碩也不能離開太遠,讓張碩只能是在這處民房下挖掘的一處地窖中躲著,也正好是在位面之門的下方不到半米處。

當大量的蝗蟲從位面之門衝出來的一刻,整個民房就被擠垮了,同時洶湧而來的蝗蟲為了爭搶在這個民房中的引蝗藥劑,自然也是暴動得不行,周圍的普通百姓都遭到了影響,在看到這麼大隻的蝗蟲突然出現下,一個個也都嚇得不行。

「快,快散開。」張碩在地窖內都感受到上方暴亂的動靜,而在這處民房中,張碩留下的引蝗藥劑是最少的,只是為了吸引蝗蟲通過位面之門而已。

在大量蝗蟲爭搶下,這裡的引蝗藥劑很快就被搶光了,而後洶湧而來的蝗蟲紛紛朝著其他方向沖了出去。

這一刻,蝗蟲才表現出了張碩想要的目的,無數蝗蟲瘋狂的出動,朝著那些引蝗藥劑所在的地方飛去,一路上引起了巨大的暴動。

「快,將它們都殺死!!」

長安城內的城衛軍以及禁軍馬上都出動了,作為大唐的都城,這裡的治安自然是最好的,而且從未出現過這麼大的動亂。

而此刻大量的蝗蟲,長安城內的軍隊也都以著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應。

啊啊啊!!

大量的禁軍、城衛軍遭遇蝗蟲衝擊,一個照面就被衝散了,雖然在照面的一刻就幹掉了沖在前面的蝗蟲,但洶湧而來的蝗蟲數量太龐大了,這些想要清理蝗蟲的軍隊根本就擋不住後續如同洪水般衝擊而來的蝗蟲,被衝散的同時也被蝗蟲兇猛的啃食著。

長安城內蝗蟲肆虐,無數百姓、武者甚至軍隊都在抵抗著,但是蝗蟲的數量太龐大,哪怕蝗蟲的實力不怎麼樣,但是單單靠著龐大的數量,就讓無數人被殺死。

「點火,快點火,將它們隔離包圍起來。」一名禁軍統領大聲喊道。

大量的蝗蟲衝擊,不僅僅長安城內的百姓遭到了屠戮,武者遭到了圍殺,甚至軍隊都遭到了覆滅的下場,讓整個長安城都陷入了蟲災之中。

禁衛軍統領的命令很快就被執行了起來,一條巨大的火焰覆蓋帶隔離在了蝗蟲與禁軍之間。

眾多禁軍手中緊緊抓著武器,看著那洶湧衝擊而來的蝗群,他們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甚至不少人抓著武器太用力,關節都發白了,臉上也滿滿的留著汗水。

「射!!」

當蝗蟲大軍接近的一刻,禁衛軍統領一聲令下,大量的箭矢飛射而出,蝗蟲大軍還未接近就遭到了一波打擊,不少蝗蟲都被打落了下來。

婚後追妻:顧少,求放過 「繼續射,不要讓它們靠近過來。」禁軍統領一看有效果,馬上大聲吼道。

可惜蝗蟲的數量太龐大,禁軍射出去的箭矢根本擋不住蝗蟲的衝擊,不出一會就讓蝗蟲衝到了火焰隔離帶,而後一頭撞了進去。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肖文恬溫柔繾綣的目光落到睡著的騰曳臉上。

這是第一次,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光明正大的看著他、看著她深深刻在心裡的男人。

是的,刻在心裡,她喜歡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