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作文比較難,題意很難分析出來。一不小心就會偏題。

寫完作文她就在桌上趴著了,謝安身上的味道又慢慢的飄到她的鼻間。

讓她心裡慌慌的。那種悸動的感覺讓她很難受,不能控制自己的感覺。

為什麼喜歡一個人會變成這樣。

他就坐在那裡什麼也不做。就能擾亂她的心。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覺得背後有一道視線緊緊盯著。

謝安難道在看她嗎?

她自嘲的笑笑,又低下頭去。

在草稿紙上構思自己的小說。

最近班裡好像開始流行起寫小說了。

現實得不到,小說里總能幻想一下吧。

她的筆在草稿上勾勾畫畫。總覺得語文考試給的時間太多了。她都寫好多了。

監考老師從講台上走下來,開始在教室里走來走去。

高跟鞋的聲音發出有規律又有些突兀的聲音。

夏茵怕被監考老師看到,就把草稿紙默默的收起來,但是沒想到的是窗外來了一陣風。

吹的人很涼爽,也把夏茵的試卷和草稿紙都吹了起來。

坐在窗戶邊上的同學把窗戶關了起來。

夏茵趕緊低頭去拿試卷,但是草稿紙輕飄飄的飛到了監考老師的鞋子上。

夏茵內心大驚,只能暗暗祈禱監考老師別看她的草稿紙內容。

然而監考老師彎腰把草稿紙拿了起來,推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輕聲讀道:「從來沒有想過,平日里冷峻的哥哥居然會溫柔的把我抱進懷裡,對我說,哥哥永遠愛你。並……」

「哈哈哈!」

教室里的人都笑起來,還有的人還趁機交頭接耳,交流考試答案。

「安靜!」

監考老師沒好氣的喊了一句,教室里才漸漸安靜下來。

她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夏茵一眼,把草稿紙還給夏茵,說了一句,「腦子裡不知道想的什麼。」

又有人小聲的笑了起來。

夏茵整個人從頭紅到腳,不自在起來。

幹嘛讀出來啊,這是侵犯他人隱私啊。

哎。

夏茵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不知道在後面的謝安會怎麼想她。

因為這件事,這兩天的考試她都暈乎乎的,不知道怎麼考過去的。

她以後感覺,鋒芒在背。

好像謝安一直看著她。

考完試,就正好周六周日了。作業還很少。

吳麗約她去唱k,喊上了楊磊和安琪兒。還讓她把陸宇星也叫上。多點人熱鬧。

「嗯。行。」

她在衣櫃里找了一件棕色的長裙,裡面是一件米色的長裙。腳上也是棕色的皮鞋。

這一身很有秋天的味道,而秋天已經到來很久了。

只是現在才開始有秋天的感覺,來接她的陸宇星來著機車來接她的時候。

輪胎行走在枯黃的落葉上,會發出悅耳的聲音。

「外套穿上,車開起來有風。」

陸宇星上車的時候,扔給夏茵一件外套。黑白格的。

「不用啦,不冷。」

夏茵不好意思。

「聽我的,穿上,待會真的冷。」

陸宇星不由分說的把外套披在夏茵的身上。

夏茵整個人就被陸宇星衣服上的味道籠罩了。

陸宇星給她套衣服的時候,倒是沒有表情的。

她又心裡一下子砰砰跳了起來,有種莫名的悸動。

難道?她……不會是有點喜歡陸宇星了吧? 這一次林中迷宮,威特很快就找到了突破的線索,那便是陣陣傳來的夜來花香——這花香來自固定的方向,尋跡而去,方位正確,便愈發濃烈。槍手的視覺、聽覺和嗅覺都十分靈敏,讓他很容易的判斷出來香味來源,便集中神志,尋跡而去。

在林中一面聞香尋路,一面與追來的對手槍戰了幾個回合,威特通過樹林的遮擋和靈活的走位又殺掉了五個黑影。

邊戰邊逃了約一個時辰后,他突然聽到了前方傳來一陣水聲,不覺一陣心喜,腳步加快,一鼓作氣衝出了遮擋的灌木,一片波光粼粼的綠洲之湖出現在了視線,且,就在湖邊,站著一個大約六七歲的小男孩穿著本源世界流行的白色連體衣,背對著自己,一頭紅髮格外惹眼。

看到這背影,威特已有預感。他走上前去沒幾步,那個小男孩便自行轉過身來——這一看,果然就是自己六歲時候的模樣。

威特淡淡地呼了一口氣,想來這一定是某個線索,於是便問:「你在這兒幹什麼?」

小男孩回答:「我在這兒等你啊。」

「有什麼要說的話趕緊說,後面有很多人在追殺我。」威特回應,這一連串讓人心力交瘁的逃亡已讓他相當麻木,沒有精力作出任何情感波動。說出這話時,他臉上毫無表情。

誰知那個小男孩一個上前就抱住了他:「我害怕。」他說,「我一個人站在這裡,沒有任何人真正的理解我、關心我,就算我在沙漠,也沒有人來找我,救我出去……我知道只有你回來就我的,所以我一直等……等啊等,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你……終於來了。」

「等我?」威特的心隱隱緊了一絲,但很快就被疲累和麻木抹去,「我應該幫不了你什麼,我們都只能靠自己。」他低頭如實地說出心中所想。

「不,要是你都不能救我的話,我就只能一個人孤獨地死在這裡了……」小男孩將他抱得更緊了,喃喃述說起來,「從我生下來開始,就不受到任何人的重視,父母在家族體系毫不惹眼,智商測試每一次都顯示中等平庸,可是父母成就和個人智商是家族多麼看重的要素啊,很快,我就被家族放進了不受關注的列表。每一次的家族聚會都渺小地好像一顆塵埃,沒有人真心在跟我說話,也沒有人真的想要理解我的想法,因為他們都覺得我平庸無能,那些勢利無比的親戚們,哪裡會在我的身上浪費一點半點的時間呢?而家族外面的人卻只看得到雷氏家族的光鮮和多金,都是利用,沒有真心。你還記得六歲那年的綁架案嗎?那個綁匪不是明明白白地說過——你們雷氏家族的孩子,在外人的眼裡就是金錢的符號,沒有人會忍住不動手的……我好害怕啊,威特,我好孤獨……我真的好孤獨啊。」

這番話擊中了威特的內心,但他卻一把將小男孩的雙手從自己的身上強行地拿開,冷言道:「誰不是孤獨的呢?習慣就好。」

「可是,可是你可以陪在我身邊啊,我們可以相依為命的……」小男孩向他哀求道,「只有你可以理解我,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我知道你一定捨不得扔下我的。」

威特皺著眉頭猶豫了一秒,問:「留在這裡?這裡到處都是追兵,隨時都可能追殺過來,要了我們的命。」

「不會的,有我在就不會。」小男孩信誓旦旦地保證道,「只要有我在身邊,那些東西便不會傷害你。你聽,那些腳步聲是不是都沒有了?這裡只有鳥語花香,五光湖色,真的好美好愜意。而且……我們都不會再孤單了,至少,我們還有彼此不是嗎?」

威特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個男孩,還未來得及開口說出答案,四處突然走出來了黑壓壓一圈黑衣人……他們每一個都穿著跟威特一樣的黑袍子,戴著一樣的雷電面具,手上拿著進化的槍支「雷電」,活脫脫一整個克隆人軍團。

威特心頭一緊,立刻進入了備戰狀態,雖然他知道這一刻要是真的開戰,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這時,小男孩又開口道:「不用擔心,我說過了,只要在我身邊,他們就不會對你出手的。」

威特緊張地環視四周,果然如同小孩所說,雖然這些無數的黑衣人將自己團團圍住,卻好像定在了原地一般,全部保持著一個姿勢,一動不動。

他以求確認地又問了一遍:「所以說,只要你在身邊,我就是安全的,不管是在這綠洲里,還是在這綠洲外?」 譚佳穎哼了一聲,走到茶几前拿起手電筒和放大鏡對着梅瓶開始研究。

越看,表情越複雜。

幾分鐘后,三件全看完,「哪兒來的?別跟我說是在門口買的。」

「很抱歉,你猜對了。」

「……那你也好意思要那麼高的價?」

「漫天要價坐地還錢,你們聚賢齋要是不願意出這個價,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就是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們低買高賣的時候也沒不好意思過啊。」

譚佳穎不說話了,又低下頭認真研究起來。

片刻后,放下放大鏡,對王曉易道:「都是正品,到代,價格也……照他的要價給吧,這小東西比猴都精,是個不肯吃虧的,那個硯台也收下,十萬塊吧,」說完盯着楊磊,「敢再多說一個字,就哪兒來回哪兒去。」

楊磊很滿意。

這個價格已經相當高。

在其他古玩店裏絕對賣不到這個價,除非他能直接聯繫到個人買家,否則,這就是極限。

所以,點頭成交。

六十萬到賬。

楊磊朝譚佳穎笑笑,「委託你的事兒怎麼樣了?」

譚佳穎沒好氣的說道:「一會兒去看車。」

然後才上下打量楊景恬,「這就是你女朋友?」

楊磊點頭,還挽住楊景恬的手臂往身邊拉了拉。

楊景恬掙扎了兩下后也就不再反抗,但臉紅的跟啥一眼。

譚佳穎嗤笑一聲,「好眼光,就是你倆這年齡……」說到這裏扭頭對楊景恬道:「管好你這小男朋友,小小年紀就長了一副花花腸子,到處勾搭漂亮女生,見一個愛一個,我要是你,就把他踹了,你條件這麼好,什麼樣的好男人找不到。」

楊景恬的臉色原本因為「年齡」這個關鍵詞而有些難看。

但聽到後邊的話,也不甘示弱的摟緊楊磊的胳膊,「我願意,他再花心也跟你無關。」

譚佳穎愕然,張了張嘴,但最終沒把楊磊撩她的事兒說出來,而是悶哼一聲,「有你後悔的時候。」

然後轉身就走,「跟我去提車。」

楊磊則始終笑眯眯的,一點也不緊張,臨走前還灑脫的朝王曉易擺擺手,那模樣,要多瀟灑就有多瀟灑。

佳明汽車城。

楊磊見到了第一代寶馬mi

i。

別說,這顏值真不低。

就算擱二十年後也不落伍。

價格也不貴,雜七雜八的費用都算上也不超過十萬塊。

最關鍵的是楊景恬喜歡啊。

看着楊景恬眉開眼笑的模樣,別說十萬,就是五十萬一百萬,他也不會有絲毫猶豫。

重生前他就明白一個道理,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