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這會的確帶著一批手下在到處找熊天嘯呢,他本來帶人殺去大富豪的時候,見熊天嘯早已經不見蹤跡了。

問大富豪的經理才知道他們被人抓走了,他立刻又帶人開車滿大街的找,最後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熊天嘯的住所。

只好帶著人殺去鹽海世貿大廈的互有實業公司,上樓后直接砸了門,衝進去一陣洗劫,毛都沒撈到,又衝下了樓。

今晚就是不睡覺,也要找到熊天嘯,被姐夫康涵看不起就算了,被葉乘風欺負也算了。

現在連他媽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騙子也能忽悠到自己頭上來,自己再不做點什麼,在鹽海還能混下去了?

加上高瑜的錢被黃蓉捲走后,他真窮了,真的心疼投資在熊天嘯那的錢了。

一伙人氣沖沖的下樓,被鹽海世貿大廈的保安拉住,正愁氣沒處撒呢,立刻又把保安一頓狠毆,這個不開眼的。

高瑜鬱悶的站在路邊抽煙,說實話,如果熊天嘯真的捐款潛逃了,他還真不知道去什麼地方找,這筆錢可能也和黃蓉的一樣,有去無回了。

正他當鬱悶的時候,一輛mpv車在路邊急速的停了下來,剎車聲刺耳,高瑜還以為是仇家上門了,嚇的一哆嗦,連退幾步,手裡的煙都掉了。

豈知mpv車車門打開后,車裡的人直接扔出三個人**的人後,又迅速的開走了。

高瑜正納悶呢,這時一看地上三個人,頓時眼前又亮了。

麻痹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自己滿世界找的熊天嘯居然有人給自己送來了。

要是以往,高瑜可能還會想一下,誰會這麼好心幫自己抓了熊天嘯他們。

但是這會他更著急的是他的錢,立刻上前一把拎起了熊天嘯,「麻痹的,捨得出現了,老子的錢呢!」

熊天嘯又吐了幾口水,「瑜哥……不是已經給你了么?」

高瑜立刻一個大嘴巴就抽了過去,「麻痹的,少他媽說廢話……」說著一揮手,「不還錢是吧,帶走!」

一群手下立刻上來,將三人又拖上了車,火速的開離了鹽海世貿大廈。

車子剛開走,葉乘風的哈雷就跟了上去,不過始終和前面的車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很快到了郊外的一個廢棄工地上,熊天嘯三人被拖了下去,三人還不住地叫道,「我們已經把錢都還你了!」

高瑜一聲冷笑,直接讓人把一旁的攪拌機打開,「再他媽不把錢交出來,三個人都攪碎了,弄到混凝土裡做樓板蓋樓去!」

說完立刻一指徐慶國,「麻痹的吃裡爬外的東西,老子給你那麼多錢,你他媽最後和葉乘風搞到一起去?就他媽從你開始!」

兩個手下立刻上前就拉著徐慶國往攪拌機走了過去,高瑜又問了一聲錢吐不吐。

徐慶國連聲說已經還了,高瑜眉頭一皺一揮手,兩個手下立刻將把徐慶國的手伸進了攪拌機里。

荒郊野外本來寂靜無聲,此時突然傳來一聲劃破天際的慘叫,熊天嘯和譚方弘都愣住了,高瑜的手段可比剛才還要殘忍。

高瑜點上一根煙,朝著地上抱著自己已經沒了手臂的徐慶國道,「真他媽以為老子和你們說笑的?」

徐慶國這時已經疼的暈死了過去,高瑜上前對著徐慶國的斷臂猛踹了幾腳后,這才轉頭看向熊天嘯和譚方弘,「你們呢?」

熊天嘯立刻哀求地朝高瑜道,「瑜哥,我們真的把錢給你了,你不能忽悠我們啊……」

高瑜一聽到忽悠二字,立刻上前對著熊天嘯一陣猛踹,「麻痹的,老子忽悠你們?是你們忽悠老子……」

他說著立刻又一揮手,兩個手下過來拖著譚方弘就往攪拌機那裡走。

有徐慶國的活例子在前,完全和在鹽河邊上的嚇唬不一樣,這一次真的要命。

譚方弘嚇的甚至忘記了求饒,只覺得褲襠一熱,屎尿都出來了。

很快他被架在了攪拌機前,高瑜說,「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還不還錢?」

譚方弘這才回過神來,滿臉鼻涕眼淚的道,「真還了……剛才把我們扔下車的人逼著我們還的……」

高瑜心中頓時一動,這才想起了剛才的事,現在仔細一想,徐慶國已經這樣了,譚方弘還一口咬定還了?

難道真是要錢不要命?高瑜還沒見過這種人。

再加上有人無緣無故把熊天嘯三人送過來,這明顯是有人捷足先登。

想到這高瑜心頭更氣,立刻讓人把譚方弘往攪拌機里拽,「麻痹的,是誰讓你們還的?是誰坑了老子的錢?說!」

譚方弘的手指頭已經觸及到了旋轉螺旋了,這時大叫著說不知道對方什麼人,但是他們說是你高瑜的手下。

高瑜心中一動,好像在想到底是什麼人的時候,突然遠處燈光皺起,六展車頭燈朝著這邊照了過來。,

還沒等高瑜反應過來呢,十幾個身影已經沖了過來,為首一個人大聲道,「不許動,警察!」 ;

葉乘風和葉垚就在遠處的一處高坡上,將這裡的情況盡收眼底,剛才徐慶國被攪了一隻手,他們就看的清清楚楚。

其實在來的路上,葉乘風就已經預料到高瑜這會不會輕易放過熊天嘯一伙人,所以剛到廢工地就給馬紅傑打了電話。

高瑜剛還在想是什麼人坑了自己的錢呢,就見警察出現了,手下們嚇的立刻四處逃竄,但是四周早就被警方被圍住了。

馬紅傑一馬當先,持槍慢慢朝著高瑜等人靠近,一側的一個中年警官殿後,朝著高瑜等人道,「都別動!槍子兒不長眼睛!」


一伙人都將手裡的棍棒砍刀扔到地上,蹲下身子抱著腦袋,熊天嘯和譚方弘見狀不住地朝警方大叫,「救命啊,他要殺我們!」

馬紅傑掃視了一眼現場的情況,徐慶國血淋淋的倒在地上,譚方弘的右手也滿是鮮血,此時正抱著右手癱坐在地上呢。

高瑜依然站在原地,但是猶豫手上沒有武器,警方也沒有太過注意,馬紅傑只是用槍指著他,命令他抱頭蹲下。

他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今天居然不是他熟悉的周珂駿帶隊,不好糊弄過去,只是眼前的這個女警很眼熟,貌似是周珂駿的妞。

高瑜一邊緩緩蹲下,一邊試探著問,「周珂駿呢?我和周珂駿是哥們……」

馬紅傑冷哼一聲,「你和局長是哥們也沒用……蹲下……」

高瑜心中一動,這時依然放緩動作,慢慢的蹲下去,而周邊的警察已經迅速的往中間靠攏。

馬紅傑掏出了手銬,上前準備給高瑜上手銬。

高瑜立刻抓起地上一把沙土撒向了馬紅傑,隨即立刻一個就地打滾,滾到一邊,爬起身就跑。

馬紅傑眼睛看不清楚,立刻朝著遠處逃跑的高瑜大喝道,「站住,再不站住就開槍了……」

高瑜腳下緩了一下,回頭看了一眼,其他警察都在忙著抓他的手下,馬紅傑則正在揉自己的眼睛呢,立刻又撒丫子就跑。

這時幾個警察發現不妥,再追上來的時候,已經有點追不上了。

高瑜一口氣拍了幾百米遠,在混亂的工地里穿來穿去,一會就沒影了,最後躲在一個樓板堆後面喘著粗氣。

警方那邊將所有人都控制住了,再去檢查徐慶國的時候,發現他由於失血過多,早掛了。

馬紅傑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朝著高瑜逃竄的地方追去,暗道葉乘風的舉報,這次惡意傷人案的主謀就是那個傢伙,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高瑜此時正在休息,好不容易找到了熊天嘯他們,沒想到警察就出現了,這好像完全就是有人設計好了的一個圈套,故意引著自己往裡跳啊。

他腦子一陣快速的旋轉,努力搜索自己近期的仇人,思前想後也就一個人——葉乘風,除了他沒有別人。

正想著呢,就聽到一陣腳步聲傳來,他心下頓時一凜,立刻就地拿起一塊磚頭握在手裡,從石板的另一端饒了過去,從縫隙中看到一個被警服包裹著的高聳胸口。

高瑜立刻知道肯定是那個女警,今晚出動的就她一個女警,這時緩緩地饒了過去。

而馬紅傑這時正持槍朝著石板的另外一邊走去,完全不知道高瑜已經繞到自己的身後了。

等她聽到身後有響聲,轉過身的時候,握槍的手頓時一痛,手上的槍掉在了地上,還沒看清什麼情況,腦門又是一痛,頓時就暈了過去。

高瑜此時正拿著磚頭看著眼前的馬紅傑倒在了地上,本來準備搶了槍就走,但是看到馬紅傑胸口不住地起伏,頓時感覺喉嚨一陣燥熱。

他左右看了一下情況,發現沒有其他警察跟過來,立刻一把抱起馬紅傑,朝一邊的一個樓板叢中走去,找了一塊平整的地方,把馬紅傑放了下來。

高瑜看著馬紅傑躺在樓板上,心癢難耐,立刻就開始脫褲子,周珂駿不是讓老子別打她主意么,老子現在就上了她。

脫完褲子,高瑜立刻就伸手去解馬紅傑胸前的紐扣,豈知剛解開第一個紐扣,腦殼後面就好像被什麼東西抵住了。

高瑜還沒回過神來,就聽身後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瑜哥真是好興緻啊,逃命的過程中都不忘風流一把!」

高瑜雖然沒回頭,但是已經聽出了葉乘風的聲音來,立刻沉聲道,「葉乘風,我草你媽,我知道一切都是你的圈套,你吞了老子的錢……」

「你的錢?」葉乘風朝高瑜一笑,「那是熊天嘯的錢……廢話少說……」

葉乘風沒給高瑜再說話的機會,直接上去用槍座砸在了高瑜的後腦袋上。

高瑜立刻暈了過去,趴在了馬紅傑的身上。

葉乘風則扶起高瑜的身子,將他的手放在馬紅傑領口上,作出一副要扒馬紅傑衣服的架勢。

隨即又把馬紅傑的警槍拿出來,擦了擦上面的指紋,在高瑜的手上握了一下,又將它交給馬紅傑握著,連她的手指都給放到了扳機上,正好抵住高瑜的心口。

葉乘風這時點上一根煙,看了一眼馬紅傑,抱歉地道,「不好意思了,要借你的手了……」

抽了兩口煙后,葉乘風迅速的離開了現場,大約過了十分鐘,馬紅傑頭腦昏昏的醒來了。

而這時有兩個警察也找到了這邊,畢竟一個女同志出來追嫌犯,隊長有些不放心,所以派了兩人跟了過來。


兩警察一到這邊,就看到高瑜已經脫了褲子,露出雪白的屁股蛋子,正趴在一個穿警服的女人身上。

兩人立刻意識到,這個匪徒是要強.奸自己的同事,同時拔槍指向高瑜的方向,「警察,舉起手來……」

馬紅傑本來腦袋還昏沉沉的,聽到有人大喝一聲,頓時也醒了,一醒來就看到自己身上趴著一個人,頓時嚇了一跳。


手下一緊張居然扣動了扳機,「砰」地一聲劃破夜空,兩個警察也嚇了一跳,也不知道是誰開槍,緊張之下也對著高瑜的後背連開了兩槍。

兩個警察迅速的朝著馬紅傑那邊靠攏,這時馬紅傑用力的推開身上的高瑜,她的臉上毫無血色,至今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同事見馬紅傑胸口有血,衣冠不整,但是好像並沒有生命危險,再去檢查高瑜,連中三槍,早已經斷氣了。

兩個同事先問馬紅傑有沒有事,又問是怎麼回事?馬紅傑只覺得腦袋一陣空白,只記得自己被人砸暈了后,在醒來高瑜就趴在她身上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就開槍了,兩同事立刻推斷,是高瑜要強.奸馬紅傑,馬紅傑奮力抵抗下,失手開槍擊斃了高瑜,而他們也是擔心馬紅傑出事,才開的槍。

馬紅傑還沒來得及細想,這時帶隊的章隊長已經循著槍聲過來了,兩同事立刻把情況彙報了一下。

章隊長點了點頭,他見馬紅傑面色慘白,知道她差點被侮辱了,而且至今沒從上次開槍的經歷中緩過神來,如今就又開了第二槍。

他拍了拍馬紅傑的肩膀,「小馬,沒事的,一會收隊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不要有心裡負擔,剛才的人都招供了,今晚的主謀就是這個傢伙,他還想冒犯你,是死有餘辜!」

原處的高坡上,葉乘風將煙頭扔在地上用力踩了踩,葉垚這時看了一眼葉乘風,他都不得不佩服葉乘風的計謀,借用警察的槍幹掉高瑜,也只有他想的出來。

葉乘風騎上哈雷載著葉垚回程后,葉垚朝葉乘風道,「哥,你說的沒錯,我今晚算是長見識了!」

他拍了拍葉垚的肩膀,「今晚譚方弘和徐慶國的錢,我會轉給你,你給你爸媽點,剩下的自己悠著點花!」

說完葉乘風騎著哈雷絕塵而去,葉垚站在原地看著葉乘風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見了,這才由衷的讚歎,這才是他的哥。

一群人在葉乘風的手裡就和玩似的,所有的計劃天衣無縫,不但將幾個人的錢都搞到手了,還整死了高瑜和徐慶國,熊天嘯和譚方弘雖然被警方救了,但是下場估計也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

葉乘風騎著哈雷到了花姐的摩托店前,摩托店的卷閘門已經重新修好了,但是已經打烊了。

他撥通花姐的電話,花姐這才從店裡將卷閘門打開,葉乘風進去后,直接拿出一張卡,交給花姐,「這些錢就當是摩托店的損失費吧!」

花姐詫異地看著手裡的卡,又交還給他,「我都已經搞定了,不需要了!」

葉乘風執意要把卡給花姐,花姐最後拿著卡看著葉乘風說,如果你非要給我,我會收下,但是從此以後都不要再見面了,葉乘風這才作罷。

花姐見葉乘風今晚的心情似乎不錯,「什麼事讓你這麼開心?」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