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面判官崔鈺,黑修羅,鬼王厲若元,妖后赫青花,黃泉道士,還有豬王,都從窗口跳了進來。確切地說,是前面幾人從窗口跳了進來,豬王卡在了窗口,眾人過去,廢了好大的勁都沒把他弄進來。最後沒辦法,還是讓他退了出去,從正門過來算了。

這幾人其實都是和崔玉龍一起過來的,剛才在前門看到有很多人,還以為傲無常已經殺到了呢,所以就準備從樓上下來,來個突然襲擊幫助葉青的。沒想到,傲無常還沒到呢,剛好在這裡先跟葉青碰面了。

其實,傲無常這件事,葉青根本都沒有通知殺門的人。他沒想到,殺門的人竟然全都過來幫他了,這讓葉青心裡卻是非常的感動。畢竟,傲無常的實力可是非常強悍的啊。這些人竟然敢跑來與傲無常為敵,也真的是夠意思啊!

有殺門眾人過來,葉青的心裡頓時爽朗多了。身邊有這麼多人能與他同生死共進退,葉青心裡也頓生豪氣。這一戰,縱然跟傲無常之間實力懸殊很大,但葉青的心裡卻比之前自信多了!

果然,不出葉青的預料,下午兩點的時候,傲無常派人送來拜帖,要來拜訪葉青。說是拜訪,說白了其實就是要來找葉青尋仇的。

葉青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在地點定在郊外的一個莊園。這個莊園是李連山的,平時很清靜,若沒有李連山的允許,一般人是不可以隨意出入的。所以,在這裡跟傲無常交手,也是比較適合的。

晚七點,葉青他們都趕到了莊園等待著,與傲無常約定的時間是七點半,這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眾人趕到這邊,稍作休息,便坐在院子里,等待著傲無常過來。

「蜀中袍哥傲無常!」鬼王厲若元幾乎是盤膝坐在椅子上的,低聲嘟囔道:「這個人成名的時間很早,跟皇甫紫玉的父親以及陳三的父母都是同輩的人。甚至,跟赫連鐵華都是同輩的人。以前門主在的時候,還曾經評斷過他,說這個人在武學上很有天賦。如今十幾年的時間過去了,也不知道現在的他該強到什麼地步了!」


「那又怎樣?」旁邊妖后赫青花瞥了厲若元一眼,道:「難不成你是怕他了?你要是怕了他,儘管離開啊,沒人逼你留在這裡的啊!」


「誰說我怕他了!」鬼王厲若元頓時怒了,道:「我這不是先給大家說一下,讓大家對傲無常的實力有個了解嗎?正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大家都不知道傲無常的實力,一點估摸都沒有,一會兒怎麼打?再說了,我厲若元什麼時候怕過誰了?別說他是什麼蜀中袍哥,就算他是赫連大將軍,那又怎樣?最多我拼上這條老命,讓我怕他,不可能!」

見鬼王厲若元這模樣,崔鈺立刻笑道:「妖后,鬼王其實也是為大家好。傲無常這個人不簡單,很不容易對付。如果咱們殺門的七殺陣還在,那跟他還有一戰之力。但是,如今九幽書生叛變了,殺門七隱湊不齊,七殺陣擺不出來,咱們還是得小心謹慎一些為妙。今晚這一戰,極其兇險,我希望各位都要加倍小心,千萬不要輕敵!」

聽崔鈺這麼說,厲若元的氣方才消了一些,道:「判官,你就別提那什麼七殺陣了,你一提這東西,我就氣得胃疼。九幽書生這個王八蛋,他別讓我逮到他,不然老子非活剝了他不可。上次那麼關鍵的時刻,竟然叛逃了,******,差點害老子丟掉性命,真******該死!」

提起九幽書生,殺門眾人都是氣憤不已,畢竟上次在沈家莊,他們可都是九死一生啊。

殺門眾人當中,最平靜的當屬崔玉龍了。他懷抱裝著墨紋黑金刀的木盒子,慢悠悠地品著桌上的一杯清茶。他其實是上午方才趕到深川市的,因為他接到消息,得知傲無常趕到深川市的消息,所以才趕回來幫助葉青的。

葉青和劉慕白坐在最前面,其實葉青的心裡還有些激動。這畢竟是他自己的事情,卻要殺門的人和劉慕白和他一起面對,他心裡其實還是挺愧疚的。儘管如此,他卻根本不後悔打傷傲慕寒的事情!

終於,在眾人的等待當中,看門的小弟急匆匆地跑了過來,對葉青道:「葉大哥,外面來了個叫傲無常的人,說跟您約好了!」

這邊眾人立馬都看向葉青,傲無常終於來了,眾人也稍微有些緊張了起來。畢竟,人的名樹的影,傲無常成名數十年,實力絕頂,誰能保持鎮定?

「請他進來!」葉青站起身,平靜地看著門口的方向,靜靜等待傲無常等人進來。

「是!」那小弟應了一聲,匆忙跑到門口那邊。過了沒多久,大門打開,五輛轎車依次駛了進來,在院子裡面停下。

最前面那輛車裡走出來一對男女,正是陳三陳四兄妹。陳三遠遠看了葉青一眼,面色有些感慨,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朝葉青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 後面四輛轎車裡,一共走下來十幾個人,擁簇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男子。

這男子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八,虎背熊腰,雙臂奇長,幾乎快垂到膝蓋部位了。腰部挺直,走起路來虎虎生風,一看便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物。

毫無疑問,此人便是聞名天下的蜀中袍哥傲無常!

蜀中多紅袍,而真正能被稱得上袍哥的,其實在蜀中都是有一定地位的人物。所以,一般袍哥的實力都不弱。

而在蜀中以外的地方,袍哥卻只是一個人的代名詞,那就是傲無常。因為,蜀中有七成的袍哥,都是在傲無常的掌控之下。可以說,傲無常便是蜀中袍哥的頭目,幾乎所有的紅袍都以他為尊。

若是沒有絕對的實力,傲無常又怎麼能夠做到這一點呢?

現在,這個聞名天下的蜀中袍哥,便站在了葉青等人的面前。還未開口,不少人心裡都開始忐忑了。

跟隨在傲無常身邊的,還有那綁著繃帶的傲慕寒。站在傲無常身邊,他一掃之前的頹勢,滿臉得意與跋扈,完全就是一副狐假虎威的模樣。也只有在傲無常身邊的時候,他才會如此的狂妄和自大,畢竟是有了靠山了。

眾人跟著傲無常,徑直走到了這邊,而葉青等人也迎了上去,老遠便抱拳道:「這位想必便是聞名天下的蜀中袍哥了,在下葉青,久仰袍哥大名。」

葉青說話很簡單,並沒有多餘的寒暄語言。而傲無常也根本沒有跟他多說話的意思,上下打量了葉青一番,而後又看了看葉青身後的劉慕白崔玉龍等人,微皺眉頭,道:「人不少啊!」

劉慕白朗聲道:「久聞蜀中袍哥大名,所以就專門過來,想瞻仰一下蜀中袍哥的風采!」

「嘿嘿……」傲無常一聲冷笑,不理會眾人,徑直帶著自己這邊的人走到那邊的座位旁坐下。

這些座位,之前可都是葉青他們坐的。傲無常他們這麼坐過去,直接是反客為主了,倒是讓葉青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其實,葉青本來還想過要跟傲無常講講道理的。但是,現在看傲無常這樣子,估計講道理也是不可能的了。難怪傲慕寒會是這樣的性格,還真是什麼老子養出什麼樣的兒子。傲無常這樣狂妄自大的性格,他兒子還能低調了?

「靠,什麼玩意兒嘛!」站在葉青背後的鬼王厲若元小聲嘟囔了一句,他很看不慣傲無常這舉動。

傲無常的耳朵可是很靈的,儘管厲若元的聲音很小,但也被他清楚地聽到。他直接扭頭看了過來,上下打量了厲若元一番,冷聲道:「哼,我還以為北拳王的徒弟也是個豪傑。沒想到,竟然自甘墮落到跟這些孤魂野鬼混跡在一起。北拳王一世豪傑,收了這麼個徒弟,也真是毀了他一世名譽啊!」

聽到這話,厲若元頓時火了。傲無常這話看似是在罵葉青,其實便是在罵他的啊。

眼見厲若元準備開口,葉青立馬搶先道:「袍哥也是一世豪傑,只可惜,教出個兒子,就會欺負不會武功的人和女人。這要是傳出去,只怕袍哥這一世名譽,也好不到哪裡去吧!」

傲無常面色一寒,轉頭憤然瞪了傲慕寒一眼。傲無常雖然寵愛傲慕寒,但是,他對傲慕寒的教育也是非常嚴厲的。這件事情,他之前便已經收拾過傲慕寒一次了。

傲慕寒低著頭不敢與傲無常對視,心裡卻將葉青恨到了極點。

「劉元和慕青榮的事情,我已經問過了。」傲無常冷眼看著葉青,沉聲道:「這件事,錯在傲慕寒,你打傷他,我也無話可說。你放心,傲某雖然只有這一個兒子,但傲某也絕非不講理之人。他有錯在先,你打傷他,那也是應該的。不過,我希望,從現在開始,這兩件事能夠一筆勾銷,再無恩怨,如何?」

葉青大為詫異,他原以為傲無常要借著這件事來找他的麻煩呢。沒想到,傲無常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這兩件事一筆勾銷,難道他今晚不是來找事的嗎?


沉默了幾秒鐘,葉青緩緩點了點頭,道:「袍哥既然這麼說了,那便這麼定吧。不過,我還想說一句,就算傲公子心裡還有怨恨,還想尋仇的話,大可以來找葉某。我那倆朋友不會武功,咱們練武人的事情,沒必要牽扯到不會武功的人吧!」

「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傲無常朗聲道:「今日我既然這麼說了,那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能再追究這件事。慕寒,你聽清楚了,若是你日後再因為這件事找他們任何一個人的麻煩,我一定親手廢了你!」

傲無常瞪眼看著傲慕寒,傲慕寒嚇得渾身哆嗦,連忙點頭道:「我……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傲無常轉頭看著葉青,道:「這下,你可滿意了?」

葉青看了看傲慕寒,又看了看傲無常,他沒想到,傲無常在這件事上竟然這麼講道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傲無常不是來找事的嗎?

從傲無常和傲慕寒的面上根本看不出任何跡象,葉青又看了後面的陳三一眼。陳三面容依然低沉,看樣子是有心事。見他這樣子,葉青心裡又是一涼,看來,傲無常這次來,絕非這麼簡單啊!

「有袍哥這話,葉某就放心了!」葉青平靜地回道。

「很好!」傲無常滿意地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這件事就這樣吧。葉青,今天我既然過來了,剛好有些事要跟你談一下。」

葉青心裡咯噔一下,他知道,最關鍵的事情要來了。他看著傲無常,道:「不知道袍哥有什麼事要跟在下談呢?」

「第一……」傲無常看了看葉青背在背上的七星古劍,道:「這七星古劍乃是我洪盟的東西,我希望葉先生能把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

葉青面色一寒,傲無常這簡直就是要明搶啊。如果葉青不交出七星古劍,那難免就要一戰了。

「哼!」不等葉青開口,站在他旁邊的崔玉龍便冷哼一聲,道:「七星古劍什麼時候成了洪盟的東西了?我只知道,這七星古劍乃是皇甫家家傳的名劍,而且還是皇甫小姐親口答應送給葉青的。這麼算來,這七星古劍現在便是葉子的東西了,哪有還給什麼洪盟的說法?」

傲無常冷冷掃了崔玉龍一眼,沉聲道:「皇甫家也是洪盟七舵之一,而且,這把七星古劍,當初也是洪盟贈給皇甫家的。後來皇甫家叛出洪盟,這七星古劍,本來就應該還給洪盟的,只是被皇甫家帶出去了而已。說來,這七星古劍真正的主人,始終還是我們洪盟。現在我身為洪盟七舵的成員,前來討回我洪盟的東西,有何不對?」

「洪盟把七星古劍贈給皇甫家,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皇甫家叛出洪盟,那又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劉慕白朗聲道:「洪盟既然把七星古劍贈給皇甫家,那便是皇甫家的東西了,哪還有要回去的道理?再說了,什麼叫七星古劍真正的主人,難道說你們洪盟在皇甫家之前拿到七星古劍,便算是七星古劍的主人了?照這麼說來,七星古劍當年還是鬼谷子大師留下來的,這七星古劍的真正主人還是鬼谷子大師呢,你們洪盟也不算七星古劍的主人啊!」

「說得好!」劉慕白話音剛落,鬼王厲若元便立刻拍手叫好,完全就是在故意氣傲無常的。剛才傲無常諷刺他是孤魂野鬼的時候,他都憋了一口氣,剛好發泄出來。

傲無常面色大寒,冷冷看著葉青,沉聲道:「葉青,我不想聽其他人廢話。七星古劍現在在你手裡,到底還不還,你給我一句話!」

葉青伸手將七星古劍取了下來,伸手撫了撫劍鞘,平靜地道:「七星古劍,乃是紫玉送給我的東西。要是有誰能從我手裡拿走這七星古劍,也只有紫玉了!」

「這麼說來,你就是不準備還我洪盟的東西了!」傲無常猛地站起身,朗聲道:「葉青,我敬你是北拳王的傳人,而且在對付王天安的這件事上,幫了我這對義子不少忙,所以想給你留一些面子的。但是,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也不用給你留面子了。」

傲無常說完,徑直往前走出幾步,站在場地中間,朗聲道:「習武之人,向來都是憑實力說話。既然你不想交出這七星古劍,那就用實力護住這七星古劍。不過,我也不會欺負一個晚輩的,既然你們這些人都在這裡,那就一起上吧。我倒要看看,血衣和尚一手創建的殺門,究竟有什麼本事,敢跟我洪盟叫板!」

聽到這話,殺門眾人頓時一陣哄鬧,皆是被他這話激怒了,七嘴八舌地嚷嚷著要出手教訓傲無常。

眼見眾人憤然便要過去,崔玉龍站起身,將眾人攔下了。他抱著木盒子往前走了幾步,平靜地看著傲無常,朗聲道:「你要打,我奉陪!」

… 「你就是崔玉龍吧!」傲無常打量了崔玉龍一番,冷聲道:「聽說你在西疆得到天大的機緣,跟著西疆紫衣喇嘛學了兩年的時間,實力大進。不過,你真以為就憑你那點實力,還有你手裡這把所謂的邪刀,就能朝我叫板嗎?哼,就算紫衣喇嘛親至,也未必能穩贏傲某!」

「靠,你就不怕把牛皮吹爆了嗎?」鬼王厲若元立刻大聲嚷嚷道:「連紫衣喇嘛都沒放在眼裡,你以為你是什麼啊?你也是天下五絕嗎?哼,這也就是紫衣喇嘛不在這裡,他要在這裡,看你還敢不敢吹的這麼大了!」

傲無常面色一寒,猛地轉頭看向鬼王厲若元,眼中森森寒芒,竟然嚇得厲若元也是一個哆嗦。不過,這厲若元也是好面子之人,縱然心裡畏懼,但還是強撐著怒瞪回去,絲毫不示弱。

葉青和劉慕白都站了起來,與崔玉龍一起,一起盯著傲無常,只怕他突然出手。

沒有人說話,但場內的氣氛卻在這一瞬間緊繃了起來。

看到葉青和劉慕白也站了起來,傲無常冷冷一笑,道:「無知小輩,真以為憑你們三個,就能跟我傲無常交手了?」

葉青平靜地道:「就算不是你的對手,我們也要奮戰到底!」

「好一句奮戰到底!」傲無常仰天一聲大笑,朗聲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少斤兩!」

傲無常說著,突然便往前一個急沖,直朝著最前面的葉青沖了過去。

見傲無常站起來,葉青早就警惕地提防著了。所以,傲無常一出手,葉青便立刻拔出了七星古劍,一聲蒼涼的劍吟響徹全場。可是,當他準備出手的時候,卻驚愕地發現,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傲無常就這樣朝他奔來,速度不快,動作不快,甚至連出手的意思都沒有。但是,那強大的氣勢,卻讓人不由自主地心驚膽戰。葉青也算是身經百戰了,但是,這一會兒傲無常直接衝過來,他卻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如果傲無常出手進攻的話,他還知道格擋或者躲閃,但傲無常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他就沒法有針對性地格擋或者躲閃。

無法格擋或躲閃,那難不成他還要出手進攻傲無常了?可是,看著傲無常過來的動作,葉青卻也不敢隨意出手,只怕被傲無常抓住了破綻。以傲無常的實力,他只要出手,便立刻會落入被動的局勢啊。

旁邊劉慕白和崔玉龍並沒有處在葉青這個位置上,所以也不知道傲無常給了葉青多大的壓力。但是,兩人見到葉青拿著七星古劍,卻沒有絲毫動作的狀態,便心知不妙。

劉慕白一聲大喝,從旁邊沖了上去,劈手便是一拳朝傲無常打了過去。

崔玉龍更是直接,一拍懷中的木盒子,墨紋黑金刀立刻彈了出來,一聲清脆的龍吟震徹全場。崔玉龍抓住墨紋黑金刀,徑直從後面追了上去,舉刀徑直朝著傲無常的後背砍了下去。

見劉慕白和崔玉龍出手,葉青心裡也頓時多了一些底氣。面對來勢洶洶的傲無常,他也直接舉起七星古劍,徑直朝著傲無常的胸口刺了過去。

葉青劉慕白和崔玉龍,可以說是年輕一代裡面的佼佼者了。三個人一起出手,而且全部都是全力出手,這威力可想而知。不管身處其中的人是誰,都會感到無比的壓力,因為這三人已經完全把所有的方位都給封住了。

然而,傲無常卻沒有絲毫躲避會退開的意思,依然那樣衝到了葉青的面前。以他的速度,剛好避過了劉慕白的這一拳,同時,側身避過葉青手裡的七星古劍。

葉青早有準備,見傲無常躲過自己這一擊,便立刻沉腰,使出貼山靠,朝著傲無常撞了過去。

傲無常避開七星古劍,便已經衝到了葉青的身邊了,這一下撞擊來的非常突然,他根本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被葉青重重一下撞在了身上。葉青已經計算好了,他的貼山靠威力極強,這一下若是撞實在了,足以把傲無常撞退回去,剛好後面劉慕白的拳頭和崔玉龍的墨紋黑金刀還正等著傲無常呢。

然而,葉青這一下,對傲無常來說卻好像根本沒有絲毫效果。被葉青的貼山靠撞到,傲無常的身體連晃都沒有晃一下,更別說被葉青撞退回去了。

葉青面色一變,他全力撞上去,別說傲無常了,就算是一堵牆,也得被撞塌了吧。可是,傲無常竟然連晃都沒晃一下,這怎麼可能呢?

便在他詫異的時候,一隻大手卻直接抓住了他的肩膀。葉青只感覺自己好像被一個巨人抓住了似的,根本沒有任何抵抗力,直接被人拎了起來,摔向了後面的劉慕白和崔玉龍。

劉慕白和崔玉龍全力出手,原本是準備對付傲無常的。誰也沒想到,傲無常竟然如此恐怖,把葉青當玩具一般扔了過來,剛好便扔在了兩人的面前。劉慕白的拳頭和崔玉龍的墨紋黑金刀,直直地便朝著葉青而去,眼看便要打在葉青的身上了。

劉慕白和崔玉龍都是出了全力,此刻再想收手已經是來不及了。便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劉慕白和崔玉龍好似心有靈犀一般,同時朝對方打了一掌,將彼此推開,才算避開了被摔過來的葉青。

剛才那驚險的一幕,讓三人心裡都是一驚。蜀中袍哥傲無常名聞天下,實力果然非同小可啊!

「好!」這時,坐在遠處的傲慕寒卻突然站了起來,興奮地大聲叫好,同時還挑釁性地瞥了葉青幾眼。

葉青皺起眉頭,與劉慕白崔玉龍對視一眼,三人同時朝著傲無常再次撲了過去。

傲無常這一次根本就站在原地不動,見三人衝過來,隨手一伸便抓住了葉青的手腕。輕輕一勾,葉青手裡的七星古劍便調轉了方向,剛好擋住了旁邊砍來的墨紋黑金刀。至於旁邊的劉慕白,則被傲無常一拳打在了他的拳頭上,劉慕白直接倒退了三四米遠,好不容易方才站穩,但這隻手臂也被打脫臼了。

葉青劉慕白崔玉龍三人,也算是年輕一代當中的佼佼者了,但在傲無常面前,卻跟小孩子沒有什麼區別,根本沒有一點反擊的能力。傲無常便站在原地,三人接連出手,卻根本沒能傷到傲無常分毫,反而三個人卻都吃了不小的虧,皆受了不輕的內傷。

看到如此情況,旁邊殺門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早就聽說過傲無常的名聲,但沒想到他的實力竟然會如此之強。難怪他剛才能說出那麼大的話,以他的實力,絕對有問鼎五絕的資格了啊!

至於傲無常這邊,傲慕寒叫好不斷,而陳三陳四則都皺著眉頭。傲慕寒與葉青有仇,而他們兩人,卻都把葉青劉慕白崔玉龍當朋友。要知道,對付王天安的這件事上,葉青他們三人可幫了不少忙呢。現在葉青三人跟傲無常戰在一起,不管哪一方敗下來,他們心裡都不好受啊。

尤其現在這情況,葉青三人被傲無常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兩人心裡就更不好受了。但是,傲無常來了,這一切都由傲無常做主,他們兩個人根本沒有一點發言權,也只能在旁邊看著罷了。

眼見葉青三人根本不是傲無常的對手,這邊,一直觀戰的殺門眾人卻忍不住了。鬼王厲若元先發出一聲怒吼,衝上去幫助葉青他們三人。其他人也都按耐不住,紛紛衝過來,與傲無常混戰在一起。

身邊圍攻的人多了,傲無常不僅沒有絲毫的驚惶,反而氣勢更強了。他朗聲大笑,大喝一聲「來得好」,頃刻間便又出手,抓住最前面的妖后赫青花和鬼面判官崔鈺,直接把兩人扔出了七八米遠。

赫青花和崔鈺也算是高手了,但在這傲無常面前,卻是連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就好像玩具娃娃一般被人扔出來,這讓眾人又是一凜。這傲無常的實力,也實在太驚人了吧!

「以多欺少,哼,結果不還是這樣嘛!」遠處傲慕寒冷聲大笑,道:「什麼狗屁殺門,什麼血衣和尚,我看也不過如此。十幾個人加起來,連我父親一根手指頭都不如。就算那什麼血衣和尚在這裡,我看也是一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