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羣吧?速度慢,而且沒有金屬反應和能量反應。”

“察德樂研究所最新的產品就是生化魚類,把控制芯片和藥水直接使用在魚類的身上。然後就讓它們來攻擊船隻。”

“這些都是推測。”雪薇琪反駁道,對於葉塵有些歧視生化武器的口吻,她非常不滿意。

“沒關係,一會就揭曉了。”

幾句話的功夫,船體出現了非常劇烈的晃動,彷彿是被什麼巨大的物體撞擊了一樣。側面的攝像頭傳了出來畫面,一個黑影在水中若隱若現,跟蹤在艦艇的周圍,時不時地發起撞擊。

“怎麼樣!我就說罪魁禍首就是它們吧……”

雪薇琪沒有空閒跟葉塵貧嘴,直接對戰鬥機器人下達了攻擊指令,整艘船上不僅有雪薇琪一個,還被她帶上來了幾個戰鬥機器人,都是以比賽型號爲藍本,進行升級製造的。

“啪啪啪啪啪……”重機槍開始對着水面瘋狂掃射,這都是由戰鬥機器人自動鎖定目標進行攻擊的,命中率非常高。

水面開始變成了暗紅色,就算再堅固的皮膚,也抵擋不住破甲彈的攻擊。在這種環境裏面,光能武器發揮不了作用,海水成爲了天然的保護層。

隨着生化魚類的逐一死去,生化魚類產生的撞擊也逐漸減弱了。真的是很危險呢,要是沒有這麼強大的武器裝備和精準的打擊,這種噸位的艦艇也要被掀翻的。

還沒等着大家鬆口氣,一隻巨大無比的章魚觸手朝着艦艇纏繞了上來。體積無比巨大,隨着觸手的發力,整個船體又開始搖晃起來了。

戰鬥機器人直接從庫房裏面拎出來了電鋸,馬力全開上下分飛,直接就把觸手斬成了一段一段的碎片。

一股腥臭的味道撲面而來,粘稠的液體灑滿了甲板,索性沒有毒素和腐蝕性質。葉塵、雪薇琪和秦海山穿上了生化防護服之後,才從船艙裏面走了出來。戰鬥基本上已經結束了。 戰鬥機器人是非常靠譜的武器,本身的重量也是非常沉穩的,船體的晃動基本上不會對他們造成影響。就算直接攻擊在他們的身上,超強度的防護裝甲也會讓重要部分完好無損的。

漁網已經打撈上來了一些生化魚類的屍體,在頭部的地方很明顯有控制芯片植入的痕跡。葉塵用刀子直接把那片血肉摳了出來。

用水洗了洗,上面沒有任何廠家的標記。葉塵把芯片交給雪薇琪去破解一下。

“大獲全勝了吧,天下太平了!”秦海山興奮地說道。

“不要高興太早,這種東西的產生是非常簡單的,直接放在特定的養殖區裏面,然後植入芯片以後,在水中撒一點生化藥水就能讓它們變成這個樣子了。”葉塵給秦海山潑了一盆冷水。

“那豈不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麼?什麼時候都沒有辦法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麼?”秦海山心情跌落進了谷底。因爲附近海域的不太平,他的賭船生意幾乎都要被攪和黃了。再沒有改觀的話,真的是要把船隻變賣了。

雪薇琪從船艙裏面走了出來,應該是把控制芯片破解了。

紀夫人今晚可以賞臉嗎 。”雪薇琪下了定論。

因爲這次察德樂帶領着他們研究所裏面的隊員,前往撒哈林大沙漠主要工作就是進行關於戰鬥機器人的技術交流。他們已經把程序交給了冰雪集團那邊,雪薇琪自然知道代碼的種類。沒想到這麼輕易地就破案了。

“下一步怎麼辦?我們不可能直接殺到察德樂研究所總部去吧?”秦海山很爲難。

葉塵和雪薇琪也無話可說,畢竟那邊是東瀛羣島的地盤。

“不知道下一批生化魚類什麼時候出現,要是在這片海域行使的話,肯定是要在船隻上配備武器裝備的。”葉塵感到非常矛盾,因爲配備上了武器裝備的船隻,只能在公海領域隨意航行,一旦進入到了某個地區的專屬海域,那就視爲一種威脅存在了,要麼就是禁止入內,要麼就會被驅逐過着攻擊。

“我會把這裏的事情報告給公司總部的。”雪薇琪沒有任何對策,實際上,他們在衛魯伯運輸艦隊上安裝武器裝備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或者是派出專門的船隻進行護送也可以。

波濤洶涌、海浪翻滾,剛纔還一片鮮紅的海水,已經恢復了原本的樣貌。艦艇又開始啓動了,漫無目的的在海里面前行。

如果洛美莎繼續對布魯斯公司採取這種歧視性價格制裁的話,生化魚類發動對能源運輸船的攻擊也是遲早的事情。運輸船裏面裝載的都是壓縮天然氣,相當於一個海上移動**庫,一旦發生意外,就是超級大爆炸。

這樣的損失對於天然氣價格的變換,真的是有非常大的差距。

他們沒有察德樂研究所養殖區的具置信息,但是這一路上,只碰見了剛纔一隻生化魚類隊伍。折騰到了天邊露出魚肚白,然後艦艇纔打道回府。

雪薇琪沒有疲憊的深色,一上岸就馬不停蹄地前往自己的辦公室裏面,把這邊的情況跟總部彙報。

他們猜測的完全正確,這就是維斯反擊黑龍馬歇爾的一種手段,要是價格問題不能解決的話,以後維斯無論如何要切斷從白令海峽到這邊的海上運輸線的。

這一批生化魚類被屠殺乾淨的信息,很快就傳到了東瀛羣島那邊。控制芯片失去聯絡了,自然就是全軍覆沒了。

“這麼快就準備好了犀利的反擊,看來咱們的對手也是有備而來的啊。”維斯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裏面,看着電腦屏幕上空空如也的監視器,知道自己那邊的生化魚類已經全軍覆沒了。

每一次生化魚類在公海里面作戰,都是由維斯親自觀戰的。在他的辦公室裏面,就可以用電腦來對那些控制芯片發佈作戰指令。

察德樂走了以後,他的得力助手西萌並沒有全程陪伴,在撒哈林逗留了一週左右的時間,就返回到了東瀛羣島,在研究所這邊,察德樂不在了以後,各種事物都是由西萌來負責的。

就像是這次的攻擊行動,西萌激活了控制芯片,然後調配好了生化藥劑,讓養殖區裏面的普通魚類進行了變異,然後控制着它們對航線上的船隻發動襲擊。

“咱們這種生化魚類的攻擊方式很單一,除了撞擊就是撞擊,也沒有攜帶武器裝備。被有準備的敵人襲擊一下基本上就全毀了。”西萌在一旁解釋道。

“那就是隻能針對商船了。”維斯還打算用這種生化魚類跟葉塵在公海里面較量一番呢。

“我們現在怎麼辦?還需要繼續往那邊的海域裏面投放麼?”

“算了,對手也是有準備的。看看能源公司那邊的反應吧,如果還沒有進展的話,就要準備襲擊壓縮天然氣的運輸船隊了。”


原本這些生化魚類是要跟冰雪集團進行合作的,魚類的身上帶着諾西傑研究所裏面的探測器,可以直接到北冰洋海域的底層,進行各種探索。現在諾西傑好像轉變了科研項目,要在戰鬥機器人的身上下功夫了,這些海魚就沒有關注了。

葉塵覺得察德樂研究所的產品表現的還不錯,不像皮皮和漢斯研製出來的。往溫度不一樣的海域裏面一投放,就死的差不多了。


葉塵和秦海山把生化魚類的屍體和芯片,還有在戰鬥時候拍攝的照片,統統交給了陸猛的手下。就算是沒有把威脅徹底消滅,也算立了大功了。

陸猛在安全行動局的會客廳裏面對着葉塵就是一頓猛誇,彷彿葉塵纔是陸猛的頂頭上司。

“威脅的源頭解決不了,以後這種沉船事件少不了的。你們會在公海那邊進行巡視嗎?”葉塵問道。

這個是不可以的,我們的巡邏船不能進入公海,搞不好就成爲了問題了。 不過這件事情我會跟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說明情況的,他們可以攜帶武器裝備在公海里面活動。”陸猛沒打算孤軍奮戰。

國際維和行動隊存在的目的就是爲了處理這種情況,沒有什麼證據直接把罪名按在東瀛羣島或者是維斯的頭上,只能採用治標不治本的方式掃除威脅了。

好在國際維和行動隊的人跟臨江市這邊的關係還不錯,這種事情一定會得到他們的優先處理的。

葉塵在陸猛心中的分量又提升了不少,好多不方便由官方部門出手搞定的事情,交給葉塵處理準沒錯的。

“布魯斯公司現在的處境有些艱難,你們會進一步採取計劃麼?”陸猛認爲能源公司採取的制裁跟葉塵也有分不開的關係,畢竟葉塵與布魯斯公司的矛盾是衆所周知的事情。

“一如既往就可以了。”葉塵沒有過多的解釋。

“咱們臨江市這邊的常規能源供應其實也是沒有問題的,就算這個能源公司不在了,對於整個城市的發展沒有任何影響。所以,這個事情要是折騰的太起勁的話,不排除讓他們統統消失的可能性。”陸猛的話語中多了一絲警告的意味。

“沒關係,這跟我們傾城國際的利益是沒有瓜葛的。”

“那就好,省的到時候誤傷了自己人。”

對於臨江市這些勢力,和他們之間的矛盾,陸猛心知肚明。大家要是能把爭鬥控制在一定的範圍內,陸猛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太過分的話,隨便使用點小手段就能讓他們分分鐘消失。

不要認爲跨國巨無霸公司有多麼大的力量,面對地方管理部門的權威,最好的態度就是保持謙卑。就像在巴拿鹿城的那個布魯斯分公司,垮臺也就是一夜之間的事情,一點都不誇張。

“能源公司的做法沒有違反規定,布魯斯公司的反擊也沒有留下任何的蛛絲馬跡,處理起來的話,有什麼辦法呢?”葉塵問道。

“我們可以調整能源產品的保護價格,也可以調整環保標準的具體數值,這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沒有你想象中那麼複雜的。”陸猛笑着說道。

離開了地方安全行動局的大樓,葉塵和秦海山真的有些疲憊了。折騰了一個晚上,現在覺得渾身都痠痛不已。

分開之後,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地盤上。

凌妃煙恰巧也在別墅裏面休息,看見一臉倦容的葉塵,就知道昨天晚上經歷了一場惡戰。

“幹掉對手了麼?是維斯的人麼?”

“事情比較棘手……”葉塵把大致的情況跟凌妃煙說了說。

要想徹底解決這個事情,唯一的方式就是黑龍馬歇爾跟維斯進行妥協,這種妥協沒有盡頭,畢竟他們兩個殺手俱樂部已經開始劍拔弩張了,就算不在臨江市鬥法的話,別的地方也要發生激烈地競爭了。

傾城國際得到的好處很有限,其他勢力的企業也紛紛進入到了臨江市的市場中來。布魯斯公司丟掉的市場份額,並沒有全部落入到了傾城國際的口袋裏面。

“陸猛還表現的這麼強勢?這傢伙能有什麼作爲呢,對維斯的勢力沒有辦法造成根本性的威脅。”

“他也只不過是臨江市安全負責人罷了,權力只有這麼大,別對他的人抱有什麼希望了。”

“那我們怎麼辦?一直提心吊膽等着洛洛珂那邊發佈新的天然氣價格標準麼?”凌妃煙不喜歡這種拖拖拉拉的感覺。

“臨江市這邊就別進行什麼大動作了,先把海外的勢力發展一下吧。汽車,電子信息,還有其他什麼零零散散的。”

事情也只能這樣了,先讓他們狗咬狗一嘴毛,如果出現合適的機會,葉塵再跳出來收拾殘局。

海島基地那邊也得到了關於這次戰鬥的相信信息,皮皮和漢斯決定要讓他們自己的生化魚類下水實戰了。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察德樂研究所的進步是飛快的,而葉塵這邊已經被落在身後了。

雖然葉塵沒有直接聯繫皮皮和漢斯兩個人,但他們知道老大的耐心是有限的,全自動火炮艦艇沒有辦法應對身形靈活而且善於隱匿在水下的生化魚類的攻擊。最重要的是成本對比,生化魚類要比生產全自動火炮艦艇的成本低廉許多。

海島基地的一個岸邊地區,也是有皮皮自己的養殖區的,規模很小,裏面魚類的種類更是少得可憐,要是不介紹的話,肯定會被人當做是宿舍食堂的供應渠道。

先植入控制芯片,然後往水裏面倒入生化藥劑,眼瞅着魚類的體積飛速變大,看上去在外形方面已經跟察德樂研究所的產品差不多了。

“看看這些呆頭呆腦的傢伙,要是使用撞擊的方式攻擊敵人的話,說不定自己先完蛋。”皮皮忍不住開始吐槽了。

“這就是咱們科技水平的代表作,要不然直接在他們的身上安置**吧,很直截了當的攻擊方式,只要游到目標的身邊就可以了。”漢斯更省事。

葉塵從蘇拉瑪手中得到液態混合**的技術之後,海島基地武器的威力就上了一個新臺階,最起碼跟主流戰鬥力量之間的差距縮小了很多。

試試就試試,漢斯根據生化魚類的體型大小,開始計算它們能夠攜帶的重量數值了。**當然是體積越大威力越大了。

漢斯一番操作之後,二十條生化魚類直接進入到了海洋之中。在芯片的指揮下,它們朝着東瀛羣島海域進發,在那邊可以慢慢搜尋察德樂研究所的養殖區,如果真的發現了敵人的存在,那就直接來個同歸於盡好了。

察德樂的設計是讓這些生化魚類循環使用,在指定海域進行完畢攻擊之後,讓它們再游回養殖區。而皮皮他們沒有這種技術,海島基地仿製的生化藥劑副作用比較大,就算在戰鬥中這些生化魚類沒有死亡,也活不了多久的時間。

電腦顯示器上面的光點慢慢遠離海島基地,最後一個個消失不見。 距離太遠了,在海水的阻隔下,信號根本就沒有辦法順利回傳過來。

“葉塵老大的擔憂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啊,從白令海峽往臨江市港口運輸的壓縮天然氣,是冰雪集團衛魯伯的艦隊,維斯真的有這個膽量來公然襲擊麼?就算遮遮掩掩,只要在東瀛羣島附近的海域出了事故,所有人都會把這筆賬算在維斯的頭上。冰雪集團要是發難的話,他能扛得住麼?”皮皮不認爲事情會出現這麼糟糕的情況。也許老大有些杞人憂天了。

“東瀛羣島往臨江市港口運輸的貨物量也不在少數,他要是敢對別的運輸船隻下手,就不怕自己這邊出問題麼?”

“我覺得給他們點顏色瞧瞧就行了,讓維斯知道,自己這兩下三腳貓的功夫已經被人看破了,不用拿出來顯擺了。”

神級幸運星 ,敲山震虎就可以了。他們沒有能力剷除整個東瀛羣島,但也不會任由維斯的人在這片海域上爲所欲爲的。

魚追蹤魚,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在深沉的海水之中,皮皮的魚羣順利發現了察德樂研究所的養殖區。緊接着就是一連串的大爆炸,低沉的轟鳴聲從水下傳來,伴隨着掀起的巨浪,養殖區就這麼莫名其妙地被襲擊了。

皮皮和漢斯看着電腦上面的數據顯示,控制芯片在集中的一段時間內陸續失去了信號,這就說明爆炸接二連三地發動了。無人機是跟隨在海域的上空進行畫面監視的,一個個巨大的波浪從水下掀起,東瀛羣島的某一處海岸死亡了打量的魚類,這些都在說明他們的反攻奏效了。

“真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啊,咱們好久都沒有這麼露臉了……”漢斯看着屏幕說道。


“這也沒有辦法把敵人的生化魚類徹底消滅啊,只不過就是讓他們的養殖區出了問題嘛。”

“不管怎麼樣,還是先給葉塵老大彙報吧。”

葉塵在別墅的臥室裏面接到了海島基地傳回來的好消息。這種一次性地消耗作戰,是很浪費控制芯片的,不過也沒有其他的辦法,誰讓他們自己仿製生產出來的生化藥劑沒有察德樂研究所那麼有效呢。

“你們培養出來這種生化魚類的週期是多久啊?”葉塵問道。

“將近兩週的時間,怎麼了?”

“我是想要計算一下察德樂研究所那邊什麼時候能把被摧毀的養殖區進行重建。他們的技術水平比咱們高,十天的時間就差不多了吧。這一次是偷襲,下一次他們肯定是要做好多的防範措施的,要想每一次都襲擊成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葉塵並沒有被這種小勝利衝昏了頭腦。

“現在的能力也就到了這種水平了,其他的事情也管不了太多。”這件事情全程都沒有辰光的參與,都是皮皮和漢斯兩個人自己搞定的。

“那你們把這種技術給我傳過來一份吧,我要讓冰雪集團那邊做好防範措施。”說完,葉塵就掛斷了電話。

別看從白令海峽能源開彩平臺到達臨江市港口這一條海上運輸線的安慰,與葉塵沒有實際關係,但是天然氣能源的價格波動會影響到新能源汽車的銷售情況,所以葉塵不得不做一個老好人啊。

葉塵在考慮,是不是要把這種技術交給冰雪集團的人,讓他們自己研發一下,用生化魚羣護航的方式跟隨着壓縮天然氣運輸船的行程。如果冰雪集團與察德樂研究所正式開展了商務合作以後,說不定察德樂會自己把這個技術交給他們,現在提前一步,也算是借花獻佛送人情了。

想到這裏,葉塵直接把這些資料發送到了洛洛珂的電子郵箱裏面。還有他們在戰鬥中搜集到的情報,讓他們自己做抉擇。

雪薇琪看了葉塵傳過來的資料,對於這種三腳貓的技術,一點都看不上。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畢竟葉塵手中的技術不是原版的,而是對於察德樂研究所生化藥劑的仿製生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