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富從江帆的笑容中看出倪端,立即傳音給江帆:「帆哥,你是不是得到了天書呀?」

江帆立即傳音給黃富:「是的,我已經得到了天書,此事不可張揚,否則我們會很危險的。」

「哦,恭喜帆哥,天書是什麼書呀?」黃富傳音道。

「目前還不知道天書是什麼書,根本看不懂呢!」江帆傳音道。

「帆哥,那你要把書藏好,不要被那些人發現了!」黃富傳音提醒道。

「呵呵,你以為天書就是一本書呀,它是一顆金色的小球,已經在我的眉心穴空間裡面,誰也拿不走!」江帆笑著傳音道。

黃富立即滿臉驚愕,他怎麼也搞不懂這個天書怎麼就進入了江帆的眉心裏面呢?是江帆的福緣好呢?還是其他原因呢?

江帆等人回到了玄天殿,江帆立即對著司馬紫燕悄聲道:「紫燕,我有話要和你說!」

司馬紫燕看到江帆神色嚴肅,立即帶他進入玄天宮宮主的休息室,屏退下人,「江郎,你有什麼事嗎?」司馬紫燕道。

江帆環顧四周,確定沒有人偷聽,立即悄聲道:「剛才在冰坑的時候,那個發光的物體實際上就是天書,我已經得到天書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龍江開了收集器輝光按鈕,只見一束強烈的亮點,由嘴巴到食道,繼而到了胃部,曲折蜿蜒,在兩人身體內閃閃放光。

隨着血液流淌,亮點逐漸進入血管,開始一點點運行到全身各處。

而眼前這個胖子的生命體徵,卻一點點變弱,就連頭上黑白善惡條的數字顏色,也一點點開始逐漸變淡。

顯然毒藥藥性十分猛烈,開始侵蝕肌肉,麻痹神經,腐蝕內臟。

龍江擡頭看了看老董,他一會掰開瘦子臭嘴聞幾下,一會切切脈,一會又翻翻眼皮,樣子十分專業。

手裏拿個本本記錄着:“斷腸草,劑量應該不超4毫克。還有砒霜,應該有半兩,哦,居然還有金剛石粉……”

不顧大家的驚呼,老董不時沾沾瘦子臉上流出的血液,用嘴巴慢慢舔舐,嘗着味道。

“老頭,你救的好慢。”龍江笑嘻嘻道。

老董翻了翻眼皮,不屑道:

“龍先生,俺保守判斷,俺們只有10分鐘的施救期,過了時間,你想救也救不活了,請抓緊時間吧。”

王天一內心大讚,他手裏拿着黑衣蜂記錄的投毒量,老董剛纔報的藥量,和提前黑衣蜂交給自己的記錄對比分毫不差,自己這個五弟業務精熟,“毒手藥王”稱號絕非浪得。

連輸了兩陣,儘管有一定精神準備,但王天一還是覺得心裏有些不舒服。

一窩蜂大師兄的名號,江湖響亮,不僅意味着無尚的光榮和權力,而且也是江湖地位的象徵。

如果有一天師傅老去,那麼整個一窩蜂的蜂皇就是自己。

這個時候,卻突然冒出一個龍江,師尊對他推崇有佳,一再告訴自己其中厲害,這個黑皮小子關係到一窩蜂諸位的未來,不可忽視。

雖然自己勸老二想開些,但是多多少少心裏還是卻有些不太舒服。

儘管通過六爻、四柱、九宮等師傳祕法,王天一對龍江做了多次預測,基本大勢已定,但潛意識裏,他還是希望龍江輸掉比賽。

王天一轉頭對龍江道:“時間來得及,但現在棄權認輸也可,我們好進行下一場比試。”

龍江眉頭一挑:“別的啊,不帶這樣打擊人的。”


他笑嘻嘻對大頭蜂道:“我如果說馬上就能救活,你信嗎?”

王天一眼睛光芒一閃,片刻又恢復了正常,搖了搖大頭道:“我不信。除非你讓我看到奇蹟。”

龍江神祕一笑,高舉着雙手,擺出各種神祕造型,故意低沉聲音道:

“各位,現在到了,見證——奇蹟——的時刻。蒙裏媽咪哄!”他不慌不忙調出善能,一掌打在胖子胃部,擊散了不少亮點。

大頭蜂不屑搖了搖頭,中毒不抓緊醫治,反而耍帥炫酷,小子,你以爲在變魔術嗎?

龍江蹲下身子,喃喃自語:“死胖子,你有福了了,遇到了本帥哥。”

他左手連續不斷輸出,直到打入了1100點善能,基本消滅了大部緩緩流動的亮點。

“嘔!”

在大頭蜂驚駭的目光中,胖子動了,先是眼球緩緩轉動,然後開始劇烈掙扎。

不久,他嘴巴一張,竟然噴出了幾股黑綠色液體,登時室內腥臭氣息翻涌而出。

幾個黑衣蜂扶起他,拿來垃圾桶,胖子翻天覆地吐了起來,不一會,竟然吐了半桶!

胖子的神智慢慢清醒,開始哭叫:“各位老大,別殺我啊,我有錢,都給你們,千萬別殺我!”

他的絕望哭叫吸引了大家驚訝的目光。

老八郎小強一蹦一跳跑過去,大聲催促道:“那邊醒了,五哥你可抓緊。”

鶴頂蜂老董正在全神貫注配藥,聞聽老八催促,他一驚,情不自禁手一抖,一勺即將放進燒瓶的白色顆粒,散到了地上。

轉頭一望,果然,那個死胖子居然有了神智,而且開口講話了!

“不可能!四種毒藥綜合中毒,既有神經毒藥,也有血液凝固,還有肌肉毒素,不可能醒這樣快!”

老董憨厚的臉上一下子露出了汗水:幾十年的“毒手藥王”稱號來之不易,難道今天要栽到一個半大孩子手裏?

胖子哭求聲越來越大:“我有錢,瑞士賬號全給你們,全給你們,別殺我啊。”

老董終於面露緊張之色,忙中出錯,配錯了一味藥劑,轟隆一聲,燒瓶炸裂,整個解藥,報廢了!

“肯定是迴光返照!一定是。”老董嘟囔道。

龍江幾把扯斷胖子繩索,那死胖子不顧滿身腥臭,一咕嚕翻身爬了起來,撲通跪倒在地,一下一下磕起頭來。

“各位老大,別殺我,別灌毒藥了,我認罰,多少錢都行,不夠,我再出去弄!求您們了,別殺我!”

死胖子生龍活虎,地面地板也被胖子弄的咚咚作響,還哪有一點中毒症狀?

這一陣明顯是輸了,鶴頂蜂老董,一代毒手藥王,江湖赫赫有名的人物,竟然在柳原一個名不經轉的小子手裏,輸到姥姥家了!

死胖子不知死活,磕頭到了鶴頂蜂老董面前,老董冷冷看了一眼,一腳踢到臉上,他立刻摔倒在地,臉部發黑,卻再也爬不起來。

不一會,死胖子胖臉腫脹青紫,頭部一歪,這回是徹底昏了過去。

一腳之間,老董竟然讓他中了劇毒!龍江駭了一跳,移開了一步。

時間過的好快,對話中,瘦子噴了一大口血,徹底掛了!

王天一輕輕一嘆:“老五,這一局你沒有贏。”

鶴頂蜂甕聲甕氣道:“龍先生,俺也沒看清你是如何救人的,俺還是不服氣,這樣,咱們一把定輸贏如何?”

龍江笑嘻嘻地聳聳肩膀:“我無所謂,如你所願。”

老董手指一翻,掏出一個小小瓶子,裏面儒儒裝了一物。

“我這裏有條在喜馬拉雅抓到的一條奇異**蟲,龍先生,這條蟲劇毒無比,曾經在東南亞,先後咬死十三名出名的蠱師。你敢不敢讓它咬你一口?”

“咬怎麼樣,不咬又怎麼樣?”

“只要被咬一口能不死,俺老董就徹底服你!”

“Ok!”

細腰峯烏雲一聲驚呼:“冰蠶雪蟲?龍江,你不能打這個賭!”

開玩笑,那次中泰毒王鬥法,烏雲也參加了,親眼見到這條胖乎乎白蟲子的恐怖,任你多牛逼的毒蠱大師,被咬一口,無不立刻斃命。

龍江用手撩了一下頭髮,做了個自認無比的風騷造型:

“姐姐,弟弟的神奇你不懂,不過,你關心的眼神真的很迷人。”

烏雲細腰一扭,臉色竟然一紅:“你就嘚瑟吧,懶得理你。”

老董等的不耐煩了:“龍先生,我這條蟲正像四姐說的那樣,劇毒無比,你到底敢不敢比試?”

龍江翻了翻眼睛:“敢!不過——。”

“不過啥?”

“不過你有幾條這樣的蟲?”

“就一條,咋啦?”

“不咋的,我怕弄死它你受不了。”

“特麼的,你夠囂張!”

一名黑衣蜂取了個鬥蛐蛐的瓦罐,老董輕輕打開瓶口,立刻一道白線射出,進了瓦罐底部,頃刻間,瓦罐結霜,室內空氣一寒,琰琰熱夏夜晚,竟然有了幾分驚人的冰冷。

大頭蜂做了個手勢,衆人齊齊向後一退,將龍江突兀顯出。

“龍先生,你現在認輸還趕趟,被俺這條蟲咬過,俺可沒有解藥,到時候你全身凍成冰棍,血液凝固而死,俺可救不了你。”

龍江滿不在乎搖了搖頭:“老頭你廢話好多。”

“要不是看在俺師傅面子上,俺老董哪來這麼多廢話?”

鶴頂蜂老董啜動嘴脣,立刻發出了無聲指示,一道白線從瓦罐飛出,直奔龍江右手臂咬去。

龍江看的仔細,什麼冰蠶毒蟲,不過是一隻白色帶翅膀的毛毛蟲而已。

巨大寒氣襲來,龍江右手皮膚起了一片雞皮疙瘩,他立即左手拇指虛點,少商槍發動,一道看不見的惡能狠狠向白色蟲子射去。

白色蟲子極其靈異,居然未卜先知,空中一個拐彎,躲過了龍江必殺技,嗖地一下縮到了罐子中。

老董大驚,這蟲子自從跟了自己,每天祕法溝通,最是神異,出馬一擊必殺,很少有不建功的,幾十年的江湖恩怨,蟲子已經成了毒王的殺手鐗。


像今天這樣避戰的,倒是第一次。

老董繼續催動,聲音愈急,冰蠶雪蟲被催的無奈,急速在瓦罐中游走,瓦罐上冰雪卻越結越多,越來越厚。

白線一閃,冰蠶雪蟲被催無奈,再次飛出,口器張開,翅膀閃動,一道寒氣向龍江脖子襲去。

龍江哈哈大笑,揮動少商槍,嗤嗤惡能打出,一個碰巧,掃中冰蠶身體尾部,蟲子一聲慘叫,空中竟然爆出一朵白色冰花,似乎蟲子受了傷。

冰蠶靈動非常,歷來戰無不勝,頭一次遇到龍江這樣的怪胎,無形惡能瞬息便到,防不勝防,它如何不懼?

一道白色寒線在龍江周圍空饒幾圈,吱吱有聲,刷地一聲,再次飛回瓦罐中,任憑老董如何再催,卻一動不動,再也不肯上前殺敵了。

龍江好奇蹲着地上,剛纔那怪蟲被擊傷,空中流了一滴液體,滴在地板上,不到幾秒鐘,地板便結了厚厚一層寒冰,腳踏上去,結實的橡木地板竟然踩得粉碎!

“你,你究竟怎麼做到的,你把俺的小冰怎麼啦?”毒手藥王大急,手捧着瓦罐,見天蠶雪蟲一動不動,大爲痛惜,向龍江憤怒質問。

龍江擡頭笑嘻嘻道:“它怎麼了,當然看我長的帥,受內傷了。”


老董真的着急了,不知從哪掏出一堆瓶瓶罐罐,東捏一把粉,西投幾捏沫沫,統統放進瓦罐中。

可惜那冰蠶真似有病一般,動也不動,對於平素這些美味毒藥,卻鳥也不鳥。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