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杜旺並不擔心嫌疑人會憑空消失,胸有成竹地說:“不是找不到,只是在這兒不好找。”

“那怎麼找?”

“指揮中心這邊只能調看交通監控和城區主要道路的治安監控,鄉村道路的治安監控,有的要去各轄區派出所調看,有的要去各村居的警務室調看。”

兵貴神速,黎杜旺不想浪費時間,轉身看向韓昕:“小韓,要不我們分下工,分成四組,陪吳大他們去城東看看。”

щщщ ▪тт kǎn ▪¢〇

兩個嫌疑人怎麼會在陵海下高速?

韓昕越想越蹊蹺,覺得這事沒那麼簡單,提議道:“吳大,要不讓您的人跟黎大、藍指他們去調看監控。您別急着去,我抓緊時間好好捋捋案情。”

這又不是你們的案子,案情有什麼好捋的……

可現在有求於人,那些話只能放在心裡,吳健康猶豫了一下,回頭道:“小蔣,聽見沒有,趕緊和老丁他們一起跟黎大去調看監控。”

“是!”

“那我們先走了,有什麼情況及時聯繫。”

“好的,麻煩您了。”

“不麻煩,我們將來要是去你們那兒辦案,我們一樣不會跟你們客氣。”

黎杜旺笑了笑,拿起對講機,叫上藍豆豆和李亦軍,帶着吳健康的幾個部下連夜出發了。

韓昕覺得分局不是說話的地方,趕緊叫住藍豆豆,跟她要了下門卡,邀請吳健康一起去禁毒大隊。

考慮到禁毒大隊距城東比較近,並且呆在這兒就要跟人家的局領導打交道,吳健康從善如流,收拾好東西下樓,鑽進韓昕的越野車,一起趕到實體化的陵海禁毒辦。

辦案條件如此高大上,吳健康被震撼到了,不過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一走進禁毒大隊的小指揮中心,就忍不住問:“韓隊,你到底想了解什麼?”

韓昕招呼他坐下,直言不諱地問:“吳大,你們這幾天有沒有查處過與這兩個嫌疑人有關的吸毒人員?”

“你是說他們的下家?”

“嗯。”

“去年抓了兩個,就是通過那兩個吸毒人員,順藤摸瓜查到他們涉嫌販毒的,這段時間沒有。”

“那兩個吸毒人員呢?”

吳健康豈能聽不出韓昕的言外之意,連忙道:“這兩個嫌疑人很瘋狂,他們爲了牟利通過網絡,甚至在朋友圈裡明目張膽的販賣冰毒。就是發各種暗指毒品的表情符號打廣告,還提供送貨上門服務。

我們抓的那兩個吸毒人員,跟他們並沒有見過面,採取行動時也沒搞出多大動靜,人雖然在戒毒所,但他們應該不知道。”

不能打草驚蛇,這是最基本的操作。

韓昕相信他們的職業水準,追問道:“除了被查處的這兩個,你們還掌握多少從他們那兒購買毒品的吸毒人員?”

“我們新島本地的十二個,周邊幾個市六個,外省的七個,就因爲涉案人員多,涉及的區域廣,我們才下定決心放長線釣大魚的。”

“他們是以什麼價格販賣的,出貨量大不大?”

“從我們現在掌握的情況看,他們是以每克八百元至一千五百元不等的價格販賣的,累計販賣超過一點五公斤。

但毒品的純度並不高,通過檢驗繳獲的毒品發現,他們在貨裡摻了近百分之五十的冰糖。”

ωωω⊕ttкan⊕c o

“那除了魏和施之外,有沒有掌握其他同夥?”

“沒有,至少盯了這麼長時間都沒發現。”

韓昕不想跟他繞圈子,沉吟道:“吳大,我懷疑他們有同夥。”

吳健康愣了愣,下意識問:“你是說跟他們通話的那個王胖子和那個三哥?”

韓昕緊盯着他道:“王胖子在電話裡提到一個叫四眼兒的,吃霸王餐簽單。我之前遇到過一個團伙,他們把有人落網稱之爲簽單!”

吳健康猛然反應過來:“王胖子還讓魏小勇不用再打電話,魏小勇跟那個什麼三哥打個電話之後,所用的手機號就失聯了……”

“所以我懷疑他們有一個你們之前沒掌握的下家,可能在這幾天被查處了,這引起了他們的警覺。”

見吳健康將信將疑,韓昕又笑道:“吳大,王胖子的手機號你們已經掌握了,你可以讓你們的同事試着給王胖子打個電話,看能不能打通,說不定連那個三哥的電話都打不通了。” 齊青杳淡笑著收起那三顆骰子到懷中,說道:「你該兌現你的承諾了,老頭兒。」

「行,先幫你找你女兒。」公孫奢也不著急,反正都知道她是誰了。

顧珊珊再度被齊青杳秀的一塌糊塗,都不知道該怎麼佩服了。

只覺得真是牛逼!

趕緊說道。

「我乾女兒肯定在龐叔叔的手中!可是我們不知道龐涓在哪兒。」

「龐涓,大梁城的那位?」怪不得感覺青州城內的那個宗師氣息有點熟呢,沒想到是他,公孫奢倒也爽快,說道:「走吧。」

齊青杳確定這個老頭還算守信,警惕放下很多,她和顧珊珊就手拉手的往廟外走去。老頭淡淡的跟在兩個人的身後。

公孫奢看著小姑娘的後腦勺,亦步亦趨的跟著,說道:「你這小姑娘,等回頭救出你女兒了,讓我去你家住幾天成不成?」

「我家沒地方給你住。」齊青杳頭也不回的拒絕。

公孫奢絲毫不放棄:「我都打聽了,你家很大,房間好多,讓我這個老頭子在你家住幾天怎麼了。」

齊青杳瞳仁森亮的道:「等你救出我女兒再說。」

公孫奢得寸進尺道:「那你答應我,我救出你女兒,你就讓我住你家。」

齊青杳懶洋洋的白了一眼這個老頭:「這是剛才願賭服輸的結果,你這大宗師還賴皮,真是大開眼界。」

被發現了,公孫奢也不惱,笑容依舊和藹,「那我給你錢,讓我住你家。」

齊青杳:「有毛病。」

顧珊珊在旁邊聽著齊青杳罵大宗師有毛病,緊張的後背都快濕透了,她給齊青杳耳語道:「你還不答應他?他可是大宗師啊。只要他跟著,國師大人和首輔大人想算計你的話,就根本算計不了。」也算是一張殺手鐧!

齊青杳古怪的看著她,說道:「我答應啥?他現在說的話,就是想蹭住!然後坐等似錦出現一網打盡。」

顧珊珊一想也是。

公孫奢沒想到小姑娘都想到那裡去了,他汗顏的說道:「確實有那方面的意思。」

「珊珊,你聽到了。」齊青杳冷笑一聲。

公孫奢揚揚眉峰,說道:「實話實說,想見見那個少年宗師,切磋一下。「

齊青杳介面:「順便在看看我這個有緣人能不能助你開悟,萬一開悟了,你就升級了,然後就能打死似錦了。」

「……」

公孫奢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怎麼接話。

因為想法……確實是那麼想的。

但是修行者之間的切磋,死傷是避免不了的。

等幾個人走出去后,顧丞一眼就看到兩個小姑娘身後的老頭子,快步的上前,問道:「你們倆身後怎麼多了一個老頭兒?」

顧珊珊忍不住的撲到顧丞的懷中:「哥,救命啊!!」

「哥在呢。」顧丞抱著顧珊珊,還算有人性,將齊青杳給拉過來。

顧珊珊趴在自己哥哥懷中,瞬間覺得有安全感多了,雖然大宗師很厲害,可心裡有了底氣,她小聲的給顧丞嘀咕道:「他是蒼鏡湖畔的老頭,叫公孫奢。」

「……」

。 岩流直接衝到了安德烈的金光罩上,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安德烈掀翻了過去。

伴隨着岩流衝出來的還有不少爬蟲,這些爬蟲直接趴在了安德烈的身上,開始撕咬起安德烈的金光罩!

爬蟲的數量之多很快就將安德烈團團包裹住了,躺在地上的安德烈身上佈滿了爬蟲,看起來十分滲人!

後邊的安娜則因為擔心安德烈想要直接衝過來。

被岩流沖了一下的安德烈躺在地上,朝她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過來!

安德烈躺在地上,耀眼的金光猛然爆發出來,身上的爬蟲在光芒的照耀下直接化成了灰燼!

爬蟲出現的一瞬間,它們的信息就已經通過禁地提示傳到了安德烈的耳邊。

這是岩蟲群,成群出現時有着B+級的實力,而且岩蟲的出現往往伴隨着A級生物岩蟲王的出現。

對於安德烈來說這些岩蟲自然是不在話下,自己的金光在吃過神聖果子后就經歷過一次極大的提高,而且自己的傳承也早就完成了!

按葉天的設想,安德烈現在的實力跟葉天初進禁地時沒什麼區別,這幾隻岩蟲自然是不在話下!

看着安德烈安然無恙得從地上站了起來,而且岩流中夾帶着的岩蟲也被安德烈的金光全部消滅。

伊莎貝拉和德魯克也是吃了一驚,他們沒想到安德烈竟然這麼輕鬆得解決了岩蟲群!

要知道他們兩個為了控制住這個岩蟲群可是費了好大的勁,要想控制岩蟲群,就必須控制岩蟲王。

而岩蟲王出場前必是岩蟲打頭陣,當初為了牽制住這些岩蟲,自己這些人可是費了好大的勁!

而現在安德烈竟然一個金光將他們全部消滅了,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伊莎貝拉和德魯克這一回面對安德烈竟然有了一種當初面對擊殺青紗蛛鳥的葉天的感覺。

安德烈站了起來,並沒有繼續向著伊莎貝拉和德魯克發難,而是看向剛剛被岩蟲衝出來的深洞。

岩蟲王馬上就要出來了!

而伊莎貝拉和德魯克也只能靠着這個岩蟲王,岩蟲王不是一般的A級,它就算是對付上兩隻A+級的禁地生物也能不落下風,當初伊莎貝拉和德魯克也是看到了這一點才要費大勁控制住它的!

德魯克的這個心靈控制的法基尼··················術,可以控制住A級生物,也可以控制普通人,十分邪門!

安德烈左手凝聚出一個閃亮的光團直接扔了進去,這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光團,安德烈在裏面積聚的力量足以將一個普通的A級生物炸得半死。

光團進入之前岩蟲衝出的深坑,照亮了深坑的黑暗之處。

也照亮在地下潛伏的岩蟲王!

這隻岩蟲王在岩蟲群衝出去后就藏在了深坑的底部,好像在等待着岩蟲將上面敵人消耗得差不多,但是它不知道的是,他的岩蟲此時已經基本全部被安德烈消滅了。

甚至安德烈採取了主動進攻的方式直接向它的藏身之處讓了一顆光團直接將它照亮了!

岩蟲王大大的眼睛看着光團落到了自己的頭上,之後一陣耀眼的金光閃過,光團直接發生了巨大的爆炸。

爆炸並沒有將岩蟲王炸得半死,畢竟這隻岩蟲王不是一般的A級生物可以相比。

但這次爆炸還是直接將岩蟲王一隻眼睛炸得粉碎,一陣高亢的叫聲從深坑裏傳了上來。

那是岩蟲王的慘叫,這一聲慘叫德魯克甚至感到了岩蟲王和自己的聯繫都淡了不少,自己好像都要控制不住它了!

隨着一聲高亢的叫聲,岩蟲王從深坑裏沖了出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