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壓壓一大片,大概有上百名內境宗師。

顯然是想在此圍殺李唯!

歌蘭一看李唯被包圍,便抓起何小榭,驀的踏空而起,一個飄逸的輕功,飛到了寶塔頂上,一臉看戲樣的俯瞰著下面的對峙。

李唯覺得有些麻煩了。

這麼多人,要是一個一個打的話,狀態值恐怕要耗盡。

眾內境宗師中的領頭老者道:

「我當是誰呢,原來就是一個月前殺了程宗師的江南惡徒,宗師不可辱,大家一起上,這種人沒必要跟他說江湖道義!」

「……」

眾人還沒動手,忽有一道黑影從天落下。

滿天的火焰隨之而來,照亮了整片天空!

眾人一臉懵逼:

「什麼鬼東西?」

「運力!」

於是……

上百名內境武者被瞬間燒成了炭。

那場面……

也談不上慘吧。

反正痛苦也不超過三秒,也算是超度了。

「誰叫你們不講江湖道義呢?」

這樣想著,李唯整了整衣領:

「是時候滅了武者協會了!」

……

黑塔頂部。

歌蘭看的是目瞪口呆,感覺李唯實在太暴力了。

「不過這巨龍的威力確實很猛啊!」

何小榭更是情緒激動,絲毫不關心什麼巨龍:

「李唯……娶兩個老婆,吃未成年少女的豆腐,現在還放龍屠殺無辜老師……你太過分了,不可饒恕!」

「哈?」

歌蘭一臉懵逼,不明白何小榭為何突然說出這種話。

就在這時,何小榭竟當著歌蘭的面,緩緩脫光了衣服,露出了一身青澀佑惑的胴體。

性福來的太突然!

歌蘭頓時鼻血一飆:

「突然開車?」

「等等……有點不對勁!」

突然——

一股詭異的氣勢驀的升起。

何小榭漸漸露出痛苦的表情,伸手在臉上抓著,撓著,撕扯著臉皮,竟一個不小心,將整個身體的皮囊給扯掉了!

「媽呀!」

歌蘭大為驚駭,立即踏地而起,遠離何小榭兩丈之遠!

仔細一看。

何小榭已經沒了人形……

而且其身形還在不斷暴漲中,很快遮天蔽日!

「這是做了什麼孽啊!」







李唯這邊。

將張雨萌放下來,讓她去找爸爸之後,李唯騎上巨龍,準備直飛武者協會的本部。

正在這時,突然感覺整個天空都黑了!

「什麼情況?」

抬頭一看——

竟有一頭巨獸從天落下,體型比巨龍還要大數倍!

「媽呀!」

李唯趕緊騎龍疾避。

卻不想血光一閃,巨龍一聲狂嘯,仔細看去,巨大的左翼竟被一擊切掉了!

「我曹!」

李唯連人帶龍墜落在山頂。

「這到底什麼東西?」







巨獸也隨之穩穩落地。

扁圓的身體馱著青綠色的硬殼,一對粗壯的鉗子,活像一個身披鎧甲的武士,八條腿均勻分佈身體兩側,八條尖銳的硬爪,好像一把把利劍,隨時準備著搏鬥。

「大膽李唯,還不快束手就擒。」

李唯頓時懵了。

尼瑪這分明是……

分明是……

是……

「一隻河蟹啊!」

為什麼河蟹會長這麼大?

為什麼武俠世界會有河蟹啊!

這麼大隻的河蟹到底想表達什麼啊!

為什麼河蟹會說人話啊!

這時,歌蘭從塔頂大喊道:

「李唯,這就是何小榭,你可別傷著她!」

「何小榭?」

何小榭……

你說這是何小榭?

這特么根本就是何大榭吧!

何小榭……

河小蟹!

這傢伙原來潛伏已久的要怪!

問題是,這個世界為什麼突然變玄幻了?

人為毛能變河蟹啊!

這時,歌蘭從塔頂大喊道:

「不是玄幻,你仔細看小榭的胸口。」

李唯仔細看去,何小榭原本長了兩隻小白兔的地方,此刻竟印著一排金光大字,上面寫著:

華夏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我曹!

這就是傳說中的河蟹神獸?

李唯頓時雞兒都嚇軟了。

自己牛逼哄哄的一生中,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程度的對手。

惹不起。

惹不起。

等等——

不對!

連廣電總局都出現在現實世界里?

這意味著什麼?

「主神你給我滾出來,這特么是到底是個啥世界!」

—————PS—————

不是完本,可能現實劇情要暫時完結了,後面專心寫位面穿越,希望能拉動點訂閱,否則吃不上飯了…… 拿獎品還錢?

這貨居然想拿獎品還錢?

就在陳語晗一行人,正要見證浪漫時刻的剎那間,李唯居然說出了這種讓人貽笑大方、哭笑不得的話來……

陳語晗剛提到嗓子眼的心跳驟然停止,下顎顫抖,兩眼無神,彷彿有無數情緒無數話語卡在了嗓子邊,一個氣質優雅的大美女就這麼傻愣在那裡,久久說不出話來。

江楚楚忍不住噗出了聲,想吐槽,見陳語晗的樣子又忍住了。

顧超與崔曉雄簡直不忍直視,直接背過身軀掩面不語,生怕被人發現他們和李唯認識。

張酩艾則搖頭冷笑著,彷彿看到了李唯的真面目,竟比她原先料想的還要低劣。

全場鴉雀無聲。

葉嵐更是一臉懵逼,思維好像斷了片,半晌之後才尷尬道。

「可以是可以,但今天的比賽可是邁凱倫公司的贊助的,如無特殊情況,我們並不支持更換獎金,所以我想請問一下李先生,您……不喜歡這台車嗎?」

李唯微微攤手:

「喜歡啊,可是保養太貴了,底盤又太低,不能走爛路,還不如我的五菱。」

「噗——」

觀眾一片笑聲。

有搞笑,有嘲笑,有尷尬一笑,也有跟著傻笑的。

旁邊的老主管王忠,早已欲哭無淚:

「小姐的臉面終究還是被你丟盡了!」

.

聽到這裡,陳語晗面色愈加的難看,簡直想把頭埋進土裡,也不想再丟人現眼,趕緊轉身離開,走向了停車場。

江楚楚四人也跟了過去。

張酩艾一路冷笑著,有些幸災樂禍:

「我說是個土包子吧,獎品還換錢,簡直讓人笑掉大牙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