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無常一聽,頓時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兩人都是從手中甩出了武器,勾魂鏈還有什麼引魂蟠,當下朝着我的房間就衝去,我急忙擋在他們的身前,大聲喝道,誰也不許帶走我的女人!

我張開雙臂擋在他們身前,但黑白無常直接就從我身上穿了去過,而且穿過去之後,我的身體一陣冰涼,血液在那一瞬間都要凝固了!

我驚恐的看着卜善,我知道他的本事肯定不是一般人會有的,竟然能夠奴役黑白無常,這得是什麼本事?說不好還跟閻羅王認識!

婷婷在屋裏邊正玩着電腦,忽然就被黑白無常用鐵鏈鎖在了脖子上給勾了出來,隨後黑白無常說,大人息怒,我們這就讓她帶回去。

婷婷哭着對我說,亮子救我,救我啊,我朝着婷婷跑了過去,就在我伸出手掌即將抓住她的小手之時,黑白無常同時消失不見,他們讓婷婷帶走了。

我大吼着跑到卜善的面前,我不管他有多厲害,此時我厲聲咆哮,快讓我女朋友送回來!!!

卜善眯眼笑笑,他說,小兄弟你不用擔心,如果你照我說的做,我擔保你女朋友沒事,怎麼樣?

我還想咆哮,但卜善對我輕輕一揮手,頓時一團氣泡包裹住了我,他說,我想殺你,僅僅是動動手指而已,但我欣賞你,小兄弟,火氣不要那麼大,諾,這個東西給你。

說話間,卜善往茶几上仍了一小瓶藥水,那藥水看起來就像是三精葡萄糖口服液一樣,媽的,還是藍瓶的!

卜善指着那瓶液體說,把這東西想辦法給你師傅喝下,你女朋友,我自然會放,放心吧,黑白無常是我的好朋友,我會招呼他們照顧好你女朋友的,但如果你欺騙了我,我同樣會招呼他們照顧好你女朋友,只不過這個照顧的方式,你當然懂的。

我咬着牙在那團白色的氣泡裏不停的掙扎,但這氣泡就像是一團濃濃的膠水,我漂浮在裏邊雖然能夠呼吸,但想挪動手腳卻是艱難的很。

卜善此時站起了身子,雙手負於身後朝着門口走去,他說,三天之後,若是你師傅喝下了這瓶藥水,你女朋友就能得救,我擔保她一根頭髮都不會少,如果你師傅沒有喝下藥水,哼哼,陰曹地府裏可是有很多冤死鬼的,其中不乏一些男性,看你女朋友這麼漂亮,賞給他們做個小老婆也不錯。

說完,卜善就走了,我在那團氣泡了大聲呼喊大聲罵,但聲音絲毫傳不出去,等到卜善離開房門之後,氣泡突然破裂,我從空中掉了下來,徑直落在沙發上。

我咬着牙狠狠的看着那瓶藥水,此時我已經哭了出來,我恨自己,恨自己沒本事,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那種無力感充斥着我的心窩,讓我難受至極。

過了一會,我擡手抓起那瓶藥水,塞進兜裏直接朝着青石橋趕去。

在路上,我咬着牙狠着心說,媽的,一切都是浮雲,一切都是扯淡,只有自己的女人才是最真的,不就是一瓶藥,師傅那麼厲害,他喝下去之後肯定會沒事的,恩,對,肯定會沒事的。

我流着眼淚勸說着自己,我已經做出了決定,讓師傅喝下這瓶藥水,因爲我別無選擇,我想救婷婷,我愛她,我不想失去她!

到了青石橋的時候,師傅正好坐在他人字形帳篷的邊上,啃着烤鴨喝着小酒,一看我哭着來了,立馬扔下了手中的烤鴨,跑過來問我,瓜娃子,你又怎麼了?又被人欺負了嗎?別哭別哭,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媽的,老子現在就帶着你去打他,怎麼樣?

一聽師傅這些話,我哭的更加厲害了,在這一刻我突然不忍心下手了,婷婷重要,師傅固然重要,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該怎麼做,如果害死師傅,那我會不會一輩子譴責自己的良心?如果失去婷婷,那我還會不會有活下去的勇氣?

見我一直哭一直哭,師傅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此時他伸手入懷,摸索出了一塊泥巴,那東西看起來就像是一塊彩色的泥巴,師傅快速的在手中捏了幾下,然後吹了口氣,立馬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我,而且也在模仿着我的動作,不停的哭。

我嚇了一跳,頓時停止了哭聲,那個泥人變成的我也停止了哭聲,此時也直愣愣的看着我。

師傅見我不哭了,就笑嘻嘻的說,寶貝徒弟,怎麼樣?這個好玩吧?你別哭了,我教你這個?

師傅和藹的表情讓我想起了自己逝去多年的爺爺,真的這一刻我不知道該不該欺騙師傅,讓他喝下藥水了。

最後我與師傅坐在青石橋邊上促膝長談,一直談到了後半夜,看着天上的月亮,我想起了當初去雲南萬魔山的時候,在三世橋上看到自己與婷婷在一起的前三世,我心一橫,心說,師傅我對不住你了,無論如何,我都要救婷婷!

正在聊天的時候,師傅嘆了一口氣,說起了以往歲月的事情,語氣中免不了一番感嘆唏噓,我說師傅啊,此情此景你應該喝上兩杯纔對。

村裏有隻狐狸精 師傅連忙說,對對對,我去拿酒,今晚說啥也得喝兩杯,我說師傅你坐在橋頭等着我吧,我去給你拿,師傅說好。

等我到了師傅的帳篷面前之後,我趕緊從懷裏掏出藥水,倒在了師傅的二鍋頭裏邊,我心裏當時還很害怕,心說師傅要是喝了這藥水,會不會被卜善殺死?

我內心中鬥爭了許久,師傅在那邊催我,瓜娃子,快點啊,你想饞死老子啊。

我說好好好,馬上就來了,此時也容不得我想更多的事情了,端着酒杯和燒雞就朝着師傅走了過來。

當師傅舉起二鍋頭準備一飲而盡的時候,我連忙說,師傅!別!

這幾乎是我下意識說出來的,甚至我自己都想不明白我爲什麼要說出這句話,我不是想救婷婷嗎?我不應該說這句話啊!

師傅一愣,問我,怎麼了?瓜娃子?我支支吾吾的說,呃,沒…沒什麼,師傅你喝吧。

師傅一笑,然擡頭猛灌了一大口,我內心猶如刀絞,難受至極,過了一會我再也忍不住了,我說師傅,時間不早了,我得先回家了。

師傅說,好啊,路上慢點,我就不送你了,說完,師傅撕下一個鴨腿,陪着二鍋頭繼續一邊喝着一邊吃着,在我臨走時還唱起了劉邦的大風歌。

等我走出青石橋,順着街道往前走,尋找出租車的時候,忽然我身後飄來一陣風,沒等我回頭看的時候,我的肩膀就被人給拍了一下。

我嚇了一跳,以爲是鬼拍肩,當下也不敢回頭了,沒想到身後卻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小夥子,事情辦的不錯,剛纔我都看到了,原來是卜善!

我說,那你趕緊把我女朋友給放了!現在就放!以後也別來找我們!我們再無瓜葛!

卜善笑眯眯的說,小兄弟不要着急嘛,我今晚再次找你,就是想問問你,想不想做我的徒弟?我很欣賞你哦。

我冷笑一聲說,我既然有膽量陷害我現在的師傅,我就有膽量陷害將來的師傅,你敢收我?

卜善一聽,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樣子像是聽到了多麼可笑的事情,他說,我卜善想讓他死的人,他不能活,我卜善想讓他活的人,他就一定不會死,想殺我卜善的人有很多,但至今我還活着,我還活的好好的,你知不知道爲什麼?

說完,卜善饒有興致的看着我,我問他,那你說說爲什麼? 卜善先是哈哈大笑,隨後振聲道,因爲我有九條命!

我靠,我嚇了一跳,都說貓有九命,卻沒聽說過人也有九命?我有第二條命,但我第二條命也僅僅是無名將自己的護身符送給了我,可這卜善是怎麼回事?他不可能帶有九個護身符吧?

我說,別的我就不說了,至於做不做你徒弟,我現在心裏很難過,我不想討論這個問題,我只想問問你,放不放我女朋友,卜善笑道,放!當然放!哈哈哈,你是一個混蛋,而我這個人就欣賞混蛋,尤其是你這種深藏不漏的混蛋!因爲我們兩個是同一種人!就是那種十惡不赦的混蛋!

卜善狠狠的羞辱我了一通,我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尊嚴,下毒藥害死自己師傅的人,在歷史上多的很,我記得的一個人就是油貴,下毒害死了自己的師傅霍元甲,霍元甲可謂是民族英雄,後來的油貴也背上了罵名。

我淡淡一笑,此時感覺尊嚴什麼的都不重要了,只要能跟婷婷在一起,全世界我都敢背叛,我說,讓婷婷給我送回來吧,我現在心裏很難受。

卜善說,好好好,我讓你女朋友現在就給你送回來,不過我真的很欣賞你,像你這種心狠手辣的人,我喜歡,我真的喜歡,只有你這樣性格的人,才能做成大事!小兄弟,來跟我吧!我讓你成爲這個世界上隻手遮天的人,怎麼樣?

我說我對這個不感興趣,你先讓我女朋友放出來,行嗎?

卜善當下開始念動咒語,忽然間周圍的路燈忽明忽閃,陰風大震,過了一會,黑白無常再次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卜善說,勞煩兩位仁兄,讓剛纔勾走的女鬼送回來吧。

卜善就說了這麼一句話,黑白無常笑了笑說,行,大人說話了,我們肯定照做,然後黑白無常就消失不見了,過了一會,黑白無常拖着婷婷重新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看到婷婷,立馬就撲了過去,卜善擺擺手,黑白無常放開了她,我用力的抱着婷婷,眼淚不自覺的落了下來,我不知道我陷害師傅來救婷婷到底是對還是錯,但我真的不想失去婷婷。

卜善看起來還想繼續挽留我,我說容我思考思考吧,等我想通了再說,然後我拉着婷婷就回家了。

等我回到家,婷婷立馬撲進了我的懷裏失聲痛哭,我關切的說,婷婷你沒事吧?婷婷搖了搖頭說,我好害怕,我原本以爲黑白無常會讓我重新投胎,那樣我就看不到你了,還好他們只是讓我關押在一個白色的鳥籠裏。

我一愣,頓時問道,白色的鳥籠?有多大?婷婷說,有一間房子那麼多,他們讓我關進鳥籠裏,那鳥籠四周的鐵柱我根本不敢觸碰,碰上去就會有雷電閃爍出來,我真的好害怕。

我抱着婷婷,雙手不停的拍打着她柔軟的香肩,我說婷婷不怕,不怕,現在已經沒事了。

當晚睡覺的時候,我抱着婷婷,思索了一夜,眼中也是光芒四射。

就這樣熬到了後天,我對婷婷說,婷婷,你現在聽我的話,進收魂戒裏邊,我不叫你,你千萬不能出來,行嗎?

婷婷用力的點了點頭,隨後我讓婷婷收進了收魂戒當中,然後朝着青石橋趕去,畢竟今天師傅和卜善約定好了在這裏切磋道法,我怎麼說也得來看看。

等我到了青石橋的時候,師傅正坐在楊樹林裏打坐,看來已經準備好了一起,就等卜善的到來了。

我說,師傅,你有把握打得過他嗎?

師傅哈哈一笑說,你師傅我什麼人沒見過?區區一個修道之人,就能隨便欺負我嗎?瓜娃子,今天你等着,看我怎麼收拾他。

然後師傅讓我坐在他的旁邊,不停的教導着我如何修煉法術,如何擁有法力,說實話這幾天我體內的那團氣,越來越多了,我感覺那就像是一條太歲一樣,在我身體裏不停的遊走,有了這團氣,我走路做事都快了許多。

沒過多久,卜善就領着卜冤來到了楊樹林,他雙手負於身後笑眯眯的說,前輩可準備好了?

師傅哈哈一笑說,當然準備好了。

然後兩人同時起身,朝着楊樹林的深處走去,到了楊樹林最中間的時候,兩人停了下來,雙目平視着對方。

卜善擡手作揖對師傅說,你是前輩,晚輩不敢造次,還是您先出手吧,師傅則是微微一笑,雙手背在身後說,我是前輩,你是晚輩,我自然要讓着你,你先出手吧。

卜善說,那恭敬不如從命了,話音剛落,卜善擡手揮出一記手刀,他手上光芒閃動,那記手刀揮出去的時候,竟然見風便漲,瞬間變成了一把燃燒着火焰的大刀。

大刀飛舞在空中,朝着師傅的頭頂看去,師傅眯眼一笑,站在原地絲毫不動,只是嘴角微微唸了兩句咒語,頓時在大刀砍下來的時候,一個類似於金鐘似的光罩,擋住了火焰刀的攻擊。

兩人切磋的就是法術和道術,那火焰刀是幻化出來的,籠罩在師傅身上的金鐘,也是幻化出來的,因爲那金鐘的造型我看起來很像是太乙鈴。

火焰刀一擊落下,劈在了金鐘上,頓時光芒一閃,同時消失,卜善再次念動咒語,忽然間他張開大嘴,猛然吼了一聲,一隻漆黑如墨的豹子從他口中鑽了出來,瞬間朝着師傅撲去!

師傅哈哈一笑說,豹子啊,老虎最能剋制!說完,師傅雙眼中金光爍動,從他雙眼中飛出兩道金光,照射在豹子的身上,瞬間金光散開化作一隻金燦燦的老虎。

兩人就這麼用法力對抗了許久,過了一會,卜善說,前輩,這些小兒科,我們就不需要再比試了,不如我們靈魂出竅來比試一番,如何?

師傅哈哈大笑說,好啊,可以啊,說完,師傅的笑容定格在了那一刻,他渾身一動不動,連眼珠子都不會轉動了,我知道,卜善和師傅同時靈魂出竅,用靈魂在鬥法。

卜冤在一旁有些焦急,我能感受的出來,卜冤的本事還比不了卜善,他做不到靈魂出竅,所以看不到卜善與師傅的爭鬥,同樣的,我也做不到靈魂出竅,此時只能站在原地乾等着。

而就在卜冤我倆一起等候切磋結果的時候,我卻發現,這卜冤的眼光一直朝着師傅的肉體看去,我心說這傢伙是打算毀了師傅的肉體嗎?

想到了這裏,我不由得朝着師傅的肉體靠近了一些,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卜善的肉體猛然朝後飛出數丈之遠!他左手用力的捂着胸口,嘴裏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師傅的肉體也在這一刻笑了起來,我知道,兩人靈魂出竅已經比試完了,卜善完全不是師傅的對手。

● t tkan● ¢ ○

他滿臉驚恐的指着我,對我說,你…你…你究竟用了什麼辦法欺騙了我?

師傅哈哈一笑說,既然你口口聲聲叫我前輩,那我是不是該告訴你,我們師徒倆是怎麼演戲的呢?哈哈哈。

師傅笑的很得意,卜冤趕緊跑過去扶起了卜善,看的出來卜善被師傅揍的很慘,鮮血吐的是一口接一口。

我說,哎哎哎,師傅你先別說啊,這種高端演技,那說出來可要得要錢的!你看人家電影學院畢業出來的都不一定有咱這演技,咱要是告訴他了,是不是得問他要學費啊?

師傅說,哈哈,對,你這小子要想聽,就得交學費!

卜善咬着牙紅着眼睛說,這一次,我認栽,我明明發現你喝下了五毒汁,你爲什麼沒事! 師傅眯眼一笑說,五毒汁天下聞名,這是幾百年前就有的毒藥,你以爲我不知道?師傅說出了這句話,頓時震驚了卜善!

這種幾乎失傳的毒藥師傅竟然都知道?這資歷得高到什麼程度?

師傅說,前天晚上我和徒弟坐在青石橋上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在偷看!所以,我靈魂出竅告訴我的寶貝徒弟,讓他儘管給我下毒,我自有辦法對付,五毒汁確實無藥可救,問題是你遇上了我,懂嗎?

卜善咬着牙本想再說句硬氣話,但還沒來得及喘氣,噗嗤一聲,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卜冤趕緊攙扶着他離開了這裏。

我說我靠,師傅你前天晚上真牛逼,咱倆聊天的時候,你怎麼知道他在附近?

師傅說,記得不記得我說起以前往事的時候,揉了一下眼睛,我說記得啊,我感覺你好像流眼淚了,然後你抹了一下眼睛。

師傅哈哈一笑說,流個狗屁眼淚,我幾百…幾十年的修爲,怎麼可能會輕易流眼淚?這世間萬物的人生真諦,我早就看穿了,我是不會輕易流下眼淚的,而我揉眼睛,正是運用了移形換影大法!

移形換影大法?這是什麼法術?我伸頭問道師傅。

師傅雙手背在身後,樂悠悠的走在楊樹林裏,他說,我讓我的右眼,暫時挪到了我的右手心裏,而當我假裝揉完眼睛的時候,就攤開手掌,讓眼睛查探四周的情況,這樣,我根本就不需要轉頭,就能知道後邊有沒有人!

我說我靠,這個真牛逼啊!我突然想起了非常火爆的島國電影系列,叫什麼熱來着,那些男演員要是學會了這一招,能把某個棍狀型器官隨意挪動位置的話,臥槽,絕逼要逆天啊!

我又問師傅,你爲什麼喝下了五毒汁,卻沒有事情?那五毒汁是用來幹什麼的?

師傅說,五毒汁相傳是在元末明初時被一個叫做五毒教的教派發明出來的,這種毒汁專門針對那些修道之人,毒汁無色無味,喝道嘴裏完全感受不出來,當然了,所有的上等毒藥都要具備無色無味。

重生之打造娛樂帝國 其次五毒汁進入體內,一般修道之人都有法力護身,更有甚者已經修煉成了不滅金身,五毒汁想要毀滅肉體,還不太容易,但如果靈魂出竅,只剩下肉身的話,那麼肉身便很快會被腐蝕!等到肉身被腐蝕,靈魂自然也就回不來了!

我哦了一聲,然後說,敢情卜善就是故意要跟你靈魂出竅來比試,好讓五毒汁在你肉體裏,損害你的內臟,等你肉身毀滅了,你也就回不來了,師傅眯眼一笑點了點頭說,是這個道理。

我說,那你是怎麼抵擋的五毒汁呢?師傅哈哈一笑,當即盤腿坐了下來對我說,身,爲人之根本,除了肉身之外,還存在法身,金身,魂身!

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這裏邊還有這麼多名堂,師傅說,魂身指的就是靈魂,可那卜善殊不知我還修煉的有法身!當我魂身出竅,自然有法身來保護肉身!等我將來有朝一日能夠像祖師爺一樣,學會不滅金身,哼哼,那可就達至大道了!

我說,法身是什麼東西?算是第二元神嗎?師傅點了點頭說,嚴格來講,法身就屬於第二元神,但跟鬼魔殭屍一類的第二元神又不太一樣,例如該隱的第二元神,那是正兒八經的大道之身,畢竟他是殭屍始祖之一,而我們人類的大道之身,便是不滅金身了!

我說我靠,這不滅金身得修煉多久啊?

師傅一聽,隨後嘆了口氣說,這個我也不知道,我們這一派中,只有祖師爺一人修煉出了不滅金身,到達了不死不滅的地步。

原來修道出不滅金身,就能不死不滅,我靠這個牛逼!想到了這裏,我悄悄摸了一下胸前的虎神鏈,我不知道這東西算不算我的不滅金身,反正我受到重擊的時候,身上都會隱隱泛出一層金光籠罩,身體裏也會傳來虎吼之聲。

不過我感覺這跟祖師爺那種大道金身肯定不一樣,就算我這虎神鏈也算金身,頂多也就是開了外掛而已,就這種感覺。

過了一會,師傅嘆了口氣說,乖徒弟,還是你聰明啊,來的時候就像我暗示了事情的不對勁,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方便說出口,所以就靈魂出竅鑽進你的大腦裏問你了,果然這個卜善不安好心。

我恩了一聲說,卜善在我家給我毒藥之後,我發現我家附近還有陰氣,我很驚恐,不知道卜善這傢伙是不是安排了小鬼在監視我,後來我索性一想,我就故意來找你,故意讓卜善知道,我爲了女朋友,現在就要陷害你,而後他肯定跟着一起來了,看到咱倆演的戲之後,也就相信了,所以回去的時候他放出了婷婷。

師傅恩了一聲說,乖徒弟還是你聰明啊,我游塵收徒從來都是有眼光的,我相信我收進來的徒弟都不會害我的。

我恩了一聲說,師傅,婷婷被黑白無常帶走的時候,她說她沒有被黑白無常送進地獄裏,而是被關押到了一座鳥籠裏邊,那鳥籠有一間房子那麼大,而且只要婷婷碰到上邊的鐵柱,鐵柱上就會傳來雷電,這是什麼東西?

師傅一聽,忽然說了一聲,切!

師傅這個切字,充滿了鄙視,充滿了不屑,我說師傅你這什麼意思,給我說明白呀。

師傅哼了一聲說,瓜娃子呀,你見過黑白無常嗎?

我一聽,搖了搖頭說,在電視裏見過,在現實中沒見過,師傅就說,那你確定黑白無常的樣子嗎?我說那我當然不確定啊,屌知道他們長什麼樣。

師傅哈哈一笑說,這不就對了?你確定你看到的黑白無常就是地府中的黑白無常嗎?

我一愣,瞬間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原來卜善這個狗東西就是找了兩個小鬼來冒充黑白無常,他這麼做就是爲了嚇我,只要我不聽他的話,他就讓婷婷送到輪迴道里,讓婷婷投胎,讓我再也見不到她,其實那黑白無常就是假的!

我說他媽的這孫子可真j8會裝! 獨家寵愛,闊少的小嬌妻 讓我都嚇壞了,我就心說他們爲什麼把婷婷關押到鳥籠裏,而不是送到地獄呢?敢情這就是倆小鬼,媽的黑白無常都敢冒充,找死啊。

師傅哈哈大笑說,你想想,我這種修爲遇到冥殿十魂還完全沒有反抗之力,就憑那卜善的修爲,他能奴役黑白無常嗎?

我一聽,頓然覺得有道理,冥殿十魂雖然能夠隨意出入冥府,但跟黑白無常相比,估計也就是平分秋色,師傅當時手裏沒有照天鏡,見到了冥殿十魂他就完全不行了,而卜善憑啥就能奴役黑白無常?而且那黑白無常還喊他大人?這逼裝的可真他媽耀眼!

師傅說,瓜娃子,從今天起,你好好學習上邊的法術,這是祖師爺留下來的典籍,上邊記載了很多上古法術,其中有一些高深的,連我至今爲止都未能弄明白,希望你能感悟透徹吧。

我靠,這開天封魔錄中的某些高等法術,就連師傅都不知道?那這祖師爺可真夠厲害的啊。

我說,師傅啊,這兩天我哪都不敢去,卜善雖然跟你相比就是個戰五渣,但他要是單獨遇上我的話,還能收拾我,還能重新把婷婷抓走,我們欺騙了他一次,肯定就不容易欺騙第二次,師傅我該怎麼辦?

師傅說這兩天你就先留在我這吧,把這法術好好修習,我會一直給你指導,一直讓你擁有法術,就算到時候打不過卜善,至少能夠全身而退!

我說好!

當下就留在了青石橋,跟着師傅學習開天封魔錄中的上古祕法! 總裁前夫,請自重! 我學的很用功,因爲我想更快的擁有法力,這樣我就能夠操控啓天返魂術來讓婷婷變成大活人。

到時候我就能和婷婷在牀上….嘿嘿嘿嘿… 學習了幾天之後,我漸漸的能夠利用法力才做一些事情了,比如說點菸,如今我點菸,已經可以不用打火機了,如果我低調一點的話,我會用手捂着菸頭,讓別人看起來像是在用打火機點菸。

如果我高調一點的話,我會直接伸出手指,在指尖冒出一團火焰,當然了,做人嘛,還是要低調一些的。

這個本事算是入門級的,在開天封魔錄當中記載的祕術里根本排不上號,就是體內擁有了法力之後,跟隨着師傅學習的一種小伎倆。

每天我跟隨着師傅都是天天早上打坐,呼吸吐納,先是七十二大周天,然後是三十六中周天,最後是十八小週天,一天一個循環來吸收天地精華,等到我能夠熟練運用法力之時,就不怎麼需要呼吸吐納了。

我心裏滿是期待,我學的很快,因爲我知道一旦我擁有了足夠的法力,我就能利用啓天返魂之術讓婷婷成爲活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