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看著冷沐風,心中卻是暗暗震驚,沒想到冷沐風一上來,就開始籠絡人心,這樣下去,不出一年,這飛龍山就徹底歸他姓冷的了。 飛龍山的飛龍廳中,冷沐風、圖魯、黃飛龍、黑虎和十多名飛龍幫的管事齊聚一堂。

飛龍幫原有五百一十六人,其中武師三百九十五人,武宗五十五人。蜈蚣山原有一百三十五人,其中武師一百零五人,武宗二十五人。金雞山的鐵血堂共四十人,其中武師十三人,武宗二十七人。

合計下來,飛龍幫共有武師五百一十三人,武宗一百零七人。

冷沐風說道:「金雞山原設有鐵血堂,每十人為一小隊,百人為一中隊,千人為一大隊,便於管理,行動迅速,我建議飛龍幫還沿襲這個制度。」

黑虎聽到這裡立即說道:「我同意,不過三個山頭的人原本就不熟悉,我建議還是一個山頭的人,編成一隊合適。」

圖魯眼睛一瞪就要說話,冷沐風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出聲,黃飛龍和十多名原飛龍幫的管事,也都沉默不語。

「呵呵,黑虎兄弟此言也有理。」冷沐風笑道:「不過卻是不利於我飛龍幫的發展,試問如果飛龍山、金雞山、蜈蚣山的人,各自成一隊,不時想到之前的種種,如何能團結一致?」

黑虎眉頭一皺,說道:「若現在混編在一起,素有仇怨者怎麼辦,飛龍幫還不立即分崩離析。」

冷沐風點點頭:「這點我也想到了,除去雜役、廚子,我們一共有武師五百一十三人,武宗一百零七人,合計六百二十人,共六十二個小隊。我建議給大家三天的時間,讓他們互相熟悉,自願組隊,並選出每小隊的對長,如何?」

圖魯立即說道:「我同意,這樣既能避免有仇怨者出現在一個隊里,又能讓大家選出有能力的隊長來,一舉兩得。」

黑虎猶豫了一下,看向黃飛龍,不料黃飛龍卻說道:「我也同意,不過中隊長和大隊長怎麼辦,由大當家親自任命嗎?」

「不,中隊長和大隊長由鐵血堂的堂主來任命。」冷沐風說道。

黃飛龍一愣:「大當家不擔任鐵血堂堂主?」

黑虎和其他十多名飛龍幫的管事也是一愣,奇怪的看向冷沐風。

冷沐風說道:「鐵血堂堂主由二當家擔任,委屈你和黑虎分別擔任副堂主,如何?」

「不委屈,一切聽大當家安排。」黃飛龍急忙說道。

「一切聽大當家吩咐。」黑虎見狀,也只好說道。

接下來,飛龍山熱鬧起來,六百多修鍊者匯聚在一起,呼朋喚友,紛紛找熟悉的人組成一個小隊,那一百多名武宗變成了香餑餑,每個小隊都在想盡辦法拉攏他們。

黑虎回到自己的房間,氣得一腳將桌子踢翻在地:「冷沐風可惡!」

宅在諸天世界 「二當家息怒,此時還不是與他翻臉的時機。」一個身穿青衣,下巴長著一縷山羊鬍須的老者關上房門說道。

「還要等到什麼時候,他一來就將所有人的待遇翻番,現在又將金雞山、蜈蚣山的人徹底與我們飛龍山的混在一起,看來等不到一年,他就會完全掌控飛龍幫。」黑虎怒道。

「二當家須沉住氣,他冷沐風只知道將待遇翻番,卻不知道在這混亂之地,金烏丹和培元丹有多麼珍貴。一旦倉庫里的丹藥支撐不住,看他如何應對。」青衣老者摸著山羊須,一副山人自有妙計,你快來問我的模樣。

黑虎眉頭一皺:「他難道不能去搶嗎?你有什麼計劃,快告訴老子。」

「呃!」青衣老者差點一口氣被噎住,摸著山羊鬍子來到黑虎身邊,低聲說道:「我們可以到鬼門鎮散布消息,就說飛龍幫實力暴漲,過往的車隊最好繞行。」

黑虎有些不確定道:「這樣行嗎?」

「行,只要拖上半年,他搶不到金烏丹和培元丹,便要食言。」

「如果他找去找鏢會呢?這件事我看還要請你真正的主人幫忙,不然我怕是不能幫他掌控住飛龍幫了。」黑虎說道。

青衣老者猶豫了一下說道:「也好,我先將這裡的情況稟報主人,不過,你也儘快派心腹到鬼門鎮去散布消息。」

連綿的飛龍山脈中,一隻雲翅鳥悄然飛向天際,如離弦之箭一般,向西方快速飛去,轉眼消逝在天邊。

冷沐風在黃飛龍的帶領下來到飛龍山的倉庫,巨大的山洞中堆滿了各色的箱子。

黃飛龍邊走邊介紹道:「我們一共有黃金十六萬兩,白銀一百三十萬兩,都放在左側這些箱子中。」

冷沐風看著左側那些箱子點點頭:「培元丹和金烏丹還有多少?」

「培元丹大約還有一萬顆,金烏丹有九千多顆,足夠堅持半年,大當家不用擔心。」

「嗯,晚些天你和圖魯要多搶些囤積起來,我們的人數以後會越來越多。」

黃飛龍有些猶豫的看了冷沐風一眼,沒有說話,冷沐風問道:「怎麼了?」

「大當家,實不相瞞,若我們現在繼續擴充實力,恐怕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冷沐風停了下來:「你是說應天府?」

黃飛龍點點頭:「應天府雖說離我們還有一段距離,但他們的眼線卻是遍布混亂之地,一旦他們察覺我們實力暴漲,怕是會派人對付我們。」

冷沐風猶豫了一下問道:「你不是和官府有關係嗎,借用周家的勢力,能壓制應天府嗎?」

黃飛龍搖搖頭:「強龍不壓地頭蛇,三大帝國到了這,都要讓他們三分。」

冷沐風腦袋中閃過一個人,說道:「這件事交給我,你和圖魯只管去搶。」

「好,一切聽大當家吩咐。」

冷沐風往前走去,黃飛龍急忙跟上介紹道:「前面放的是晶核,最低級的是二級妖獸晶核,有六百多顆。最高級的是五級妖獸晶核,有一百多顆。」

冷沐風停了一下說道:「將這一百多顆五級妖獸的晶核都搬到我房間去。」

黃飛龍眼睛一亮,知道冷沐風要吸收,不禁有些羨慕道:「大當家的這種修鍊方式真是令人羨慕,難怪短短數年,就晉級到三階武王境界。」 冷沐風有些可惜的說道:「這些怕還是不能晉階,可惜。」

「是啊,武王境界每次晉階所需要的靈氣簡直是天量,我們倉庫還有五百塊靈石,大當家也拿走好了。」

「好啊,不過這麼多,都放在房間怕是不方便,乾脆你在後山幫我找個山洞,我平時就在那裡閉關。」

黃飛龍立即說道:「在我們這座山的後方,就有一座天然的石洞,裡面非常大,也很乾燥,非常適合閉關,我馬上命人將這些物資運過去。」

「好,多謝!」

兩人出了倉庫,冷沐風好像想起什麼,問道:「我們飛龍山沒有雲雀鳥嗎?」

黃飛龍搖搖頭:「沒有,我們雖說是方圓百里最大的強盜,但在混亂之地其實也就是一股小勢力,平常打劫過往商隊,派幾名兄弟過去摸下虛實就可以了。」

冷沐風點點頭,沒有說什麼,現在鬼門鎮、桃山郡、金雞山和飛龍山,各留一隻雲雀鳥的話,最少也需要四隻。只是想到雲雀鳥的價格,冷沐風不由一陣心疼。

冷沐風所在的位置,正在飛龍山龍頭的後方,黃飛龍領他向後繼續飛去,來到飛龍山的七寸之處,指著下方說道:「那個天然的山洞就在這裡,四季恆溫,希望大當家能夠滿意。」

「呵呵,你也太客氣了,雖說你是四當家,但飛龍幫的平常事務還都是你來打理,我平時就在這裡閉關,不會幹預你。二當家只負責鐵血堂的訓練,他也不擅長管理這些,所以你就像平時一樣,擔當起來就好了。」冷沐風認真的向黃飛龍解釋道。

黃飛龍心中大喜,急忙躬身道:「多謝大當家,我一定不會讓大當家失望。」

兩人飛到那個天然的山洞前,黃飛龍走到山壁右側,轉動一塊圓石,「扎扎」聲響起,一個一丈寬,兩丈高的石門緩緩升起。

「大當家請!」黃飛龍說道。

冷沐風來到山洞,竟發現有光線從上方照射下來,黃飛龍解釋道:「這座山洞的頂部,有一個洞口,陽光可以直接照射進來。」

冷沐風走到下方看了看,果然如此,這個山洞約有九十平米大小,光線正好照在中間。

冷沐風看看地上,非常乾燥,問道:「下雨了怎麼,怎麼排出去?」

「這就是這座山洞神奇的地方,無論颳風、下雨還是下雪,都不會影響這裡,兄弟們都說這裡是飛龍山的風水寶地,我也到上方查過,應該是洞口角度的問題,水流不進來,風刮不到那,確實奇妙。」

「哈哈,這麼好一個地方,你以前怎麼不搬到這裡來?」冷沐風問道。

「哎,一言難盡,有機會我一定向大當家解釋。」

「好吧,我也不喜歡強人所難,我們去通知大夥,將物資搬過來吧。」

第二天,冷沐風出了山洞,騰空而起向鬼門鎮飛來,來到高大壯那處宅院。

「大當家的您怎麼來了?」高大壯驚喜的問道。

「怎麼,你這我就不能來了嗎?」

「呸,呸,你看我這嘴,老張頭告訴我們,您和二當家打下了蜈蚣山、飛龍山,現在不應該是最忙的時候嗎?」

「嗯,事情都已經辦妥了,倒是你這,進展有些慢。」

高大壯一聽,頓時哭喪著臉說道:「大當家您不知道,這個招募眼線、收集情報實在太費銀子了,我們那個店鋪好不容易賺了些銀子,一轉眼又要全部花出去了,我正為這事發愁呢。」

「金雞山不是還有些銀子嗎,先用著,桃山郡派人去了嗎?」

「去了,已經和您說的那個美女掌柜聯繫上了,每隔幾天從她那進一批野豬和麋鹿肉,委託火風給運來。」

「嗯,罪惡城也該派人去了,我們現在已經佔據了飛龍山,你的黑冰衛要跟上。」

「是,大當家的,我們黑冰衛一定走到前面。」高大壯又興奮又緊張的說道,銀子啊,他現在手裡最缺銀子。

「我大概了解了一下,混亂之地最賺銀子的,是晶核、靈石和金烏丹,你讓桃山郡的人找一家貨源,請火風幫忙運到罪惡城,我們下一家店鋪,就賣這些。然後,我會想其他辦法,再為你籌集銀子。」

「多謝老大,是我無能,連累你還要為黑冰衛找銀子。」高大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也不怪你,就像你說道,收集情報本來就是撒銀子的,起步是最難的時候。」

「嗯,嗯,多謝老大體諒。」

「對了,你再買六隻雲雀鳥,有兩隻我晚些回來帶走。」

「啊,老大今天就要嗎?」高大壯苦著臉問道。

「對,今天就要。」

「……」

出了鬼門鎮,冷沐風快速向黑風峽谷飛去,出口處,有幾支空車隊在等人,冷沐風沒有理他們的招呼,一個人飛進峽谷。

身形展開,冷沐風風馳電掣向前飛去,不料剛行了十餘里,前方突然傳來打鬥聲。

冷沐風騰空而起,向前方看去,只見一支商隊被攔了下來,劫匪和商隊護衛人員正在拚命廝殺。

雙方人數相差無幾,都有七八十人左右,五十輛馬車歪歪斜斜停在峽谷內,幾隻箱子掉在地上。

雙方几乎同時注意到冷沐風的出現,一個護衛商隊的大漢高聲喊道:「兄弟快來幫個忙,紫雲商會定有重謝!」

「少管閑事,除非你今後不打算走黑風峽谷了。」一個劫匪首領模樣的人惡狠狠的喊道,同時呼嘯一聲,數十名劫匪齊聲發喊,拚命向車隊攻去。

冷沐風取出板磚正要動手,這時一輛馬車被一個劫匪一刀劈開,幾隻箱子跌落在地,精緻的黑色鎧甲露了出來。

「鎧甲!」冷沐風和劫匪都是一愣,那幫劫匪暗叫晦氣,沒想到竟搶的竟是一批鎧甲。

「他奶奶的,桃山郡的軍爺是不是窮瘋了,倒賣這些盔甲到混亂之地幹嘛!」那個劫匪首領氣的哇哇大叫道。

冷沐風也認出了,那是大周帝國最精銳的野戰步兵穿的鎧甲,看成色還都是嶄新的,看來倒賣的人身份一定不低。

護衛車隊的修鍊者,都是臉色一變,一聲不吭的殺向劫匪,一個個變得兇悍無比。 冷沐風將板磚收回懷中,看來這個紫雲商會也不簡單,身形一晃,從旁邊遠遠繞了過去,向遠方飛去。

來到峽谷最高的那處峭壁下,冷沐風抬頭看了一眼,騰空飛了上去。

一個黑袍人盤膝坐在地上,正是上次搜身那人,他見冷沐風前來,不由眉頭一皺:「何事?」

「啟稟前輩,晚輩有事求見冥老。」冷沐風恭恭敬敬的說道。

黑袍人起身,看了一眼背後那個大些的石屋:「什麼事,你說吧。」

「前些天,翁同酥找飛龍山做幫手,打上金雞山,被我給殺了。因此前曾聽他說冥老是他的主人,特來告罪一聲。」

黑袍人沒敢說話,扭頭向後看去。翁同酥並不是他們真正的下屬,死便死了,他們也沒準備去找冷沐風的麻煩。但很顯然,冷沐風來此的真正目的,也不是「告罪一聲」。

另外四位黑袍人都從石屋中走了出來,靜靜的看著冷沐風,默不作聲。

半晌,那個大些的石屋中才發出一道聲音:「此事我已知曉了。」

冷沐風立即躬身說道:「晚輩現在已經佔據飛龍山,收服了黃飛龍等人,願意為冥老效力。」

五位黑袍人沒有說話,石屋中的冥老也沒有說話,山頂上微風吹過,隱隱傳來遠處峽谷中廝殺的聲音。

「晚輩準備收服飛龍山方圓百里內所有的土匪,今後凡是從飛龍山經過的商隊,只要十輛車留下一輛,便可順利通過。不會再像現在這般,遇到肥羊就搶個一乾二淨,碰到硬骨頭,就將自己折進去。」冷沐風輕聲說道。

山頂一片寂靜,一個黑袍人說道:「每天經過飛龍山的車隊不下數百輛,若如此,日後只怕更多車隊從那繞道,你們飛龍山躺著,每天便有數十輛,甚至上百輛物資的收入,當真英雄出少年,佩服。」

冷沐風趕緊說道:「這也要冥老原諒晚輩,晚輩才有這個造化,為答謝冥老和五位前輩,我願將三成的物資獻給諸位。」

五位黑袍人動容,這年輕人好大的手筆,即便每天有五百輛馬車從飛龍山經過,就有十五輛車的物資是屬於他們的,而且是交給他們個人,不是應天府。

五人都看向那座石屋,他們在這裡風餐露宿,但大部分的物資都要上交應天府,真正到他們手中的並沒多少。冥老終於開口道:「我若不答應你,豈不招人嫌了。」

五位黑袍人嚇得一哆嗦,連忙躬身道:「屬下不敢,一切聽冥老安排。」

「年輕人,你出這麼豐厚的條件,不僅僅是為了將飛龍山百里之內大大小小的土匪,都收編了吧。」冥老問道。

「冥老英明,因為晚輩有一個極厲害的仇家,為了活命,不得不壯大飛龍幫,但也僅限于飛龍山、罪惡城而已,晚輩絕不敢挑釁應天府的天威。」

「這樣最好,否則老夫也很為難,不過你還要答應我兩個條件。」

冷沐風大喜,只要過了冥老這一關,飛龍幫就可以招兵買馬,而不用擔心應天府的猜忌了:「請冥老吩咐。」

「第一,應天府有事,飛龍山必須全力相助。」

「是,這個晚輩明白。」

「好,第二,不要搞得驚天動地,一旦驚動應天城,到時我們就是有心袒護你,怕也有心無力。」

「是,多謝冥老教誨。」

石屋中的冥老不再說話,五位黑袍人臉上露出喜色,一人看向冷沐風笑道:「冷老弟,那日一見,就知道你不凡,果然給了老哥們一個驚喜,哈哈!」

冷沐風心中暗罵,若沒有那三成物資,只怕這些人會立即翻臉將自己撕碎了。

臉上卻堆滿笑容說道:「是冥老和五位大哥給了晚輩這樣一個機會。」

「嗯,不過那多物資,你準備安置到什麼地方,送到這裡來,怕是不合適。」那位黑袍人問出了重點。

「蜈蚣山的人已經遷到飛龍山,那裡有一個倉庫,每個月,我會派親信將物資運過去,各位大哥儘管放心。」

五位黑袍人聽到這裡頓時變得笑容可掬起來,看著冷沐風也是越來越順眼。

「那就有勞賢弟了,培元丹、金烏丹這些就送你了,如果有晶核、靈石,給我們多留些,老哥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些。」一個黑袍人立即將冷沐風升級為賢弟,拉著他的手親熱的說道。

豪門罪媳 冷沐風身上頓時起了一片雞皮疙瘩,心中暗道那也是老子最需要的,抓著那個黑袍人的手,言辭懇切的說道:「大哥請放心,小弟絕對不會讓五位大哥和冥老失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