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七七這會兒星目迷醉,美得不要不要的,陽頂天無論說什麼,她都一口應下來。

第二天上午,陽頂天跟郭自強見到了老威爾,老威爾是一個大鬍子白人。

撒哈拉以北,白人居多,其實象馬剎的本地人,就不完全是黑人,最原始的時候就是淺黑,類黃色人種,甚至比三哥菲律賓那邊本土人其實還要白一點,象居里他們就是那種。

而象馬剎摩亞這邊,給白人改種,更是成了淺白,越是馬剎往北去,白人就越多。

陽頂天以前不讀書,只以爲白人都是高大上,後來才知道,白人才是海盜的祖宗,現在最富最民煮的那一撮國家,最初就是最著名的北歐海盜。

加勒比海盜也一樣,都是白人。

老威爾給了郭自強一艘三手新的快艇,作價是一萬美元,靠海,這樣的快艇其實不值錢,所以沒有算快艇的錢,而是跟老威爾拿了一批貨,一共兩萬美元。

郭自強拿了貨,隨即就把快艇開出去。

郭自強跟陽頂天說過,他以前跟一個人跑過走私,看他熟練的樣子,陽頂天不得不感慨:“要不是親眼看到,真不敢想老表有這本事。”

其實讓他感慨的,不僅僅是快艇,還有槍,郭自強還跟老威爾拿了三把槍,兩把手槍,一把AK47,還有半箱**。

敢玩AK和**,這與他映象中的老表,完全是兩個人了。

快艇很快,這種快艇,最快的時候,可以達到時速五十海里以上,按公里算,那就是八九十公里,省港著名的大飛,也是這個速度。

不過老威爾賣給郭自強的比不上大飛,沒有那麼大馬力,但也達到六七十公里的速度。

聖吉馬往北一百五十公里左右,就進入了摩亞海域,也就是兩個小時。

郭自強又開了半個小時左右,到一個小島附近停了下來,對陽頂天道:“等天黑,天黑後進去,那邊我有個熟的村子,有個二道販子,把貨便宜點給他,雖然賺得少一點,但風險也小一點,以前海老二也是這麼幹的,可惜他不走運,否則,我說不定跟着他也發財了。”

他正感慨着,陽頂天突然眉頭一凝。


“怎麼了?”郭自強看他神色不對,疑惑的問。

“有槍聲,很激烈。”

陽頂天向東一指:“那邊。”

“槍聲?”郭自強眉頭立刻一凝,把快艇藏到礁石後面,道:“上去看看。”

他說着跳下船,涉水上島,他隨手帶上了AK,手槍則一直插在腰間。

陽頂天也跟着上去。

這島子不大,南北長兩三公里左右,寬大約兩公里,不過島上有一座山,林木茂密,整體看上去,就如一條鼓着背棱的梭子魚。

不等爬到山頂,郭自強也聽到了槍聲,臉上變色:“好激烈的槍聲,這是大戰啊。”

他叫着,飛快的爬上山頂,陽頂天跟在他後面,不過陽頂天早借海鳥的眼把情況看清楚了。

確實是大戰,一邊是一艘快艇,另一邊,卻有二三十艘快艇,前面的快艇跑,後面的快艇呈扇形在後面追。


叫陽頂天訝異的是,前面快艇上爲首的,居然是個女人,一個金髮碧眼的年輕女子,大約二十四五的樣子,個子欣長苗條,腰細腿長。

“長相七十五分,這身材可以打一百分。”陽頂天暗暗評價。

金髮女子手中拿着一支AK,半蹲在快艇邊緣,不時的向後面打槍。

她槍法極好,快艇在水上飛馳,極不穩定,何況追的快艇同樣不穩定,但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卻連續打中了三艘快艇,每次都是打中駕駛室。

陽頂天可以看到,被打中的快艇已經死了好幾個駕駛員,不過追的快艇太多,而且AK打不穿快艇,沒法讓快艇起火爆炸,打死駕駛員,另外有人換上,並不影響追兵的數量。

“這槍法可以啊,海上居然有這樣的女人,厲害了。”


陽頂天感嘆中,已經上了山頂,而金髮女子的快艇也快到島邊上了,金髮女子快艇上還有兩個男子,一個在駕駛快艇,另一個卻歪在駕駛艙裏,似乎是受了傷。

金髮女子的快艇對着島直接衝過來,衝上沙灘。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爲後面的快艇是呈扇形追上來的,如果金髮女子的快艇要繞過小島,無論往左還是往右,都會受到截擊,後面的快艇上都有槍手,而且不少,憑金髮女子一把槍,根本扛不住。

上島,看似到了死地,但卻是惟一的選擇。

“要糟。”郭自強看到金髮女子的快艇上島,頓時就大叫糟糕。

他不必解釋,陽頂天都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叫。

後面的追兵,明顯不是海警,應該是哪個走私集團或者販毒集團,他們追殺前面的金髮女子,照理說跟郭自強這邊沒有過節,可問題是,即然郭自強他們在島上,那些人又怎麼可能放過他們?

即便不殺他們,至少也要破點財。

不過這會兒郭自強就算想跑,也來不及了,因爲後面的快艇看到金髮女子的快艇搶灘後,他們並沒有搶灘,而是分散開來。

大部份在前面繞來繞去,左右各有幾艘則直接繞到了島後。

島子本就不大,快艇又快,幾分鐘就繞到了島後,然後就看到了郭自強他們的快艇,果然完全不打招呼,直接就開了槍。

而且一面開槍一面靠近,看快艇上沒有人,其中一個武裝份子掏出一枚**就扔到了郭自強的快艇上。

轟。

**在快艇駕駛艙裏爆炸,把駕駛艙都炸飛了,貨物更是炸得漫天飛舞。

那幾個武裝份子高興起來,又扔也兩枚**,這一次點燃了油箱,郭自強的快艇直接爆炸了。 郭自強一張臉慘白如紙,但與陽頂天想象中不同的是,郭自強並沒有憤怒到跳起來開槍,反而扯着陽頂天蹲了下來:“義氣哥,快蹲下,別給他們看見了。”

他這個反應,讓陽頂天有些意外,不過隨即也就理解了,郭自強只是普通人,而對方是二十多條快艇,至少有上百人上百條槍,這會兒憤怒衝動,就是找死。

第一天出海,就炸了快艇丟了貨,固然不走運,但只要保得住命,就總還有希望。

而現在的情形是,只怕那些武裝份子會上島,那纔是個**煩。

事實上麻煩已經開始了,因爲金髮女子的快艇衝上島後,那個駕駛員就背起艙中的傷員跳船上島。

金髮女子開槍掩護,等駕駛員揹着傷員躲進林中,藉着礁石掩護開槍,金髮女子立刻跳船。

她身高腿長,狡捷如鹿,弓着身子,飛快的跑進了林中,然後回身射中,又打中了一艘快艇的駕駛艙。

郭自強不象陽頂天能借眼,所以一直沒有看到金髮女子,這會兒金髮女子一跳船,郭自強就看到了,猛地裏訝叫出聲:“賽琳娜。”

他這叫聲倒是讓陽頂天意外了:“你認識她。”

“她是賽琳娜啊,這一帶著名的女海盜,外號海上夜鶯。”郭自強緊緊盯着賽琳娜藏身的林子,聲音中即透着興奮,也帶着驚訝。

這情形有意思了,陽頂天笑起來:“你不會是她的粉絲吧?”

不想郭自強卻點頭承認了:“我還真是她的粉絲,兩年前我跟海老二的時候,遠遠看過她一眼,她當時站在船頭,風吹着她的裙子,還有金髮,不知什麼原因,她轉頭看了我一眼,就是那一眼,把我迷住了。”

“哈哈。”陽頂天大笑起來:“只因爲在人羣中看了你一眼,再也沒有忘掉你容顏,這是傳奇啊,哎,我說兄弟,這可是機緣啊,難得的英雄救美呢。”

“那不可能。”

出乎陽頂天意料,郭自強對他這個建議,卻完全沒有任何興趣,而是謹慎的往後看了一眼,道:“天馬上就黑了,天黑後,我兩個悄悄下山,快艇上有救生衣和救生圈,我兩個穿上,然後趁黑趕快遊開去,來路上有個小島你記得吧,大約二十里,游到那個小島上,我們就算安全了。”

這倒是現實的選擇,陽頂天暗暗點頭:“倒是沒給女人衝昏了頭腦。”

便就在兩人說話之間,賽琳娜掩護,另一個男子架着受傷男子往山上爬,不想好幾艘快艇突然繞過來,同時集火射擊,至少十幾支AK,把賽琳娜兩個同伴全都打倒。

賽琳娜同樣給壓制得只能縮在山石後,無法還擊,等對方火力暫熄,她憤怒還擊,那些快艇卻都繞開去了。

這些快艇在海上,就如古時候的騎兵,呼嘯來去,極爲快捷狡詐,顯然都是積年老匪,經驗十足。

那些快艇繞開,賽琳娜跑到兩個同伴前面看了一下,眼見無救,她立刻躬身藉着林木掩護往山上跑。

“只剩她一個人了。”陽頂天搖頭。

“賽琳娜手下也有上百人啊,怎麼只有這兩個手下。”郭自強疑惑:“可能是落了單,給人圍了,這一次要糟。”

看着賽琳娜飛快的爬上來,他道:“我們躲一下,別給她發覺了。”

“恐怕躲不開了。”陽頂天叫。

“什麼?”郭自強轉頭一看,頓時叫起來:“完了。”

原來這個島只有一面是礁崖,另外三面都是沙灘,他們的背面,還有東面,這會兒都有快艇搶灘登陸,各有十幾人跳下船,兩面兜抄上來。

島子只有這麼大,如果匪徒只從前面登陸,還可以躲一下,這麼兩面登陸,而且後面即然上來了,前面肯定也會上人,三面包抄,能往哪裏躲啊。


郭自強臉色慘白,對陽頂天道:“義氣哥,這次是我害了你。”

“說什麼怪話呢。”

“要不是我,你不會碰到這種事啊?”郭自強一臉愧疚。

“你以爲就憑這幾隻阿貓阿狗,就能殺得了我。”陽頂天哈哈笑起來。

他這會兒還這麼打着哈哈笑,也實在是有點兒不分場合了,郭自強忙道:“輕點兒聲。”

“別怕。”

陽頂天卻是大大咧咧:“就這麼幾個玩意兒,想殺我,那是不可能的。”

他眼珠子一轉,道:“強子,你想不想騎大洋馬。”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說這個,郭自強沒好氣的看着他。


看他無奈的樣子,陽頂天反而哈哈大笑,突然站起來,對着賽琳娜那邊叫道:“海上夜鶯,你完蛋了,後面有人上島了,東面也有,你給包圍了。”

“義氣哥。”

郭自強沒想到陽頂天突然會招呼賽琳娜,人都傻了。

這會兒也遲了,只好也擡起身子去看賽琳娜。

賽琳娜這會兒離着山頂已經不遠了,彼此之間相隔大約也就是三四十米的樣子,陽頂天這麼往山石上一站,賽琳娜自然就看到了。

賽琳娜飛快的往樹後一躲,不過沒有開槍,只是探出半張臉,看着陽頂天。

陽頂天叫道:“想不想要我們救你,如果想,就上來,我們談談條件,算了,不要談了,我的條件很簡單,你嫁給我兄弟,做我兄弟媳婦,我就救你一命,不肯,那就當我沒說。”

這會兒居然說這個,郭自強真的是無語了。

他並不知道,這個人是他的老表,更不知道,陽頂天因爲當年闖禍,害得他女朋友退婚,心存愧疚,想要賠他一個老婆呢。

賽琳娜遲疑了一會兒,出聲了:“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都是中國人。”陽頂天還是大大咧咧的站在那裏,反正後面和東面登島的人距離還遠,天又差不多黑了,也看不到上面,或者說,就看到了,他也根本不在乎。

“我叫宋義,我這兄弟名叫郭自強,他兩年前是海老二的手下,曾經見過你一面,你當時回頭看了他一眼,他因此就迷上你了,這兩年,夜裏做夢都是你。”

“沒有的事。”郭自強給他這話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陽頂天哈哈笑:“男子漢大丈夫,喜歡女人有什麼關係了,爲什麼你找不到老婆,就是死要面子,換了我,兩年前,就直接上前跟賽琳娜表白了,至於她是拒絕還是接受,那有什麼關係呢,至少試過了嘛。”

“義氣哥。”郭自強簡直是無地自容了。

陽頂天笑聲更響,對賽琳娜道:“事情就是這麼回事,我們本來拖了批貨,準備趁夜弄去摩亞的,結果在這裏碰上了你,也是緣份,我兄弟即然喜歡你,你就給句話,同意,我就救你,不同意,那我們就袖手旁觀。”

這時候天黑得差不多了,但海面如一塊大鏡子,就還有點餘光,陽頂天又站在石頭上,賽琳娜看得很清楚,她猶豫了一會兒,似乎是相信了陽頂天的話。

因爲如果是她的敵人,不可能爬得這麼快,也不可能跟她說這些話。

她稍一遲疑,走了出來,看着陽頂天道:“你們能下來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