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大的身軀,火紅色的眼睛微微睜開,眼珠子來回挪動,身上黃色長毛就像是一層厚厚的毛毯,鋼筋鐵骨般的尾巴輕輕的甩動。

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逍遙皓天內心一顫,咬了咬牙,正準備偷襲上去時,龐大的身軀忽然一動,張開巨口仰頭慘叫一聲。

「什麼情況?」

逍遙皓天躲在一旁沒有動,剛剛的叫聲中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它體內的氣息十分雜亂,好像受過嚴重的傷,再看它屁股下面滲出的鮮血,逍遙皓天更加肯定它絕對受了重傷,「古人有雲,趁你病,要你命。」

逍遙皓天並沒有急著衝上去,大呼一聲,「強化。」

「嗡……」

此時逍遙皓天全身上下充滿狂妄霸道的力量,迅速沖了上去,速度之快,猶如閃電。

龐然大物兩眼一睜,血色紅眼之中立即釋放出一道強烈的氣息,身體砰然站起,張開血盆大口,瘋狂的狂叫一聲……

「嗷……」

逍遙皓天兩耳發麻,速度突然受到聲波產生的阻力慢了下來,心中大驚,速度再次提升,瘋狂的衝擊上去,高高躍起一刀插在妖獸的脖子處……

妖獸起身站立,血紅的雙眼緊盯著侵犯它領地的人類,鼻息中呼出白色的氣焰,前爪撓著地,露出尖尖的牙齒,發出低聲的怒吼聲,身上釋放出強大的氣息,氣息中帶著濃烈的妖獸霸氣。而當妖獸戰起來后,逍遙皓天看到它身後還有一隻妖獸,倒在血泊里的妖獸。

逍遙皓天下意識的打個冷顫,臉色微變,心道:「受傷的六階妖獸。」

「嗷……」

又是一聲吼叫,震的逍遙皓天雙耳直發麻,耳膜都要震破了一般。

頃刻間,逍遙皓天身體又是一動,瘋狂的沖向妖獸,離它還有三丈多遠突然躍起,運足武氣在雙手上,死死的往它雙眼上插去。

眼看就要得手時,只見妖獸前爪突然一動,爪子劃出來的強勁風刃,鋒利無比,在空中晃動一下,直接劈下逍遙皓天。

風刃是靠體內強大的妖力釋放出來,這種風刃斷金碎石不在話下,逍遙皓天臉色大變,風刃完全封住他的攻擊,不得已,體內丹田再次運起強大的武氣,雙手之上武氣騰騰,迎擊上去……

「錚……」

彷如金屬碰撞的聲音驟然響起。

逍遙皓天爆射開來,雙手火辣辣的疼痛,胸口更是氣血翻騰,風刃上蘊含的力量比他想象的要大的多,還好是正面迎擊一道風刃。

六階妖獸,太強大了,隨便一招就讓他暴退百米。

「得想別的辦法。」

逍遙皓天咬牙暗道,憑自己現在的實力還不是六階妖獸的對手,必須要智取。

六階妖獸不管是防禦,還是攻擊強到變態,而且它們還有不弱於人類的智力,想要智取不是一般的難。

不過,逍遙皓天向來不願做一般的人。

面對無比強大的六階妖獸,逍遙皓天沒有膽怯,十分冷靜,尋找它的弱點,同時身體在不停的移動,速度如迅雷。

一陣觀察,逍遙皓天暗暗吃驚,臉上露出冷笑,心道:「弱點,嘿嘿,老子看你這次往哪裡逃……」

冷笑一聲,逍遙皓天再次爆射出去……

這次不是妖獸的頭部,而是尾部。

逍遙皓天剛剛在移動的同時發現一個問題,不管他如何移動妖獸都是正面朝他,尾部隱藏在後面,在聯想到剛剛趴著的時候屁股下面滲出的血,逍遙皓天趕肯定,他屁股上肯定受了重傷。

戰鬥時,誰都不會把傷口暴露出來,暴露出來立刻就會對方攻擊的目標。

還有一點逍遙皓天覺得非常可疑。

六階妖獸,極其好戰,怎麼可能不會主動攻擊?逍遙皓天不過是武聖境界,武聖境界的人類就敢觸怒它的威嚴,高高在上如同王者的它如何能忍受?

不主動攻擊,時刻隱藏著尾部,眼神之中時不時露出痛苦的神色,就更加說明,剛剛它經歷了一場大戰,此時極度虛弱。

越分析下去,逍遙皓天心裡越加興奮,不得不感嘆今天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逍遙皓天一步十丈,幾步就竄到妖獸的面前,不等它發出強勁的風刃,逍遙皓天忽然方向一變,猛地朝它尾部沖了過去,看著它屁股後面殷紅的鮮血,逍遙皓天咧咧嘴,大呼一聲,「去死吧。」

妖獸狀態極其虛弱,看著逍遙皓天正面迎來,發出風刃狠狠的劈了上去,沒想到逍遙皓天突然改變方向,沖向它的尾部,大急之下,再次發出震天吼叫聲。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77章拉風的獸獸!!


一聲吼出,肉眼可見的波浪氣流從它嘴裡猛然發出。

逍遙皓天耳中彷如炸雷,痛苦難忍,忍住全身各大經脈出血涌噴張的痛苦,速度不減,兩拳擊向妖獸的屁股!

「嗷……」

痛苦的慘叫聲震破上空,驚起一片飛禽。

擊中,逍遙皓天看了眼地上大片血泊,心頭猛然一震,旋即立刻暴退出來。

它準備進攻了。

逍遙皓天兩眼一睜,心中大驚。

正在此時,妖獸的後腿一軟,屁股又跌坐在地上。

「好機會……」

逍遙皓天不停的變換位置,妖獸身體虛脫,反應完全跟不上,只是兩抓不停的釋放出風刃,風刃所到之處全部斬殺,參天大樹不斷的倒塌,一片狼藉!

不停的躲避風刃,一點一點的接近,神通強化之下,指槍,釋放出來。

力量,逍遙皓天能清晰的感受到身體每個部分的力量。

武氣爆增,逍遙皓天大喝一聲,形成兩柄白色巨刃,巨刃狠狠的朝妖獸的肚子上捅去……

「嗷!」,「嗷!」,「嗷嗷……」

接連幾聲慘叫,痛的它全身抽搐,忍住巨痛,只能發出慘烈的哀嚎聲。

逍遙皓天這時心靈啟示發出,進入妖獸的心靈識海,是臣服還是死亡,一會白光亮起,六階妖獸消失,逍遙皓天鬆了口氣,年獸,白光進入自己體內的同時逍遙皓天知道了妖獸的名字。

逍遙皓天也懶得慣那麼多,先去把妖丹挖出來再說。

果不其然,年獸斬殺的妖獸果然是六階妖獸,讓逍遙皓天檢了個便宜。

妖丹到手,逍遙皓天大感滿意。快速的反回,六階妖獸的氣息消失,會讓很多五階妖獸過來搶地盤。

妖丹擺在眼前,山鬼謠徹底傻眼了。

兩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逍遙皓天,思維彷彿轉變不過來一樣,說話聲音都有點顫抖,「妖丹,你,,你哪裡弄來的?」

妖丹,而且是六階妖獸的妖丹,這給他造成的震撼實在太強大了,簡直不敢相信。

五階妖獸的恐怖他是深有體會,想要獵殺一頭五階妖獸何其的難?

逍遙皓天的天賦,潛力,是他見過最好的,用百年不遇的天才評價也不為過,可他不過是武聖境界,武聖境界都能殺死六階妖獸的話,。

震撼,激動,眼神充滿不可思議。

逍遙皓天撓頭一笑,道:「運氣好,剛好趕上兩頭妖獸生死相搏,做了次漁翁。」


說的很輕鬆,山鬼謠聽的卻是很震撼。


兩頭高階妖獸大戰,那種場面極其的恐怖,毀天滅地的力量肆虐,逍遙皓天說的風輕雲淡,但他心中卻是心驚動魄,世界上沒有那麼好的事,運氣再好,沒點實力,也不會是六階妖獸的對手。

「大哥,這六階妖丹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說著,逍遙皓天就把妖丹遞到山鬼謠手裡,山鬼謠微微一震,手下意識的后縮,道:「六級妖丹煉化它得到無上好處,修為甚至會連續突破,如此貴重的禮物我不敢收。」

「大哥,當日我留下妖丹時,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補償你一顆妖丹,請你一定要收下。」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心中把山鬼謠當親大哥。

而山鬼謠也把他當親兄弟看待。

這些逍遙皓天都銘記在心裡,一直在找報恩的機會。

他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他是有恩必報的人。

能進入級北之地,半年來突破如此之快,都是山鬼謠在一直在幫助他,無怨無悔的幫助他,對山鬼謠而言進入級北之地對他的修鍊幫助不大,但是他犧牲自己的時間陪逍遙皓天進入級北之地,這對逍遙皓天來說就是大恩。

再者,他能理解刻苦修鍊而不得突破的心情,對山鬼謠來說,這顆妖丹至關重要,關乎到他以後的修鍊之路,更加關乎到他加入宗門以後的道路。所以,無論如何,逍遙皓天一定要讓山鬼謠收下妖丹。

看著逍遙皓天誠摯的眼神,山鬼謠一陣哽咽,內心感動,妖丹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十分的寶貴,他卻毫不猶豫的送給自己。

這份情他銘記於心。

當下,山鬼謠也不扭捏,拿起地上的妖丹,道:「謝謝。」

謝謝,兩字十分的沉重。

山鬼謠有感而發,他停留在武帝一階好久了,苦苦修鍊卻一直不得突破,妖丹對此時的他現在來說非常重要。

————

時間如流水,日子悄然而過。


不知不覺進入級北之地已經一年了。

這一年來的歷練讓逍遙皓天強大了很多,從原來的武師四階升到現在的武聖三階,這種速度讓無數絕世天才感到汗顏。

山鬼謠時不時的羨慕逍遙皓天,感覺他突破完全不需要修鍊,毫無瓶頸可言,一直是獵殺妖獸,然後突破,完全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山洞口,山鬼謠瞭望著遠方,凝視了很久,道:「我走了,你要照顧好自己。」

「嗯,我會的。」逍遙皓天站在一旁,點點頭道。

兩人一陣沉默,隨天星樓鬼謠認真看了一眼逍遙皓天,笑了笑,……

山鬼謠走後一年多逍遙皓天大部分精力都放在煉丹術上面。

經過他不懈的努力,和刻苦的專研,終於能煉製出一些低品丹藥。

「轟隆隆……」

洞外傳出一連串震雷聲。

逍遙皓天頓時兩眼一亮,「人類?」

自從山鬼謠走後,逍遙皓天還沒見過活著的人,偶爾幾次遇見都是死人。

剛剛的響聲肯定是功法碰撞發出來的,氣息中也感應出有五個人,體內氣息平穩,實力應該都不低於武皇境界。

年獸站在一旁興緻勃勃的看著逍遙皓天,眼神中充滿興奮。

「走,去瞧瞧。」

年獸是神獸被逍遙皓天收服,在體內休養了一年,在這級北之地里沒有人陪,逍遙皓天就常把它放出來玩,現在的年獸就跟小狗一樣大小,只有在逍遙皓天有危險的時候才會變大。

年獸跳下后,逍遙皓天也跟著縱身跳下。

——————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