龜殼船出現後,那些水族,也迅速彙集起來,跟在了龜殼船的後面。

船一直往前方行去,很快就來到了盡頭處。

盡頭處,是水流的盡頭,安置着一個巨大的石座,而石座的上方,雕刻着一條栩栩如生的青龍,青龍雕像的口中,正源源不絕的噴着水。

李楓看出那青龍的來歷,提醒姜小白:“那青龍石像,從身上的氣息來看,應該是一隻真正的青龍變化而成。同時,也是整個青龍湖的源頭。”

哦?

姜小白擡頭望去,發現在前方的石座上,出現了一個女子。

一個集合了古典、美麗於一身的女子。

衣着華服,鳳冠霞帔,手指帶着長長的手指套,有幾分慵懶的躺在石座上,似乎在閉目沉思着什麼。

是莊妃。

在莊妃墓的時候,她在吐出一口屍血之後,就從原本的帝僵模樣,恢復了人類容貌。

所以姜小白一眼,就認出了她的身份。

即便是身爲湖神的柳千嶼,也很是畏懼眼前的莊妃,他把龜殼船停住,開口:“莊妃,人,我給你帶來了。你是不是應該……”

莊妃睜開眼睛,雙眸之中,有一絲殺氣,隱隱泄露出來。

一接觸到莊妃的眼神,湖神柳千嶼不敢多說,把剩下的話,給嚥了下去。

莊妃揮了揮手:“帶着你的族人,出去。”

“你……,你不要太過分!”柳千嶼開口。

“出去,一分鐘內,如果還在,一個不留,全殺了。”

莊妃很冷漠的說。

柳千嶼額頭頓時流出冷汗,不敢多說,迅速從龜殼船上跳了下去。

然後捲起風浪,帶着族人,離開了這裏。

“還有你,也滾吧。”

莊妃看了看李楓,說。

李楓把胸膛一挺,就要站出來。

姜小白一把按住他,搖了搖頭。

李楓是新任河神,論法力,不過是三階左右,連四階湖神柳千嶼都不如,而莊妃擁有五百年的修爲,根據冥寓的提示,至少也是四階存在。

要不然,冥寓也不會提示他,用四階定身符去對付她。

從柳千嶼的動作行爲來看,顯然,她的法力,更在四階之上,而且手段很強硬。

如果這時候激怒她,把李楓給賠了,反而不好。

“你出去吧,她應該是有什麼話,要和我單獨說。”姜小白看了看眼前的莊妃,說。

“可是……”李楓欲言又止。

姜小白知道李楓的擔憂,他畢竟是河神,如果莊妃對自己意圖不軌,那起碼,他可以用河神之力,把自己送離此地。

但如果他走了,自己的處境,就十分不利。

“沒事,你先離開。”姜小白說。

“好。”

李楓看了看莊妃,又看了看姜小白,最終選擇聽從姜小白的選擇,縱身一躍,也是落入水中,化作一股巨浪,飛快的消失。

莊妃目光四掃,在確認所有的水族,都離開了之後,這才撇了撇嘴角,看向姜小白,冷笑:“姜小白,上次一別,我們又見面了。”

“是,又見面了。”

姜小白看着眼前的莊妃,直接了當開口問:“你讓湖神柳千嶼,把我帶來這裏,有什麼打算?想殺了我麼?”

“殺不殺你,那就看你,配不配和了。”

莊妃的目光,落到了姜小白的手腕上:“你身上,有我凝聚了五百年的屍毒。

原本我以爲,你必然會被毒死的,卻沒想到,你居然找到了抑制屍毒的辦法,而且看樣子,屍毒還和你,相處的很好。”

“那有如何?”姜小白不解,不知道莊妃,怎麼會忽然提起這屍毒。

莊妃看着姜小白,露出一個笑容:“咱們做個交易,你把屍毒還我,我們倆之間的恩怨,便一筆勾銷,如何?”

她的笑容,雖然猶如春風,但姜小白卻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我可不知道,怎麼把屍毒歸還給你。”

“我知道。”莊妃上上下下,打量了姜小白一陣,猶如狼看着羔羊。

姜小白被她看得有些發毛,問:“什麼辦法?”

“簡單,從你的狀態來看,你還是童男之身。

童男之身,元陽尚存,屍毒,便凝聚在精元之中。

咱倆,只需要行那男女同房之事,我自然有方法,把屍毒,從你的體內,吸出來。”

說到這裏,莊妃再次露出笑容:“你不答應,也沒關係,反正屍毒就在你的元陽之中,若是屍毒不除,你永生永世,無法和普通女子同房。

除非,你想要毒死她們。”

什麼!!!

姜小白一時愣住。 屍毒不可怕,毒不死姜小白。

但按照莊妃的說法,屍毒卻可以盤踞在他的元陽中,如果他和正常的女子同房,那屍毒,就會將女子給毒死。

這……

難道,自己真的要和莊妃同房?

姜小白想了想,立即否決了這個想法。

莊妃雖然看起來美麗,但姜小白,是知道她真正身份的:眼前莊妃的肉身,那可是一具存在了五百年的殭屍之體。

怎麼想,都覺得,有些下不去手。

還有一點,就算是姜小白爲了自己今後的“幸福生活”着想,咬着牙,願意和莊妃交合,但誰又能保證,莊妃的真實目的,是取他體內的屍毒呢?

說不定,是衝着冥寓之主的祕密去的。

這冥寓之主的身份,連姜小白自己,都沒有搞太懂,萬一還有隱藏機密,被莊妃發現,過來設計他,誰也說不準。

但是,如果不答應的話,只怕現在,莊妃就要翻臉。

見姜小白沉思,莊妃也不急,只是手指輕輕拍打着,顯得很是悠閒的樣子。

想了想,姜小白回答:“你把屍毒要回去,是打算,做什麼?”

中過屍毒,姜小白深知這屍毒的強大,如果莊妃想要害人的話,那一口屍毒完全擴散出來,隨便放到哪個城市裏,都是一場大災難。

他雖然不是救世主,但也得考慮因果關係,死的人多了,他也逃不出因果報應。

“很簡單。”莊妃手指蠕動,用一種很自惜的目光,看着自己纖細的手指:“我的身軀,是殭屍。沒有了屍毒,就失去了殭屍的本質。不是麼?”

姜小白不太懂莊妃的意思,還是問:“你有屍毒的時候,是一個渾身長滿長毛和鱗甲的怪物,現在,不是很好麼?起碼還是個大美女。”

聽到姜小白開始的兩句,莊妃氣得齜牙,但又聽說自己是美女,頓時消了氣,問:“我真的美?”

“恩。”

在這點上,姜小白倒是沒有敷衍莊妃:“以現代的標準來看,你確實很美。”

“可是,”莊妃嘆了口氣,幽幽的說:“美麗,又不能當飯吃,還是實力最重要。

如果我有屍毒,想要殺死外面那個泥鰍,就和殺死一隻螞蟻一樣,毫無難度,而不是像現在,還得藉助霸下殼,把他鎖住了。”

哦?

莊妃口裏的“泥鰍”,應該就是指湖神柳千嶼,李楓說過,他是蛟。

之前柳千嶼就說了,他因爲身份原因,受制於霸下的殼。

但顯然,莊妃殺不死他,所以只能以他的水族部下爲要挾。

姜小白想了下,說:“那……那事兒,我沒經驗,我得回去……考慮下。”

他原本以爲,這種一眼就能看出來,敷衍的話,莊妃會一口拒絕的,卻不想,莊妃想都沒想,揮了揮手:“三天,給你三天的考慮時間。”

說完,手掌拍了拍。

霸下龜殼船,就迅速載着姜小白,出了洞窟。

目光所及,姜小白髮現,莊妃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

出了洞窟外,和李楓匯合後,李楓問:“怎麼樣?”

“回去再說。”

說完,姜小白對着柳千嶼拱了拱手:“還勞煩湖神,送我們先回去。”

“好。”

柳千嶼沒有多說,而是操縱龜殼船,載着他倆,重新返回冥寓。

等到了地點,柳千嶼開口:“二位,我隨時在這裏等候。需要的話,喊一聲,我就出現了。”

說完,龜殼船緩緩沉入水中,消失不見。

姜小白不太好意思把莊妃的要求,說給大家聽,當即先給李楓說了一下。

李楓一聽,哈哈大笑:“哎呦喂,你這是走了桃花運,她看上你了。”

“好了,別開玩笑,說正事。”

姜小白解釋:“她要的,只是我體內的屍毒而已。我感覺,她應該,是想要得到屍毒後,殺死柳千嶼。”

莊妃的話裏,已經透露出一個意思,她現在,還殺不死柳千嶼。

這是不是從側面證明,莊妃,有殺死柳千嶼的打算?

“殺柳千嶼?”

李楓想了想,說:“柳千嶼是蛟,距離龍,只有一步之遙。

神話傳說中,蛟和龍一樣,蛟血啊,蛟心啊,那都是寶物,還長有內丹,吃了能夠延年益壽,長命千歲。

難道說,莊妃是想要喝蛟血,吃蛟心,挖蛟的內丹?”

哦?

之前姜小白倒是沒想到,還有這個說法。

傳說雖然是傳說,但也有一定的道理。

“如果真是這樣,那咱們第一件事情,就是和柳千嶼聯手,把他,從霸下龜殼的封印裏,解救出來。”

“沒錯。”

李楓點了點頭:“柳千嶼法力不弱,如果能夠和咱們聯手,說不定,能夠擊敗莊妃。比如說,讓他用法力把莊妃,送到你的冥寓裏面。”

也對。

青龍湖,是柳千嶼的地盤,就算打不過莊妃,但只要把莊妃推進冥寓,到時候讓大花出手,還不信,拿不下她。

“還得仔細琢磨琢磨。我先去查詢一下,看有沒有解開霸下封印的辦法。”

……

兩人返回冥寓,暫時瞞着衆人,只是說,湖裏並沒有異常。

因爲耿小麗現身,把別墅裏面,弄得一團糟,這時候,衆人正在自發的幫姜小白收拾亂糟糟的屋子。

姜小白道了聲謝,便直接回到冥寓,帶着大花,進入書房。

把剛纔的所見所聞,和大花說了一遍後,問它:“大花,這事情,你怎麼看?”

大花聽完,轉身跳到書架上,翻了一會兒,翻出一本書。

然後,從其中翻到一頁,指給姜小白。

姜小白低頭看去,見這本書,是《明十三陵》。

講的,是明朝十三位皇帝的陵墓所在位置,構建佈局等。

明十三陵,說的是自永樂七年五月開始,到明朝最後一帝崇禎,葬入思陵止,其間230多年,先後修建的十三座皇帝陵墓。

除此之外,還有七座妃子墓、一座太監墓。

可以說,是中國歷史上,保存的最爲完美的帝王墓羣了。

現在,大花指的其中一頁,就是康陵。

康陵,即明朝第十代皇帝,正德帝朱厚照,與其皇后夏氏的合葬陵寢。

朱厚照?

姜小白猛然醒悟過來:那個莊妃,不就是朱厚照的妃子麼?

從現代的角度來說,兩人可以說是合法的夫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