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北姐,你或多或少吃一點吧,你看你,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個疲憊了好久的人,你吃點飯,好好睡一覺,好不好?"葉婷洛說道。

蘇北看了葉婷洛一眼。

"婷洛,謝謝你的關心,可是,我現在真的吃不下去,我也想讓自己的心情好點,可是,我就是覺得吃不下!"蘇北說的很是認真,卻又讓人那麼的心疼和無奈。

葉婷洛實在沒有辦法了,只好搬出蘇寒和蘇凜。

"北北姐,你不吃飯,小寒和小凜總是要吃的,他們年紀還小,小孩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他們晚上一口飯都沒有吃,現在肯定餓了,可是,你要是不吃,我估摸著,他們也不可能吃飯,我也不知道怎麼勸說了……"葉婷洛無奈的看著蘇北。

蘇北看了葉婷洛一眼,雖然她知道,這是葉婷洛想辦法讓自己吃飯。

可是,自己也不能讓她這麼為難。

更不能辜負了她的用心良苦。

罷了,吃一點吧!

"好,那你去叫一下小寒和小凜吧,讓他們出來吃飯,我也吃一點,畢竟,你辛辛苦苦做了這麼久!"蘇北說道。

葉婷洛瞬間喜笑顏開。

"誒!好的,我這就去叫兩個寶貝吃飯!"葉婷洛說著,就向著蘇寒的房間走去。

葉婷洛口中,兩個正在長身體的小傢伙,對著電腦,忙的不亦樂乎。

五年前的事情,他們只能通過網路和私家偵探,才能得到一點有用的信息。

誰知道,他們正查的起勁,突然聽見,葉婷洛的喊聲。

"小寒,小凜,出來吃飯了,你媽咪已經在等你們了!"葉婷洛說。

蘇寒和蘇凜,立馬將電腦合上。

他們相識了一眼,快速的向著門口走去。

蘇寒打開門,笑眯眯的看著葉婷洛。

"辛苦婷洛姐姐了,我們去吃飯吧!"蘇寒乖巧的說道。

蘇凜跟在蘇寒的身後,還在想,五年前的事情。

雖然,他那個時候,估計只是個胚胎。

飯桌上,蘇寒和蘇凜,一左一右的挨著蘇北坐著。

葉婷洛坐在蘇北對面,她起身將菜上蓋的碗拿開,菜還冒著熱騰騰的氣。

葉婷洛將蒸魚推在蘇北面前。

"北北姐,你嘗嘗,你最愛吃的蒸魚。"葉婷洛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她身子微微往前,去夾蒸魚。

結果,她聞到一股魚腥味迎面撲來。

蘇北瞬間噁心的捂住嘴。

她直接起身,向著衛生間跑去。

她趴在水龍頭邊上,乾咳了好久,感覺心裡還是很噁心。

葉婷洛擔憂的跟上來,就看見這個情況。

蘇北捂著嘴,一個勁的乾嘔。

葉婷洛擔心的看著她。

"北北姐,你沒事吧,我看你臉色有點難看!"她說。

蘇北搖搖頭,感覺心裡還是有點犯噁心。

"沒事的,估計就是吃飯太晚了,胃不舒服,我先漱漱口,然後喝點清單的湯,應該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蘇北說道。

葉婷洛還是有點不放心。

畢竟,蘇北今晚可是在軒轅樓門口暈倒了。

"北北姐,要不然,我們去醫院看一下,你看你,身體明顯很不舒服,你這樣,我真的很擔心!"葉婷洛說道。

蘇北還是搖頭。

"婷洛,聽話,你不要再勸我了,也不要將我的事情,告訴別人,我真的沒事,我要是身體有問題,我第一時間,自己去醫院看,畢竟,我不會放棄跟路南解釋的,就算我們以後真的不能在一起,那我也不會讓他這樣誤解我,我沒有故意隱瞞,更不是刻意欺騙,蘇寒和蘇凜跟他認識,只是意外,所有的一切,都沒有在我的預料之內,我一定要跟他講清楚,所以,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再說,還有小寒和小凜,為了他們,我也會努力讓自己堅強!"蘇北認真的說道。

葉婷洛終於鬆了口氣。

對啊,她怎麼就沒想到呢。

為了兩個孩子,蘇北也不可能讓自己出現意外的。

她看著蘇北。

"北北姐,你能這樣想,我真的太高興了!"葉婷洛說著,開心的眼淚都流出來了。

蘇北無奈的看著她。

"傻姑娘,害的你為我擔心了,別再胡思亂想了,我們回去吃飯吧,我也吃不下去了,你給我盛點湯,出去告訴兩個小傢伙,我沒事的,讓他們不要擔心!"蘇北說道。

葉婷洛點點頭。

"北北姐,你放心吧,我不會亂說的!"葉婷洛一臉顏色認真的說道。 蘇北點了點頭,兩個人就走了出去。

果然,她們一出去,就看見兩個小傢伙,巴巴的看著她們。

他們相繼開口。

"媽咪,你沒事吧?"蘇寒問。

"媽咪,你臉色好差,是不是生病了,我們去醫院吧!"蘇凜關切的說道。

蘇北搖搖頭。

"媽咪沒事,就是吃飯太晚了,胃不舒服,不信你們問問你們婷洛姐姐。"蘇北說道。

葉婷洛快速的看著兩個小傢伙開口。

"你媽咪說的對,她沒有騙你們,就是胃裡不舒服而已,我去給她盛點湯,你們兩個,要不要喝點?"葉婷洛問道。

蘇寒搖搖頭。

"我不要!"他說。

"我也不要!"蘇凜搖著頭開口。

直到蘇北坐下來,跟著他們一起吃飯,兩個人小人兒的心,才算是安定下來。

他們吃完飯,蘇寒和蘇凜,就從蘇寒房間里鑽進去了。

葉婷洛去收拾廚房,蘇北看著空蕩蕩的客廳,轉身看了一眼對面黑漆漆的公寓樓。

難道他還沒有回來嗎?

他為什麼不回來,今晚,他把話說得那麼絕情,難道更痛苦的人,不應該她嗎?

她知道,自己隱瞞是不對的,可是,她真的是無奈的,他為什麼就不能接受自己呢!

那天他們發生關係的時候,她不是跟他解釋過,她之前發生的事情嗎?

如果他介意的話,之前早該介意了,而不是等到現在。

難道她的隱瞞,在他的眼裡,就那麼不可原諒嗎?

蘇北自己也不知道,什麼究竟才是一個準則,每個人的底線和準則都不一樣。

她不知道路南的是什麼,因為以前從來沒有觸碰到他的底線。

可是,對她來說,底線就是蘇寒和蘇凜,現在,多了一個不願意原諒自己的路南。

蘇北深吸了一口氣,向著自己房間走去。

她覺得,自己需要安靜,而不是這樣繼續胡思亂想。

蘇北站在鏡子面前,一邊又一邊的洗臉,她彷彿還能看見,自己今天晚上,臉上的淚痕。

突然,手上的戒指,磕到了另一隻手。

蘇北低頭,看著手上熠熠生輝的鑽戒,她突然自嘲的笑了起來。

是不是戒指不合適,所以,才會傷到另一隻手。

或者說,這隻戒指,本來就不應該屬於她,所以才會這樣。

看著另一隻手,冒著鮮血。

蘇北將手放在水龍頭下,任由手上的鮮血,被水沖走。

蘇北想了想,伸手,將無名指上的鑽戒取下來,放在旁邊的首飾盒裡。

這枚戒指,不適合她。

至少現在是。

蘇北洗漱完之後,就向著床上走去。

受傷的手,似乎還在冒著血,雖然不多。

可是,血還是很顯眼的。

只不過,蘇北似乎並沒有怎麼在意。

葉婷洛正在收拾廚房,看見蘇北站起來,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她終於放下心,她應該去休息了吧,只要她睡一覺,醒來之後,一切都會好的!

葉婷洛收拾好廚房之後,還是有點不放心蘇北,她特意走到蘇北門口,打開房間門,看見她閉著眼睛,似乎已經睡著了,她這才放心的輕聲關上門。

只不過,等她關上門之後,蘇北的眼睛,再次睜開了。

她也以為,自己只要睡一覺,醒來之後,發生的這一切,都會好起來,好像只是她的噩夢一樣。

可是,她嘗試了半天,還是睡不著。

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很疲憊,可是,腦子卻意外的清醒。

蘇北無奈的看著頭頂的燈光,她伸手,將燈關了。

黑暗中,她的眼神非常明亮。

葉婷洛看見蘇北睡著之後,她這才放心的去看蘇寒和蘇凜,安頓兩個小傢伙,早點睡覺,等到他們都各自回到自己房間,洗漱完躺下,葉婷洛這才回房睡覺。

今天是個多事的一天,她一定要儘力照顧好所有的一切,她萬萬不能讓孩子和蘇北,出一點岔子。

葉婷洛很累很累,她幾乎是剛剛挨到床,就睡著了。

蘇北等到葉婷洛睡下一個小時后,她拿著手機,穿上鞋子,打開門走了出去。

此時此刻,已經午夜十二點了,路上沒有一個人。

蘇北直接向著對面的公寓樓走進去。

她輕車熟路的進電梯,上樓。

她拿出鑰匙,輕聲開門。

可是,房間里一片漆黑。

蘇北的心,再次涼了下來。

看來,路南還是沒有回來。

蘇北走進她之前住的房間,看著房間,她似乎就能想到,之前在這裡,跟路南發生的種種。

只不過後來,她就算是堅持要住在這裡,可是,還是住在對面房間的次數多了。

路南總會有這樣那樣的理由,將自己帶過去。

蘇北看了許久,轉身走向書房。

有多少次,她都是默默的站在書房門口,或者坐在書房沙發上,看著路南認真的辦公。

每一次,她看見他認真工作的樣子,好像心跳都會加快。

只不過,以後有沒有這樣的機會,好像都不知道了。

蘇北看著房間內的一切,一股心酸,莫名的衝上心頭。

說怪蘇暖嗎?

其實,也不怪她!

如果不是蘇暖說穿這一切,今晚自己,能不能向路南坦白,也不一定。

雖然現在這個局面,她真的很痛苦。

可是,心裡那種負罪感和愧疚,卻減少了很多。

只不過,她將路南拉入了痛苦的深淵,這是她唯一難過的。

如果沒有自己的欺騙和隱瞞,他或許就不會這麼痛苦和憤怒吧。

蘇北轉身,再次走向路南的卧室。

在這個卧室里,她和路南發生了關係。

這個房間的每一個地方,似乎都留下了他們親密的痕迹。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