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個以一人之力滅殺億萬血魔的方昊天來了?"

"兄弟們,撐住。方門主天下無敵,他來支援我們了。"

郡王城上下,知道來人是方昊天時,個個頓時精神大振,好像一下子又擁有了無窮的力量一般。

正處於則將失守的東城門,一個個突然實力爆發,居然再一次將則將破門而入的惡魔給擋了出去。

方昊天之名,不但在人族中有著無上的強大威名,在惡魔當中那也是如雷貫耳的存在。

特別是詭劍絕刀以及那六個九重大高手,他們更是正面跟方昊天交過手,當時方昊天在陣法世界中境界受制都能讓他們死傷慘重,現在在外面,那是能動用天人力量,他的到來讓他們一個個的臉色都是變了。

可是他們是完全忠於魔笛的,是死忠。

明知道方昊天的到來絕對能改變戰局,但詭劍等也沒有退走的意思,因為魔笛的命令是要麼死光,要到破城。

"殺,不顧一切代價的殺入城中!"

詭劍等八大高手突然同時大吼。

惡魔們的攻勢一下子變得更加的瘋狂。

"統統去死!"

方昊天的怒吼聲再起,然後城頭上的人便是看到一把巨劍浩浩蕩蕩的斬殺而至,瞬間斬進魔軍當中,他們便是看到了讓他們內心振奮但又震驚的一幕。

一劍之威,居然強大如斯!

逗著玩玩玩成神 轟!

魔影翻飛,魔血噴濺,殘肢斷臂更是如同被炸開大石而產生的碎石一樣四面飛射。

巨劍,生生的斬出五十米的血路,也是一條五十米的真容地帶。此地帶一現,方昊天的身影一閃便站在了中間。

他長發飛揚,衣衫飄動,渾身殺氣就連遠在城門之上的人都能徹底的感受得到,都有種膽顫心寒之感。

咻咻咻!!

巨劍突然一震然後化為九道劍光四面暴殺,同時一隻巨鼎也是轟然暴砸。

方昊天突然將手中的劍對著魔軍最密集的地方拋去。

蘇青璇也已經完全恢復了,以她現在元陽境九重巔峰的修為,雖然是靈魂體,但駕馭赤霄炎龍劍已非一般的高手可敵,已經可以獨擋一方,獨自作戰了。

這算是蘇青璇自進入赤霄炎龍劍后第一次真正個人作戰,而且她到了現在的修為但仍然需要呆在劍里,本就有點憋得慌,方昊天現在此舉簡直就是想讓她好好殺魔,宣洩一番。

噗噗……!

蘇青璇在劍中興奮的發出嘯聲,赤霄炎龍劍揮舞出強大的殺招,盡情殺魔,宣洩多年被困赤霄炎龍劍的鬱結心情,所過之處一團團血水噴涌,可怕至極。

方昊天本人則是開始向前沖。

也不見他再出手,就一路前沖,只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惡魔隨著他前沖之勢而悄無聲息的倒下。

惡魔們知道方昊天真的很可怕,但它們也因此而激起了凶魔之性,一個個魔氣翻滾的向方昊天湧來。

"統統去死!"

方昊天步伐不停,一些弱小的惡魔悄無聲息的死去,實力強大意志堅定居然能稍抗住方昊天魂術滅殺的惡魔隨著卻被九魂劍和造化神鼎轟殺成碎片,轟殺成碎渣。

大量的惡魔死去,死在方昊天的怒火之下,成了方昊天宣洩的可憐品。

城門上的人族高手看到方昊天如此神威,都是看得心情激動萬分。每一個人的眼中都滿是激動,又充滿了對強大的敬崇,對強大的敬畏。

如此殺伐手段,如此血腥的殺戮,這哪裡是人類,簡直是無上神王,萬古殺神。

"方門主比想象中還要強大,原來他以一人之力滅殺億萬血魔是真的。"

"兄弟們,殺,快殺啊!殺慢點,這些惡魔都被方門主一個人殺光,我們就不能過手癮了。"

"哈哈,殺。"

城門上的人激動之餘,個個力量大增,不斷的滅殺衝上城門的惡魔。

往前,再往前,突進!

方昊天一個人直接就殺出了一條可怕的血路,直到城門之前。

這時,遠處又有兩道影子出現,方歌吟和任笑蒼終於也到了。

嗖嗖!

兩人可是沒有方昊天這般強大,自然不會像方昊天一樣直接從魔軍中間穿過。

他們兩人看到此時飛上城頭的方昊天時,雙雙身影閃動朝方昊天的方向衝來。

有元陽境惡魔攔截,但方歌吟和任笑蒼聯手,實力那是幾可到達詭劍那個層次,一般的元陽境惡魔怎麼可能擋得住。

很快,方歌吟和任笑蒼在方昊天的身邊落下。

他們一到,方昊天便急聲道:"你們幫大家守住這個城門。"

方昊天之所以先到這個城門,正是因為他已經"看"到這個城門情況最急。

"是。"

方歌吟和任笑蒼應下。

嗖!

方昊天輕輕一閃便消失,下一瞬間就到了青甲和詭劍的戰圈。 短暫的沉默后,秦慕年垂下眼眸,哀嘆出聲:「她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離奇失蹤了,至今下落不明。」

秦慕年突然有些後悔跟蘇菲說這些,果然在他抬起眼眸后就看到蘇菲臉色蒼白地瞪視著自己。

饒是蘇菲再單純無知,也為自己的身世而感到匪夷所思。姑且不說她為何從小生活在蘇錦繡身邊,就是她的親生母親離奇失蹤這件事都讓人覺得蹊蹺。

就在秦慕年不知該如何安慰蘇菲的時候,就看到她大快朵頤,一個勁地往嘴巴里塞食物。

「菲菲,你慢點吃,小心噎到……」

沒等秦慕年提醒完,蘇菲就劇烈地咳嗽起來,「咳咳……」。

秦慕年急忙起身,給蘇菲喂水,還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沒事吧?先喝點水。」

蘇菲眼眶微紅,極力隱忍著即將要奪眶而出的眼淚。

如果說昨晚她還不願承認眼前這個男人是她的親人的話,那麼此刻她卻有些期待看到那份代表著權威的親子鑒定。

難怪以前經常聽到有人說血濃於水,直到此刻她才感同身受到。

蘇菲勉強自己笑笑,「哥,我會聽你的話好好吃飯,你可以送我回去嗎?」

秦慕年頓時黑臉,不明白蘇菲為何還要回去面對那些原本就不屬於她的生活軌跡?

「先吃飯,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訴你。」

蘇菲顯然不想錯過這次好的機會,固執己見道:「請你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你會送我回去嗎?」

「這裡才是你的家,既然東方玉卿不懂得珍惜你,你又何必回去自取其辱?你先住在這裡,有機會了我會讓你回去跟他們道別。」這似乎已是秦慕年最大的讓步。

「為什麼不是現在?」蘇菲撇著嘴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樣看上去煞是惹人憐惜。

秦慕年出於本能地靠近蘇菲,「乖,不許哭!」

蘇菲突然情緒激動地推開秦慕年,更是將眼角的淚水憋了回去:「你個大壞蛋,你憑什麼要限制我的自由?既然早就知道我的身世,為何現在才來找我?」

秦慕年一時無語凝噎,蘇菲教訓的沒錯,他確實早在兩年前就查到了蘇菲的下落。

可當時顧忌到自己繼承家業不久,害怕敵對勢力會拿蘇菲要挾他,所以遲遲沒敢相認。

直到前不久,他聽說東方玉卿跟蘇菲求婚了,他第一時間就從國外趕了回來。

可是,陰差陽錯的是,蘇菲竟然不知去向。

也是後來才知道蘇菲在東方玉卿的海邊別墅附近被人綁架了,後來出現在了美國。

想必是因為東方玉卿動用了特殊關係,所以將蘇菲在校慶會上遭遇暗算以及在酒店裡割腕自殺的消息被封鎖了,否則他們兄妹倆早就見面了。

一想到這裡,秦慕年的眸底就浮現出一股蝕骨的寒意。看來他也犯下了養虎為患的低級錯誤,東方婉兒那個臭丫頭膽敢接二連三地算計蘇菲?

倘若不是念在她還有利用價值,他早在知道蘇菲出事的時候就找東方婉兒秋後算賬了。

不過,死罪能免,該有的懲戒還是要有的!

兄妹倆就這樣對視了很久,誰都不肯率先妥協。

這些年來,秦慕年雖然沒有跟蘇菲生活在一起,但他也知道了蘇菲的性格。

知道蘇菲從來就是這樣,永遠不會在人前示弱,哪怕內心已經痛到遍體鱗傷了,她也能夠驕傲地佯裝出自己的鎮定。

她的這種偽裝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偏偏讓秦慕年覺得心疼,心疼他為什麼沒有早點跟蘇菲相認。

最終還是秦慕年嘆了口氣,算是妥協:「好,我送你回去,但你要保護好自己。但凡有一點不開心,我會親自接你回家。」

接著就是一雙柔軟的手臂圈在了秦慕年的腰上,蘇菲整個人就像只慵懶的小貓咪似的窩在他的懷裡,「哥,你真好!」

秦慕年有些驚訝於蘇菲的轉變,眼裡閃過一絲雀躍,即使只是一瞬間,也被蘇菲捕捉進了眼底。

短暫的怔愣后,秦慕年鼓勵道:「菲菲,你再叫一聲聽聽。」

「你真好!」

秦慕年喜上眉梢,全然沒有意識到蘇菲的惡趣味,仍舊一臉期待地看著蘇菲:「不是這個。」

「哥……哥……哥……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此刻的蘇菲笑得花枝亂顫,顯然是在故意戲虐秦慕年。

「呵呵,你真夠調皮的,從小沒少挨打吧?」

「喂,你能不能好好聊天?有你這樣盼著妹妹挨揍的哥哥嗎?」

秦慕年著實被蘇菲這炸毛的神情逗樂了,忍不住揉了一下她的頭髮,「你平時就是這麼跟東方玉卿那個臭小子打情罵俏的?」

「誰跟你在打情罵俏?哥,我真心懷疑你的中文是體育老師教的,而且還是個外國人。」

秦慕年笑著為蘇菲解答:「我的中文老師確實是個外國人,關於這個,你是怎麼知道?」

蘇菲忍不住扶住額頭,一臉挫敗,看來今後跟她哥溝通要累死很多腦細胞。

蘇菲失蹤后的第五天,東方玉卿站在廣州的街頭,如此熙來攘往的街頭卻讓他感到分外陌生。

他真的沒有想到蘇菲竟然會在他的眼皮底下失蹤,心痛得好像已經麻木到了極點。

東方玉卿不知道自己要用多長時間才能讓心裡的創傷平復下來,但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有些痛並非時間能夠撫平。

他之前用三年的時間才等到蘇菲回來,如今都不敢想他的菲兒是否還安然無恙地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某個角落裡?

如果蘇菲沒有遇到自己的話,也許她的生活會一帆風順,至少不會因為他而背負上這些流言蜚語。

與此同時,東方家的老宅呈現出的是一片詭異的氣氛。

東方婉兒看到東方溢立在客廳的落地窗前,那背影看去又蒼老了許多。

原本在東方婉兒心裡足夠威嚴的父親,此刻卻布滿著一股難以言說的悲傷。

冥冥之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她父親不是常年定居在海外,這怎麼突然就回國來了。

說來也真夠的諷刺的,她父親回來了,而整天遊手好閒的母親卻去了公司上班。 "青甲前輩,你去守城門。"

方昊天說道。

"是。"

青甲沒有二話,直接退出,然後方昊天頂上了他的位置,一拳就向詭劍砸去:"三招內若不能殺你,我當場自刎。"

詭劍沒有回話,因為方昊天這一拳砸來的強大已經讓他無暇說話,只能全力出劍抵擋方昊天的拳頭。

但此時的方昊天是天人境強者,可不是陣法世界里的那一個只有九重巔峰存在的方昊天。

轟隆!

詭劍的守勢剛起就被方昊天的拳頭打散,然後拳頭將詭劍的劍打斷,拳頭重重的砸在了詭劍的身上。

一個照面,就一拳,半步天人境的詭劍便是慘敗。

方昊天說三招已經給足了詭劍面子。

在詭劍中拳倒飛的瞬間,方昊天突然雙指一併便是向前刺出。

雙指如劍,劍如龍,潛龍出淵!

轟!

雙指刺在了詭劍的眉心,詭劍的腦袋一下子炸開。

方昊天殺死詭劍用了兩招,但速度太快,其他的人看來簡直是方昊天一換下青甲就殺了詭劍,詭劍在他的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方門主,威武!"

人族高手發出難抑激動的歡呼。

絕刀等惡魔高手的臉色則是一下子慘白。

特別是看到方昊天突然向他這邊射來的絕刀,他居然出現慌亂,下意識的竟然就想後退,被青乙抓住機會就一劍刺進了喉嚨,跟著被青乙一拳轟爆腦袋。

方昊天不再出手,因為餘下的那六個惡魔高手也僅僅是九重修為,遠不如詭劍和絕刀。

"死。"

方昊天輕輕一喝,那六個惡魔高手都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力量轟殺向他們的腦袋,讓他們的出手一下子出現些許的遲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