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慢慢的繁華熱鬧的街道上步行着,沒有任何目的,就是隨便走走。

在這偶得的空閒,兩人也想遠離那個醫療環境。 張珂敏指着前方說道:“那裏有玩投籃的,我們來比賽吧!” 陳幸笑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