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殺戮、殺戮!在無盡海洋里不斷殺戮!匯聚了無數精英與怪物,魔王渴望的血戰已經開始!陷入網中的獵物在奮力廝殺,來吧,將不死的邪龍送下地獄!將攔住求生之路的魔物盪滅!

「死吧,薄紅!」

「你才該下地獄,邪魅!」

「你被算計了,賀岩枋!」

「抱歉,被算計的是你啊,咒藍!」

血浪奔涌三千里,整個風海洋都在翻騰!

下篇:煉獄九重奏(八)·血戰三千里!

—注

騖揚……憚赫千里:本段引自《莊子·外物》,侔讀作móu。 【血戰三千里】

攜雷帶雨,不死的三首魔龍掀動整個風暴洋的海濤狂哮逼近!

「真難纏!」繼續引發水蒸氣爆炸,商舞雩眼裡映著無際火光與那模糊的巨大龍影。

「那囂張的傢伙!」已經無法忍耐拉尼娜震撼天海的囂張氣焰,哈登握緊了妖刀,「讓我去!」

「對方可是『后鬼』。」賀岩枋望了他一眼,輕輕抓住了他的肩膀。

哈登仰頭怒視著他:「是啊,那又怎樣?」

所謂的養父子根本就不和睦啊……雪松在一旁不安地想。這時淡淡笑著凝視哈登充滿勇氣與不屈的眼,賀岩枋笑出聲來:「無畏是好事,但我不希望太早派你出戰,拉尼娜不值得那樣重視。」

「如果說哈登是王牌,那現在由我們去吧?」帕麗斯焦慮地請求批准。

「我也可以出戰的!」艾莉西亞也堅決地注視他。

「你們太懂事了,不過……」望望她們,賀岩枋輕輕說著,微微眯眼注視萬仞凶浪中的狂龍,似在斟酌。

「你不會在這種時候還想著不讓小孩出戰吧?」哈登皺眉。

即使有屏障護衛,凶戾的浪仍然橫掃整個甲板,打濕所有人的衣衫。

擦擦臉上的淡紅色海水,賀岩枋終於抬頭,冷笑了一聲:「不是很正常嗎,你們確實太小,我本來不想提前弄出大動靜的……但真是得寸進尺啊,拉尼娜·波塞菲恩……」

震驚於溫柔賢者的冷笑,雪松他們都愣住了。

「舞雩,以你千年的修為,操縱異空間的水分子沒問題吧?」吸入光線的漆黑瞳孔深不見底,賀岩枋的想法難以猜測。

「……臨時提出難題,真冒險啊賀先生!不過沒問題。」古典美人怔了一下,然後微笑。

「很好。哈登,你跟賽莉一起去,幫我們爭取時間就好了,我們喊時你就要回來,能聽從命令嗎?」眼裡還流轉著幽冷銳光,賀岩枋微笑望哈登。

「……知道了。」感受到壓力,哈登不爽地點頭。

「迪蒙,這孩子就勞煩你照顧了,」賀岩枋繼續冷笑著注視前方,凡見到他那冷笑的人,都會由衷為他的敵手感到同情吧,「既然出戰了,就要讓對手知道,什麼叫不自量力啊。」

「哈哈哈,知道了!走吧小哈登、小公主!」妖刀里的合成獸狂笑起來,「我們去把拉尼娜那小女孩狠狠教訓一頓!」

「你們小心!」雪松恐懼地注視那爆炸氣焰中不倒的巨軀,不安說道。

賽莉娜沖他微笑:「沒事的。」

眼裡舞動著焰潮,哈登露出熟悉的冷傲笑容:「我們才不會在這裡死掉!走吧,薄紅!」

全身縈繞著紅梅般的魔法塵屑,九首黑龍砸起千層巨浪!九張血口發出令人心膽俱寒的狂暴哮呼,與那狂潮里藍龍的怒吼相呼應!

「久違啦,拉尼娜!」迪蒙的聲音震碎風雲,十八隻血紅眼睛放射出嗜血狂暴的光芒!它振起了巨大黑翼,破風分濤直朝拉尼娜衝過去!

水蒸氣爆炸已經止息,藍甲水晶般閃耀的拉尼娜圓睜了六目,發出暴怒吼號攜浪山迎來!

「超種二號」與「異種二號」迎面衝撞,黑與藍的龍頸猛然碰出堅硬冰冷的巨響!

九對紅眼不屑微眯,迪蒙的九張巨口噴吐致命毒息,分別狂暴地咬住了拉尼娜的長頸!

「看來頭多是個優勢啊。」哈登冷笑,在迪蒙山般的長脊上俯視藍龍身上幻化出來的人影——

身著海藍色多褶裙的小女孩,拉尼娜·波塞菲恩!

小女孩宛如冰雪雕成的美麗臉龐顯露出冷酷與憎惡,金色的瞳里是與龍眸內一樣的尖厲眼光。

「迪蒙,你竟然背叛龍皇陛下,就算你是『五龍』之首,我也不會讓你活著!」拉尼娜的聲音不像外表稚嫩,「和你的契約者一起下地獄吧!」

海藍的紋路在她手中交纏成一柄巨大的三叉戟,她舞起螺旋的狂風與瘋浪,直衝而上!

血紅的妖刀與海藍的三叉戟交碰出巨響,哈登毫不畏懼地與她交鋒!黑眸與金瞳也如相互戳刺的尖矛,碰撞出激烈的殺意火花!

「我可是學『秘儀』的,跟我近身戰你輸定了!」哈登冷笑,在難以落腳的龍身上輕鬆進襲。他疾舞的血色妖刀驕傲地閃動冷光,很快就將狂暴的三叉戟壓制住!

「區區劍器舞罷了,供人觀賞的舞女之技有什麼可驕傲的!」本體與迪蒙激烈血搏,拉尼娜仍然狂暴地舞動那柄巨大三叉戟,攪動天海為之癲狂暴怒!

「居然被小看了,真讓人不爽啊!」哈登震開三叉戟,兇猛地劈斬而來!

在拉尼娜驚駭的注視里,妖刀的紅光輕捷欺近!未等她反應過來,哈登那血色的刀鋒就時時指向她的咽喉!

被那迅疾凌厲的勢頭驚得面無人色,但拉尼娜還是游魚般滑了出去——

儘管如此,她無論到了哪裡,閃動回舞的刀光也還是隨即跟著她環舞伺擊!

「劍器不是只舞來看的,」哈登那進襲軌跡的變化之快令人無法想象,「拉尼娜,現在還有空說『秘儀』的不好嗎?」

衣裙被割破,拉尼娜已被逼得無計可施!她舞起狂風,薄紅卻始終閃電般破風刺來!

「風!」眼看刀將封喉,拉尼娜才狼狽地凝聚起風壁抵擋如電刀鋒!

迎著哈登驕傲不屑的笑容,拉尼娜是如此狼狽,作為高階魔將,這是何等的恥辱!但是……

拉尼娜金色的眼裡止不住地浮露了輕蔑笑意——

(驕傲無知的小鬼,賣弄吧,像小丑一樣賣弄你那低賤的舞伶之技吧!我可是「不死」的異種啊!論耗時間誰能耗得過我,等你意識到時已經太遲了!)

「你以為你在欺負小哈登嗎,拉尼娜!」在力量的激烈交鋒中鬆開一張嘴,迪蒙狂笑,「你的能力我還不知道嗎?你倒是猜我們想幹什麼!」

拉尼娜金色的眸寒意更盛,她的魔力進一步膨脹!

(死吧,迪蒙!)她冷冷地等待著——

「小心!」少女灰黑色的身影水滴落地般輕捷流暢,就那樣輕易地引導狂戰士回身躲避——

哈登原來站著的地方已像魔眼睜開般突然展開了詛咒紋印,躥出無數噁心的紫色帶刺長舌!

期望落空,拉尼娜嘖了一聲:「不愧是被柔妃大人看上的祭品,對玄世詛咒術異常敏感啊。」

放開哈登,賽莉娜幽黑眸里的剛毅足以讓邪魔顫抖:「是啊,要不是被她盯上,我不可能這樣用心研究她的詛咒。說起來,巫安雅,刻骨憎恨黑水姬的你卻精通她的咒術,難道不可悲嗎?你已經陷入她的羅網了!」

慢慢從紫色的可怕刺舌後轉出,巫安雅嬌笑著眯眼注視賽莉娜:「同樣憎恨她和她的爪牙,我以為你會理解我呢,賽莉。跟著『天懲者』是不可能擊潰瑪露芙菈的,來,回來吧……」

「夠了,道不同不相為謀!」哈登召喚出了黑蝕炎寂靜兇狠的黑色洪流!

拉尼娜以三叉戟狂暴破開黑色凶焰,這時迪蒙卻猛然探下一頭!在猝不及防中,她慌忙擋在身前的三叉戟被咬碎,自己則狼狽滑跌、落入腥臭血潮中!

「被擺一道感覺怎樣?」迪蒙的笑聲震起波濤,它又嫌棄地眯了眯十八紅眸,「咿呀……是冰做的啊!好冷!牙都疼了!有什麼東西能治一下嗎?」

在殺氣前不由退後,安雅咬牙:「拉尼娜,你還行嗎?」

凝為三叉戟的就是拉尼娜的本體!她受到傷害的本體立時行動遲緩下來!安雅嘆氣,迪蒙毫不意外地連續探頭下來追咬她不放——

「我不會死在這裡!」尖聲叫著,安雅躲閃掉接連咬下的巨口,從衣袖中摸出紅珠——

「下地獄吧!」

「你才該下地獄,『邪魅』!」這時,迪蒙猛地吸氣一呼,將她吹入海里!

「啊哈哈哈,我真是太機智了!」得意地咧開九張可怕大嘴,迪蒙轉身用長尾抽倒不死的藍龍,「看誰詛咒我們!」

「防備拉尼娜,別廢話了!」哈登知道拉尼娜很快就會恢復。

「真是比蟑螂還麻煩啊!」看著作為昔日同僚的拉尼娜倒進血浪里,迪蒙厭惡地噴一口氣,「來,發大招吧!」

「可惡……」藍龍很快就掙扎著分浪而起,在其中一個龍首上,渾身濕透並打顫著的安雅目光怨毒,「拉尼娜你不是很強嗎!你的能力除了拖延時間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

「你沒資格說我,」全濕的衣裙迅速結冰,人形的拉尼娜冷冷說著,抖落冰屑,「『不死』本來就是這樣的能力!要不然為什麼是異種而不是超種?我至少拖住了全部敵人,你又幹了些什麼?」

「這樣很難看喔,兩位。」這時散漫的聲音漸漸逼近,飛翔的鳥魔將吉恩送到迪蒙頭上。

安雅理著濕嗒嗒的發,憎惡地剜一眼那位奇異的美青年:「你終於來了啊,幻色人偶使!」

「終於正式與你們敵對了,魔女們。說實話我對你們幾個的容忍已經超出限度了,」親熱地搭著哈登與賽莉娜的肩,吉恩冷冷俯視她們,「安雅,我一直覺得你是聰明的女人,但這次你表現得不怎麼樣啊。就讓拉尼娜對付哈登他們幾個,你以為全艦隊的精英都是傻子,等著車輪戰來和你們耗時間嗎?你們就那麼輕視我們?」

安雅咬唇:「不需要你來指責我!」

藍龍在這時發出震碎雷雲的狂暴龍吟,捲起巨大水龍捲襲向迪蒙!

「沒用的!」發出震蕩天地的強橫吐息,迪蒙怒睜紅眸——猛然掀瀾撞去!

赤世最強的八條巨龍,如今竟有其中兩條在洶湧波濤中暴虐相殺!黑與藍的巨大身影像兩座山峰,在血海中交撞出狂風猛浪!龍威震蕩,就連遠在艦上的帕麗斯都忽然臉色大變,癱軟在雪鶴身上!

「大姐!」雪鶴慌了。

「真是的,攪得魔力場一片混亂,那樣打下去我們也吃不消啊!」風姨扶起帕麗斯,憂慮地注視她片刻,有點猶疑,「賀卿,我想也該喊他們回來了吧?」

「嗯。」賀岩枋點頭同意,他的目光與拉尼娜遙遙相對。

安雅穩穩坐在拉尼娜的龍首上,忖測著賀岩枋的想法。

(無論做什麼都是沒用的,你們看不破拉尼娜的秘密!你被算計了,賀岩枋!)

這時,賀岩枋還在靜靜注視魔龍的狂舞。

他在等。

當然,他不是在等車輪戰的出陣,而是等——

「前輩,都準備好了!」盡量輕微地分開水浪而出,坎派的好手們——「長右」、「蠻蠻」登艦上報。

「辛苦了,各位。」臉上的笑微風般輕柔,就像冷笑與殺意從不會出現在清秀容顏上,賀岩枋向他們點頭,「句芒大人和孟津、渡蘺呢?」

「春神大人還在進行收尾工作。孟氏兄妹協助我們完成探測作業,已在休息。」

「那麼,風神娘娘。」賀岩枋望向風姨。

風姨點頭,向酣戰中的魔龍大喊了一聲:「回來!」

聽到呼喚后迪蒙大吼了一聲,猛地撞開拉尼娜就拍翼飛起!

就像要砸沉巨艦的龍影在上空化為紅梅般的魔塵之雨,吉恩和哈登、賽莉娜在其中穩穩落下。

「歡迎回來。」拍拍哈登與賽莉娜的肩,賀岩枋又向吉恩投去充滿笑意的目光。

吉恩也熱情地給了他一個擁抱:「我歸隊了,哥哥!」

「別矯情了,放開。」賀岩枋嫌棄地推開熱情義弟,微笑著望向敵手。

「雖然看你們的神情是留了一手,不過抱歉,被算計的是你啊,『咒藍』!」在他說話的瞬間,柔白的光芒已映亮暗紅波濤!

像是感覺到危險,坐在龍首上的安雅臉色大變,當即發動法陣消失了!

「那是什麼?」小慧驚訝地望著賀岩枋,「賀先生,那是封印嗎?」

「不,只是『空間枷鎖』而已。」賀岩枋搖頭,在他輕鬆的操控下,白色的光芒在水下聯結,漸漸構成密閉球形。

「誒?空間魔法?」小慧驚嘆,「不愧是賀先生!」

白世人並不清楚,原世的空間法術水平其實僅次於星空之藍世。仙道里其實有不少控制空間的法術,比如遁地之術——將空間壓縮而實現高速移動的法術,比如瓶/壺中洞天——創造異空間的法術。賀岩枋所展示的,不過是他空間法術修習的小小成果。

冷靜觀察變化,他那表情說起來也算微笑,但與溫柔平靜無關。

似乎能感覺到他那肉食動物凝望獵物的專註眼光,被束縛的拉尼娜發出幾乎能震碎五臟六腑的狂怒吼號!

「起!」他乾脆利落地一抬手,繼承九州法術一貫精緻嚴密風格的白色紋印緩慢又不可違抗地收縮上升!

就如一座浮島,紋印分割了水體,就像水瓢舀出水一般將拉尼娜連水帶起!

驚怒不已,懸浮水球中的拉尼娜發出狂吼,振翼揮爪企圖衝破枷鎖!

「啊……原來如此!」江雲鶴恍然大悟,「拉尼娜的『不死』需要水和風作為發動媒介對不對?」

「所以用『空間枷鎖』把她從無盡的力量源里分離出來!」韓峰也振奮地大叫起來,「好厲害!」

平靜仰視那精緻複雜的柔白囚籠,賀岩枋靜靜散發著狠厲決斷的威壓:「接下來就要耗盡她僅剩的水與風了,舞雩。」

「雨潮揮舞者」商舞雩淡淡回應,玉手間再次湧現雲霧。她引導水分子劇烈地震動摩擦,以此產生熱源來刺激冷卻的水蒸氣,使其再次急速蒸發——

簡單又可怕的物理現象,其名為,水蒸氣爆炸!

水之浮島內部爆發出強烈的火光,映亮了無際夜空,也震塌了新一波雨潮!

在萬眾注視下,懸空的水之島嶼強光迸裂!這次毫無顧忌,足以粉碎空間的猛烈爆炸燃燎開來,擴散的的氣浪幾乎掀飛萬里雷雲與血浪!

「還是不夠強嗎,還是沒能完全隔離空間啊。」神情毫無動搖,賀岩枋目光一轉,那漆黑的瞳孔捕捉到了——漂浮魔物殘骸上安雅的身影。

在安雅看來,那是怪物的瞳孔。她的神情依保持著最大限度的冷酷,但她仍在畏縮——

她面對的並不是賀岩枋平時的溫柔目光。溫和的只是平時的他——

他臉上是那一貫被無數少女稱為「明朗」的笑容,但眼裡卻一絲笑意也沒有。微笑望著已經在冒冷汗的安雅,他輕輕揚手:「喂,安雅。」

安雅怨恨地望著他。他卻輕輕地把手往下一壓,白色的「空間枷鎖」化為塵屑閃耀著飄散。

灼熱的氣流奔涌而出。從漸漸消散的烈光里雨一樣掉落,異種二號「咒藍」覆有藍水晶般鱗甲的塊塊殘骸!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