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中百感萬千,月尹說不盡的糾結。

宛如絲線般纏繞,一團亂麻。

「姐姐,你快看!」「姐姐?」紫瑤轉過頭,望著月尹,好奇道,「怎麼了,姐姐?」

「沒什麼。」月尹冉起一抹笑容,輕道,「剛才好像看見一個故人。」

「故人?」紫瑤秀眉輕蹙,順著月尹的目光望去,卻是看見半道身影,納悶道,「是誰啊,姐姐,我認識么?」

月尹笑了笑,並未回答,往前拉住紫瑤的手:「沒什麼,走吧,我們兩姐妹好像很久都沒這樣過了吧?」

「嗯。」紫瑤露出一抹甜甜笑容,笑容中卻蘊含著一分傷感。

恐怕此後,她再不會有這樣的機會。


但起碼,現在她是快樂的。


「帶我去那裡看看吧,姐姐。」紫瑤彷如小女孩般,雀躍無比。

「好。」月尹微笑點頭。

這一刻,對她來說彷彿也回到了過去。

兩道倩影,徐徐消失在人群之中。



刻意的,月尹帶著紫瑤往奇翎軒的方向行去。


對月尹來說,此刻腦海中理智和感情一直都在戰鬥,始終未分出勝負,故而眼下雖微笑著,快樂著,但那卻是流溢在表面上的情緒,心中其實一團亂麻,對周圍的聲音幾乎聽不見。

「姐姐,你聽見剛才他們在講么,東藤守死了。」紫瑤美眸閃動,「想不到這裡勢力爭鬥也挺慘烈的。」

「是么?」月尹回過神來,大訝,「東藤守死了?」

「是啊。」紫瑤點頭道,「聽說是被一個混血人類所殺,如今那人類已繼任為北龍守。」輕輕微笑,紫瑤美眸閃動:「一看便知是東城和北城素有間隙,這才爭鬥不休。」

月尹倏地開口:「那人類叫什麼名字?」

… 郝仁想告訴遲小敏,歐陽小文其實是真心愛她的,但是一想到那小子依附了吳剛,將來一定不會有好結果,如果遲小敏嫁給他,弄不好會坑了她。再說,關於玉佛的事,還真不好解釋。

「要不要送你們回去?」遲小敏見郝仁不想說話,就問道。

「不用了,我們走著回去!」郝仁想早點與遲小敏分開。

「好吧,你下車吧!」

郝仁一下車,遲小敏也從另一邊下來了。她繞了一圈,來到郝仁身邊,在他的面頰上輕輕一吻,然後格格笑著,鑽進車裡,絕塵而去。

「大哥,威武!」郝信首先豎起了大拇指,郝智也跟著起鬨。

郝義雖然沒看清,但是郝信小聲跟他說了,他立刻大拍馬屁:「老大眼角有流光,是命犯桃花之相!」

「少廢話,回家!」郝仁緩步前行,郝義扶著郝信的輪椅,郝智推著,跟在後面。

一路上,好多人都看到了他們,禁不住指指點點,似乎在說,這一班瞎子、傻子、癱子居然能和吳剛斗,真是不知死活。郝仁,聽在耳里,渾不在意。

進了家門,各人回自己的空間。郝信在一樓玩郝仁給他置的新電腦。郝義在二樓的書房裡準備了好多放大鏡,專門研究各類相書。郝智也跑上四樓對付他的新沙袋。

郝仁則進了三樓的密室,他需要靜一靜。

自那個雨夜的奇遇之後,他的人生道路出現了巨大的轉折,其間發生的一幕幕,都在他的腦海中閃現。

今後的路要怎麼走,往哪個方向走,走多遠,郝仁的心中著實沒個譜。但是他堅持一條,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儘可能的多做些好事。

當年,郝院長給他取個這名字,也曾經嘆息道:「好人不易做啊!」

郝仁在心中默默地說道:「不易做,也要做!」似乎是專門說給冥冥之中的老院長聽的。

第二天,郝仁正常上班。剛到醫院,張志海就把他叫了過去,拿出早早準備好的聘用合同,讓他簽了字,又蓋上醫院的章。

「兄弟,從今以後,你就是新華醫院的正式醫生了,可要好好乾啊!」

「老大,我一定不讓你失望。」郝仁笑道,「但是,我建議你最近再招一個中醫。」

「好吧,我儘快著手招人!」張志海知道,郝仁的名氣已經打出來,以後會有更多的達官貴人來找他看病,而且都是上門就診。他一出門,中醫理療科就空了,普通的病人會罵娘的。

辦妥手續,郝仁回到中醫診療科,知道消息的同事們也都來了,紛紛道賀。

「小郝,你行啊!周長風一直卡著你,想把你趕走。結果你沒走,他卻走了!」鄭屠笑道。

「看你說的,要是連小郝這樣的人都留不住,這醫院真讓我們寒心了!」護士長朱姐忿忿地說。

「我們郝哥連霍家都來請,不管治好治不好,說明郝哥的名氣大。周長風敢對付郝哥,那就是跟霍家過不去。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美女小梅看著郝仁,眼前星光閃閃。

郝仁一驚,可不能讓小梅給他亂宣傳。他立即拿出五百塊錢,遞給小梅:「去,給大家買點水果,一定要最好的,不要給我省錢!」

小梅走後,郝仁又拍著胸脯:「改天我請大家出去happy,先喝后唱,然後大保健!我人如其名的!」

「別改天了,就今天晚上吧!」鄭屠說道。

「不行,我今晚還要出診,給一個老人家看病!」

眾人見郝仁晚上還要出診,說明他真的闖出名氣,都為他高興。鬧了一陣,大家就各回各的科室了。

很多病人都趁著節假日來看醫生,所以郝仁的科里很忙。他本來想下午抽個時間去一趟古玩市場的「玉緣堂」,但是病人都趕上逛廟會的了,他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一直忙到晚上下班,針炙、理療的病人才紛紛散去。郝仁長舒一口氣,關上門,走向電梯。

「郝哥,我想請你吃飯!」剛出電梯的門,小梅就從導醫台前跑了過來。這丫頭之前老是讓郝仁請吃飯,郝仁卻屢次拒絕,這次她改變了策略。

「不好意思,外面有人接我出診!」郝仁抱歉一笑。他將手中的中醫背囊亮給小梅看。那裡除了一盒全套的銀針,還有膏藥、止血散、速效救心丸等物。

「我不信,你總是找借口!」前一段時間,郝仁每天晚上都出診。小梅雖然不知道是去哪一家,但是看到來接他的都是豪車,不是寶馬就是賓士,幾乎次次不重樣,看開車的氣勢,自己都不敢上前和郝仁打招呼。

今天下午,小梅去門診大樓的前面看了好幾趟,也沒有看到一輛豪車,就猜想郝仁今天閑著了,自己應該有機會。可是沒想到郝仁依然拒絕了她,借口還是出診。

「不信,你跟我出來瞧瞧!」郝仁說著就往外走,小梅也跟了出來。

他們剛剛來到門診大樓的台階前,就有一輛車從外面開了進來。小梅看那車標,不過是一輛白色的「帕薩特」,正想出聲驅趕,因為此處畢竟不是普通車的停放之處,只有救護車才能停。

可是她剛張開嘴,就看到車牌上的一個「警」字,車身一側還有兩個字「公安」,嚇得她急忙捂嘴,才把話咽了回去。

「兄弟,我來得不晚吧!」警車的車窗玻璃滑了下去,劉少澤從裡面探出頭來,笑著向郝仁擠了擠眼,意思是,你的身邊怎麼總是有美女?

「你那麼忙,根本沒有必要親自來接我,派個人來就行。或者,你給我地址,我打車去也行!」郝仁笑道,對身邊有美女,他根本不解釋。

「不行,我必須親自來接,才顯得鄭重。派個手下人來,跟你說話都不對路,更是對你的不尊重。要是讓你自己打車摸上門去,老爺子還以為你是個騙子,會直接把你轟出來!」劉少澤笑道。

「好吧,公車私用,還有這麼多理!」郝仁服了。

「別廢話了,上車吧!」劉少澤推開另一側的車門。

郝仁剛要上車,回頭對瞠目結舌的小梅笑道:「這回你信了吧!哥哥人如其名的,從來不欺騙小姑娘!」

小梅默默地點了點頭。郝仁的話固然搞笑,但是她笑不出。

郝仁上了車,劉少澤故作氣憤地說:「哥是正派人,不索賄,不受賄,家裡只有一輛車,還讓你嫂子開了。工作地點離家那麼遠,公交車又那麼擠,我不開公車,難道讓我跑步回家嗎?」

「哎呀,我不就說你一句公車私用,你至於吐槽這麼多嗎?」郝仁簡直要投降了。

劉少澤擰開鑰匙,叮囑郝仁扣好安全帶,將車向後一倒,然後開出新華醫院。

小梅望著遠去的警車,兩行清淚流下香腮:「唉,有緣無份啊!」 「那美女是誰?」車開出老遠,劉少澤才想起來問。

「一個女同事,呵呵!」郝仁笑道。

「應該對你有意思吧?」劉少澤笑得很猥瑣。

「可能有點吧!」郝仁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我與她之間不可能的!」

「不可能就對了!」劉少澤正色道,「我一眼就看出來,此女小家子氣,將來不可能成為你的賢內助!」

「呵呵!」郝仁乾笑了一聲。他想起,上次霍寒山看到小梅也說不適合他,但原因是「顴高唇薄,是敗家散財之相」。

而劉少澤則說小梅「小家子氣」。雖然他們都看不上小梅,但是說出來的話卻不一樣。難道這就是官場與商場的區別?

「兄弟,你有女朋友嗎?」劉少澤又問。

劉少澤的這個問題讓郝仁一愣。遲小敏算不算?這姐們兒好象認準了他,非他不嫁了。但是他們相處那麼短,誰知道以後會怎麼樣呢?

郝仁略一遲疑,就搖了搖頭。

「沒有啊,那正好!我老婆和我姐姐都喜歡做紅娘,回頭讓她們給你介紹一個!」劉少澤笑道,好象一個無聊的人終於找到一件感興趣的玩物。

「別啊,我才二十三,再過幾年找女朋友也不晚!」郝仁連忙打斷。他是真心的,自己現在剛剛找到修鍊的法門,正準備在這條路上大步前進呢,怎麼可能找個女朋友來拴住自己!

「沒事,聽哥哥的,先認識認識,慢慢談著。等你們真正了解了,那你們就可以結婚了!」劉少澤笑道。

郝仁大窘:「哥哎,你說你是警官學院畢業的,我怎麼覺得跟我是一個系一個專業的。我們學校關於戀愛的理論怎麼你也知道?」郝仁所謂的理論,其實全國人民都知道。

「這麼說,我們的關係又加深了一層,成了師兄弟了!」劉少澤大喜,「好了,就這麼說定了。到家我就跟她們說,你只需做好相親的準備就行了!」

畢竟是做一把手的,就是這麼霸氣!

警車駛出平原區,進入SZ區世紀大道。

為了慶祝國慶,被「一串紅」妝點的世紀大道倍顯喜幸。但是有些景點卻以白菊和黃菊裝飾,讓郝仁看了有點嗝應,醫院太平間的門前少不了這些東西。

前面不遠處是龍城市有名的高檔小區「棲鳳山莊」。劉少澤指著山莊的大門:「我姐夫家就在這裡!」說著話,警車就拐了進去。

「棲鳳山莊」的戶型主要有別墅和複式高層。劉少澤姐夫的家,就是一個小別墅。

「你姐夫的家不錯嘛!」郝仁笑道,「這一套別墅得不少錢吧!」

「這還用說,這一套二百平米,每平米不低於六萬,你可以算一算啊!」劉少澤笑道。

「一千多萬!你姐夫是大老闆吧!」郝仁已經知道劉少澤的姐夫就是平原區的一把手,卻故意這麼問,顯得自己一無所知。

「這與我姐夫無關,是我姐姐開公司賺的!」說這話的時候,他已經把車停在了車庫門前。

「你姐姐做什麼業務?」郝仁想當然地以為,劉少澤姐姐的生意是依靠丈夫做起來的。

「IT!怎麼樣,你不懂了吧,呵呵!」

真讓劉少澤說對了,郝仁對IT行業還真不了解,隔行如隔山嘛!

二人下了車,一起來到別墅的門前,劉少澤摁響了門鈴。


「少澤,這就是你說的中醫聖手?」門開了,一個美麗少婦站在門前,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兄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謝玉瑩!」劉少澤笑道。

「嫂子好,我叫郝仁!」郝仁見謝玉瑩一愣,就知道她對自己的名字有懷疑,立刻加以解釋,「赤耳郝,仁義的仁!」

謝玉瑩大笑著伸出手來,與郝仁握了一握:「兄弟,你的名字倒真有意思!請進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