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道人迅速奔赴到鎮上以後,他見鎮民們瘋了似的在追趕那個年輕人,他暫時還沒有將那年輕人放在眼裡,這麼一隻小螞蟻,認為他隨手就可以捏死。

他先來到了各家附近,就見那些喪魂燈以及裡面他辛苦製作的法器全部被毀,於是便立即進了各家的屋中用一件羅盤法器查探。

而這一查探之下,他發覺這裡飼養的鬼物全都消失不見了,讓他多年來的心血白費,不禁當場就發了狂,怒吼一聲后就沖了出來。

李向南察覺到那鬼道人提劍發狂追來,速度非常快,隨手抓起了根鐵棍,一陣胡亂揮舞,避開這幫老頭們的追趕,慌不擇路下,就躲進了一個廢棄的大倉庫。

那鬼道人見這小子竟然鑽進了倉庫,當即嘴角不禁露出一個邪惡殘忍的笑容,他一馬當先追進倉庫后,就吼道:「把那門給我堵上!」

老頭們非常的配合聽話,見那鬼道人被引進了倉庫里,就十分麻利地使出力氣,將那倉庫的大門緩緩地合上。

轟!

倉庫大門被堵上后,整個倉庫里頓時顯得昏暗了起來,而這樣的環境,對鬼道人來說是極為有利的。

只不過,當鬼道人追了進來后,就見那小子淡然自若地站在倉庫正中間,手中提著根鐵棍,似乎很囂張的樣子,不禁冷笑:「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敢壞本道人的好事的,只有死路一條!」

喝!

李向南根本沒有去理這鬼道人,只聽他大喝一聲,隨即抽出旁邊早放在那裡的一把桃木劍,然後就將劍身深深地插入到倉庫正中央的泥土地里。

鬼道人見這小子突然做了這樣一個奇怪的動作,不禁顯得有些驚疑,但他也沒有多想,當即提劍就躥了上去:「給我死!」

李向南早就想會會這鬼道人的手段,他提起鐵棍,放開神識,見鬼道人一劍刺來,招式十分凌厲霸道,倒能看得出,這鬼道人在武學上的造詣不低。

不過還好早有布置,李向南也不懼,提起鐵棍,緊緊一握,在那一劍刺來之際,滑了兩步,身體微微一側,揮舞鐵棍一擋。

叮!

金鐵交鳴聲下, 痴情總裁的冰冷妻 ,也不禁心中詫異,看來這小子還是有兩下子功夫的。

李向南的功夫都是跟二叔李延國學來的,都是非常實用的技擊防身手段,再以他目前輕靈如燕般的身體,敏銳的神經反應速度,以及舉重扛鼎的力量配合起來,就會使他的戰鬥力大大提升。

但與這鬼道人對接了幾招之下,那鬼道人也很強,招式凌厲毒辣,要不是他的身法輕靈與反應靈敏,力量巨大,恐怕他還真接不住這鬼道人幾劍。


鬼道人與李向南過了幾招,發現這小子的功夫也不算弱,但比起他來,還是差了些火候,斬殺他可在數招之內。

於是鬼道人突然陰陰一笑,此時招式突然變幻,一股勁氣洋溢開來,如一道道的寒風吹面,刺得人感覺有些生疼。

甚至,那劍身之中,彷彿帶著陰魂厲鬼的嗚咽之聲,一股陰冷氣息撲面而來,欲將人吞噬,十分危險。

李向南發現鬼道人氣勢突變,那劍身帶著一股勁風襲來,同時還伴有一股彷彿能滲透人心的陰邪氣息與呼哮靡音,竟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巨大威脅。


於是身體一縱,便退了六七米。

但鬼道人的經驗老辣,豈容他身退,當即一躍而上,那一劍直朝面門刺來。

李向南靠著身體的靈活側身躲避,而鬼道人突然劍勢變化,又一劍斜削過來,李向南只得用鐵棍抵擋。

咔嚓!

但卻沒有料到,那鐵棍在那古劍之下竟然顯得那麼脆弱,被那劍一削,就被削成了兩斷,而那劍依然朝他殺來。

李向南大驚,身體突然九十度的彎曲,再一個滾地葫蘆,才算勉強躲過那一劍。

只不過他的衣服卻被劃破了一個口子,皮肉也被割傷幾分,正緩緩溢出血絲。

而接著,突然間一股陰寒襲體,彷彿欲要從那傷口鑽入他的身體,李向南不由大驚,忙摧動真氣護住,並消耗靈力將這股陰寒逼出體外。

好毒辣的招式,好一把厲害的古劍!

這古劍不單陰寒無比,竟然還附帶有那種能干擾人心神的靡音,若是普通人,根本無法避過這一劍,必定身首異處。

但相對來說,這鬼道人在武學上的實力之強,也讓李向南深深感到意外,若只靠武力來單打獨鬥,他除了在力量上有點優勢外,根本不是這鬼道人的對手。


鬼道人此刻也有些意外,他也沒想到這小子雖然在武學招式對敵上不怎麼樣,但反應靈敏,身體靈活,力量巨大,靠著一些基本的防身功夫竟然能躲過他的致命攻擊。

不過讓鬼道人更驚訝的,還是這小子受了一點皮肉傷之後展現出來的手段,竟然有真氣護體,能夠抵擋陰寒入侵,而無法加速傷口惡化。

若是一般人,只要被他一劍傷到,不論輕傷還是重傷,當被那股陰寒侵入體內以後,傷口會迅速惡化,只有死路一條。

只是意外歸意外,好奇歸好奇,一想到那些消失的陰魂,鬼道人就恨得咬牙切齒,今日必殺此人。

不容猶豫,鬼道人此刻再次出劍襲來,李向南現在手中沒有了兵器,他不認為一個赤手空拳的毛頭小子,能夠抵擋得住他那把滅陰劍的一劍之威。

這次李向南已經完全判斷出這鬼道人的手段與實力,在武學打鬥上,他根本不是這經驗老辣的鬼道人的對手。

見到那古劍再次襲來,李向南這次不敢正面對敵,利用身體的靈活,猛地躥出數米,並迅速從口袋裡取出一張符來。

「小子,我看你還想玩什麼花招,受死!」

鬼道人見李向南開始躲避,不敢正面與他對敵,不禁冷冷一笑,揮劍而上。

去!

李向南拿出一張火球符,見那鬼道人撲身而上,打了個符咒后將朝鬼道人擲去,那火球符頓時化為一道火球襲來。

「法師?」

鬼道人見對方突然打出一道火球襲來,黑袍內臉色大變,只得撤招拿劍揮擋。 轟!

那火球擊到劍身上之後,只見火星濺射,鬼道人被逼退兩三米后,那火星濺到他的黑袍之上,頓時就在黑袍上燒了個大洞,迫使鬼道人不得不脫掉黑袍。

只見黑袍脫掉后,就露出一張有些蒼白陰冷,大概四十來歲,倒略顯英俊的臉來,並非想象中那樣猙獰可怖。

「小子,你敢傷我,不管你是法師,還是武士,今日必須得死!」

鬼道人被火球傷到,顯得有些狼狽, 強勢奪婚:首席老公追妻成癮 ,氣勢一凝,再次迅猛無比的提劍殺來。

去!

李向南見符篆能傷到這鬼道人,自然是要抓住機會,便迅速再次拿出一張風刃符出來朝鬼道人擲去。

鬼道人見李向南又用符篆,便用勁氣護身,隨即躲閃。

不過這風刃符與火球符不同,風刃是分散式攻擊,不像火球集中,鬼道人揮劍躲過一道風刃,但卻並沒有躲過另一道,儘管有勁氣護身,但還是被那風刃在胳膊上割裂了一個長長的口子,鮮血直流。

哇呀呀!

再次被那符篆傷到,鬼道人此刻氣得哇哇怪叫,但他卻沒有辦法應對那功效強大的符篆之威,只能靠躲避。

他見李向南動作沒有停,又拿出一張符出來,此時他已經顧不上什麼,於是就將那個壇罐拿起,一巴掌拍開那封口,只見那壇罐之中一股紫黑之氣洋溢迷漫開來。

嘶嗷!

在那紫黑之氣迷漫之中,傳來一聲鬼嚎般的嘶吼,同時一股很強的陰戾狂暴氣息開始升騰而起。

「不好,這股狂暴氣息非常的強大,果然是鬼卒!」

李向南此刻也不由臉色一變,他見那鬼道人被這股氣息包裹以後,鬼道人身上的血流加速,他的身體也在開始顫抖著,臉色更加蒼白,這顯然是在給這隻鬼卒餵食生血,要召喚鬼卒出來。

去!

李向南將一張火球符迅速地擲出后,也不管能不能重傷那鬼道人,隨即祭出陰煞葫蘆,將鬼仆放了出來。

嗷嗷!

鬼仆被放出后,發出一聲咆哮,李向南下達了命令后, 極品寵妃:皇上,要抱抱

鬼道人雖然抵擋住了火符的攻擊,再次被燒了個灰頭土臉,更加狼狽。

但他的神情已經變得驚駭了起來,他不敢置信地看著李向南放出的那團若隱若現的強大的鬼物,驚叫道:「你……你竟然也祭養著鬼物,你究竟是誰?」

李向南只是冷笑一聲,沒有理會,便指揮著鬼仆迅速地攻殺過去,不給他放鬼卒出來的機會。

他料定這鬼道人不到萬不得已,他應該不敢隨便放出鬼卒,儘管他祭養了二十年,但畢竟鬼卒比他強大,他若沒有強大的控制手段,必然會遭到鬼卒的反噬。

李向南的鬼仆嘶嚎著撲了過去之際,鬼道人放出的鬼卒這時已經漸漸在生血的祭養之下顯化出形態。

也許鬼道人看不到這隻鬼卒是什麼樣子,但李向南卻看在了眼中,不禁神色顯得有些凝重了起來。

這鬼卒非常的猙獰強大,魂體之上套著一層鎧甲,還有盾牌,以及一把大砍刀,按鬼靈訣中的描述,這正是鬼卒的標準特徵。

而反觀李向南的鬼仆,也只不過套著一層簡單的坎肩式的護甲,根本沒有防禦性的盾牌,拿著的那根大棍在那鬼卒的大刀面前,也顯得那麼的寒酸,在戰鬥力上,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層級的。

但是現在,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鬼仆在主人傳達命令下,悍然不懼那隻鬼卒,發動了強力術后,整個魂體壯大幾分,帶著那根巨棍猛地就朝那鬼卒砸了上去。

那隻鬼卒正在吸食生血補給,在感覺到危險后,他不得不提起盾牌抵擋,當鬼仆那一擊上去之後,只覺一股劇烈的波動撞擊下,李向南的鬼仆竟然被震退了老遠。

不過那隻鬼卒吸食生血的過程被強行打斷後,也被激起了殘暴凶性,他竟然想要第一個反噬那鬼道人。

鬼道人此時心中發苦,也有些恐懼,他立即拿出一個搖鈴出來,然後就迅速地開始搖那個鈴鐺。

鈴鈴!

搖鈴發出聲響之後,那鬼卒突然一滯,頓了頓之下,咆哮著就轉身朝著李向南的那隻鬼仆撲了過去。

鬼仆明顯不是這隻強大鬼卒的對手,發動了強力術在那狂暴力量一擊之下,鬼卒只是盾牌的反擊就讓鬼仆受創。

眼見鬼卒揮刀斬向鬼仆,鬼仆根本無力抵擋,必然被擊殺,李向南不由大驚,急忙祭出陰煞葫蘆閃電般飛出將鬼瞧收了進去。

轟!

而陰煞葫蘆收將鬼仆收了回來之際,那鬼卒一刀下去,就擊在了陰煞葫蘆之上。

噗!

陰煞葫蘆受創之下,李向南此時只覺心神一震,不由噴出一口血出來。

不過這會李向南已經顧不上那麼多,陰煞葫蘆與他心神相聯繫,上面有靈力護持,鬼卒那一擊倒也並沒有使陰煞葫蘆被毀掉,李向南趕緊摧動靈力使其飛了回來。

而這一幕被看在了鬼道人眼中之後,鬼道人心中更是驚駭得無以復加,他完全想不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有如此鬼神般的手段,非但擁有控制鬼仆的能力,竟然還能隔空控制,驅使法寶,這種手段,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一想到剛才那讓他躲無可躲的符篆威力,鬼道人不由恐懼湧上心頭,但也好在這小子的實力應該不是很強,而且他已經放出了鬼王,這小子遲早要被鬼王吞得乾乾淨淨。

鬼卒在失去了目標之下,隨即就被李向南噴出的那口血所吸引,就像發現了極度美味的美餐一般,就朝李向南撲了過來。

面對這隻強大的鬼卒,李向南不敢與之硬碰,身體一閃,就立即站到后側面的一堆石子附近,讓那鬼卒一下子撲了個空。

轟!

而鬼卒撞到了李向南之前站立的位置時,那一下就像是撞在了一面牆上一般,使得整個倉庫之中一股力量波動四散開來,非常的劇烈,使得整個倉庫都顯得有些搖搖欲墜,像是要坍塌下來。 李向南從鎮上的那些人口中得知了那鬼道人可能豢養著一隻很強大的鬼卒的消息后,他心中就有了對策。

為了以防萬一,在引來鬼道人之前,李向南就在這個倉庫之中先行布置了一個小困殺陣,然後再跟鎮民們演一齣戲,將鬼道人引出礦洞好對付。

鬼道人被引了出來被徹底擊怒后,李向南繼續演戲慌不擇路地進入了這廢棄倉庫,盛怒下的鬼道人追了進來,並不覺這倉庫之中有玄機。

因為這裡面布置的小困殺陣還沒有被激活,還無法發揮真正作用,鬼道人根本不可能發覺有異。

之前李向南在大地中央插入桃木劍,就是以該法器為引,激活了這小困殺陣。

不過這個小困殺陣都是些臨時刻上靈紋的法器布置而成的,威力顯然不如紅山村他那處修鍊洞府中用純元石布置的強大,他原就是打算用來困殺鬼道人的,現在碰上了這隻強大的鬼卒,就不知道能撐多久。

此時,小困殺陣在鬼卒的劇烈撞擊之下,力量扭曲波動非常的強烈,不過好在並沒有一擊即碎掉,暫時還能維持住。

李向南躲在陣中,輸入靈力通過控制小困殺陣的力量波動,從而達到掩藏自己的目的,就像上次對付那隻白蟒的形勢是一樣的。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