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唐淵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三四點了。

是被餓醒的。

唐淵面容蒼白的直起身,還是感覺很不舒服,渾身感不到力氣,眼前還時不時的有一些噁心的畫面閃現。

視線中,又浮現出了那個藍色的面板。

宿主:唐淵

年齡:16

出生地:大夏聯邦大倉市

積分:0

裝備卡牌:虛

已獲得能力:五感操縱,靈性視野,靈性嗅覺,噬魂。

戰鬥評價:黑鐵-

積分從100點變成了現在的0點。

卡牌那一欄,虛的那張卡牌,正靜靜的放置在那上面。

已獲得能力,也從原本的無,變成了現在的4個能力。

五感操縱,靈性視野,靈性嗅覺以及噬魂。

這些能力只有幾個孤零零的名字顯示在上面,連一點介紹都沒有。

唐淵在心底喊了系統幾聲。

可惜系統高冷的一點都不搭理他,也沒有什麼技能介紹之類的信息傳來。

再去看戰鬥評價,從原本的凡人,變成了現在的黑鐵-。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看來,這些技能要自己慢慢的,來進行摸索了。」

不過虛這種生物,是由人類墮落的靈魂變成的。

「難道自己未來,要裝扮成一個靈媒?」

唐淵的腦中漫無目的的想著。

又在椅子上待了幾分鐘,終於感到渾身開始湧現出力量,唐淵才站起身來,選擇離開這裡。

現在是下午4點55分,街上的行人依然很多。

唐淵意念一動,發動了那個叫做靈性視野的能力。

在普通凡人所觀測不到的視野中,一個蒼白骨質的面具正覆蓋在他的臉上。

唐淵放眼望去。

呃,怎麼說呢,感覺和平常的世界沒有什麼不同。

行人還是那些行人,這個世界還是這個世界,並沒有多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剛出現的力量,還並沒有被完全掌控。

唐淵有些失望,又下意識的發動靈性嗅覺。

隨著鼻尖微微聳動。

只覺得有一股像是多年屍體腐爛的惡臭味,充斥了他的鼻腔。

轉過身捂住口鼻,唐淵難受的想要乾嘔。

突然。

一個男人,闖入了他的視野。

唐淵的身體頓住了。

如果僅僅只是這個男人,還沒什麼問題。

只是在對方的脖子上,竟然長了兩個相同的腦袋!

而那男子明明長著如此怪異的腦袋,偏偏在他周圍行走的路人們,卻像是完全就沒有發現似的,從他身邊自然的路過……

這完全不符合常理的一幕,震驚住了唐淵。 外科不是玩笑戲,每種手術都有其相適應的適應徵,並不是是一台手術,只要聽起來比較好一點,就能夠直接拿出來做的。

ct監測下穿刺針血腫清除術,自然是創傷最小的,但是,那也只適合於單個血腫的情況,而且是單個比較大的血腫,就比較適合。可以快速地把問題給解決掉。但像這種血腫比較多,但不是很大的情況下,開顱清除,或者內鏡下慢慢搞,可能還要更加安全一點。

這是杜代山的想法,也是比較常規的想法。

不過,現在林輝的病情本身就不一樣,按照常規的角度和思維出發,那就直接等死算了。所以,從一開始,陸成的思路就沒往尋常上走過!

要知道,正常情況下,誰會去栓塞四肢的動脈呢?

這個手術思路都正在進行了,那麼,再進行介入止血,用穿刺針頭清除顱內血腫的思維,又有什麼不能行的?只是,這個前提是你要能自己來做。

陸成點了點頭說:「可以!」

這時候陸成就沒再客套或者謙虛了,現在時間緊急,自己再謙虛幾次,林輝人都要沒了。

陸成其實在一開始,就想要直接上手了,只是他不能。如果這是在湘雅二醫院,陸成擁有主場優勢,他可以第一時間開始主刀。即便是在九院,那麼陸成也能夠直接講我要上台,而不是去問幾位教授的意見,得到允許之後才能夠上台。

這是墨華醫院,這個手術間裡面,只對墨華醫院裡的醫生開放!

而且,但凡陸成不是個學生,是個在業內非常知名的副教授的話,陸成也不至於需要這麼卑微地去做出各種各樣的建議,直接就上手了,講一聲,這是我的專業,請你們放心交給我好了。

但陸成不是啊!雖然陸成對目前自己的技術水平還是有點自信的,但是別人不知道啊,而且按照最為常規的思維來講,杜代山,倪教授幾個人沒有在陸成開口打擾他們自己的手術設計思路時,罵他娘,甚至把他轟出去,就已經是休養極高了。而且還時時刻刻都保持著教授該有的教學的態度,也不至於對陸成說教一番。

畢竟,像陸成這樣的怪胎,莫說是萬中無一,百萬裡面能不能出來一個?

那按照概率學角度來講,小於百分之五都是小概率事件,百萬分之一可以視作幾率為零。憑什麼要相信你陸成就能夠有資格嗶嗶?

當然,好在是陸成最近啊,還是在血管外科領域放了一個重磅炸彈,所以倪教授能夠知道陸成的名字,再加上陸成之前在dy上又火了一把,同為醫療行業的人,看個熟臉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倪雲好歹是把陸成給認了出來,給了他上手的一次機會。

有了上手的機會之後,陸成自然就能夠一步步地開始把控住節奏了。

這已經是陸成能夠節省的最多的時間了!

然後陸成就道:「巡迴老師,能不能把閱片的電腦幫我推過來一下,我要看看具體的出血點位置。我現在要放凝膠止血顱內了,謝謝!」

陸成這麼一說,杜代山立刻就道:「巡迴,趕緊把電腦推過來,把mra的影像調給他。」

「小陸,我來做穿刺針鑽孔,你只要負責把止血搞定就行了。」杜代山好歹也是墨華醫院頂頂有名的神經外科的教授,他並不是不會這種穿刺引導的血腫清除術,只是,林輝畢竟身份稍稍有點兒特殊,他最開始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一定不能夠在這個手術過程中,留下來什麼紕漏去給別人找麻煩,一切都選擇最標準的手術適應徵下的最優解!

但是,看到陸成如此實力,之前幾乎算作是有點卑躬屈膝地懇求著他們的意見,想盡了各種極端的方式,就是為了救自己老師的命的情況下。

他並不打算再保留自己的實力,時時刻刻想著自保了,他決定,既然陸成要全力的救人,那麼他就冒一次險,來配合他,給他節省下時間。

「那血腫清除術?」陸成還是多問了一句,主要是這個血腫可能有點致命啊,陸成可不想他在做四肢血栓取出術的時候,腿和手保住了,人沒了。

「你放心吧,這個我肯定能行!」杜代山非常冷靜地回著。

陸成當時就點了點頭,腦子裡微微一轉,就恍然了,心裡還對自己說,陸成大哥,你還是別太飄了,你現在是在墨華醫院,就算你擁有幾個登峰,乃至於立說,甚至可以著書級別的創新,在這裡,也不是你能夠肆無忌憚的,這樣的教授和專家,這個醫院裡很多很多。

可以這麼說吧,其實目前各大教學醫院裡面的教授,可能他們能夠開展的手術方式,比起真正開展的範圍,要廣泛得多得多,而且心裡和腦子裡的想法,也是非常多的。

只是,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因為目前醫療環境的關係,很多東西,這些教授們都不願意去碰觸,不願意去嘗試。

把自己的所作所為,都牢牢地框在了所謂的專家共識、所謂的指南之下,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免除責任,把一切的意外,都歸咎於醫療技術水平的限制上。

做能做的,該做的,不該做的,沒必要去冒險。

這樣一來,就算打官司,那也是嚴格指南之內做事情,指南之外的操作,那是違規的操作!

十分本事,三分吃飯就得了,七分藏著自保,這生活難道就不香嗎?

因為,如果不把七分的本事和想法藏起來,一百個病人中,有一個出現了意外,然後上了法庭,沒的說,你沒有按照醫療原則辦事,沒有按照指南治療!

全責,賠錢,道歉,降職,影響晉陞,甚至有可能醫生都當不下去了。

何必呢?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杜代山能夠說出來這樣的話,陸成還是有點兒感動的。

「謝謝你,杜教授。」

杜代山沒多說話,馬上就開始更改了手術方式,然後開始對比著顱內血腫的位置開始畫起了定位線。

杜代山身邊的一個助手,似乎是被杜代山的這個動作搞得有點害怕了,開口道:「杜老師,這個血腫的直徑,不太好操作啊?其實。」

「剃頭髮!」杜代山只是回了一聲。

他也只能夠剃頭髮去了。

然後,就在這個時候,手術室的門口突然就聚集了很多人,但是,這些人都只是圍在了手術室的門口,往裡面好奇地瞅著,但是,都沒有一個人真正地踩開手術室的門,就是怕影響到搶救的操作!

巡迴護士的其中一個看到這場景,還以為有什麼事情,就馬上到了門口自己打開門問了一下基本情況。

這台手術,因為院長親自發話的關係,所以巡迴護士和洗手護士的配備,沒有上限限制,要十個她就喊十個人來手術室!實在缺人,她自己都能頂上來。

這一打聽,她當時就快速地打開了下手機,然後翻閱了最為火爆的新聞,不用刻意去打開,此刻各個群裡面分享的鏈接,到處都是。

「為林輝老師祈禱!」

「國民英雄林輝的故事。」

「謠言有多可怕?一場誤會,一個謠言,能夠致命!」

「真心希望林輝老師能夠早點康復。」

點進去閱讀後,她的表情立刻變得沉默了下來,然後眼神看向手術台上躺著的那個人時,也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每個英雄,褪去了英雄的光環之後,都是平平無奇的,最多就是長得好看點和不好看點的區別而已。

在此之前,誰能夠想象得到,就這麼個沒有聯繫上家屬的急診病人,竟然是真正的沒有了家屬?估計,他到現在連妻兒都還沒有的吧??

巡迴護士默默地關上了門,外面有幾個和她關係好的人就說:「麗麗,有要幫忙的地方,隨時叫我!」

「嗯,我會的。」

……

手術繼續在進行著。

陸成止血的速度也很快,基本上就兩三分鐘,就把好幾個顱內的出血點都給處理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普外科的人才把腹部給打開。

這個速度已經不慢了,畢竟從陸成做出了決定到現在,不過才過了六分鐘多而已。

六分鐘,消毒鋪巾,在切口部位粘貼無菌薄膜,切開皮膚及皮下組織。將腹直肌前鞘先用刀切一個小口,然後用剪刀分別向上下剪開前鞘。4沿肌纖維方向先用血管鉗再用刀柄或手指分離腹直肌束,其腱划處應鉗夾切斷,然後用絲線結紮。將腹直肌向兩側牽開,將腹直肌后鞘及腹膜夾起,用有齒鑷夾起腹膜,助手用彎血管鉗在距術者所夾處對側約一厘米處另行夾起,然後術者放鬆所夾腹膜,再重新夾一處,如次重複一次後用刀切開。

這些步驟是不能少的,再加上止血的過程,這個速度已經算是極限速度了好不好?

只不過是,陸成在做脾動脈止血和顱內動脈止血的速度,有點太快了而已!

這般做完之後,倪雲教授那邊把四肢血管都栓塞完了。陸成當時就微微鬆了一口氣。

如此一來,最致命的幾個地方,倒是都先解決了。

顱內出血,不繼續擴大,就沒太大的問題。脾破裂大不了就切掉嘛,肝臟挫裂傷並不是特別嚴重,對普外科的教授來講,也不過是小菜一碟。

而在這時候,胸外科的嚴教授也傳來了好消息,說:「這個胸部的出血還不是蠻多,我這邊引流量不太多。」

麻醉醫生也是長長地緩了一口氣說:「cvp終於有平穩的趨勢了,這邊還在慢慢輸血,應該會更加穩定的,暫時是脫離那種隨時可能休克的時期了。」

各方面都傳來了好消息。

唯一不好消息就是,之前栓塞的雙下肢,已經是開始栓塞了。

畢竟,血管內血液的流動完全就是靠著心臟的泵循環,流動停止之後,就停滯了。血液在體內不動,但是還有其他的外傷,就會刺激內源性和外源性凝血系統的激活,然後導致血液凝固。

所以,這幾個怪物,都成長到了lv80級左右了,還有進一步發展的趨勢。

但是,這種情況,卻已經又回到了陸成熟悉的場面了。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倪雲此刻頭疼了起來,雖然暫時危及生命的地方是暫時性解決了,但是這雙下肢和雙上肢的栓塞該怎麼處理?現在就算把之前栓塞的東西取下來,血液估計都流不動了,出血是不會出了。

但是缺血壞死就該來了,如果不及時處理,四肢的都發生肌肉壞死的話,那麼也會讓病人死亡的,除非就是截肢,一次性地解決所有的麻煩。

陸成說:「倪教授,現在我們再在之前股動脈鞘鞘管入口的更遠段,再開一個小口子,然後再把動脈裡面的血栓給取出來,然後通過之前mra採集到的出血點,選擇性的再通過精準的止血,然後再把栓子取出來就好了。如果實在不好處理的出血點,局部開放止血就好了。」

這話的意思就很簡單,把產生的栓子取了,把不重要的出血點通過余留栓子用來繼續止血,重要的出血點,則是在取出了血栓之後,再在出血點處精準的栓塞止血。

這話倪雲帶來的傷害,讓倪雲身邊站著的血管外科的醫生都是開始偏著,無奈地苦笑起來,可能膽汁都在逆流。

你能不能把話講得不要這麼隨意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