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戰隊隨隊經理接待了劉子光,一開始非常的熱情,有說有笑的,但是當劉子光說到正題的時候,EG戰隊經理阿祖卻有些支支吾吾,明顯的敷衍態度,

劉子光有些坐不住了:“想必你也看到了我們和征途戰隊的處境有些艱難,換句話說我們整個LPL的戰隊整體都比較難,如果到時候只有你們EG戰隊一家出線的話,我想這是LPL的觀衆們不想看到的的畫面吧,”

阿祖淡淡一笑:“劉經理啊,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吧,戰隊能否出線全憑個人的實力,”

“我知道,現在我只是想與EG戰隊商量,如果能夠在達成一致的話,我們可以在戰術的分配上進行交流,屆是兩家戰隊都將無所顧慮的拿出自己的成果,我們共同的目的就是對抗世界各大戰隊,如果中國戰隊能夠攜手出線的話,那就最好……”

“劉經理的意思我明白,”阿祖微微一笑,“可是我覺得EG戰隊在戰術方面並不需要與其他戰隊相互交融,這點,還希望劉經理能夠諒解,”

早知道他會說這樣的話,劉子光淡淡的道,“我只是希望中國賽區的戰隊能夠齊心協力一點,我對貴戰隊的高級戰術並沒有窺探的意思,”

阿祖有些誇張的說道:“我當然明白,劉經理也是爲了三支中國賽區戰隊好嗎,不過呢,目前EG戰隊的戰術安排已經接近飽和,如果再加進來一些其他的東西,恐怕對隊員和教練組來說都不是很好,”

“我這麼說,劉經理應該能夠理解吧,”阿祖微微笑着,端起桌面上的咖啡杯淺淺的抿了一口,

劉子光臉色淡然,心中着實氣的不行,

“當然,”劉子光皮笑肉不笑的說着,

兩人就此沒有再說着其他的話題,片刻後,劉子光起身,“打擾了,改日再來拜訪,”

“劉經理慢走,”

待劉子光走後,阿祖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忌憚,

“哼,”阿祖輕聲哼了一聲,隨即繼續品嚐那杯溫熱的咖啡,

嘴角微微上揚,代表着阿祖現在的心情,

的確,他的心情卻是不錯,

2016年LPL春季賽冠軍,夏季賽冠軍,現在在世界賽小組賽三戰全勝,這樣的戰績,放眼整個世界,也就只有SK戰隊才能做的到了吧,

只要今年的世界賽穩定發揮,甚至只要出線了,穩穩的達到八強,今年LPL的年度頒獎,自己這個最佳經理的位置絕對跑不了,而且EG戰隊這個最佳戰隊同樣是囊中之物,

阿祖其實一直都有與SK戰隊相比較的心思,甚至心更大一點,取而代之,

不過此時的他絲毫沒有將EG戰隊爲什麼取得三連勝是因爲分組好這兩點聯繫在一起,絲毫都沒有,

四天的比賽下來,十六支戰隊中只有SK戰隊,老虎戰隊和EG戰隊保持着不敗金身,

也就是說EG戰隊是唯一一支能夠和韓國戰隊比肩的隊伍,當然,這只是第一週的成績,

阿祖對自己的教練團隊十分有信心,他就是從教練出來的,從助理教練做到主教練,再從主教練做到了現在的戰隊經理,每一步都走的相當踏實,

因此對剛纔劉子光的提議顯得有些不屑一顧,

“經理,剛纔……”

訓練結束後,旋風忽然走了過來,有些好奇的問道,

阿祖看了他一眼,頓時露出了笑容,“哦,旋風啊,怎麼了,”

“剛纔是GOD戰隊的經理過來了嗎,”旋風問道,

“是的,”阿祖看了一眼,“只是過來隨便看看,”

“是嗎,”旋風顯得有些心不在焉,說了一句就沒說話了,

敏銳的阿祖覺得旋風有些不對勁,便問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旋風躊躇了好幾次,最終是無奈的嘆口氣,“沒什麼,我只是覺得……覺得……GOD戰隊有點奇怪,”

“奇怪,奇怪在什麼地方,”阿祖微微一愣,

“也沒什麼,就拿昨天的龍王加女警的體系,他們能夠打的出來,可是我們卻……”

阿祖笑了笑:“原來是這個事,這沒什麼好奇怪的,我們開始並沒有訓練龍王加女警,這套戰術體系也與我們的風格不太符合,”

“可是他們是最早拿出來用成功的戰隊不是嗎,”旋風忽然語氣有些着急,

“在他們之前也有兩支戰隊用過,”

“效果非常差,很明顯,他們並沒有用好,”旋風凝重的道,“但是隻有GOD戰隊,他們使用成功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走在了韓國戰隊的前面,”

阿祖這下一愣,喝咖啡的動作明顯的停滯了一下,

“你是怎麼知道的,也許是韓國戰隊故意不使用呢,”

“我知道,”旋風十分肯定的說,“剛纔的三場訓練賽,SK戰隊有使用過一場龍王加女警的體系,但是狀況百出,與GOD戰隊相比,他們使用的效果實在是太差了,”

阿祖覺得很好笑,他放下咖啡杯:“旋風,我看你是太多心了吧,GOD戰隊怎麼可能會走在韓國戰隊的前面呢,你看看GOD戰隊的實力就知道了,”目標編號014 “就是這樣才覺得可怕啊,”旋風的聲音有些無奈,而且阿祖聽出來了一絲,忌憚,,

阿祖眉頭緊皺:“旋風,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瞭解的GOD戰隊,他們的上野新人,但是潛力巨大,雖然現在的實力並不是頂尖,但是隻要給他們一定的時間,足夠成爲頂級的上野,”

“下路,不用多說了,LPL最強的下路之一,砰上哪個戰隊都不虛,還把老虎戰隊的下路都按在地上打,但是這兩個人都是第一次參加世界賽啊,尤其是ADC,參加職業聯賽一年的時間,”

“至於中路,冷酷尚且是職業下滑期,都能夠與這支戰隊融合到這般程度,如果到時候他們這些全部的成長起來,那麼將來的GOD戰隊將會多麼的……恐怖啊,”

其實還有一個人,旋風沒有說到,

那就是林天,這個人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旋風自己也不太瞭解,可以這麼說,只要林天在,GOD戰隊就擁有無盡的上限,而差也差不到哪兒去,

定海神針一般的選手啊,旋風感嘆道,

阿祖對旋風這番言論有些不悅:“旋風,大敵當前,你怎麼能說這樣喪氣的話,那我們今年橫掃LPL其他戰隊的戰果就不是了,”

“我的意思不是說GOD戰隊比我們厲害,而是……”

“行了,我知道了,”阿祖有些不耐煩,他擺擺手,沒有再說話,

頓了頓,阿祖看着面色憂慮的旋風,無奈的搖搖頭:“哎,其實剛纔劉子光過來,是有事相求,”

“有事相求,”旋風不解,

“是的,他希望我們三支LPL戰隊現在能夠聯合起來,共同交流戰術,共同抵禦世界賽上的敵人,”

阿祖說完,旋風頓時眼睛一亮,有些激動:“真的,”

“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旋風搖搖頭:“經理,這是一個大好機會啊,”

“什麼大好機會,”

旋風目光帶着一絲決然:“徹底瞭解GOD戰隊的機會,”

阿祖一愣,眉頭微皺,他繼續說道:“嚴格來說是我們EG戰隊,GOD戰隊還有徵途戰隊三支戰隊的互相交流,”

“你可知道,一旦真的交流起來,我們的許多的戰術都不再是祕密,”

“我們也可以學習GOD戰隊和征途戰隊的戰術啊,”

阿祖淡淡的說:“他們兩支戰隊的戰術,我暫且還不放在眼中,”

旋風激動的說:“經理,這真的是一個好機會,現在我們取得了三連勝,但是在接下來我們的目標也不僅僅只是出線,還要往更高的地方奮鬥才行,”

“這個我自然是明白的,可是你能保證對手瞭解的比我們多嗎,”阿祖淡淡一笑,“我們成績好,實力強,他們學習的地方自然多,對他們有很多好處,可是反過來,於我們GOD戰隊來說,沒有半點好處,”

旋風此時面色凝重:“經理,有機會能夠全面的剖析GOD戰隊,我覺得……花任何代價都值得,”

“你……”阿祖有些無可奈何,一口氣喝完了咖啡,深深的道,“你先去訓練吧,這件事,我再想想,”

“經理……”

“我說了,再想想,”阿祖有些不悅,

旋風沒辦法,只有先離開,

“這個GOD戰隊……”阿祖目光閃動着光芒,一時之間,也拿不定注意了,

……

征途戰隊臨時訓練室,劉子光是十一點半到的這裏,看到的是全隊正在全速訓練,

劉子光自然沒有打擾,在休息室一直等待了一個小時,咖啡喝了兩杯,一直到征途戰隊訓練結束之後,征途的經理才姍姍來遲,

“抱歉,”西裝革履的征途經理充滿歉意的伸出手,“讓劉經理久等了,”

“也沒有多久,朱經理,”劉子光微微一笑,放下咖啡杯,

兩人一上來自然是說着一些客套話,寒暄過後,劉子光率先表明了來意:“朱經理,之前我們俱樂部和您溝通過,現在三支LPL戰隊在世界賽的處境不是很好,我們GOD戰隊與征途戰隊戰績都不太符合之前的預期,而且在組內出線有些問題,”

“恩,”朱經理?? 磨了10年劍的我終于可以浪了 的聽着,

“所以,我斗膽提議三支LPL戰隊現在能夠聯合起來,就戰術,打法進行深入交流,”

朱經理目光微微動容,笑了笑:“這個……恐怕EG戰隊那邊……”

“你放心,”劉子光繼續說道,“在此之前我已經與EG戰隊溝通過了,如果我們兩家能夠一起聯名的話,我想ACE聯盟那邊,應該也會幫助我們,”

朱經理有些吃驚:“怎麼,ACE聯盟那邊也會出面,”

“此事……也是關係整個LPL的戰隊,不僅僅是爲哪一隻戰隊,”劉子光正色說道,

朱經理略微思考片刻,隨即苦笑着:“只怕EG戰隊不會答應的,說實話,深入合作,我們之前也想,但是EG戰隊明顯的實力更強,在國際舞臺發揮的也更好,換做任何一支戰隊都不會與與他相差的隊伍進行深入交流的,”

“尤其是在LPL賽區,”朱經理深深的說,

劉子光面色淡然,“事在人爲吧,”

朱經理愣了愣,似乎是隨口問道:“GOD戰隊昨天打C9戰隊,拿出了女警加龍王的體系,打出了非常好的效果,看來你們也隱藏了許多大招啊,”

聽了朱經理的話,劉子光不以爲然,似乎是早就想到了他這麼說到底是爲了什麼,

“這個自然,如果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征途戰隊和GOD戰隊能夠深入交流的話,GOD戰隊會將與征途一起配合開發出更多具有創造性的戰術體系,”

劉子光語氣淡然,但是朱經理卻是心中有些動容,他沒來由的想起了之前網絡上的一些傳言,這些傳言是與世界第一戰隊SK有關,

再聯想起之前旋風來征途戰隊做客時所說的話,朱經理一直記在心中,

“實不相瞞,”朱經理苦笑一聲,“現在我們征途戰隊的處境並不是很好,在B組SK戰隊實在是太強大,我們在SK戰隊難求一聲,其他兩支戰隊又都是?馬戰隊,可以說與你們的D組處境相差無幾,”

劉子光點點頭,也正是因爲此刻征途戰隊和GOD戰隊處境差不多,他纔有把握說服征途戰隊,否則的話,喬木提出這個意見的時候他都不會答應,

“但是我知道你們是與SK戰隊交過手的,”朱經理看着劉子光,

當初在季中邀請賽上,SK戰隊來到中國,指名道姓的與當時是LPL亞軍的GOD戰隊進行訓練,這在當時甚至還引起了LPL的一陣騷動,

不過也僅僅是幾場訓練賽吧,在正式的國際大賽上,GOD戰隊也沒有機會與SK戰隊交手,

“如果,你們能夠幫助我們征途戰隊找到一絲對付SK戰隊的辦法,”朱經理有些激動的說,“我們征途戰隊願意與GOD戰隊一起合作,”

呼……

劉子光鬆了口氣,他鄭重的道:“雖然不能說一定能夠找到,但是GOD戰隊願意與征途戰隊全力以赴,毫不保留,”

朱經理笑了笑,拍着手掌:“好,好,如此甚好,”

“那麼EG戰隊那邊……”

劉子光道:“朱經理放心吧,EG戰隊這邊,ACE會插手,”

“好呀,如果真的能夠達成,”朱經理笑了笑,“估計是開創了我們LPL先河了,”

“難道這樣不好嗎,出國比賽,代表的本來就是自己賽區,同仇敵愾,共同抗敵本來就是大家義正言辭的事情,怎麼什麼時候變成了如此,”

朱經理尷尬的一笑,擺擺手,這話要是放在S4甚至更以前,自然是可以的,

可現在都S6了,韓援氾濫,甚至是支配着LPL絕大部分戰隊,LPL就只有一支全華班戰隊了,

這話GOD戰隊自然可以說,但是征途戰隊不能,

告別了征途戰隊,劉子光起身回了酒店,大家都還沒有休息,林天正和喬木,周毅商量着什麼,李自豪在餘冉的陪同下做加強練習,剩下幾人在開? 情越海岸線

對於他們來說,訓練賽之後的自己RANK也算是一種休息的方式,抓緊一切時間來提升自己的能力,

劉子光回來之後直接召開了喬木等高層的會議,這讓大家有些奇怪,怎麼,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天哥,光哥這是怎麼了,感覺有忙的樣子啊,”朝陽笑着道,

林天笑着道:“光哥身爲經理肯定很忙,哪像你成天沒事一樣,”

“哪有,我還不是在努力訓練,”

“訓練,和檸檬的聯繫做完了,要不要我檢查一下,”

檸檬也湊過來道:“嘿嘿,訓練完了,天哥,”

“訓練完了,還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你們做,怎麼,不想上場比賽了,”

“啊,不是,不是,”朝陽和檸檬尷尬一笑,順勢溜了,

林天無奈的搖搖頭,他和朝陽檸檬的關係很好,大家說話之間也不用遮遮掩掩,兩人也隨隊伍來到了倫敦,作爲替補,目標編號014 但是不是說替補就沒有機會登場,有些時候替補反而是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尤其是在這種世界賽的舞臺,

主力傷病,替補登場拯救世界的戲碼在任何競技行業都是存在的,

林天對這兩人的鞭策也一直在進行中,看着兩人落荒而逃不由得笑了笑,

劉子光回來的第二天,小組賽休息期間,誰都沒有注意到的拳頭中國官方在當天出面與ACE聯盟進行了會面,下午就告知了三個戰隊一個消息,

從今天開始爲期五天的三支戰隊封閉式訓練賽,

這個消息一出,三支戰隊都很驚訝,林天他們並不知道劉子光昨天去跑的事情,因此接到這個消息的確非常震驚,

“訓練賽,還是在這個緊要關頭,”冷酷愣了愣,明顯的覺得有些不對勁,“從來沒有這個先例過啊,”

“是啊,”朝陽也好奇的說,“雖然同屬於一個賽區,但是畢竟在世界賽上掙的榮譽是大家的目標,沒有理由把自己準備好的戰術拿出來給別人,”

“這個說的很微妙,三支戰隊展開深入的交流,尤其是戰術體系方面,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會……”檸檬看着上面派發出來的文件,

林天面色淡然:“大家爲什麼覺得奇怪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